我对加速主义的最后总结【仅一句话】 时政

在未能对中共高层实施精准打击的情况下,这些人选择了将矛头对准中国人民,并指望饱受奴役的人民可以在生活变差之后忽然追求民主自由。

12
2020年11月7日 462 次浏览
7个评论

然而并不准确。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纯粹是“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

白脸角鸮 加帕里公园原政府前总理,加帕里图书馆馆长

本质上就是一些“自由派”在看到改革路线和公民抗争无果后,把希望寄托于外界的行为,他们希望自己充当“催化剂”将外界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进程,但是又因公民抗争路线已失败,因此他们就希望借助加速这一较为激进的方式来推动政治变革。

在我看来,“加速”仅仅是一种策略,而非一种战术,归根结底,要想改变政治格局完全依赖外部环境是不可能的,这点我已经不止一次的在这里和膜乎讲过;而香港抗议者的“揽炒”也是建设在反送中运动取得较大民意支持的共识基础上,这点往往被许多“加速主义者”所忽略,然而这点才是关键。毕竟香港被中国大陆当局统治才不到30年,北京当局也难以控制香港的社会,因此“揽炒”在大多数人都受过政治启蒙教育的香港来说是有一定可行性的,所以这类“靠脚投票”的加速策略在香港是行得通的。

但是如果把前提放在中国大陆,你会发现香港抗议者的成功基础在中国大陆是不存在的。首先,在习近平上台后,中国没有出现过一场受到广泛支持的公民运动,著名的“中国茉莉花”发生在胡温晚期阶段。其次,中国大陆的政治和文化教育当中没有任何政治启蒙内容,在习近平上台后尤甚,甚至一些相关的学术研究就因此被粗暴干涉。第三,中国大陆的经济、文化、教育各个方面的发展悬殊,很难在社会中找到相关共识,在未有共识的基础上,“加速”等于给中国政府递刀子,这点不言而喻。最后,中国大陆在当前政权的手里已经控制了近一个世纪,其中还发动过“文革”这样的惨剧,而“文革”的荼毒至今还影响着中国大陆最高的权力阶层,比如说习近平这位独裁者的很多行为上就能看到毛泽东时期的影子,在这种情况下“加速”只会滋生毛左等极端分子的蔓延,就像突开了常年没有清理的沼气池那样,只会溅的你满脸喷粪,而中国若陷入剧烈动荡,将带来区域性乃至世界性的严重危机。

清华博士豆沙馅 我很快就會回來

@白脸角鸮 #112052 你所说的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为了消灭现有政权而牺牲他人的利益,本身是对人权的严重侵犯。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2069 对,你说的这点这也是为何非暴力革命相比暴力革命更容易争取到大多数民众支持的原因,也是温和改良与非暴力革命相比暴力革命推翻政权更易建立起民主制度的原因所在,因为这类方式更易取得大多数民众的支持,近现代大多数民主国家都是通过这些方式形成的。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8日 编辑 )
痛恨曹操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嬴政,曹操,毛泽东这种反人类的暴君,必须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白脸角鸮 #112090 那么中外古代奴隶制国家是怎么被推翻的?有些统治者确实只能用武力来教训。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我可不认为加速主义是把矛头对准了中国人民,而是对准整个经济结构,在经济基础变差的情况下让人们明白政治变革和经济繁荣是分不开的。这样的政治变革才有更广泛的人民基础。比如刘晓波的失败,无法动员中国最广大人民也是一个原因,谁掌权人民不都在家炒土豆丝。也只有炒不上土豆丝或者只能吃观音土的时候,人们才会想到要变革。8964能闹这么大,也是88年的恶性通货膨胀和官倒引发的普遍反抗情绪做群众基础。都是中国人,君主专制的两千多年里不都这样嘛。严重内卷才能导致社会的变革,加速主义也只是认为二十年的严重内卷会在十年完成。 还有就是,经济的衰竭也会严重削弱统治者的政治基础。比如你说服一个三个月没发饷的武警,比说服一个天天拿高工资的武警要容易的多。当核心赵来割外围赵的韭菜时,外围赵至少不会再无条件服从核心赵,这在经济昌盛的时候也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当然经济下行民主派还会遇到极左和极右的挑战,绝不会像一些自由派人士所看的那样一帆风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物质财富差距越大,社会地位差距的影响就越深远,在不平等的社会里,对地位较低者的偏见就越严重,社会顶层的富人和底层的穷人之间的距离就越远。人们争先恐后的通过表达自己对地位较低者的优越感来维持自己的社会地位,被剥夺来社会地位的人,只能拿更弱的弱者来出气,以试图重建自己的地位。 ——《中国人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