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寄选票本身是否促进了反对性投票的增长? 时事

传统现场投票,要驱车到投票站,排半天队,很辛苦;相比之下,邮寄选票用笔划拉两下就轻松很多。一个观察是,这种耗费半天时间人挤人的活动,如果是为你喜爱的偶像打call,那么人比较容易觉得这是值得的;但如果相反只是为了反对A而给B加势,那可能人就容易觉得这不太值得。

4
2020年11月7日 323 次浏览
9 个评论

我同意你的观点, 但我更倾向相反的方向解读.

美国拥挤缓慢的现场投票,排队长达几公里,耗时数小时,本质是一种打压选票的方式,这种打压有利于那些民粹型和狂热型政党,只有"真正的粉丝"才会愿意受此之苦, 所以共和党看到这一点才会针对邮递选票下手.

具体计划为, 宣扬邮递选票作弊→共和党选民偏好现场投票→邮递选票大多数为民主党投票→破坏邮递投票箱,打压邮递选票的易得性和投抵速度→通过已经存在的州法律和法律诉讼让投票日之后寄来的邮递选票作废.

这也是我对美国民主感到遗憾的地方,共和党明晃晃地打压邮递选票和城市选票(例如德州人口密集的城市郡,几百万人口竟然只有一个提前投票的站点),破坏民主选举的意图实在过于明显,但是美国选民也好, 中文键政者也好却鲜少关心,表现为对党派的追求大于了对民主的追求.

美国需要明确的注册投票人名单,和便捷安全的邮政设施和易得的投票站点,才会避免民主选举的操纵和作弊,让人民相信选举的公正性,然而这些问题涉及州权和党派利益,恐怕难以解决. 所以我不看好美国这个二流民主国家的长期发展, 预测之后十几年可能会出现民主倒退,分裂或者选民不承认政府合法性等等问题.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选举操纵向来就是一个大型议题。其实更粗鄙更简陋的选举操纵,看香港就得了,一个特首选举,一个功能组别,黑得没边了。美国毕竟有选举的传统,所以玩弄选举只能玩些隐蔽一点的花活。不像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一样直接光明正大的做票。

楼上的,我不是在指责任何一方操纵选举或舞弊,我只是说“邮寄选票”这种方式本身就比传统投票方式可能更容易催生“为了恶心你投对面”的票。

@笑看美分恨国党 #111892 我是说让投票站排长队本身就是隐蔽得选举操纵术,

@笑看美分恨国党 #111892 我看见你使用了一些贬义词,似乎你并不太赞许这样的邮寄投票?觉得"为了恶心你投对面的票"不好?

可是我觉得这种投票是正确的呀,例如我讨厌川普(58分)觉得他一定不能上台,所以我投给拜登(59分),虽然对拜登并不满意, 但是不投的话, 川普不就胜选了吗?民主投票不就是让大选结果符合自己的心意吗?

所以我说,我同意你的观点: 便捷的邮递选票相对于稀缺的现场投票点而言确实是鼓励投票,尤其是那些为了反对某人而被迫投给另一个不太满意的选票.

但用相反的方向解读: 与其说是邮递选票鼓励投票,不如说是稀缺的现场投票点在打压投票,因为我觉得"只是为了反对A而给B加势"的"反对性投票"是应当的,尤其是在美国的两党制里, 这样的选票才能选出正确的人选.而稀缺的现场投票点只有"粉丝"投票是在鼓励政党狂热化,才是不应当.

@Ichibi #111907 ???我用的哪个词是贬义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政治斗争的弦的绷得也太紧了吧。

@笑看美分恨国党 #111908 让我感觉到贬义的词是"只是为了反对而反着投""催生""恶心",我没有要斗你,我甚至没有批评你,如果让你感到反感我很抱歉.可能是因为我的那一串反问让你感到反感吧.

我只是想要借由你说的一些词,来澄清我的观点,表示我为什么会提到"打压选票"这件事.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1月7日 编辑 )

@Ichibi #111912 服气,我一贬义词都没说都能被“读出贬义”,只能说政治斗争的弦的绷得过紧就自然而然容易开始文字狱和paranoia。

thphd 2047站长

别吵架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