膜乎站长亲自揭露美国民主党选举舞弊 江湖

今天看到本站一篇《如何评价膜乎川粉站长“有事找大哥”和用户产生了口角并将其暴力活摘?》

膜乎原文:https://mohu.rocks/article/4049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1104182536/https://mohu.rocks/article/4049

膜乎站长 @有事找大哥 发表文章:

我操拜登说的有史以来最大的舞弊组织原来是真的啊,乐不起来了等着打内战

用户 @邓矮子 说:“本身就是后开邮寄选票,还有检票人,邮寄选票制度美国都用了这么多次了,在目前美国的邮选票的制度下,没有任何作弊的空间,我是很相信美国制度的”

@有事找大哥 答复:我真是操你妈了,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吧,跟共产党一模一样的死妈手法也能洗 突然拉来的13万张选票,100%充值拜登,在你看来不是证据,没有任何作弊的空间


美国各州分为若干选区,人口密集选区一般偏蓝,人口稀疏选区一般偏红,由于人口密集选区的票通常是最后点完的(因为mail-in),所以图中出现blue jump是合理的,并不能证明民主党选举舞弊。

用户邓矮子对【民主党选举舞弊】说法提出质疑后,膜乎站长使用粗言秽语辱骂该用户,称其【为民主党洗地】,最后将其封禁。

希望以后膜乎站长不要再把账号借给品葱站长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5日 编辑 )
6
2020年11月5日 1034 次浏览
13 个评论

https://www.reddit.com/r/chonglangTV/comments/jov1ol

楼主被挂,有何感想?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7日 编辑 )
白脸角鸮 加帕里公园原政府前总理,加帕里图书馆馆长

@observerIE #111483 我曾经和另一位膜友(@长尾虎猫 ,我曾经试图邀请他来2047,可惜被他婉言谢绝了)在站外谈论过此事,我的观点或多或少也影响到了他,他说过一句话让我很有启发,那就是“绝望是专制政府最好的维稳工具”,这点让我也受到了些许启发,虽然我有时候并不赞同他的政治观点,认为他对现状的危机感不够紧迫。那就是这种绝望境况和你们所做出的“加速”行为,很有可能是中国当局所希望看到的景象。这点或许很匪夷所思,但是只有让中国政府倒台后造成足够大的混乱,才有可能让那些坐拥大量离岸资产的中国政府高官得以全身而退,毕竟在面临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的混乱当中,很难展开对这些中国政府高层的追责,不过这只是一种猜测,毕竟中国政府内部是一个高度不透明的黑箱,因此我也不敢断言中国政府的真正意图。

图书馆革命
observerIE 加入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白脸角鸮 #111478

这个没错。

却是在中文键政圈现在的这个网络环境下保持冷静很困难。我也是本来退键攒钱准备移民了,就是因为大选才回归了一段时间。

我自认为保持的还算及格,但是也有不冷静行为。

可能真的还是姿势水平不够高吧。

但现在就是一个死循环,中国人水平不够高,在十年前,是有一大批知识分子热衷于启蒙的,现在哪?抓得抓,杀的杀。共产党比起过去的政党没有什么新意,但是就是在互联网这个古今未有之大变局的际遇下。成功用各种脑瘫宣传挤压光了启蒙的阵地,这是过去的暴政难以做到的。

加速主义也算是在这种绝望下的一种反击,希望不破不立。

挺身而出的时机被我们反复错过了。或许真的天要共匪残害人类?如果这次疫情在西方损失很小的话我们都是有机会的。

而很多人在19年那样简直就是胜利在望的一年后,居然在2020年的疫情上遭遇滑铁卢,失望之情然后转投加速主义,甚至更极端的思想。比如我。

KKK_ 农索寓言同人作《强国哲思》《志强讽习近平纳谏》请大家评价。https://mohu.rocks/article/4787和4821

@observerIE #111472 我以前就批评过品葱对ID关键字进行审查就是脑子有病,色情内容是归入言论自由范围的,品葱站长品根据自己喜好和审查的禁止关键字审查就是和普世价值违背。戒严不戒严就是站方一个人说的算。

@observerIE #111472 我从膜乎里拜登的支持者遭到打压进而衍生谈到中国是因为我在膜乎里看到了许多“加速主义者”和某些极端的川粉,在中国所谓的“自由派”中这些声音显得很大,而这些声音让我联想到了这些事情,这两件事情绝非出于两个维度,毕竟各位在互联网上畅所欲言的每一位“自由派”,包括膜乎里在座的每一位膜友都有可能决定中国未来的走向,所以我才会做如此的对比。我不想去强行改变某些人的观点,毕竟这很难而且毫无意义,搞不好还会像突开沼气池那样喷的我满脸是粪导致不愉快,因此请允许我为无意当中冒犯到你们而表示致歉。

从目前来看,膜乎站长老大哥滥权事件的走势仍然不明朗,而且我在膜乎和2047上已经对此有过讨论,所以我在这里就没有特意去讲。对于膜乎而言,如果后续没有再次出现此类滥权事件,且老大哥能够自我检讨并为当事膜友公开道歉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可能就迎刃而解了,毕竟2047中也出现过站长因情绪问题封禁正常用户的举措,相比蒹葭苍苍事件中出现的管理员集体滥权而言,膜乎和2047的两次站长滥权案件的情节和危害性还相对较轻,但这不是我不对这些事情不做批评的理由。

@白脸角鸮 #111453

从膜乎说到中国我他妈差点没笑死。

膜乎突然开始搞白色恐怖和中国可能会大乱是两个维度的事情吧。

现在的问题是膜乎横空出现活摘邓矮子的二二八事件,那么何时才能到解除戒严的时候呢?

至于中国,建议另开贴深度讨论拜登上台后的走向预估。

给大家创造点秩序吧。

@KKK_ #111438 那是第二次韭膜大战,有膜友用匿名账户乳鹿,说是要写鹿兒的小黄文,引起了品韭爱鹿小将的出征,然后逼迫站长出台了“膜乎葱安法”,在此之前虽然也有用户拿匿名账号给某些管理员贴大字报(大字报还一度贴到了葱2匿名版上,反正我就被贴过),但是真正导致匿名用户被临时停用的还是第二次韭膜大战。

@sorrysorrysorry #111402 膜乎那边整体而言在政治立场上偏右派,也就是普遍亲共和党川普等西方保守主义者,这点我从长期的观察中已经看到了,他们非常热衷于不计后果的“加速”,在这点上因此很容易在政治上与言辞激烈不考虑后果的川普“臭味相投”,对此我虽然不赞同他们的观点,但是对此能表示理解,毕竟习近平上任后这几年内,中国的政治民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发展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党内的自由派也被迫噤声,习近平理所当然的“定于一尊”,因此让不少自由派灰心、绝望。这些“加速派”之所以寄希望与川普,是因为川普的激进举措(如“贸易战”等强硬手段)仿佛让他们看到了曙光,他们试图通过来自美国的外部压力来迫使中国产生政治轰动,从而实现民主化。然而中科大前校长、六四事件中的当事人方励之曾经说过“民主不是自上而下赐予的,而是自下而上争取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也有句口号叫“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就连从共产主义运动中诞生的《国际歌》里也有这么一句话“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如果不靠内部的政治启蒙和科普,只靠外部力量的压迫,是难以实现民主化的,甚至容易造成极端主义的蔓延,参考中华民国末期、伊朗巴列维政权末期和“阿拉伯之冬”,毕竟中国大陆目前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是极端主义生长的极好土壤——政治长期处于高压状态、经济出现大幅衰退、民众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和收入与发展差距悬殊,如果在这个阶段的中国突然面临政治上的真空,很容易带来一些难以预料的后果,这也是我一直反对“加速”的主要原因,虽然这些话很有可能会被看作是“给小粉红递刀子”,但是出于现实考虑,我们必须要防范那些最坏的可能,否则我们就将自食其果。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5日 编辑 )

就在今年膜乎人用匿名发表阴阳怪气的言论,站方为了保护我把匿名发言给取消了。通过此举,认定膜乎的方向越来越歪了,我现在也懒得再用常委大号发言,改用恢复的匿名用户发言了,离开管理的烂摊子一身轻。

trump power! 其实不管投票结果如何,特朗普式的民粹大法真的好使(爱国,阴谋论,各种粉丝化操作,最关键的是为了股市大涨天天编故事)

这次特朗普打成这个结果,他已经赢得了民意。美国老百姓以后会口口相传

曾经有一个人民的总统,叫特朗普,

爱狗却养猫 基层公务员,收入两千九,今年三十六,未婚有女友

@rebecca #111366

因mail-in点票造成的【民主党最初落后,但最后时刻票数突然增加】的情况

这种情况更多地出现在几个共和党控制的摇摆州(如密歇根、威斯康辛),因为共和党主持的立法机构严格限制提前数票(共和党因为自己的票仓更有可能现场投票,所以倾向于立法阻碍除了选举日现场投票以外的其他投票方式(๑◔‿◔๑)),于是造成了大量lag。而可以提早数票的州/地区,邮寄票出结果的时间会分布得比较均匀。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去YouTube上播放

视频 41:17 介绍了,因为民主党选民喜欢mail-in,共和党喜欢排队,所以会出现因mail-in点票造成的【民主党最初落后,但最后时刻票数突然增加】的情况。而川粉会把这种情况视为舞弊的证据。

膜乎站长的做法,被VICE News准确预测,充分证明川粉是高度同质化、缺乏创意的。

接下来是邓矮子电视认罪环节,邓矮子承认自己一手操控了威州密州大选,FBI在其在美加边境的家中找出了10000台选票打印机。

轻音部
中野梓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帮你解决任何膜友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鲁迅《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