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匪谍,也做反贼,兼任五毛支黑 吐槽

经常有人说我是共匪/共匪的走狗。当然不是每次都用“共匪”这个词。

比如有一次他跟我说:你为什么要给共产党打工?共产主义的危害有多大你不知道吗?你以为你是赵家人吗?

有时说得更隐晦一些:你相信共产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你是左派还是右派?保守还是自由?你赞成温和改良还是暴力革命?你支持诸夏还是大一统?

我:我现在很忙

他:你如果不关心政治,政治就会来关心你

我:深有体会


所以我最近就在思考“共匪”这个词的含义。匪就是强盗暴徒,坏人的意思。“共匪”就是“共产党这帮强盗”、“共产党是坏人”的意思。

“共产党这帮强盗”去年把香港示威者揍了一顿。我在telegram跟香港示威者交流,最常遇到的一种情况是,我说其实我是大陆人,然后他们就把我踢了。

也有一些比较友善的香港人,愿意跟我交流。他们问我,你在大陆是做什么的。我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删去],想了解香港的情况。没聊两句,他们就问我,你是共产党吗?我说我不是。但是我家人里面有共产党员。

你跟共产党穿一条裤子、用一双筷子。共产党欺负香港人,你做过什么?我们手足被黑警打到骨折、被强奸,你又做过什么?你除了享受共产党的福利,能做什么?


跟网友聊起这个事情。

网友:那你自认是?

我:自认什么

网友:就是你认为你自己属于哪一类?比如支持共产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还是其他什么主义?

我:你让我想想。

我:我觉得,分类是基于定义,而这个定义太主观了。

我:比如说,我和你,对同一个人进行分类,你认为他是好人,我认为他是坏人。但是汉语辞典它不告诉你具体怎样算好、怎样算坏,而是让每个人自己去判断。每个人的道德观不可能一样,所以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和坏,只有每个人自己的判断。

我:一个人如果说自己“支持共产党”,说明他认为共产党对他好。如果他认为共产党对他不好,他就会说自己“反对共产党”。所以你看,政治上的分类,不是基于客观现实,而是基于一个人的想法,而一个人的想法是会变化的,可以“胡思乱想”,今天支持共产党,明天反对共产党,今天喊“组织”,明天喊“共匪”,今天是粉红五毛,明天是反贼美分,谁都可以这么干。所以这样的分类,除了掩盖问题的本质,又有什么意义呢?

网友:共产主义,就是生产资料公有,这个定义应该够客观了。那你认为,生产资料应该公有还是私有?

我:什么是生产资料?如果机器设备是生产资料,那人的知识经验技能算不算生产资料呢?现代科学认为,人的知识经验技能是存在于大脑中的,而以目前的技术手段,大脑只能是私有的,不可能是公有的。就算你建一座图书馆,把所有的书籍文献都放进去,对所有人开放,由于人的寿命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个人都学到一样的知识经验技能,最后每个人的知识经验技能仍然是私有的。除非将来出现一种新技术,可以把所有人的大脑都同步起来。

我:如果原材料、能源都是生产资料,那这些原材料和能源的最初来源,也就是像太阳这样的恒星,算不算生产资料呢?现代科学认为,地球上的一切能源,包括煤炭石油天然气太阳能风能(潮汐能除外),最初都来源于太阳上的核反应。而以目前的技术手段,太阳只能是公有的,不可能是私有的。就算你建一个戴森球把太阳包起来,把太阳据为己有,由于人的寿命是有限的,太阳还没死你先死了,你死后太阳肯定要让给其他人。除非将来出现一种新技术,可以让你活得比太阳的寿命还久。

我:换句话讲,人类社会最基本的两种生产资料,一种在人的大脑里,没法公有;一种在天上挂着,没法私有;其他一切生产资料,不管是机器还是原材料,都是前两者按照某种比例结合而成的产物。所以生产资料的完全公有或者完全私有,首先是违背科学规律的。所谓的共产主义国家,到处都在进行对资源的侵占和掠夺,和资本主义有什么区别?所谓的资本主义国家,享受社会福利允许组织工会,和共产主义有什么区别?这些“主义”不过是人们的一厢情愿。在一个国家里,一种生产资料究竟是公有还是私有,往往只是大家脑海里的一种感觉,而不是也不可能基于严谨的定义。

那些相信“共产主义”或者“资本主义”能够决定一个文明的发展程度的人,通常科学素养都很差(例如肯尼迪家族的一件小事),意识不到矛盾的存在。中国被共产党统治,统治的水平不取决于主义的水平,而取决于领导人的科学素养。江泽民是工程师,他的水平大家看在眼里。胡锦涛提出科学发展观,大家怀念他。现在这个习近平,没有做过一天科学研究,让他管理一个国家肯定要犯错误的,与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没有任何关系。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总统还不是照样建议大家喝消毒水。

我:放眼世界来看,决定不同地区文明发展水平最大的因素,正是技术水平和阳光强度。比如说地球南北两极阳光少气温低,不适合粮食生产,所以在南北两极就没有发展出农业文明。而农业条件相仿的地区,文明发展水平就取决于技术水平。没有技术和能源,只靠主义能把南极建设成发达国家吗?

网友: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问你科不科学,我就想知道你是挺共还是反共嘛。

我:我是水瓶座的,你猜我是挺共还是反共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8日 编辑 )
14
2020年10月27日 768 次浏览
29个评论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說實話,政治立場和星座,可是毫無關係的呢🤔

Neko #ΦωΦ

社会学,默认是一种严肃领域的话,可量化的东西不多,一圈走下来经常撞到价值判断的钢板上。即使这些钢板回头都拆了,对于某个具体问题的事实能够极大程度还原,做出判断的仍然是人个体,受限于人的认知水平和生物性,比如,在自发顺序中往前挤的冲动,贴标签的冲动——这些冲动在曾经凶险的自然环境中对个体无比重要。此外,受限于目前的知识水平,“认识你自己”还是个迷。

那要不要干脆不要人,直接由设计出的优化决策者来判断?这个问题理论上是反人类的。迄今为止,起码是人类决策,人类负责。在那之后呢?小说家们脑洞很精彩。

「共匪」這個稱呼是在共產黨還是正南齊北的土匪時出現的,彼時朱毛等酋在「革命根據地」以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為生,是不折不扣的土匪組織;同理「黃俄」意指彼時中共受共產國際指揮顛覆中華民國,其高層人員、資金與行動無不惟蘇俄馬首是瞻,是不折不扣的漢奸組織。此二詞彙,屬事實判斷,非價值判斷也。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清华博士豆沙馅 我很快就會回來

多数清醒者选择在公开平台保持沉默,无论墙内还是墙外。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jargon #110351 黄俄汉奸第五纵队?这个老解放军里有不少人知道!当年国军就是这么称呼中共的(很多解放军回忆录都有的)。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楼主对于生产资料公有私有的分析很有意思。

我觉得,分类和标签本来就是作为思维、沟通和讨论的工具存在的,是对于重合信息的近似归纳,是语言功能的一种。例如某人问我另一个人的政治倾向,我说“这个人是民族主义者”;这种归纳,用几个字避免了我长篇大论讲述这个人的各种具体观点的功夫。然而这种归纳的有效性,基于对方理解的“民族主义者”和我的理解基本一致,这就要求我们双方具有相似的文化共识、知识背景或是具体语境,否则就是鸡同鸭讲。分类和标签的创造本来为的是提高沟通效率;如果反而降低了效率,就需要改变策略了。

我个人的观点是,在具体讨论中,完全可以使用分类、标签,但是对于这些概念的定义要比较清晰,并且需要在讨论者中达成基本共识(未必需要“客观”“中立”),这样有助于进行下一步讨论。

此外楼主说到技术水平,我认为技术水平的发展绝对与制度(粗略定义为政治权力的分配,会影响政策)和意识形态(粗略定义为主导的或者说“政治正确”的习俗、观念)有关,因为这影响到社会的激励结构。社会发展是一个多变量的问题,我也不是制度主义者,但是长期来看,即使是相似的地理环境、相似的初始科技条件,不同的激励结构下人们潜能发挥的程度是不同的。量化历史对此有所研究,例如这里:https://www.haijiaoshi.com/archives/2286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我看的更多的是财产和社会生活的公和私,绝对公有和绝对私有都会得出荒谬结论: 比如共产要不要共妻?要不要把小孩全送进寄宿制托儿所,切断父母与子女的家庭关系?绝对私有,要不要把空气,水,阳光和公共道路都私有化?

资本主义,共产主义,xx主义什么的是酱缸倒是无所谓。产权不适合这么推导或是糊里糊涂。跟物理源头没关系,是法律和制度对分配的承认。人为对人-物关系的划分。适宜在具体情景下定义清楚。中共产权体系部分确实落后。(不如说是方便)

水瓶座一般都是偷偷的反。

“共产党这帮强盗”去年把香港示威者揍了一顿。我在telegram跟香港示威者交流,最常遇到的一种情况是,我说其实我是大陆人,然后他们就把我踢了。

我在youtube直播里一发简体字,就会立刻被香港主播拉黑屏蔽。就这么简单。香港人从未让我失望过。更不要说连登高登一看到简体字之后的反应了。

@爱狗却养猫 #110400 楼主关于人脑子里的的东西没法公有,其实就是说,人类社会里强行的统一思想,否定个人意志,少数人的价值本质是错的。

一致通过
一只雞兒 坚持贯彻主体思想一亿年不动摇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0357 这个大概算论如何成为知行合一的中立派系列?现实中这样的人应该算是稀缺资源了吧.

@爱狗却养猫 #110400 分类和标签在日常语境里作为有某种预设的政治正确一类的前提下树靶子打的手段比较常见哈哈.不过网上真有不少人的想法的解构难度低得发指以至于能轻易的被标签化,比如nmslnese.

Oct

语言用以交谈的前提是在一些基础概念上有大差不离的共识,如果每个字眼都各说各话,那还有说的必要?

@一只雞兒 #110573 nmsl类的中文发言者,大致有两类,一类是职业五毛,另一类是未成年人。至于未成年人为啥会上外网,大概率是海外的小留学生吧。

对于nmsl这类刷子,没必要过度解读。这种情况在我国国内都是极少的。真正的低端人口都不会用这个缩写。

朴素的爱国者不会上外网。

@Oct #110588 不排除有的网络id是存心来破坏网络环境,以发泄戾气的方式有意无意的恶化社区环境,这样让讨论人和,潜在的发言人减少。

大家都不太愿意沟通的情况在中文自由社区非常常见,这跟推特上面看到老外经常互相争论个半天算明显的区别。中文世界越来越自说自话,echo chamber,而你看西方的媒体平台,信息交互之下充满了争论,有争论才是对的。

中国人害怕争论的是多数。

Oct

@sorrysorrysorry #110594 社区环境从来都不是真正反共者所必需的,在鱼龙混杂的酒馆和街头口吐芬芳的人往往比小资情调牙尖嘴利的人更有勇气付出一切。

“为什么反共”这种话题不值得争论。共产党是一个实体,是中国不应该存在的执政党,“共”这个字眼还需要讨论?这楼主不如反问“请问你问的是不是反对共和,你觉得啥叫共和,然后再稀里糊涂扯淡一大堆”?

@Oct #110597 但是要考虑到中国的实际情况,你在现实里别说骂党,骂人都要被打的。把社区或网络平台比作酒馆,虽然有趣,但是,我觉得你没考虑实际情况。

实际的社会里,你对陌生人评头论足,那都是非常危险的。更不要说讨论具体的事情分对错了。

当然,你可以说中国人没有是非观,非常自私。

Oct

@sorrysorrysorry #110598 实际情况就是以前闹革命的就是在酒吧和闹市说脏话的,而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你可以想想他们处在什么环境。

@Oct #110600 我同意你的观点,暴动主体一直都是流氓无产阶级。

但今天这样的流氓无产阶级,已经和蒙古大汉一样,没法改变历史了。

以前的人上绝路的很多,暴动就是一条几乎必死的路,只是以前人信仰轮回转世,对死亡没那么大恐惧。今天的人有几天活到一点路都没有的?不要说中国,连西方都没了革命的条件土壤。

再具体说,你会和流氓无产阶级称兄道弟,一起做番大事业嘛?

有点叶公好龙。 水浒传我最近也看了下。理解。

Oct

@sorrysorrysorry #110601 任何时代都不会少了干革命的。但只有少数才以己之短攻彼之长,美军在中东不一样被搞得灰头土脸?

你上面还说你写简体被香港人鄙视,现实里也照样一大堆人为香港人的游行叫好。在我眼里除了一心向毛左算“流氓无产者”之外,其他的都有人尽其用的机会。

看到不爽的人就要把关系完全撇清,也只有不做实事的人才喜欢干,就比如推特民运那些人。

Oct

@sorrysorrysorry #110601 或者说你认识的人个个都是硕士+学历,在咖啡馆听古典,偶尔分享上山潜海的旅游照。干革命的都是流氓无产者?拜托,就算曼德拉也有武装支持他,没筹码光靠一张嘴能说服独裁者么?

我不看水浒。

thphd 2047站长

如果要反对共产党,首先你得有一个比共产党更好的替代品,不然就是为反对而反对了。

有人说要民主,但是他不说具体应该怎么民主,这些人最烦了。

提不出可行的方案,又不愿意去研究的,占大多数。

号召大家向陈士杰学习。他至少给出了民主化的一个框架,包括议会应该有多少个代表也计算了。

@sorrysorrysorry #110591 nmslnese在已经是个普适性的标签,是粉红的子集而不局限于出征外网离岸爱中人.

精英论与姨使气指的部分不予置评.

@一只雞兒 #110641 用nmsl代表所有的粉红以及粉红上一层次的大部分国人,这和用蟑螂爬虫去代表香港不喜欢中国的香港人,几乎是一个路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以前微博上确实有一大群打着爱x不爱x,反x旗号发泄骂人机会的生物,我记得我是替谁说了句话,然后就被一群生物谩骂来着。那骂人的词汇可比nmsl难听多了。

职业五毛,职业水军,纯粹的底层喷子,怎么说也不能代表粉红吧? 这完全不合逻辑。

不过你可以说粉红的刷屏策略,污染信息流的办法比较失败,这倒是真的。粉红应该学习学习反中的文宣策略。可问题是粉红的的确确逻辑上有短板。

@Oct #110603 不能迷信暴力,我只能说

如果你要去大学里发掘一些反社会的青年,大概率他们会第一时间被抑郁,被送进精神病院。 而普通社会上的那些,下场会更惨。

你会害了他们。 中国的口袋罪,被精神病,被失踪,被治疗,被自杀,那都是真实存在的。

你记得那些消失了的深圳工运的工人,学生吗?

@sorrysorrysorry #110692 nmslnese真的有如此深究的必要么....

算了,再重复一遍个人的观点:'作为标签化使用时nmslnese是粉红的子集'.所以我不是很明白用nmsl代表所有的粉红然后引申到香港人这一行为的意义,对探究戾气者和网评员是否该打上粉红的的tag也毫无兴趣.

如何在文宣中握紧话筒占据高地大可专门开帖详解,不过这和目前讨论的话题有啥联系吗....

@thphd #110632 你这是封锁言论的一套说辞。只要中共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就可以反对;只要中共有做的对的地方,就可以赞同。

@一只雞兒 #110700 nmslogy of nmsland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