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懦夫斯基是共匪卧底——从所作所为看其动机 江湖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31日 编辑 )
13
2020年10月26日 1628 次浏览
84个评论
轻音部
中野梓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梓喵在膜乎分析过为什么梓喵觉得懦夫时卧底,在这里再贴一下:

我觉得0-4个都有可能(0个可能性最大),但是要我硬点一个的话我选懦夫斯基。

原因:

krd从一开始就是支黑,去年我刚入葱就看到他把一个葱油(2样2simple)气走了,共谍不太可能一开始就在品葱潜伏着,还是以支黑的身份;

吕500感觉是个小跟班,作为一个共谍连个左右品葱政治的野心都没有太说不过去了;

鹿儿动不动就生气,而且在其他站有账号,没有当间谍的素质;

懦夫斯基就不一样了,本来是个老好人,在站务方面很勤快,给葱油印象不错,今年3月份以后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直接帮葱油当上了大家长。没有自己的政治见解,在站务方面最喜欢用的借口就是“维护品葱安全”,他是共谍的可能性最大。

而且懦夫斯基这个人没啥特点。在品葱大家知道鹿儿是台湾怨妇,熊熊是高中女生,等等。但是有任何人知道懦夫斯基是干什么的吗?懦夫斯基没有花心思给自己造一个人设,大概就是因为他作为一个间谍不需要花太多心思在人设上面。造人设又不给钱。

@中野梓 #110215 奇怪,懦夫同志为什么没有找我报道?(感动,我党隐蔽战线的好战友)

BE4这人看上去好小气,喜欢吵架

好像是有点儿。把功夫用在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上不好吗?

@NodeBE4 #110235

本来你不说,也没人知道,就算听说也不在乎;你这么一闹,不是替ta和ta的言论增加影响力嘛。

@NodeBE4 #110242 我能转载这篇帖子到电报吗?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我其实很想就你的某些具体论点进行反驳,我也不认为懦夫斯基卧底说有足够的证据。不过看到新葱用户指南的修改版,直接给气笑了。去tmd的,我再帮这群妄想症患者说一句话我就是傻逼。

我觉得burleigh并不是装糊涂。ta应该就是品葱改良派,且不想看见内斗和纷争罢了。natasha大概是觉得,不值得到泥潭里和猪打架。

楼主你好! 想请教一个问题。 heroku链接mongodb需要用到信用卡验证,我不想使用信用卡,因为这样做违背了匿名性。请问你是怎么解决的?

@爱狗却养猫 #110252

有句话是,不要用自己爱好跟别人的专业比。

打滚咱真不擅长,何必去跟打滚专业户撕,输是理所当然,赢了就更丢人。

不过BE4同学天赋异禀,技能全面,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都来得,那就随他去吧。

@NodeBE4 #110239 摘抄了懦夫斯基在搏击俱乐部刚开业时的评葱。

@爱狗却养猫 #110252

请不要说品葱改良派这么可怕的话……我声明一下,我对改变品葱现状,参与品葱政治之类的既没有参与过,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burleigh #110271 ok那就论坛政治岁静派?默认值用户?或者不玩标签了,吃饼干吧。:)

@natasha #110268 每个人容易被trigger的点大概范围和位置不一样。sorry兄曾经说过很欣赏做饭姐,大概就是说你的关注点很多和实际生活相关;我发现你表达强烈感情也多是和实际生活有关(例如对官派律师的愤怒),这种脚踏实地的态度其实非常好。我个人的trigger点则常在于一些理念上的东西,比如反智主义、事实扭曲、逻辑混乱之类的,即使这些理念对实际生活没太大影响。

@NodeBE4 #110260 我离开品葱主要是因为理念,对品葱从关心到失望到现在觉得恶心也主要是因为理念。这里的理念不是指政治立场(事实上只要说话有信息含量政治立场无所谓),而是你所说的,认为墙外论坛应该具有尊重事实、技术指向、开放开源的黑客精神。当初2049吸引我,也是因为这些点。论坛有自己的文化、形成回音室很正常,但是把用户圈养在回音室里就很恶心了。

我说一句冒昧的话,我认为,懦夫斯基和你的性格和思维方式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你们本质上都是理性和实用主义思维主导的人(非贬义);此外在管理论坛时,零假设都是“怀疑每个人”。大概长期论坛管理中对付不同捣乱用户的经验,以及对宣传渗透方面的研究,让trolls和水军在你们印象中的比例不断膨胀,再加上墙外匿名论坛敏感的性质,于是这种零假设作为风险规避的手段,也有合理之处。而我自己的零假设是“相信每个人”。这里的相信是指,认为其更有可能是想交流的正常用户,而不是网警或网军(从概率上来讲我认为也确实如此);此外,不问身份动机,只评价行为。例如可以说懦夫斯基极端保守的安全观念导致了大量误判,导致品葱失去了黑客精神、失去了开放性;至于ta究竟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你和懦夫斯基也有不同。懦夫斯基和偷偷摸摸的站长、习惯被动性攻击的鹿儿一样,都是喜欢用拐弯抹角的方式表达敌意的人。你则比较直接。

最后我要反驳懦夫斯基一句话(如果是ta写的):

也许这个世界不乏善人,但多数情况是党国派出来的网警。

我不知道这位眼睛里的世界是什么样。我自己在匿名网络上的体验是,这个世界绝对不乏善人,根本不用加个“也许”(当然大多数就是普通人),只有少数情况是网警(按照IYP的说法是1/6)。为了1/6,与其去老眼昏花地抓“狼人”,在这个过程中把一个个无辜村民处决,还不如让5/6的人武装自己,保卫自己。翻墙出来的人要是连Tor的各种姿势都学不好,连信息安全基本知识都不知道,那真是白翻墙了。

@NodeBE4 #110293 我傻逼就傻逼了,这里想给懦夫斯基说一句,我出于自己的零假设,并没有发现足够证据认为ta刻意鼓励大家不用Tor。我记得你之前贴过一个链接,里面是新手指南里关于Tor部分的内容。你鼓励大家都用Tor,而且这一段一直留在新手指南里。之下懦夫斯基表示过从用户角度,应该用Tor;从匿名网站产品角度来说,应该尽量少收集信息;这两点并不矛盾。

从性格上来说,懦夫斯基始终是敏感、多疑、惯于拐弯抹角的。我记得2049的一些旧贴里,有人问了他一个相当innocent的问题,但大概会让人联想到知识背景,ta就怀疑对方是在社工,然后就开始了嘲讽模式。这点上来说ta其实行为自洽,并没有变化。

至于ta做XXX事造成XXX后果,我的意思是,这些后果存在,可以反推到行为(例如品葱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管理层表达的一系列观点),但不能可靠地继续反推身份和动机。Again,我的出发点是“相信每个人”这种零假设。我个人认为,身份推断或许可以让人提高警惕,但并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而且一旦形成了身份推断的风气,由于每个人的水平见识不同,最后结果就是帽子乱飞、人人都成了匪谍。


update: 你对懦夫斯基性格的推断,例如重视自己的形象和善于用回避策略,我同意。我记得懦夫斯基的签名档是“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显得相当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但作为一个也相当重视自己ID形象、不时自觉不自觉考虑到他人会怎么看自己的人,我知道即使有时候自己告诉自己“别人的看法不重要,问心无愧即可”,但强调这点反而显示了潜意识里对个人形象的追求。这是很多比较敏感的人共同的特点。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嚯喔。。。不具备可证伪性的假设不是好假设。拿来当理论讲就是另一个境界了。比肩西格蒙德/

@NodeBE4 #110275

歐美的正統文化是靠共同的理念和共同的目標建立社群,是靠演講、討論、共事的成果來建立彼此的信任。

看一下《纸牌屋》?

看两方互相喷口水近一年的时间让我感到非常无聊。

希望你方能给出对方是卧底的证据,也希望对方能给出你方是网警的证据。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三冠王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人有了权力那是会变的,这样的案例实在是太多了。感谢大佬告诉我们内幕,但我觉得纠结懦夫斯基是不是飞碟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以品葱管理员的魔怔和愚蠢程度哪怕不是飞碟也有可能干出和飞碟一样的事情来。代换到其他管理员也是同理,你让支黑姨粉占据一个网站的主流,让大支黑去当管理员甚至站长,那管出来的网站就会变成现在姨葱这样。他们身上那股支臭早已溢出屏幕,本人却毫无知觉。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6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清华博士豆沙馅 我很快就會回來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6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8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8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8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8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8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记录下这些细碎,是要告诉那些有罪的人们: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灾难,我们所有的普通人,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 ——方方 2020年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