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tg利用英美保守主义者洗白无良资本家 博客

我看到不少反tg者都是所谓英美保守主义者,比如茅于轼曾说为富人说话,结果我知乎看到一个远古善良自由党,也确实反对tg,在民国史问题上支持kmt剿共,以至于被各路粉红五毛围攻,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8359663 同时他也支持自由经济,自我介绍中还曾有精神资本家的,没想到在他自办公众号中居然开始洗那些996的无良资本家与奋斗逼了https://mp.weixin.qq.com/s/hbApvCzys0GMWEgQed9W_Q 关键右派包括他自己还主张人丁兴旺的,而996资本家已造成多少人不婚不育了,这个人还要捧。

2020年10月25日 269 次浏览
8 个评论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我这也算是警惕tg利用女权类问题离间民主派姊妹篇吧,可能有人会说这些人是特务或高级五毛,但是我觉得对事不对人,从中也可以获得启示民主派不要因为大多数是做题家而死读书,死学西方某一个或一套思想,弄到自己比tg还不受民众欢迎。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保守派指望資本家自律不需要事事政府逼著幹,可是大家還真的沒有政府強迫不行。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其实土共自己很少养这些高级五毛来散布一些既损害民运,却又不符合中共主流意识形态的玩意。因为这种工作相当讨人嫌。比如一个中共卧底打入民运组织,说了很多反共的话混上高层,然后就是一阵破坏让该组织的民运人士感觉恶心然后退群。然后这个卧底回去交差,说我已经搞垮了这个民运组织,能不能升官发财,党的干部呵呵一笑,说你丫当年发的那么多反共文章,算起来党是该给你升官还是以妄议中央的名义把你拿下呢?

说到底,是因为民运太烂,对中共威胁级别太低,中共更愿意采用直接抓人(墙内),对于海外的民运,中共所采取的策略是利用当地中共官方和亲中共民间组织,用银弹打垮民运,因为跟中共混吃香喝辣,反对中共吃糠咽菜,这样下去没多久民运就垮了。

民运本来山头林立,还要互相指责对方是中共卧底。有这么一批内卷倾轧的玩意,还用得着老共费力派出有档次的间谍么?

汉帝国签证官
清华博士豆沙馅 桃李出深井,花艳惊上春

中国的问题不是资本家,而是资本依附官僚。

自由经济没什么问题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0167 这里的洗白很多也是洗白那些依附官僚的资本,或者就是官僚资本。

这样看有三类: 第一类,国企MBO直接改制,例如王建林 许家印 董明珠,这些就是旧官僚转型而成的资本,是绝对的官僚资本。 第二类,体制内带资源下海,例如任正非,这类是属于当局一开始不会负责的项目。任正非如果90年代翻船,华为也不过是无数个倒掉的小型企业之一而被历史遗忘。但是由于任正非的体制内属性,华为一旦度过了早期创业的艰难时期,就能够回归官僚资本主义序列,享受官僚资本主义待遇。王石的万科也是类似,虽然是个国企占大股东的房地产企业,可是实际上是修电脑起家(万科的“科”真的是指电脑),可见王石和任正非的起点相似之处。新浪和四通利方的故事也是一样,联想类似。在媒体界,胡锡进的环球时报其实也是有相似的故事的。都是国企改制导致剥离。体制内人员带着旧资源下海创业。创业的过程中和体制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创业失败就是失败,体制不兜底。 第三类:真民营资本。这个在it界很常见,领外国风投起家,典型的就是二马的两个帝国。老牌的搜狐网易,后来的百度,再后来京东和拼多多和字节跳动,无一例外都是真风投真it起家。但是成功了以后,他们的头部就会被当局收编,这是变相的强制公私合营。所以“悔创阿里杰克马”并不完全是一个玩笑。阿里做大了就不是杰克马的公司了。

其实共产党还真的就豢养过经济自由主义者为其背书,没想到吧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铅笔社,现在微博上的大五毛李子暘、布尔费墨等就是这类人,他们的目标受众主要是有了一点钱但又充满焦虑的中产和商人群体,基本思路就是通过论证福利制度的罪恶对其进行恐吓:“民主之后你们辛辛苦苦攒的那点财产就会被暴民用选票瓜分,你们现在习以为常的小资生活就会被十多亿农逼吃福利吃垮。”

以下为具体案例:

自卢梭后,莫名其妙地一人一票就成了天赋人权。一人一票,必然导致打富济贫,政府扩权和侵犯私权。人类在找到公共决策的更好办法前,退一步,政府治理按照股份制式来运作也会好很多。股份制也是投票的,不过不是一人一票,而是按股权分配决策权。

如果让香港实现普选,会有两个人出来竞选。一个说:我什么都不干,只维持本港自由、法治的传统。另一个说:我要每年派红包,我要人人有工作,人人免费看病读书,并且居者有其屋。你认为哪个会胜出?那些民主派很多都是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政客。香港立法会议员长毛就是一个共产主义民主派的代表,而主张经济自由的香港自由党则是尊重秩序的建制派

事实上,中国不是政府干预最严重的地区。全球制造业转移到中国,这是有原因的,企业已经无法容忍来自政府那多如牛毛的干预和监管。中国政府对企业的态度,要比美国政府宽容得多。不只是政府,还有很多其他的麻烦事,例如法律诉讼……从某种意义上看,中国是个更加自由的国家。

中国的自由实际上多于欧美,中国的经济发展效率高于欧美,中国的现行制度优于欧美民主制度, 中国的贵族共和,优于美国大众民主

他们确实用“奥地利经济学派”“市场至上“”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19世纪经济最完美”一类的名词掩饰低人权优势的存在,并为当局在舆论场上构建起另一套的执政逻辑 因为中特社本身就是很缝合的意识形态,它既非右派也非左派,它只是为赵家的江山续命,只要不对其政权产生威胁,那么任何看似高大上西方学派的东西在特定场景可以拿来用一下,只要利益输送管道畅通,也不乏自动送上来花样舔菊的各色文人。就像楼主所说的那样,你如果把西方某一个理论学死,就很容易在具体议题上被这种精准投放的宣传机器忽悠。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阿里萨斯 #110251 中华田园奥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