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语境下,选择保守主义是死路一条 分享原创
去YouTube上播放

张千帆教授是国内的一位著名法学家,他的一些思想也是比较偏保守主义的。听了他近期的一个讲座:“保守主义”如何中国化,我得出的结论是:在中国的语境下,选择保守主义是死路一条。

在中国,保守主义是根深蒂固的一种思潮。保守主义要求维护国家的文化传统,认为不应该激进地改变社会现状,提倡精英化治国。而在今天的现实当中,选择保守主义的中国人,无非就是落到以下几种结局之一:

  1. 拒绝社会改革进步,宣扬精英主义的治国理念,从而变成“中国人素质差不适合民主,就该被管”论调的支持者,成为政权的帮凶。在反贼中也会出现“应该根据纳税额来决定投票权重”这种完全没有宪政民主常识的谬论。

  2. 认同英美的自由保守主义,但把维护国家传统的主体从政治制度转移到某种宗教理念上,例如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基于基督教传统”,而完全忽略了美国宗教自由的理念,也忽略了世界上有不信基督教但同样成功实行民主制度的其它国家(如日本)。这样的人一般最后往往成为西方社会的极右翼,推崇原教旨主义和偶像崇拜。

  3. 反对普世价值共识,认为基于种族、文化、经济地位和出身国家的歧视性行为应当不受限制。这一类人往往走向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或变成逆向民族主义者,比如说屠支大佐这一类。而在墙内,中国实际上是全世界歧视行为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而中国人的平均意识差不多就是“你过得不好是因为自己不努力”这样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在一个社会公平意识大概还处在清朝的国家,甚至还有反贼大张旗鼓地反对西方左派过度的政治正确,这就好像因为可能得脂肪肝,而不准一个快饿死的人吃肥肉,非常可笑。

以上三点是他在讲座中提到的,我用自己的话概括了一下,并加上了一些自己的理解。但是,有一点我并不认同他,也是我认为为何保守主义在中国没有任何出路的原因:

  1. 变成一个温和改良派。即使一个中国人好不容易躲过了前三条,成为一个认同普世价值和自由民主理念,真正意义上西方语境下的保守主义自由派,也会因为保守主义的理念,选择不激进地进行对抗以免出现社会的剧烈震荡,期望内部实现和平过渡。中国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自由派学者,如果没有走到前三条路上去的基本上都是这个观点,例如张千帆、贺卫方、秦晖等人。

对此我的评价是四个字:与虎谋皮。其实看蔡霞教授近期的观点,就知道这条路早就走不通,而且其实他们心里也明白结果。但基于他们自己的立场和坚持,他们也没法去支持一些更加激进主义的思潮,而这也是他们这一批知识分子必然要面对的时代悲剧。当然,我尊重这些学者,他们完全认同和接受普世价值文明,是真正的自由派,和那些打着自由派旗号却行专制之实的人不一样。

目前的中国和中国人,不应当再踏上一百年前的老路。最需要的并不是否定传统文化,也不是去寻找某种信仰,更不是要等着被殖民三百年,而是接受进步主义思想的启蒙。首先要学习的,是西方独立的教育制度、逻辑思辩的能力、所谓“政治正确”的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体制,并彻底清算几十年来民族主义和仇外教育的余毒。只有先做到以上这几点,才有资格来区分自己在政治理念上,是更倾向于支持进步主义(西方语境下的左派)还是保守主义(西方语境下的右派)。那些所谓的“自由保守主义”中国人,绝大部分并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要么就是把具体的经济外交政策和政治理念混为一谈,要么就是沐猴而冠,对民主制度和普世价值的认识还非常初级,骨子里还是中共教育下的产物。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7
2020年10月16日 72 次浏览
12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彻底清算几十年来民族主义和仇外教育的余毒。"

关于中共统治,其最大的毒害就是一体化(党国民一体)的极权主义,民族主义和排外只是极权主义的衍生毒素,毒性和极权主义比不及万一。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But what meaning do concepts of conservatism and radicalism have in a completely chaotic society where order must be created through a positive act of political will? In such a society who then is the radical? Who is the conservative? Is not the only true conservative the revolutionary?”

--Samuel Huntington, Politic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ies, 1968, pp 262-263

在一个完全无序的社会里,秩序只能靠积极的政治意志来创造,那么保守主义和激进主义的概念又有何意义?谁是保守派?谁是激进派?难道真正的保守主义者不就是革命家们吗?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虽然中共体制远远算不上无序,但是当局在意识形态上的示弱已经制造了不小的意识形态混乱。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正因為基督教傳統才能引申出宗教自由。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我已经搞不清楚“保守主义”是指什么了。如果是指“要求维护国家的文化传统,认为不应该激进地改变社会现状,提倡精英化治国”,那么似乎是(中国)文化保守主义和政治改良派的合体。但这样的人似乎不太会认同基于英美文化传统的保守主义。不过我确实看到很多90、00年代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投入英美保守主义的大营。

我个人觉得中国的很多“右派”,有一种为右而右的趋势,也就是因为自己在中国的语境下被认为是“右派”(主要指自由派),于是就对其他国家的“右派”有一种天然亲近感。其实中国的自由派和欧美的“左派”“右派”都无根本价值上的直接冲突;且欧美“右派”的构成很复杂。例如美国的“右派”中,信奉威权主义的人比例不低。有一个笑话说:Conservatives want small government, small enough that it can fit in your bedroom.(保守派要小政府,小到只能管你卧室里的事儿的那种。)在我看来,文化保守主义者在维护自己的价值观时,对不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人和事采取的态度和手段,比其本身立场更重要。

在一个社会公平意识大概还处在清朝的国家,甚至还有反贼大张旗鼓地反对西方左派过度的政治正确,这就好像因为可能得脂肪肝,而不准一个快饿死的人吃肥肉,非常可笑。

非常同意。中国的情况是半只脚还在中古社会,就开始要朝后现代跑,套用西方右派理论很容易出现逻辑断崖/撕裂。但是在这点上,我觉得中国目前一些所谓的自由派左人也有这种问题,就是在不了解中国的政治环境和运作的情况下,用西方左派理论套中国的一些问题,于是常常忽略房间里的大象。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我和题主观点不太一样,但是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我是相信市场的自发调节的,也可以说是亚当·斯密的信徒吧。我认为中国的畸形市场经济,就是政府(红色权贵)的过度干涉,包括僵尸国企和国家过度扶助特定私企。

劳权被剥削,不是(直接)因为资本家,而是因为政治体制。有后门的资本家可以官商勾结,没后门的资本家也是韭菜。如果政府变成「守夜人政府」,减少干预经济,中国经济就可以正常发展。

在环境议题上,我也认为政府干预越多,越容易造成更多问题。你看看毛时代「人定胜天」的结果。全球气候变化是自然还是人为、石油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这些问题在科学上都是有争议的。如果使用国家机器推广环保产业,最终也会和经济议题一样,破坏市场调节,变成大政府。美国民主党强推环保产业改革,被批为堪比苏联五年计划。

在资源分配议题上,右派是主张机会均等,左派主张结果均等。后者这种偏向平均主义的,走过头了很难刹车。文昭的节目里说过,右派转左容易,左派转右很难。所以日本偏右的自民党长期执政,不会有大问题,如果台湾偏左的民进党长期执政,还是会有一定危险的。(当然,我不是主张支持亲共的国民党来制衡)

福利国家模式,高税收、高福利,其实就是变相剥削。有一句经典名言:税收即抢劫。接受福利者本应该感谢纳税者,但是他们最终却把选票给了不产生资产,只负责转移资产的中间人(政府)。中国大陆现在是高税收、低福利的怪胎,我认为解决方式应该减税,而不是增加福利。

性少数(lgbt)权益我确实是支持的。但是对于女权,我认为性别平等,也应该是主要以机会均等为原则,不得已时才能采取结果平等。

没错,我是个「右胶」。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加一句私货。 很多时候我很讨厌尼采,因为他推崇的超人哲学十分类似于强者统治弱者的思想。对于中国大陆这个平等思想民主思想欠缺的地方,尼采的思想有如毒药。只有白左才可能需要它。如果尼采思想一点问题都没有,也不至于会被希特勒利用。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kill_ccp #103553 拜登的整个政策,在西方平均的政治光谱里面算偏右的。美国所有政治人物里面能算上左派的大概也只有桑德斯。我在欧洲社会算比较右派,但即便是欧洲的右派也觉得美国没有全民医保太不人道。你觉得民主党左,是因为自己的屁股就坐在极右的位置上。

拜登昨天说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下的不会加税,放在欧洲这就是标准的右派竞选言论。左派绝对会说,收入10万以上已经是社会上的中高收入阶层了,为何不加税?哪怕放在保守主义盛行的英国,这条线也比拜登的低太多(英国似乎是年薪5万英镑以上的部分就要收重税)。

https://www.politicalcompass.org/uselection2020

For example, Bernie Sanders is popularly perceived in his own country as an off-the-wall left figure; in other western democracies he would sit squarely within the mainstream social democratic parties that regularly form governments or comprise the largest opposition. Conversely, a US candidate who believes in unfettered market forces or capital punishment may be seen at home as mainstream, but ‘extreme’ in other developed countries. Similarly, ‘Obamacare’ is seen as a liberal/left initiative in the US, while in other developed countries it is viewed as a tepid version of the long-established universal public health care systems that are broadly supported by conservatives as well as social democrats.

关于中国问题,秦晖早就说过,中国应当既减少税收,同时增加福利,缺一不可。只主张小政府少税收,相当于为政府推卸责任。只主张大政府增加福利,相当于为政府扩权找借口。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爱狗却养猫 #103546 保守主义的具体分类讲座里面有详细的解释。

有一些中国的保守派站在极右排外的立场上面,就以为西方的极右保守派和他们是同一路人。但西方保守派对他们的真实心态,大概就是“你也配姓赵”?甚至居然还有认为北欧的社会主义跟中共和苏联的社会主义是同一种东西的,这种观点不值一驳。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Ambulance #103576 北欧算社民主义吧,虽然也有一些人提民主社会主义,这个颠倒就不一样了。民主社会主义,那就是要通过民主的方式搞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虽然桑德斯喜欢这么吹,不过要真搞社会主义他的福蒙特参议员位置就危险了。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Ambulance #103573

关于中国问题,秦晖早就说过,中国应当既减少税收,同时增加福利,缺一不可。只主张小政府少税收,相当于为政府推卸责任。只主张大政府增加福利,相当于为政府扩权找借口。

这个我认同,但是你说Biden都算偏右,我就有点不同意见了。

如果Biden都算右,那Trump呢?

比Trump更右的部分法轮功成员呢?法轮功可是彻底反福利、反嘻哈和摇滚、反堕胎、反女权、甚至反进化论、并主张民族主义的。如果拜登都算右,法轮功算什么?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kill_ccp #103751 这个只是你坐标原点定位的不同。美国评价左右的坐标原点是偏右的,这一点显而易见。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全民医保这种事情,随便放哪个西方国家都是没什么争议的,在美国就会变成两派争斗的焦点。包括我上面举的加税问题,美国实际的税率其实不算太低,属于税收不低但相对低福利的国家,但很多人还是拒绝加福利,这明显就是经济上的右翼思想占主导导致的。

要客观评价国家和政治人物的倾向,还是要放到全世界范围内,不能局限在一个国家内部。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道德有两种:有独立心而勇敢者曰贵族道德;谦逊而服从者曰奴隶道德。 ——威廉·尼采(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