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总有人不顾“灭共大业”而“给敌对势力递刀子”? 分享原创

最近中文圈总是流传一种观点:美国的疫情不该让川普政府背锅,美国人应该一致首先追究中共的责任,而不是让川普政府负责,所有批评川普抗疫不力的都是大外宣。

我对这种观点非常反感,因为这种观点,恰恰体现了威权主义教育所塑造的世界观。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每个月交物业费,小区请了保安进行夜间巡逻。结果某晚有一群小偷撬开了多家的房门,损失惨重。那么这个时候,正常人当然会追问:说好的夜间巡逻呢?我们的物业到底在做什么?如果物业不能保护我们的财产安全,我们请这个物业有什么用?

同样的道理,在任何一个国家,民众和政府基本的契约是:民众交税,政府负责保护民众的安全。就美国而言,这个契约只在美国人和美国政府之间,而不是美国人和中共政府之间,对于其它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也是同样的道理。那么,当民众受到疫情影响的时候,当然应该先问自己的政府:你有没有负起责任,做足够的措施保护好我们?然后才是由美国政府出面,去追究中共的责任。但问题是,如果只有后者而没有前者,这就相当于在为政府的应对不力推卸责任。

退一万步说,如果这次疫情是有意为之的一次敌对行动,各国政府同样也不能因此而推卸自己保护民众生命安全的义务。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的应对受到大量质疑,独立调查组对政府当时的应对策略进行了详尽的调查,民间也有相当多批评政府在事前没有足够重视的舆论。

美国政府后来发动反恐战争,为遇难者报仇,照理来说应该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但是,同样出现了大量对反恐战争质疑的声音,甚至有像斯诺登这样,揭露出政府借反恐的名义大肆建立监控系统的吹哨者。

在某些人看来,美国人非但不怪“境外势力”却指责本国政府应对不力,甚至揭自己政府的黑幕,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给敌对势力递刀子”的事情。但这恰恰反映了基本的一种公民素质:民众天生就应当负起监督政府的责任,而不是主动为政府的失职找各种借口。

在中国社会,中共政府甩锅“境外势力”之所以能屡屡得手,恰恰是中国人的公民意识极度匮乏造成的。如果今天,美国民众不追究政府应对不力的责任,而都怪罪于中共这个“境外势力”,那么明天在遇到其它危机的时候,同样也可以怪罪于其它的“境外势力”。这么发展下去,美国社会和现在的中国社会,就会越来越像了。

只有被威权体制教育出来的产物,才会为尊者讳,只问利益而不分对错。为了完成自己的“灭共大业”而放弃了对政府责任的追问,放弃了对权力的监督,这就标志着屠龙勇士堕落成为恶龙的开始。

32
2020年10月5日 914 次浏览
9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反共不等于挺川,更不等于反拜登反民主党。 这帮华人川粉连港仔们的不割席都学不会,还来指点江山。 正如姨学那种姨笑大方。(其实在这一面上,姨本人的站队水平又表现出来了,你看姨的胡言乱语中,很少有华人川粉那种共和党铁粉状态)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品韭的姨粉支持川普,刘本人支持拜登,这样看来无论谁当选姨粉都会更嚣张。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刘慈欣 #101910 我看到香港网友对姨粉有一个评价,说这些人只知道cosplay打嘴炮而不是真正有行动力的人,不是本土派应该团结的对象,现在看起来这个评价还真是非常贴切。

刘仲敬本人对于美国的形势看得还是很清楚的,可惜他的那些追随者大都是没读过什么书的川粉。

@Ambulance #101915 阿姨本人是个聪明人,就是心眼太坏。 姨粉傻逼居多。

要懟對抗境外勢力必須容忍專制統治的詭辯其實很簡單,先不論是否真的存在境外勢力,退一步說真的存在,那麼首先你要讓這個物業公司(也就是政權)可以接受民眾監督,專心致志的懟境外勢力,而不會濫用權力侵犯民權以權謀私,那麼懟境外勢力的目的才可能實現,否則政權損作威作福與民爭利卻不受監督,那麼它還有什麼動力去幫屁民懟境外勢力?因為民眾不可能自己去懟境外勢力,必須是依賴某個政權去幫懟境外勢力,所以懟境外勢力的前提是幫懟境外勢力的政權要受到民眾的監督和制約。否則,不僅懟不了境外勢力,就連懟境外勢力的開支也都被政權拿去中飽私囊了。

《讓子彈飛》裡就有這麼的橋段,黃四郎和縣長總是巧立名目搜刮鵝城百姓的財富,美其名曰是要拿去出城剿匪,讓大夥過上好日子,結果大家的稅收都被收到100年後了,百姓都成了窮鬼,早就沒有油水可榨了,黃四郎和縣長則一個個肚脹腸肥、驕奢淫逸,但麻匪卻一個沒剿成。所以要剿麻匪,首先就是要把黃四郎和縣長監督起來,讓他們服務於民,老老實實幹好本職工作,如果他們不從,那就把他們換下來,這樣才有剿匪的希望。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0月6日 编辑 )

@守法刁民 #101956 抗外是威权的一个手法,借攘外来安内。但是很多时候,这种手法强化了军权,为后来军事政变埋下了伏笔。

如果用民兵立国(美国,以色列),那么会形成军事民主制。

这就是我粉红的原因。很多所谓的民主斗士仅仅和共产党立场不同,本质都是恶狼,只不过一个披着共产羊皮,另一个披着民主羊皮。我对共产党有很多不满,不然我也不翻墙。但是新上台的政府怎么就能保证强于中共呢?中共目前起码经济发展地很好

冲杯三鹿给党喝观察 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