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主对中国未来民主化的借鉴和启示 时政

台湾是华人世界唯一的民主政体,是亚洲民主自由的灯塔,台湾的民主化有很多值得中国人参考和醒思的地方。

①台湾这种半总统制是不稳定的制度。半总统制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总统和国会不属于同一个政党的时候,就会出大麻烦。

半总统制下的总理的人事权,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总统任命总理,不需要国会同意(比如台湾);另一种情况是,总统任命总理,需要国会同意(比如法国)。

如果总统任命总理需要国会同意,那么总统只能让一个反对党的人来做自己的总理。当总统和总理不同党的时候,总统和总理之间绝对会内斗内耗,什么政务都推不动了。总统最终如果受不了了,只能解散国会、重新大选。

如果总统任命总理不需要国会同意,那么就会出现今天台湾的这种状况。行政院长(总理)沦为总统在立法委员(国会议员)和民意面前的挡箭牌。总统做错任何事情,都让行政院长来背黑锅,就会导致台湾的行政院长平均任期都不到两年,政策根本无法稳定的延续。台湾是让一个没有拍板权的行政院长,每天面对立法委员的盘问,真的掌握实权的总统却躲在幕后。行政院长有责无权,总统有权无责。整个国家乌烟瘴气。而且如果总统和国会不同党,总统想立的任何法案,立法委员们绝对否决,行政权和立法权就会无休止的碰撞下去,整个国家内斗内耗。中国民主化以后,不要实行半总统制。

议会制是最好的制度。因为在总统制和半总统制,如果当国会和总统不同党的时候,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总统制还会出现政府停摆)。只有议会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台湾如果实行的是议会制,很多宪政体制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②二轮选举制度非常重要,必须保证当选者拥有过半的多数民意,总统、议员、省长、市长的选举都应该是两轮选举制。这一点应该和法国学习。如果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得到过半票数,则第一轮投票中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可以进入第二轮投票,第二轮投票中得票较多的候选人则当选为总统。陈水扁2000年在蓝营的连战和宋楚瑜分裂的情况下,以39%的得票率就当选总统了。如果当时台湾是两轮选举制,陈水扁和宋楚瑜就会进入第二轮投票,连战的支持者肯定会转投宋楚瑜,就没有陈水扁总统了。

③国会议员要设立连任次数的限制。避免出现王金平、柯建铭这种三十年的老议员。议会制有一堆连任几十年的老议员,丘吉尔就当了六十五年的下议院议员。可以把国会议员的任期设立成连任不得超过五届,每届任期最长五年,一个议员最多只能做二十五年。

④不要试图做所谓的“全民总统”或者“全民总理”,民选的国家领导人只要讨好自己的选民就可以了。马英九就是为了当全民总统,经常和绿营妥协,最后里外不是人。一个社会,永远会有人毫无理由的反对你,不管你对他们多么好,他们也不会投给你一票。所以不要试图做“大联合政府”之类的所谓的“落实和解”,落实政党政治才是正路,执政的内阁就要用本党同志做部长。

⑤不要让公民直选行政首长。韩国瑜在一年之内高票当选,然后又被高票罢免,浪费好几亿新台币做选举和罢免,是在是效率低下,浪费税金。省长应该由省议会选出,市长由市议会选出,县长由县议会选出,公民无权直选行政首长。如果现任市长做的差,市议会就可以罢免现任市长,然后市议会选出新市长,这样就可以避免无意义的选举和罢免。

⑥反对党的第一任总统或者总理一定要照顾好这些民主前辈,为民主牺牲很大的前辈,一定要给人家一个实权官位,不要出现陈水扁和施明德那样,陈水扁害施明德做不上立法院长,施明德就联合蓝营发起红杉军倒扁来报复。如果当时陈水扁让施明德做行政院长,施明德也就会出来倒扁了,陈水扁政府也不至于在2006年以后摇摇欲坠。

⑦要避免“政治世袭化”。太多的政治家族对于民主的发展是不利的。避免政治的世袭化其实并不容易,因为当官的父母都希望给子女留下政治遗产。在法律上绝对不能明文禁止官二代参选议员的,因为这是反人权的。防止政治世袭化的唯一可行做法,就是在主流政党的党内通过条款,不优先提名官二代的候选人,而且这么做也可以保证政党的年轻化和亲民化,不会出现连胜文这种低能的官二代。

党内的条款可以是:

党内竞选公职的提名选举,如果候选人的父母或者配偶的父母曾经担任其竞逐之公职,或者其竞选之公职层次至上级或者下级的职务,其民调结果直接减除10%。

比如我想要让该党提名我选省议员,但是我的父母或者岳父母曾经担任省议员、市议员或者国会议员,那么我的党内的民调就直接减除10%,多给平民子弟留机会。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5日 编辑 )
9
2020年9月30日 237 次浏览
21 个评论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还是熟悉的陈士杰。鼓掌!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很精甚細膩的文章,好久沒見過這麼高質量的文章了

QUIT
foolish HKFOOL

议会制是最好的制度。

有没有定义或者例子?

然后查了一下, 如果是这样的议会制,明显是很难让中国人起义了: WIKI define the parlimentary system

印巴,德国意大利做为亚洲和欧洲的议会制度的例子。 印巴是英国殖民后的权力回归, 德意是世界大战后的强力修正。

第六、第七都是知易行难:

⑥反对党的第一任总统或者总理一定要照顾好这些民主前辈,为民主牺牲很大的前辈,一定要给人家一个实权官位,不要出现陈水扁和施明德那样,

⑦要避免“政治世袭化”。太多的政治家族对于民主的发展是不利的。避免政治的世袭化其实并不容易,因为当官的父母都希望给子女留下政治遗产。

补:议会制又称内阁制、议会民主制(英语:Parliamentary system),是一种政治制度,特点是“议会无上”,政府首脑(总理或首相)权力来自议会,授权有两种途径:第一是议会改选后的多数议席支持,第二是政府首脑赢得议会的信任投票。因此,所属政党未能赢得议会大选的政府首脑连同其内阁必须提出辞职,而未能通过议会信任投票的政府首脑,连同其内阁也必须辞职,由议会席位居多数的党派中协商选举产生新的首脑与内阁。议会制下政府的行政权与立法权不完全分离,确保其所领导的政府具民意基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AD%B0%E6%9C%83%E5%88%B6#/media/File:Forms_of_government.svg

( 由 其他人 2020年10月25日 编辑 )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00997 谢谢

@愛牛奶盒的人 #100998 谢谢

@foolish #101001 全世界所有的发达国家,几乎都是议会制的。 总统制国家,只有美国是发达国家,其他总统制国家不是独裁者就是无政府。 半总统制国家,也只有法国、韩国、台湾表现的还可以,其他的半总统制国家也都不是发达国家。

第四条和第五条确实知难行易,尤其是世代为官的问题,在中国这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文化里,应该也不会像日本、英国这么严重,出现世袭五代以上的议员。

@foolish #101001

总统制的行政权是在总统手里。 议会制的行政权是在国会手里。 半总统制的行政权是总统和国会(内阁)分享。

总统制和半总统制,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国会多数和总统不属于同一个政党,那就会出现问题。

在总统制国家,国会和总统不属于同一个政党的时候,就会出现政府停摆,美国去年政府停摆一个月。

在半总统制国家,如果国会和总统不同党这就分两种情况: ①总统-国会制度,总统可以随便任命任何人当总理。台湾今天就是这个样子,总统可以任命任何人当行政院院长。陈水扁时代的立法院在国亲手里,所以陈水扁的历任行政院长到立法院去都被叮得满头包。

②总理-总统制度,总统任命的总理必须获得国会过半数的授权。如果总统和总理不属于同一个政党,就会出现法国的左右共治。国家行政的两个首长在很多问题上已经都不一样,你说这个政府不乱才怪呢。

太理想化了。

但是想法很有思考价值,这就是我一直关注陈兄的原因。

@天下无贼 #101037 谢谢肯定

议会制可以防止立法和行政的冲突。不过法国似乎是一个反例:

https://zh.m.wikipedia.org/wiki/法兰西第四共和国

这段时期,法国实施议会制,该宪制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第三共和相似,但也遭遇到相似的问题,比如内阁短暂及频繁更换,政策计划面对困难。

……也因为如此,当议会缺乏明确的多数,就会让政事难以顺畅并导致一连串不稳定的联合内阁接连出现。短短12年间,就出现24个内阁。

这似乎是导致法国提高行政权力,实行半总统制的一个原因。但总得来看,总统制的民主国家成功的少,多数情况下还是议会制更稳定。

@沉默的广场 #101108 如果实行议会制,就必须要避免国会政党林立,避免频繁倒阁。 德国就有5%的政党门槛,得票率超过5%的政党才能进入国会。这就是为了避免小党太多了,以至于内阁组不成。 德国还有一个制度叫建设性不信任投票,国会如果选不出新总理就不能倒阁,这也是在保障政府的稳定性。 所有中国如果实行议会制,我建议就照抄的德国的制度吧,德国的联立制的计算席位的方式也是最公平的。

@沉默的广场 #101108 总统制其实除美国之外,就没有成功的例子了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陈士杰 #101111 大韩民国。

@kill_ccp #101121韩国虽然是总统制,但是韩国有一个国务总理,韩国国务总理的实权比美国国务卿更大。

不过韩国每个总统都坐牢,都不得善终也不是什么好制度。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5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沉默的广场 #101108 戴高乐私心太重。

@陈士杰 #101109 德国议会制比原版的英国议会制更合理 一人投两票,一票是选区,一票是不分区议员。这样选区地方势力和跨区的全国势力都有份。

@消极 #101150 而且不分区还会补充给小党

类似半总统制度还可以扩展,比如君主制下的半元首制:泰国。 总理表面上是由议会选出,实际上泰国国王可以动用皇家军队政变来剔除自己不喜欢的总理。

泰国最接近大正-昭和时期的日本政治框架。英国议会制的皮,套上有野心的军头和君主。

@消极 #101200 泰国宪法理论上是议会制 结果由于国王的实权段不干净,所以沦为实质的半总统制了。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日 编辑 )

@陈士杰 #101207 类似还有几个阿拉伯的埃米尔搞的的逐步过渡到宪政的玩法,约旦走得最远,其次是科威特和卡塔尔,但是基本上算不得宪政,比泰国还差。 这方面做的比较好的是马来西亚。

@消极 #101214

在君主立宪这个问题上,我的观察是这样的:

亚洲国家如果是世袭的君主,那么君主肯定会挑战民选的首相。世袭的君主是不甘心当橡皮图章的,不丹、泰国和大日本帝国都是例子。

如果君主是选举产生的,君主的实权就几乎没有,君主就可以做到橡皮图章,比如马来西亚、柬埔寨。

慈禧晚年曾经想学习日本搞君主立宪。结果由于做得太晚了,而且做出皇族内阁,导致汉人不满就直接革命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好习惯是不易改掉的。 ——罗纳德·里根(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