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文键政圈会有反华分子?这些反华分子是什么心理? 问答

既然已经反华了,既然已经认为中国永远都是屎坑了。那何必还要关注中国的事情呢?

直接去做一个不说中文、不吃中餐、不和任何中国人打交道的美国人不就好了?

既然已经认定中国永远是屎坑了,何必要时不时的还要闻一闻屎坑(中国)的臭味呢?

各位如何看待这种人,他们是什么心理?

5
2020年9月29日 832 次浏览
36个评论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反华者”不能一概而论,而且“反华”这个词在不同语境下也有不同含义。不知道楼主主要说的是哪种。

如果把“反华”定义为“中国文化堕落,中国人没救”,就我猜测理解的心理来说,至少有这么几种心态:

A: 中国是屎坑,中国人是屎,但我是义人,骂人是为了让屎意识到自己是屎,治病救屎,用爱心说诚实话

B: 中国是屎坑,中国人是屎,但我是义人,骂人是为了通过对比让自己感觉良好,显得我彷佛屎坑里的磐石般出尘脱俗。

C: 中国是屎坑,中国人是屎,我不想在里边混,但没法逃出去,骂人可以发泄情绪,苦中作乐。

D: 中国是屎坑,中国人是屎,我自暴自弃,把自己也当屎来看,一边骂一边在坑里玩,享受堕落的奇妙乐趣。

等等。

反华的思想一直都存在,但是之所以成气候,可以看作民主转型期望破灭的极端化反应。我列举一下这些反华思想发展的时间点:

  • 刘仲敬的学说,兴起于2015年-2016年前后。

  • “姨粉”、“支黑”大规模出现在2019年下半年之后,刘仲敬的很多黑话也在这个时候迷因式传播。

可以看出第一条和国内民族主义兴起同步;第二条和香港反送中,国内拥护政府的中产阶级“自干五”泛滥同步。

这些激进观念有其受众基础,说到底是民主转型遇到了阻碍。原来中国民主派期望经济发展壮大中产阶级,依靠中产阶级和接受了西方思想的精英阶级带来民主,在习近平当政之后逐渐被证明不可行。

早些时候的自由派观念是:大部分中国民众缺少公民意识,因而不具备民主制度实行的基础。假使随着经济发展,中产阶级不断壮大,人口素质提高进而公民意识觉醒,民主制度就会自然而然就来到来。

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这在香港反送中期间体现的非常明显。很多留学生以及受过高等教育的海归,接受过西方的教育,了解西方的制度,但是在香港问题上为极权制度站台。如果说2012年以前认为民主是素质问题,那么这对大量接受高等教育,经济条件优渥的“小粉红”就很难解释得通。

大量中产阶级作为既得利益者,对共产党软弱,妥协,甚至拥护。这证明至少目前依靠中产阶级不可能实现社会变革,原先的“进步带来民主”期望破灭。人对任何事情都需要解释,一种情绪化的反应,就是“姨粉”和“支黑”思潮,认为不仅仅是体制,而且中国人自身要为改革停滞负主要责任

因此,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民主化要去思考某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破除中国的皇权文化基础,思考公民社会的建构,借助外部力量(比如美国)动摇极权政府对社会的控制力等等。刘仲敬的学说揭示了一部分问题,但它并不提供任何合理的解决方案。中国从地理环境和语言上看,不具备欧洲分裂的基础;“分裂一定能带来公民社会的自我建构”,缺乏足够的论证;期望大洪水或者否认华人的身份,本质上是逃避问题的表现。

陈士杰 中国宪法起草委员会代理主席

@沉默的广场 #100714

无利不起早,没点好处,谁也不想出头反抗。海外中国人群体,也只有九十年代初是反共为主,因为当时反共可以拿六四绿卡。如果反共之后个人拿不到好处,没有人想吃饱了撑的去反共。现在国内的中产阶级,大部分对民主没有兴趣,也因为民主化之后他们拿不到直接的好处。我不止一次的听到有人给我说过这种言论:民主的选票是人人都有,人人都有,等于没有。打个比方,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懂英语,会英语也就不算是一种技能了。只要民主化不会带来直接的利益,就没人想搞民主。

我拿台湾举一个例子。台湾人反抗蒋家国民党,很多程度上不一定是对威权政体的反抗,而是反抗外省人对本省人的压制政策。在两蒋时代,台湾大学招收的外省学生比本省学生多得多,外省人在就学就业比本省人高一等。绝大部分台湾本省人在两蒋统治下受害了,所以他们就要造反。换句话说,如果两蒋对本省人、外省人都一视同仁,台湾很可能今天都不一定能民主化。

既然民主化不会给中国中产阶级带来直接的利益,所以中国人不造反。但是当专制政体给他们带来实质伤害的时候,他们就会造反了。所以如果未来中国的经济出现大问题,房价暴跌,中产阶级手中的钱成废纸的时候,他们就造反了。

至于皇权文化基础,这问题不大,日本社会的封建性比中国严重得多,日本国会官三代、官四代的议员比比皆是。

( 由 作者 2020年9月29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100712 你总结的太好了。 前两种是自视甚高,后两种是破罐破摔。

刘慈欣 反共复民

@沉默的广场 #100714

大量中产阶级作为既得利益者,对共产党软弱,妥协,甚至拥护。

西方国家照样在反送中过程中舔共,比如那个著名的莫雷事件。要不是最后闹大了,激起了西方的民愤,还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陈士杰 #100720 你说台湾民主化是本省人反抗外省人占领当局,但是这只是台湾民主化的一个原因。隔壁南韩总是一家人吧,不照样反对专制的军政府?

专制体制既然不给人民权利,必然就会把资源分配到裙带关系的既得利益者手上,而且由于专制的媒体控制言论压制,人民被剥削被拔毛还不能叫唤,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全社会范围内的反政府情绪。

这时候就有三个路线:

中共线:强化专政工具,宁可牺牲经济发展也要稳定压倒一切,资源优先供应维稳集团。这种选项的好处在于,人民虽然因为被剥削压迫而反抗,但是剥削压迫狠了(类似弹簧被压过弹性形变范围),反而反抗不起来,屈服强度(yield stress)到达,镇压维稳成功。

韩台线:由于本身是美帝秩序的小弟,很多事情要华盛顿大哥批准,不能擅自行动,再加上出口贸易致富的人,利润不是来自政府,政府的打压无法消除民间反对者的资金来源,最后维稳崩溃,专制政府屈服。

海湾-新加坡线:专制政府的财力超过一定程度,就可以用赎买的方法釜底抽薪,消除反对派的民粹基础。这种情况只要不把国库洗劫一空,普通人们完全成了政府圈养的猪,再也不对争取自由有什么奢望,顶多是热爱自由的个别人士拿着钱到外国享受自由而已。

图书馆革命
observerIE 加入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沉默的广场 #100714 确实是香港事件让很多人转向支黑,这个矛盾逻辑我曾经提过,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所谓的祖国统一矛盾大于自由民主和集权的矛盾。矛盾一错位,大是大非的场合就会成为我们的敌人。逐渐的反贼和中国普通人的矛盾就会上升为重要矛盾。

品葱那边算是证明这种自我转变完全不是路。但是具体民主派到底该怎么走还是一个未知数。

@observerIE #100737 因为确实是看到了中共可以通过打民族主义鸡血哄住那些渴望人权但是又有民族主义情绪的人,主次区分,中共只要打足民族主义鸡血,就可以不用在人权社运方面给糖了。究其根本,是因为现代民主和民族主义思潮是相连的,本来就是民族主义推动民主意识。所以反过来,民族主义给足料就可以取代民主。

原因太多了。另外大部分我理解是反共,所以我只说反共。

1,反共不反华,爱中国,希望中国脱离共产党的统治,发展的更好

2,出去早,错过了中国的发展,希望中国崩溃来证明自己出国的正确性

3,虽然在中国赚了大钱,但是也发现了大量中国的弊端,良知让自己不得不发声,哪怕自己从中获利颇丰

4,生活不如意,点儿背怪社会

5,长期生活在国外,不了解真实的中国

6,长期生活在国内最阴暗的区域/领域,黑化引起了反感

…………还有很多很多。

@天下无贼 #100750 六:三和大神就算黑化了去砍幼儿园当张献忠,也没有意识到要屠支(虽然已经行动屠支了),所以不可能。

五: 如果生活在美日欧,社会太先进,容不下屠支灭华的纳粹言论。 东南亚虽然反华,但是那是出于民族主义义愤和保家卫国,而不是反攻大陆。 非洲拉美太远,当地人种族主义不会对抗到遥远的中国。

四: 反共愤青。

三: 反共改良派,良心犯金主。 二: 章家敦派,理性反共,结论荒腔走板。

一: 主流反共派。

( 由 作者 2020年9月29日 编辑 )

@observerIE #100737 所以辛灏年这种人,其实比刘仲敬更能吸引国内的普通人。刘仲敬这种人,其实对反共事业起到的都是反作用。

@消极 #100724

我总结一下我的意思:

中产阶级为什么要造反?

无非就是两个原因:①造反之后能得到好处;②不造反会受害

民主化之后,普通人的生活拿不到直接好处。不少人都给我说过:民主的投票权是人人都有,人人都是等于没有。如果每个人都会飞,会飞也不算特异功能了。

不造反会受害就成为未来中产阶级反抗的唯一原因。但目前而言,中产阶级算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受益者,所以他们不可能造反的。即使他们认为自己在未来可能会遭殃,他们也会计划移民欧美而不是在国内造反。

让中产阶级受害,让中产阶级认为不造反活不下去之后,他们才可能造反。

( 由 作者 2020年9月29日 编辑 )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反华的定义究竟是什么?乳果是像鲁迅那样批评文化劣根性以及人的丑恶面,其实也是在说这个社会像个粪坑,那这个算不算反华?

所以我对“反华”这个词始终心有余悸,这个词简直快要被用滥了

@青年 #100775 如果只是像柏杨那些写一本丑陋的中国人,这当然不算反华。但如果像刘仲敬、徐思远那样,觉得中国人都是狗屎,而且都是无法改变的狗屎,但是却依然操着中国点评中国的事情,这就很奇怪了。

@陈士杰 #100776

我一直感觉评判标准应该是人道主义,例如,我可以反感西班牙人(瞎举了一个国家我不是真的对西班牙人有意见只是正好想到了“习班牙”),这就不算反牙;但是乳果我因为反感西班牙人而支持屠杀西班牙,或者在西班牙大洪水的时候或者被核弹核平的时候叫好,那就是反牙了,因为这涉及到西班牙人的人权

( 由 作者 2020年9月29日 编辑 )

轉一篇我在隔壁壇的回覆:

不要企圖讓信姨教的、信布爾什維克的人學會傾聽與理解。這兩者是邪教,不是政治主張。他們有一套普世的,而且既不可證明又不可證偽的教義。布爾什維克的那一套眾所周知,無需贄述。你可能沒注意到,其實資格的姨粉,對於現代的歐洲、美國也是不屑的。他們認為前者有走向大一統的趨勢,而且兩者都已是大眾民主的政體,意即無產階級得勢,官僚機構膨脹,家庭、宗族等小共同體趨於解體,最終也會走向與中國類似的「文明的沒落」,變成中央集權的專制政體,繼而引發「大洪水」。故只有維持中世紀式的貴族民主、封建農奴制才能長存。同理為了肢解中國恢復諸夏,要搞民族發明,以便劃地為牢。這本身是自相矛盾的,因為歐洲的民族構建,本身就表現在小共同體的消解。不過姨教本身就是個縫合怪,至少鞣合了有文明季候論、王朝循環論以及最重要的文化決定論,前兩者不易理解,主要吸引當年在豆瓣上活動的知識份子,後者吸引各種魔怔的真支黑,正中中共下懷,這樣劉神棍才騙得到錢。總之,我的意思是姨粉、毛粉之流,已經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所以才會發癲瘋。劉臘肉為何瘋言瘋語?就是要進一步磨滅他的粉絲的理智。在正常的社會中,劉、毛之流沒有生存空間,只有中國真正實現民主,這些人才會消失。對於這些人,碰都別碰,免得滿臉噴糞。

@陈士杰 #100771 @陈士杰 #100771 辛用来启蒙,刘用来怯魅, 用辛洗掉共毒,然后再用刘洗掉辛毒,最后用西洋正统自由派理念清洗大脑 可保此生无忧。

类似清洁光学玻璃的程序:先用丙酮清洗掉油污,再用甲醇清洗掉丙酮

( 由 作者 2020年9月29日 编辑 )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可能他們覺得中國這個糞坑會侵犯外國? 至少對於深受中共暴政所害的人來說,他朝一天見到中國被核平很難不高興……

[故只有維持中世紀式的貴族民主、封建農奴制才能長存。] 問題是,在歷史上的歐洲,貴族有不少時間帶來的苦痛並不比那些東方帝國好到那兒去。反而皇帝成為平民和貴族之間的仲裁人,或者為了制衡貴族而討好民眾。

@Wolfychan #100801 深受中共暴政所害的:

如果民族主义:那他只希望国内的革命推翻中共

如果抛弃民族主义:那他还会欢迎外国军队讨伐,当带路党

但是没有谁愿意被核平。

@observerIE #100737 民主派要想发动中国人民推翻中共那是痴人说梦,就算是胖皮欧亲自下场踢球号召中国人民反共也无济于事。

为什么我都是鼓吹移民,就是因为用脚投票是中国大陆人唯一的选票。

中国是粪坑,而中国人不是,有钱移民的中国人更不是了,而撺掇这些人移民的反华分子与其说是键政圈的异类,不如说是在国际大环境下,发现买卖人口的暴利的二道贩子。

具体的例子可以参考墨西哥毒贩发现帮人偷渡到美国比自己的本业还赚钱。

@李舜生 #100827 你说的是移民中介,不是反华的键政家。

@消极 #100807 討伐的極致是核平。 但即使中國文化萬惡,也不是核平能解決的問題啊……

@Wolfychan #100873 没有人当然没有问题了

@消极 #100888 中國的墮落本來就不是中國限定的,只是時間問題。所以沒有用。

同時就我所知姨學的核平不一定指全國土範圍的打擊,而是類似二戰的個別城市。不過現在也有「讓領導先走」飛彈了,用不著核彈吧?

@Wolfychan #100892 那只是招核,但是只拆掉了两个城市,没有把日本平了呀。有核而无平。

道声勿念
kill_ccp 我会在那头,等你们很久

@消极 #100800 可是你别忘了甲醇也是有毒的。共毒、辛毒去掉以后,谁再来去刘毒?

@kill_ccp #101074 用西洋正统派自由思想洗掉刘毒

像我,就没必要接受 辛灏年 或者 刘仲敬 这些半拉子货,直接接轨西洋正统派自由思想,直接上洛克的天赋人权不香吗?

而且我忘了一点,如果某些粉红入共理念太深,那就要先用顾准的思想洗脑,证明马列主义共产神教不自恰。

这个同心圆建构-解构,恰恰是刘仲敬提到过的:爱共-爱国-爱中-爱华

像我,受爱共的影响小,直接跳出爱华,奉西洋正朔就是了,连反华反支屠支大佐的那套反人类理论都可以直接跳过。否则的话就要用顾准-信号年-姨学三件套洗脱。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1日 编辑 )

像信号年的著名演讲“谁是新中国”里,他为了给中华民国的辛亥革命正名,竟然为僭主独夫克伦威尔辩护,把英格兰的袁世凯,克伦威尔,塑造成了国父。这个就属于学理上的严重错误,今日英伦的正朔乃是1688光荣革命。

品葱流亡者666 请原谅我的礼猫

比如《七龙珠》里面的神仙,为了成仙把自己邪恶的那部分排出体外,形成了比克大魔王。但是神仙和比克大魔王又是一体的,两者如果杀死对方那么自己也会死。 具有华人认同的知识分子,意识到自己邪恶的那部分来自于"华"的影响,所以试图把自己和"华"分开,通过反华来实现自己的净化。 如果有些前华人可以在外族文明里找到足够社会关系和精神联系的替代品,他们可能会完全脱离汉语和中华文化,这些成功脱支的前华人也不再会来汉语论坛了,大部分无法顺利脱支的华人会继续混迹汉语圈,这是幸存者偏差。

@消极 #100724

当年的韩国和台湾,实际上都没有建立完善的公务人员升迁体系。

韩国和台湾在威权统治时期,一个基层的公务员是不可能通过正规的程序当到国家领导人的。

韩国在威权统治时期,换总统都是靠军事政变。

台湾在威权统治时期,总统都姓蒋,不姓蒋没有资格当总统。

但中国不是啊,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汪洋都是纯平民出身。

所以在中国,平民出生的百姓只要情商高,是完全有机会当军委主席的。

因此习近平修宪,其实对中共是一个大伤害。

如果中共一直是江泽民、胡锦涛时期的那种模式,可能永远就这么下去了。

@归山瓶 #128717 严家淦总统不服

@消极 #128726 嚴家淦就是蔣經國的家臣,嚴家淦就和新加坡總統一樣,是蔣家的擺設。

不幸地告诉你,自法国大革命以来的自由民主浪潮中,还没有哪一个帝国在不解体或者民族自治的情况下实现了成功的民主化转型。 普世帝国如奥斯曼土耳其失败了,罗曼诺夫的俄罗斯帝国失败了,奥匈帝国本可以通过自治实现英联邦方案,还是解体了。 “反华”一词十分精妙,不是“反中”,王飞凌的China order中文翻译为中华秩序而非中国秩序。中华其实准确翻译是Celestial Empire,反华翻译为Anti-Celestialism比较准确。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沉默的广场 #100714 没错 其实我并不反对独立和自治 也不反对批判中华文化的糟粕 但是品葱有的人支持日本皇军我就觉得也太剑走偏锋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威廉·尼采(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