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殺的兩個小故事 分享原创

給兩位講兩個值得回味的故事。

愛德加·史諾是美國知名的左派作家,中共還在延安時期,就曾經參訪過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的美國記者。他寫過一本書叫《紅星照耀中國》,是第一本把中共介紹給西方人的書。斯諾也因此成為中共建政後,在中國是鼎鼎大名的"國際友人"。斯諾在麥卡錫時代還曾經因為和中共勾勾搭搭的關係,而被CIA整治過,他也因此離開了美國。斯諾去世於1972年,由於斯諾和共產黨的親密關係,所以斯諾死後被安葬在中共的“皇陵”——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斯諾去世後,斯諾的遺孀依然經常訪問中國,中共對她也是非常禮遇,鄧小平、趙紫陽等人都曾經接見過她。六四屠殺之後,斯諾遺孀非常震驚,她無法相信自己和先生支持了半輩子的共產黨會屠殺學生。九十年代,她曾經多次寫信給江澤民和朱鎔基,要求他們能夠平反六四,也因此導致江澤民的不滿。2000年,她去中國給丈夫掃墓,但她同時打算和六四難屬丁子霖見面(丁子霖是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她的兒子1989年6月3日晚上被軍隊槍殺在木樨地)。中共堅決不同意,並且派出二三十個便衣跟蹤她,想盡一切辦法阻礙斯諾夫人和丁子霖見面。斯諾夫人非常氣憤,她直接給便衣警察說,如果再繼續阻礙她會見丁子霖,她就直接把斯諾的骨灰從中國帶走。後來她們終於在便衣警察的錄音錄像的情況下,以兩個母親的身份,進行了短暫的會面。聽說此事之後,憤怒的江澤民把公安部長、國安部長叫到中南海去痛罵一頓。從此之後,斯諾夫人再也拿不到中國簽證了,中共也再也不提斯諾夫人了。現在斯諾在八寶山的墓地每年由六四難屬代表斯諾夫人來掃墓。

王楠生前是北京地壇二中的學生,1989年6月4日凌晨被軍隊射殺在南池子。王楠的母親叫張先玲,張先玲的妹夫是時任國臺辦主任丁關根。丁關根在王楠剛去世的時候,還流淚表示很傷心,但是他很快和張先玲切割,並且公開的支持六四屠殺,以至於後來兩家人幾乎斷了聯繫。丁關根在六四後官運亨通,後來官至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長。

政治是短暫的,但是人性才是永恆的。有的人选择了利益,也有的人選擇了尊嚴。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8日 编辑 )
5
2020年9月28日 131 次浏览
7 个评论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简单说吧,美国的极左派没有几个是真刽子手,都是出于真诚的理想主义而支持中苏等共产主义体制,所以他们看到共产党的暴行之后非常震惊。而真的政治家肯定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所以不是共产党的思想让人灭绝人性,而是共产党的体制让人灭绝人性。

写得非常好。

我发现了这个旧贴:/t/3674。本帖里斯诺夫人的故事更加详细。不知能不能问下来源?

@爱狗却养猫 #100556 丁子霖著作《为了中国的明天》以及听到的其他的消息

一个错别字:木樨地。

@天下无贼 #100583 thanks

@陈士杰 #100584

你是那个已经退葱的陈士杰吗?正版陈士杰的表弟?

(^_^)?
钢铁雄心 (钓鱼网站已屏蔽)

包括此用户在内的 18 名用户已被管理员标记为 钢铁雄心小号(见公告。若您认为当前标记是错误的,请私信联系管理员解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