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作为官方意识形态的“社会主义”和古代的“敬天法祖” 吐槽
  1. 社会主义的解释权掌握在习近平手里;天意的解释权也掌握在皇帝手里。
  2. 社会主义只是作为牌位供着,不具体地指导政策,甚至任何政策都可以解释为社会主义理论的与时俱进; 天意也只是作为套话使用,甚至皇帝的任何行为都可以解释为口含天宪。
  3. 苏联的解体只是时代的局限和阶段性的失败,不能否定社会主义;朝代的灭亡也是因为天命转移,不能否定天命的存在。
  4. 任何法律法规和政府工作报告都要解释其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某一方面;诏书都要以“奉天承运”开头。
  5. 社会主义和毛泽东是至高无上的,不容诋毁;上天和祖制也是至高无上的,不容违逆。
  6. 但是谁拿毛泽东否定改革开放,就是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谁用祖制批评今上,就是以古非今。
3
2020年9月23日 34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昆明“3·01”事件以后,有些地方把矛头对准了普通的维族群众,限制维族群众的人身自由,检查住所证件,甚至驱赶相关人员。他愤怒地说,这些都是违反政策的非常愚蠢的做法,正中了暴恐分子的下怀。这种简单化、粗暴化的做法,离间了民族关系,严重影响了民族团结,给暴恐分子可乘之机,这也说明有些领导干部的觉悟还达不到群众的水平。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希望大家千万注意。 ——俞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