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这条微博虽然五毛,但很有道理 博客

[cp]我为什么如此厌恶文人,因为我当年就是文人,还加入了极端自由派学社、每周末和“学友们”一起学习那些自由派经典“大部头”著作。 为什么当年公知流行,现在却臭大街了? 主要是大环境的变化。 但从微观上讲,我当年也是认真钻研过的几乎所有自由派经典著作的,刚工作的时候我一下班就回家啃厚厚的大部头,然后跟“学友们”一起讨论、写文章……现在这帮文人,除了会拽几个名词,喊喊口号,骂骂政府,还会啥? 能力严重退化。 说得直接点就是:老公知们完全意识不到大环境的变化,还在吃老本;年轻公知们不学无术、学养不过关,就会胡说八道沽名钓誉。 即使不谈立场,仅从专业性角度来看,我都鄙视他们! 我为什么又说读书是一种相对低效获取知识和认知的方式,因为我当年在学校就读了很多书,毕业后加入“学社”继续啃“大部头”著作,简直是又读了个研究生……当年以为真理在握,现在回过头再看,我当年什么都不懂。 所以从自身经历出发,我认为过度读书是有问题的,是会对人产生负面效用的,我当年就是个书呆子。如果再回到那个时候,我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读书上的,天天读书人很容易变傻。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当一个人没有足够的实践经历去支持他的知识摄取的时候,他很容易鉴于自己掌握的知识量而蜜汁自信,自以为掌握真理 —— 结果就是,很可能把自己给坑了。 很多骂“小粉红”的文人,并不完全是恨国党 —— 我太了解这帮文人了,他们的潜在意思是“这些小粉红都是无知的、没有文化的”;然后,文人又非常喜欢通过批评别人来彰显自己,本质就是在秀优越感。 他们认为小粉红是“无知”的,自己则是“真理在握”的,所以通过抨击小粉红,他们能够获得极大的心理上的满足感。 假设小粉红真如他们所说的那么无知,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去通过嘲笑无知的人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 这就好比,一个正常的健全人,去嘲笑残疾人,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 不会。 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只能说明这个健全人,在跟他同样健全的正常人的竞争中全面落败,所以只能通过嘲笑比他更下一层的人,来获得心里补偿感。 我在现实中认识的一些文人,基本都不怎么富裕。即使名校毕业,比如中文新闻广告等专业的毕业生,薪酬待遇远不如同校理工科毕业的童鞋。 嘴上口若悬河,兜里空空如也。年纪一大把了(不少都是40多岁的北漂,没房没车没老婆),“壮志未酬”,认为一切都是政府的错,所以各种谩骂。 需要指出的是,我抨击文人,不是对文人有意见,而是进行自我反思和自我批判,我之前是错的。 而我对现实中那些文人,基本都是持同情和可怜态度的(看看乔木爆料出来的那些公知们,包括移民美国的极端自由派们,如今都是过着怎样凄惨的生活)。 人生得过多么悲惨,才会有如此大的怨念。[/cp]

以上是原博,也是我想说的,现在不少公知还是整天满口清朝时的谭嗣同多生个孩子多个奴隶,殊不知自己群体老龄化非常严重了,民国时的鲁迅底层人充满奴性,殊不知当年杨佳夏俊峰等都是底层,最晚也是冷战时的里根吹捧新自由主义,殊不知tg恰恰靠此发大财了……我认为民主派未来只有大改革才有出路。 同时,民主派也要跳出知识分子圈子才能有发展,像我在品葱上看人家评上帝之鹰这个大五毛,整天只会注意人家是三本,说人家是屌丝,殊不知像我这儿江苏,只有40%的人能上到高中,有机会摸到高考卷子,而清华上次也指出90%的人都有加分,这些人有多少是包衣呢?!原来的一条菁英路恐怕早已走向死路,所以换走一条平民主义的路已刻不容缓了。

2020年9月22日 79 次浏览
2 个评论
想被玩坏
goodidea 我好想被最心爱的人玩坏,反正感觉自己活不久了,还不如被玩坏呢

难道政府没有责任吗

这篇完全是把政府的责任抛给文科生(虽然与自己也有一些关系)

难道不是政府重工科,轻文科导致的吗

工科还不是996,就是文科的人太少了,工科就只会埋头默默的工作,也不管什么政治学和经济学,只要有钱就行了。文科的人多了,社会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声音(反正比工科多)。工科这么多人,怎么没有把中国带向更好的未来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