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怎样回答? 时政

犹太裔作家在UCSD回答穆斯林女生提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UvJql3QIYM

这段视频中,穆斯林女生想让犹太裔作家将温和穆斯林和极端恐怖分子分别开来,不要认为所有穆斯林都是极端分子,却在辩论过程中被他卡住了。很简单:这位作家问她能否当众谴责哈马斯(恐怖组织)和真主党领导人,她不敢,也明确表示说她不敢,因为怕死。

在视频的最后,这位作家抛出了一个终极问题:

“真主党的领导人曾经说过,

他希望所有犹太人都聚集在以色列,

这样他们就不用满世界追杀我们了。

For it, or against it?”

这穆斯林女孩,在众目睽睽之下,清晰地说:

“FOR IT.”

全场寂静。

如果你是个未移民的留美学生,在美国之音关于朱成虎的“做好了被核平西安以东”、关于新疆集中营、关于香港、关于对于台湾立场的提问下,你能否做出更好的回答?

这个视频下有一个评论这么说:

温和穆斯林和极端组织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极端组织负责实施恐怖主义,而温和穆斯林负责洗地,如果真如温和穆斯林所说的大部分穆斯林是善良的,他们跟恐怖分子不一样,请用实际行动,从自身内部将极端分子和温和穆斯林区分开来,然而他们并不这么做。而且穆斯林根本不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就像这个女的一样,因为如果他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就等于违背了自己的信仰,伊斯兰教的排他性和唯一性是这个宗教走向极端的基石。

稍作修改,就能发现这跟支黑的逻辑如出一辙:

民小和支共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支共负责向全世界渗透、打压异己,而民小负责洗地,如果真如民小所说的大部分支人是善良的,他们跟你共不一样,请用实际行动,从自身内部将张献忠和民小区分开来,然而他们并不这么做。而且支人根本不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就像这个女的一样,因为如果他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就等于违背了你共的规矩,马列邪教的排他性和唯一性是你共走向极端的基石。

听起来还很有道理?各位怎么看?

( 由 作者 2020年9月17日 编辑 )
4
2020年9月17日 159 次浏览
8个回答
掀翻小池塘 请多指教!

如果你不谴责他们(哈马斯),你肯定是支持他们啊。

这是个非形式谬误,叫做非黑即白。谴责和支持是互补的两个集合吗?当然不是。遇到诡辩最好的做法是直接指出,然后就此打住。

但是最后穆斯林女生的那句“For it”是天大的败笔。首先大庭广众之下要求选边站队这种事,我在直系亲属全部“肉身脱支”之前是拒绝的,原则问题。就如长者所言:“中国有句话叫‘闷声发大财’,这是坠吼的。”,甩下“无可奉告”四字扬长而去就好。

不过此人能说出“For it”,除了因为too young缺乏人生经验,更是因为发自内心多少支持哈马斯种族灭绝犹太人。我就曾经遇到过表面上温和的穆斯林,一旦提到以色列就恨不得把他们灭国的。当然了也只在私底下用中文说。我想更多的穆斯林根本不会这么说。这种没人性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支持?不说反贼,我估计身边很多温和粉红也绝不会表态支持朱成虎的言论吧。

( 由 作者 2020年9月17日 编辑 )

不是很了解穆斯林,说说支黑。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大多数中国人是善良的”是事实。大多数中国人内心及其丑恶,乐于见到别人倒霉,自私的过头,在国内没有发作的空间罢了。我以前读本科的时候,住在一个4个房间的house,中途只遇见过2个中国人,恶心的我到现在都有阴影,举个例子:半夜大吵大闹到2、3点然后我叫他停止,给我来句:我有言论自由权。我当时听到这话直接懵了,根本不知道从哪开始吐槽……

之所以还愿意支持中国改革,反对图纸派,是因为我一直坚信“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杀一个”。中国还有极少数有理想有良知的人,只要这些人还不放弃改良或者革命,我就会陪他们战斗到底。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这个视频里的穆斯林女生只能代表她自己的观点。穆斯林女生本身就有很多种,并不是所有人在犹太人那个问题上都会For it的,而且也有很厌恶哈马斯/真主党的人(不说未必代表认同)。我这样说是因为我自己就有几个穆斯林女性朋友,知道这个群体有各种各样的人。评论把该女生视为“温和穆斯林”的代表,本身就假设了很多东西。

同理,文中“支黑”竖起的靶子,是他们自己造的。温和派里其实也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各种政治立场,例如有统派,有泛分裂派;在经济/政治/文化上有左派,也有右派;更不用说本身性格和行事千差万别。“支黑”攻击的“民小”,说到底是攻击某一些理念/行为的集合,如无条件赞成大一统、认为中国人绝对好共产党绝对坏之类的。这样自己树靶子自己打、对人不对事、非黑即白的观点,如果是发泄不满没有问题,但是不利于任何有益的讨论。

对所有困难群众我们都要关爱 —— 习近平

首先,要知道很多伊斯兰教的分支并不是一个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这也意味着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自愿加入,再者,在信息媒介被封闭的地区,更会生产狂热洗脑分子(当然,这其中的主要责任在于他们的领导人,但也并不能洗脱他们本身的罪行),而对于无辜人士的迫害毫无疑问是不能被容忍的,这当然也包括那些被恐怖袭击的无辜百姓,实际上一个人是否有罪应该接受审判,而审判他们的法令也不能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恶法,视频里的女生这个想法很有问题,有点小粉红那种感觉了,但这依然不是也不能是治她罪的理由,因为思想罪也同样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更不可能是治和她同样人的罪的理由,更何况前面提到的鱼龙混杂,所以,对于一些伊斯兰教的排他恐怖行为,最好的办法是把他们的首领抓起来接受国际审判,这当然也是目前国际社会正在做的,我觉得反对迫害无辜人士这也是一个那些人口中的“左派”的基本原则了吧?有很多人借此抨击左派我觉得有点难以理解。

一致通过
一只雞兒 坚持贯彻主体思想一亿年不动摇

@爱狗却养猫 #14343048 这个女生的逻辑还是不够清晰,在前面支支吾吾没有明确表达自己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后面直接被演讲者一带就让自己成了支持恐怖主义的温和穆斯林的代表,或许她不一定有这个想法但话已出口....

@愛牛奶盒的人 #14438570 膜乎来的不记住点习主席语录怎么行呢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恒原平三郎 #14437983

看來習賊語錄早已被你熟記在心呢

(. ❛ ᴗ ❛.)

用這種邏輯思考,那麼任何曾被匪類驅使的群體,都絕無從善的可能了。關鍵在於剿匪,才能逆轉「實然成為應然」的過程。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他们是逃离一种文化、生态,一个社会或民族,准确说是在厌倦自己身上的某些特质。你抱着这样的想法是永远也无法真正逃离的,因为你所恨的东西其一部分就在你的血液里。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