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邊詩社第二期徵稿】因为你,我们不离不弃(送給小二和他身邊的人) 炉边诗社

本期主題:因为你,我们不离不弃(送給小二和他身邊的人的詩)

當然如果你有自己的靈感,不同於主題,也可以寫出來和大家分享哦~

題目自定,詩歌題材以及體裁也不做限制,希望看到大家的作品哦!【最好能多贊多評論多互動】

目前的投稿方法有兩種:

  1. 私信兩位主要成員@穿鞋的企鹅 @愛牛奶盒的人
  2. 在我們的帖子下面發稿,並且@穿鞋的企鹅 @愛牛奶盒的人

作品也可以同步投稿到火光雜誌喔,如果需要的話就同時@火光编辑部

本期主題的背景事件:

內地志願組織「端點星」專門將網上熱議社會事件的文章和資料備份,當發現資料被删除,義工便將被刪文章上載到專用平台,讓網民閱覽。2名參與的義工陳玫和蔡偉,4月被公安帶走,家人6月接獲通知,2人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捕。

奉上歌曲:因爲你(雖然這首歌原本用來紀念故去的人,但是其中歌詞,用來懷念小二亦是無傷大雅)

每一滴泪水

都化作最闪亮的星

无论你身在哪里

因为你

我们不离不弃

youtu.be/t6w-2wz8r4o

希望小二看到了,能夠會心一笑吧~

本帖置頂到秋分日

第三期起將會向所有網友徵集主題,大家可以在詩社的帖子下面評論中提出希望徵稿的主題,并且@穿鞋的企鹅 @愛牛奶盒的人 , 或者私信@穿鞋的企鹅 @愛牛奶盒的人

( 由 其他人 于 2020年9月18日 编辑 )
7
2020年9月13日 278 次浏览
14 个评论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如果有其他想和小二和他父親説的話,或者是写给陈玫,又或者写给两个人,而不是詩歌體裁的,也能在這裏發表哦。希望小二父子看到了,能獲得一些安慰吧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14日 编辑 )

《看不見的星》——瑤瑤

“爺爺,你會唱小星星嗎?”

他睜大雙眼,搜索天上哪怕一點光芒

“從前會,現在不會了。”他很沮喪,

七十年的黑夜了,天空從來沒有現在這般黯淡”

童話裡的星河隱去了光耀,唯獨留下一個端點

傳說,它將啟告天明的第一縷陽光

“孩子呀,什麼時候你看不到這顆星了,那才值得高興。”

我想是因為,那時的天空,會有一抹魚肚白的

看不見的那些星星,他們將繼續閃耀。

在孩童記憶裡,在巷弄的閒話間,在厚實的書本中

不會熄滅。

同時@火光编辑部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14日 编辑 )

《小二給我倒杯茶》——瑤瑤

“小二,倒杯茶來!”

茶館里人來人往,思想碰撞

小二不厭其煩地給客人們倒茶喝

不論客人什麼態度,都面帶微笑,心懷謙卑

認真泡茶,恭敬倒茶,是他的宗旨

直到有一天

“小二!小二!小二......”

沒有了回應,一切是這麼的突然

客人們或驚慌,或憤恨,或哀傷

除了這裡,別的茶館,哪有這麼好的小二呢?

小二,給我泡杯茶吧,你泡的茶最好喝了

要快一點,我口渴了~

同時@火光编辑部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14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占个楼,慢慢想。

今天看到蔡伟父亲的公开信很难过。或许这里大家写的东西,收集了可以发给陈玫的兄长和蔡伟的父亲,表示精神支持。

夢野新作 變革派諷喻小說家、詩人,原名 煤山歪樹

大火


大火,曾焚毀
尼祿心愛的玩具
壓抑福音的羅馬城
也曾洗淨
黑死病的新玩具
王權式微的倫敦


而今,黑死病退去了
世界卻還在醉飲著
東方獨夫的毒鴆
大火慢慢燒盡
囚籠中的哀鳴
卻照不亮
枉死者的幽魂


多麼希望
一顆接一顆
熄滅的星星
是預示快要黎明
秋風秋雨
又愁煞多少人?
秋蟬已經收聲
秋雁已經遠征


投稿~
@愛牛奶盒的人 @火光编辑部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16日 编辑 )
QUIT
foolish HKFOOL

我也在认真想:

在口罩下面涂上502强力胶,病毒没有了。 关不掉网站可以关掉程序员, 反贼没有了。 你国人民太聪明, 不许写生也不许写死, 生死之间都傻了, 难得糊涂。

我还在想写诗啊!

我今天好像一只发疯的羊,气坏了林妹妹,啃掉了葱油饼,这不能怪我,都是涮羊肉的味道把我吓的!

@foolish #13716868

小多莉怕不是「發羊吊」了,居然吃我的蔥油餅?

要不要去氣氣九頭鳥? 🤔️

。九頭鳥 是谁? 你知道 gpg 吗, 记得古时候,比如十年前人们会交换 gpg 的公钥, 以便建立加密通讯, 我发了一个文章, gpg mini how to, 方便大家用 GPG

@愛牛奶盒的人

起义者失去了正义,

在中国, 起义者被抢走了正义,

谁抢走了他们的正义?

起义者走向地狱,

他们从一座地狱跑向下一座地狱,

就算迷路了也没有人给他们地图。

谁抢走了他们的正义?

我急忙的打听着。

可是, 没有人告诉我。

请问哪里有一本书名字叫正义?

在人民书店,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书店, 不对, 是在中共囚民共和国书店, 那里的书名字是正义。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17日 编辑 )

上一期火光入选的一首德文诗, 死亡赋格, 有一个英文译本:

Death Fugue

Paul Celan - 1920-1970

Black milk of morning we drink you at dusktime

we drink you at noontime and dawntime we drink you at night

we drink and drink

we scoop out a grave in the sky where it’s roomy to lie

There’s a man in this house who cultivates snakes and who writes

who writes when it’s nightfall nach Deutschland your golden hair Margareta

he writes it and walks from the house and the stars all start flashing he whistles his dogs to draw near

whistles his Jews to appear starts us scooping a grave out of sand

he commands us to play for the dance

Black milk of morning we drink you at night

we drink you at dawntime and noontime we drink you at dusktime

we drink and drink

There’s a man in this house who cultivates snakes and who writes

who writes when it’s nightfall nach Deutschland your golden hair Margareta

your ashen hair Shulamite we scoop out a grave in the sky where it’s roomy to lie

He calls jab it deep in the soil you lot there you other men sing and play

he tugs at the sword in his belt he swings it his eyes are blue

jab your spades deeper you men you other men you others play up again for the dance

Black milk of morning we drink you at night

we drink you at noontime and dawntime we drink you at dusktime

we drink and drink

there’s a man in this house your golden hair Margareta

your ashen hair Shulamite he cultivates snakes

He calls play that death thing more sweetly Death is a gang-boss aus Deutschland

he calls scrape that fiddle more darkly then hover like smoke in the air

then scoop out a grave in the clouds where it’s roomy to lie

Black milk of morning we drink you at night

we drink you at noontime Death is a gang-boss aus Deutschland

we drink you at dusktime and dawntime we drink and drink

Death is a gang-boss aus Deutschland his eye is blue

he shoots you with leaden bullets his aim is true

there’s a man in this house your golden hair Margareta

he sets his dogs on our trail he gives us a grave in the sky

he cultivates snakes and he dreams Death is a gang-boss aus Deutschland

your golden hair Margareta

your ashen hair Shulamite

鉛刀
李元量 風傾丈室雲吹沫。高詠無妨鼉窟中。

@愛牛奶盒的人

蛩風

蛩風四野正難馴。況有商風解病人。淪謝已教天晼晚,​分明誰得月輪囷。久棲賢劫廻環日,來弔寒蟬委蛻塵。萬竅衹今怒空矣,非徒吾子作畸民。

@李元量 #15405930

久棲賢劫廻環日,來弔寒蟬委蛻塵。

可不可以解讀一下呀?

@愛牛奶盒的人 #15410220

  • 蛩風四野正難馴 秋蟲的聲音紛遍四野。
  • 況有商風解病人 商風即秋風。“解”病人——懂得如何使人病。
  • 淪謝已教天晼晚 淪謝即衰退,不斷衰退以至“天晼晚”——到了晚上。
  • 分明誰得月輪囷 到了晚上也沒有分與清光的月亮。
  • 久棲賢劫廻環日 “賢劫”釋家語,可以理解成劫難。這樣的劫難日日都在發生。
  • 來弔寒蟬委蛻塵 蟬先於秋蟲而落,秋蟲為之哀悼。
  • 萬竅衹今怒空矣 雖然秋蟲最終也會委蛻成塵,但仍可在晚上為此喧闐抗爭。
  • 非徒吾子作畸民 “畸民”——品行高潔的人,也有自嘲的言外意,在粉紅眼裏我們是“畸”。但,凡志於此,大家都不孤單。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0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