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意识形态 站务

作为用户,你可能并不关心意识形态问题。

但作为站长,这个话题是无法避开的,所以今天不写代码了,写点汉字。

最近内蒙古在抗议学汉语的事情,我的态度是,我支持蒙古族继续学蒙文。当然这种支持只是口头的,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比较明确地表达了我的立场。

我是什么民族的人不重要——但我在写汉字、说汉语,这本身又从另一个侧面表达了我的立场。

我认为,语言首先是用来传递信息的一种媒介,就比如说计算机编程语言,不同的语言,像js和python,最终都是让计算机听懂人类想法的一种媒介。如果在计算机领域,有哪个人说要消灭python或者js,用另一种语言来替代,大家肯定是当笑话来看。虽然图灵完全的计算机语言是可以互相表达的,你可以用js写一个python,或者用python写一个js,但人们一般不会这样给自己找罪受,而是适合js的场合用js,适合python的场合用python——就跟本站的代码一样。

所以中国有人用行政力量去强推所谓国产编程语言、国产操作系统,完全是胡闹瞎搞。用行政力量去强推汉语替代蒙语,当然也是胡闹瞎搞。

有人说语言文化的衰亡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既然是自然规律,那为什么灭绝过程的执行者不是大自然,而是人,而且是政治局的一小撮人?

有人说这是共产党的罪恶,是共产党要消灭多元文化。

但我觉得,一个共产党的官僚,按刘仲敬语不过是体制中的做题家,不会有什么驱逐鞑虏、兴我汉室之类的伟大抱负,最根本的动机,恐怕还是经济利益,像比如说陈全国的兵工厂。

那是不是可以说,是共产党的统治秩序,使得这样的罪恶得以滋生,所以共产党要负责?

譬如说,有人认为共产党的统治,既不让人民翻墙,也不让人民信仰宗教,也不尊重多元文化,所以人民就愚蠢,就缺乏信仰,就妄自尊大,从而造成各种各样的悲剧。所以推翻共产党的统治是必要的。

我觉得还不如说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秩序水平和西方国家比还差得远,而在缺乏秩序的地方,不管是不是共产党来统治,都会盛产类似的悲剧。

尼日利亚是个很好的例子,那里每个人都说英文,都可以上facebook和google,一半国民信十字教,一半信星月教,全国有数不清的语言和民族,绝对是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的国家。但是人均一贫如洗,和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社会相比,悲剧程度要高一个数量级。当然我不是说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不重要,我只是想说,那是现象而不是本质。

所以你问我支不支持共产党,我当然不支持,共产党那么多支持者,哪里还需要我去支持?但你一定不得要问我,我反不反共,那我就明确地说我不反共。

因为反共的话,就是反对共产党执政,那假如共产党改个名字呢?假如像俄罗斯那样,共产党没有了,但是共产党的那一套独裁机器(比如KGB)还在运转,使得一个名义上民主的国家继续走独裁专制、侵犯人权的道路,那所谓的反共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罢了。

现在的中国也是这样,即使按照最乐观的估计,总加速师最后一脚油把组织带到阴沟里去,天下仍旧是太子党们的天下,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从人权的角度来看,最多是删帖控评的收费更透明一些,其他一切照旧。

所以我认为,从子孙后代福祉的角度,值得个人去做的,不是去通过某种方式推翻共产党,而是得要创建新的秩序,在这种新的秩序下,个人可以为他的子孙后代提供生存和繁衍的保障。这种新的秩序,不一定是去成立一个新的政党,或者发明一个新的民族这样的,而可能会通过其他的一些形式来建立。我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对这个问题的探索上。当然新的秩序可能顺便就导致共产党的倒掉,但那应该是纯属巧合,而非有意为之。

( 由 其他人 于 2020年9月29日 编辑 )
21
2020年9月3日 1485 次浏览
17 个评论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支持。破坏是容易的,建设是困难的。

空谈加速是一种看客心态,没有新思想的产生,新秩序的建立,极权的阴影还将继续笼罩着我们。

很有意思的观点。我大多数同意。

一个汉族的官僚,按刘仲敬语,不过是体制中的做题家,不会有什么驱逐鞑虏、兴我汉室之类的伟大抱负,最根本的动机,恐怕还是经济利益

官僚或许如此,毕竟他们限制多,现实比理想沉重;领袖却不一定,他们是有机会将国家的政策染上很重的个人色彩的。

成功的政治家在战术上都是实用主义,但在战略上往往不乏所谓政治理想。例如中共建国不久的大跃进,就和领导层的民族主义政治理想密切相关(不是驱逐鞑虏,而是复兴中华——二十世纪是民族主义兴起的世纪);还有毛时代砸了大把资源支持全球共运,要说动机是为了经济那是经不起推敲的。

这也是极权国家的一个特点,领袖或寡头小集团的个人偏好、优点和弱点,可以深重影响整个国家的政治走向。

总加速师最后一脚油把组织带到阴沟里去,天下仍旧是太子党们的天下,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

那要看带到阴沟里去后的具体情况。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是一句话;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是另一句。无论是什么由头,一旦变革开启,既得利益群体必然有人会受到影响;就像一旦市场放开,缺乏竞争力又不被扶持补贴的国企最终只好倒闭。如果有什么变天的情况,太子党必然还是会有一定权势,但不会像今天权势那么大。苏联解体后起来的新贵寡头和原先的寡头也不是同一批。80年代末邓小平就是看了东欧和苏联的情况,意识到如果开启变革,他的家族后人更可能混得更差而不是更好,所以与党内当权的保守派一起把改革派连锅端了——即使代价是损伤到自己的嫡系(胡赵都是他嫡系)。说到这里扯一句,邓其实才是彻底的实用主义者,和老毛这个不时化身浪漫革命家的人非常不一样。

对于“反共”,再说两句我个人的一点愚见。

我反对共产党中某些具体的人吗?yes,但我反对他们不是因为他们共产党员的身份,而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显出了一些我讨厌的品性,例如(不必要的)残忍、愚蠢而自大;而处于权势地位时,“德不配位”是会祸害很多人的。而共产党中另一些人从为人上来说我则基本认可甚至钦佩。绝大多数党员则只是柴米油盐的普通人罢了。

苏联当初共产党员占人口6%,和今天中国差不多;苏东剧变后多国共产党立刻解散或更弦易辙,几乎没什么阻力,以至于今天包帝在那边物伤其类地感叹“竟无一人是男儿”,一个劲儿指示要加强党内洗脑和忠诚教育。

我反对共产党这个组织吗?严格意义上来说no。我反对的是任何组织的垄断,以及他们为了维护垄断地位做出的一系列捆绑消费者(纳税人)、无下限地对付竞争者(以及任何他们认为有潜在威胁的人)的行为。强买强卖不是做生意的正道,不利于市场的健康发展。

作为北大马院研究僧,我以前曾和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交谈;他说共产党本来应该是革命的,代表工人阶级的,但现在却成为了权贵寡头资本家的代表,所以是反动的,所以他反对。

我倒觉得这根本上来说还是缺乏竞争的缘故。共产党说起来既代表工人阶级,又代表资本家,既代表草根,又代表精英,总之是想把所有人都代表了,而且还不许别人来代表;那最后的实际结果就是谁都代表不了,只能代表它自己。

至于“秩序”,我不知道站长博士是怎么定义的。个人观点,如果秩序的更换牵涉到比较剧烈的权力利益分配的变化,则在目前中共的体制下,无论是换批人来重复旧秩序,还是试图建立新秩序,都少不了大规模动荡,所谓“硬着陆”。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3日 编辑 )
守序邪恶
政治素人 陆军反坦克手一枚,熟练操作40火,81-1自动步枪,反坦克地雷等单兵武器,有作战经验。

其实和楼主是一个观点,不过推崇的手段可能不太一样。 我觉得反贼们真的是“一人一个革命纲领”,反贼和反贼之间都有意识形态冲突,所以革命的几率很小,我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太认真,只是以一个类似评论员(不太靠谱的)~~的身份在两个站点游走 **~~顺便体验枪毙五毛的快感**

吳敦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

我觉得还不如说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秩序水平和西方国家比还差得远,而在缺乏秩序的地方,不管是不是共产党来统治,都会盛产类似的悲剧。

這個觀點不能認同。原因在於,我們找不到任何強有力的證據支持這一點卻能從歷史中找到駁斥的證據。新疆 西藏 蒙古 都在中華民國的版圖內。但是民國政府從未嘗試過推行類似的文化滅絕政策。也許有人會以民國政府控制力度有限為基點,延伸出【不是不想而是不能】的論點。但是民國政府遷台後,也並未禁止原住民語言,也並未禁止說台語。我們再往前看。清朝對西藏和新疆蒙古台灣都有一定的控制。但清朝也並未強迫當地人以及戰敗的殘餘准噶尔學習漢語或滿文。再往前推,明朝也並未有強迫歸附的女真蒙古部落學習漢語。 民國不會實施文化滅絕政策在於其以“五族共和”構建中華民族,本身就有較高的文化包容性。文化滅絕政策是與其政治理念劇烈衝突的。而之前的朝代則主要是因為夷夏之辨和強烈的文化自信所致。 孔子之作《春秋》也,諸侯用夷禮則夷之,夷狄進於中國則中國之。 中夏夷狄之名,不籍其地與其類,惟其道而已矣。故《春秋》之法,中國而用夷禮則夷之,夷而進入中國則中國之 可見中國是一個文化概念而並非一個地理概念。地理上的中國反爾是不斷變動的。大陸非法武裝團體強迫蒙古新疆漢化的本因就是先認定了中國的地理範圍再來以極為敏感的姿態審視境內的潛在不安定因素。因為對中國的認知不同,所以自然有完全不一樣的文化政策。 另外要注意的是,種族文化滅絕是一個相當近代化的概念,直到1933年才被提出。而在此之前,日本的皇民化運動以及加拿大原住民學校都遠比今天的“禁止蒙語”要殘酷殘忍的多。所以地方秩序在我看來只是一種毫無根據的牽強附會。

新秩序首先应该从社区或小共同体中建立,因此完全可以从2047发端。

@穿鞋的企鹅 #8910378 黑社会模式的国家统治集团历史上已经多到见怪不怪。终究还是人的素质问题。换老江来选拔领导团队,现在国际上给的压力会小很多,但这个状态不代表它不是黑社会黑箱操作。大部分知识阶层的人不喜欢习近平,但底层老百姓不反对习近平,反过来看老江,恨他的都是下岗工人,都是底层人。

黑社会模式的政治有偶然性,但存在确实是合理的。因为这个土地上的野心家,暴力分子实在是太多了,一边道貌岸然一边杀人的政客都那么多,比如薄熙来

中国的统治模式说白了就是把权力分配给垄断了,变成了管理社会的公务员阶层和真正控制中国的寡头层。因为这一点,很多台下的人蠢蠢欲动。

作为年轻一代,真正要做的不重复目前中国的落后模式和落后心态。

中国人的未来在海外华人。下一代代的人要学会放弃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斗争哲学,也不要打着为老百姓请命的殉道者心态。谁都不是天使。

很多人推崇鲁迅,觉得他是对的,伟大的。但是你想想中华民国被颠覆,就是因为鲁迅的成功。你反对国民党,你解构了虚伪的选举政治和独裁,但引来了什么新国王呢?

来了一个恶魔。你赶走了一个无能的国王,引来了一个杀人魔王。而这个杀人魔王恰恰是打着人民的名义上台的。

现在你又说共产党坏坏,要搞投票制民主,你知不知道,如果中国是投票制的,马上就会变成一个纯粹的民粹主义政权,第二天就会打台湾。中国就是这样,因为中国人的性格就是如此。(因为中国人对自己人是最狠的)

美国主导的反华,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解体中国,分裂论,因为这样对他们是最安全的。我们不要美国定义的反华反共。

所以结论就很简单,中国人必须抛弃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的简单立场或者认同,我们中国根本走不了这些路,至少暂时走不了。一个民粹主义的民主国家对世界和平绝对是个祸害。民族主义是我国的立国之本,但不代表靠它就能继续发展到发达社会,中国还是缺乏理性思考的人,非常缺乏。

按照我的理解,以后的中国应该会抛弃更多的原教旨社会主义,彻底放弃共产主义,马克思等的影响。西方人的技术是好东西,但意识形态每一个都得仔细审视。 行不通的就是行不通。一切变革都只能以让老百姓过的更好为基准。

中国人过的好了,难免美国日本要成为输家。如果中国不得不成为世界的霸主,那也是必须去做的事。说白了,中国共产党只是一个另类右翼的社会主义残留的国家政党。如果言论自由可以被控制的好,那就应该给出更多自由。

中国的政治,就是“消灭政治”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8日 编辑 )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反共在这里是不被欢迎的吗?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2日 编辑 )

我个人认为中共倒台后,中国会进入和平的无政府状态,所谓的军阀混战不可能出现

有些虚无主义&end justify means的样子,很可能不在‘铁拳’的范围内(国内外),拥有相对自由环境的人的角落,enjoy yourself,it is going nowhere.

许多有语言能力的人,连言论上的idea都还懒散地不知躺在哪里,a real tragedy. 在美的twitter上的汉语键政圈又涨了人均几万粉,却感觉都活在一个altertive的国家,feeding boring toxic useless real moneymaking comments (tw&you-tuber),a real irony .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青年 #16075955 我的理解,不是说“反共”受不受欢迎的问题,而是2047不以“反共”为宗旨和筛选用户的标准,而是希望有更多建设性话题的讨论。

或者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2047是一个网络上的小国,希望的立国气氛不是“对外斗争”,而是“对内建设”。当然外部的敌情是存在的,但这不应成为论坛讨论的主导。

例如,文艺、科学、技术、政治,都是有益的知识。学习、行动、创造、斗争,都是生活的重要组成。自由人的精神角落,不应只把自己限于一隅;无论反共与否,我们都希望能让自己变得更好。

(这段理解仅是我个人观点。如果解读错误站长唔介意。)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秩序,就是中共的秩序,要改变秩序,你恐怕只有推翻中共了。让中共自己改,可以,但是通常你不会喜欢他们的选择。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这很有趣,有点 道明淑华(Daoming Sochua)的感觉,科学家、工程师、哲学家、政治领导人。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工业时代初期19、20世纪的落后意识形态,它们根本不能解决21和22世纪的新问题。

东方是基于权力的秩序,表现为从君主到官僚的权力随等级递减,社会辅以道德调和。 西方是基于资本的秩序,表现为从垄断资本到个体小业主资本量递减,社会辅以宗教调和。 中共是中特主义,不同于以上几个秩序模式,中共是新八旗子弟。

在未来,如果只要5%-20%的精英工作就足够养活其他所有的人(不工作),社会应该如何组织呢?技术革命对文明可能是升级,也可能是陷阱,人类在进入农耕化、进入工业化时都有惨痛的教训呢,多少帝国兴衰迭起。中国2000多年的历史,就是在农业陷阱中转圈圈循环的历史。

问题不仅仅是中共,而是要结束这种代价高昂,但却无文明进步的治乱循环,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要什么样的社会,我们要去哪,如何实现?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23日 编辑 )

墙的一个主要用途就是防止结社。 你的“建设”的目的正好与之冲突。

庆丰包子香 一名來自RoC的電子工程師。GTAol:jccphztcccpej,聯繫不需要座機,也不需要繞過GFW。聯邦主義和乳包文化愛好者。蔣公剿匪不力,孫文大業未成。

@青年 #16075955 要抓住本質,反的是專制獨裁。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国民党只能抓到我的尸体,不能抓到我的人。 ——郑南榕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