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要搞、七个要讲和两个要否定 分享发现
从中共五不搞、七不讲和两个不能否定的内容可以看出:
1)中共最看重什么,反过来也就知道它害怕什么。
2)中共的邪恶品性祸国殃民。为其一党私利,可以动用一切卑鄙暴力手段打压和扼杀人性中光明、自由、真善美等等美好面向的萌芽和发展。以至于这70年来绝大部分时间,中国都处在智识、精神、道德的黑暗中,中国变成一个黑暗、肮脏、令人窒息的无形牢笼;以至于今日,真假、善恶、美丑都被颠倒,人们已经看不清、甚至对这些对立品质的界限毫无意识。中共浪费了中国至少70年,毁掉无数人的人生乃至生命,可以说每一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国)出生和成长的人,都是共产党的受害者。
3)中共的刀巴子、枪杆子、笔杆子等的言行的源头。比如为何中共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会说出“要敢于向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亮剑。”(2018) 这等愚蠢狂言;为何刘艳丽被判刑4年的所谓“罪行”,判决书(2020年4月,审判长:罗金虎) 上列出28条“罪证”,有25条与“辱骂、攻击中国共产党”或“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关,这在现代正常国家不可想像的政府行为却是中共国的过去时、现在时和进行时,原因就很明了了,一切归根到底都是为中共一党专政政权的生存而服务的政治。
【旧闻回顾】
一、“五不搞”是2011年吴邦国在两会上提出的:
1) 不搞多党轮流执政
2) 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
3) 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
4) 不搞联邦制
5) 不搞私有化
二、“七不讲”是2013年中共对高校教学作出的要求,由张雪忠于同年5月10日披露于微博:
1) 普世价值不要讲
2) 新闻自由不要讲
3) 公民社会不要讲
4) 公民权利不要讲
5) 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
6) 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
7) 司法独立不要讲
三、“两个不能否定”习近平在2013年提出的,简单说就是改开前后两个时期不能互相否定,值得注意地他还说了一句:“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也即"不能否定毛泽东"。
2020年5月13日 291 次浏览
6 个评论

@未来人 #4 晕菜,“生活水平提高了,有钱腰杆子硬,会进一步要求自由民主权利啥”,你认真的么?

伴随中共国物质财富而来的,是对生态环境的不可逆破坏和社会整体的心智和道德退化。什么城建大厦,丑的占大比例,质量众所皆知。

另外,我并没有主张一个“贫穷、贫困的民主社会”?意识进化和物质进步难道是对立的关系?这又跟我的话题有什么关系?

一个从没呼吸过明亮、洁净、自由空气的人,自然对黑暗、肮脏、窒息熟视无睹。 一个心智麻木的人,即使身处明亮、洁净、自由中,他也熟视无睹。

@FC #1 用“国民党”替换“共产党”套进我的原文里,我其实不太能理解。因为在我的常识里,国民党国的威权社会和共产党国的极权社会二者,显然是不可同质类比的。熊十力在中华民国能当众羞辱蒋介石而不被打击报复,到了中共国,却被抄家被批斗被小红卫兵羞辱,发疯仆街绝食病亡。

另外,用“黑暗”一词形容中共国长久以来意识状态,我自认为是比较客观的,而且“黑暗”这词很普世啊。而“万恶的,吃人的社会”我并没有说过,这是你加给我的,属于你的过度解读。

老毛当初讲过一句话,说自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这个评价其实也可以用到中共政权上:政治上是中国传统专制王朝的延续,打天下坐天下,江山不能改姓,君为本官为贵民为轻;思想上是马克思主义敌我斗争观+儒家保守主义;经济上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左派大政府管控市场+原始积累资本主义。最后收敛到“权贵政治加官僚资本控制下的国家社会主义”这个缝合怪,或称“中特社”。

  1. 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

让一个连三权鼎立和三权分立都搞不清的人来评价现代政治体制,真是……中特社。

有些事情中共未必研究得不透,看得不清,只是不愿意去做。

中共还说,没有政治改革的经济改革走不远。同理,现在讲民族复兴,没有政治改革的民族复兴一样走不远。还整天批判“反中反华”。那些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阻挠政治改革不顾民生民权的人,才是真“反中反华”。

更正:周强 说的那句话是在2017,不是2018

@未来人 #8 怎么会扯到 “无产阶级最讲道德”?这个话题怎么又会引致 “飞向了最讲道德的共产主义天堂”的方向。我是万万没想到下面的讨论会生出你这么条支线。你这么奔逸的思路实在令我费解。不浪费时间,我们互相屏蔽吧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