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是灰色的 生命之树常青 ——李文亮(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