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张大字报:支人无可救药,也无需再救。

今天写的这篇是个长文,想把武汉肺炎爆发以来直到这些天论坛出事这段时间的事情做个梳理。做些思考,得出一个符合事实的结论。以供判断今时今日的支人支国。

有很多自由民主派认为这次肺炎时间暴露出了支共的问题,而我认为暴露的不仅是支共也包括十几亿的支人的问题,换句话说支共和支人是互为表里,一体两面,更难听的就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的一对。

就拿武汉刚封城来说,从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钟南山曝光肺炎病毒可以人传人后,支国各地各省民情突然亢奋起来,一致对湖北武汉开炮,为了自己的安全不冒风险,要求湖北武汉人不要外逃,乖乖在家等死。封城之前流落外地的湖北武汉人在外生存处境连一条野狗还不如,住店被驱逐,开车被举报,各种迫害打压无处不在。湖北临近省份反应迅速,支人们立刻自发封锁道路,封锁交通,各村自觉地组织纠察人员,在各村口封禁人员进入。活脱脱的一幅要困死湖北人的局面。支人的逻辑其实很简单:武汉加油可以喊,反正喊两嗓子又没损失,放武汉人入省可绝对不行,那可是会带来损失自身利益风险,至于被关在湖北省内的湖北人死多少怎么死关我屁事,只要自己不担风险,湖北人死绝了也行。这种突破人类文明底线的想法难道是支共特有的或是支共灌输的?我记得没错的话,支共在封城后的几天还在央视上宣导不要歧视武汉人湖北人。假如今天没有支共,支人难道就突然德性升级,不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不客气的说,做的很可能比支共更狠更绝。支人可能会说我们捐口罩了,捐钱了,做出我们的贡献了,湖北人就不能在湖北等个死么?我想说,支人以为自己的那点钱就可以让别人放弃生存意志,等死,这本身就是又一个突破人类文明底线的逻辑,生命健康的价值永远都比金钱高,我给支人点钱让支人去当初的那个恐怖绝望被支国封锁的武汉等死,支人会去么?

当然支人的堕落肯定是不止这些,之后的支国各省医护救援也是各有各的机灵,从一开始的江苏救援队下飞机没安排客车接送,到辽宁救援队被分配到火神山雷神山工作却只被媒体报道武汉医院接管,到最后浙江救援队被安排的住宿出问题无法按时入住。网上对湖北武汉是一片挞伐之声,总之就是千方百计的指责灾区就对了。逻辑就是灾区接待保障这么差劲,还要什么救援,那时由于谁也不知道深入灾区救援会是个什么结果,可以说背后是支人一万个不愿意派本省救援队到灾区。支人要求湖北武汉人在家等死的无私奉献精神放在自己头上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个屁大点的事情就要想着把事情闹大,满世界宣传自己在灾区吃了大亏。说到这里我忍不住骂一句,你他妈的放在全世界各国去找,能找到这种一下飞机就骂灾区,一进酒店就骂灾区的王八蛋医护救援队么?支国所谓各省救援队撤出湖北的时候,我是一句感谢都没有的,到底是谁在救谁,谁该感谢谁。支人敢承认么?没有支共强制压着各省各级组建援鄂医疗队,仅凭支人社会自发自觉组织,会真的有医护来支援为了保障支国失去自由失去生命的湖北人么?有的支人可能不服,会说没有强制隔离,你们湖北武汉人早就跑光了,他说的对,在支国这个道德沦丧,毫无人性的社会,为别人考虑付出那不是傻逼吗?支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允许自己不当傻子,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不当傻子不做牺牲?

“祖国建设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这句话在上个月在大多数海外华人的眼中应该经常能看到。前几天墙外总说什么俄罗斯驱逐在俄华人,而支国驻俄国的一个外事官员不维护在俄华人说话,不让支国接纳本国公民。那不就是在践行支人说的混账口号么?人家做的哪里错了,支人自己都鄙视回国的避难的华人群体,自己都赞成关闭国门,把病毒拒之海外,请问那个支国官员按照民意行事,错在何处?就因为他说了句支人内心中想说又不能说出口的实话,就该被骂?如果说实话都是错的,拿你们这些责骂官员的所谓反俄抗共民主派又和你们口中的支人有和区别呢?支人在支国广州反黑驱逐打压黑人,支国社会一片叫好,总算为这么多年支共优待黑人的政策出了口恶气,怎么海外华人却反倒指责排黑的支人种族歧视呢?歧视支人的可不是共产党,出来维护秩序的可是支共官员,海外民主派到底是要民主还是不要民主?

上面的三件事说完了,面对武汉封城,支人无不添火加柴,希望把湖北人困死锁死,自己免受感染风险。面对医护救援,支人无不找尽理由,希望本地医护撤出减损。面对海外华人,支人无不尖酸刻薄,希望关闭国门断绝往来。看完这三件事还有谁觉得支人可以救,值得救?请问各位立志救国救民的民主派,这些支人除了和你们在出生时的国籍身份上有联系,是同一国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们是和民主自由有关系的?他们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算是人类的一员么?如果连人类文明都不具备,又何谈追求人类中的高等文明?

2020年4月27日 11 次浏览
29 个评论
dou4cc email:

逆向粉红四连:

  • 我们宣称什么事都没有
  • 说也许有事发生, 但我们不该采取行动
  • 说也许应该行动, 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 说也许当初能做点什么, 但现在已太迟了

@法轮功 #2

救站长就是试图就支人,因为站长依然有救支人的心思和行动。

@dou4cc #1

我就是揭露真相,你要认为说的不对可以直说,你要愿意做救国救命的二愣子也请便,但别乱扣帽子乱泼脏水。我可不是什么粉红。

怎麼說呢,疫情爆發期間確定人傳人之後,不論臺灣還是香港或者周圍國家,也都是第一時間禁止了武漢人入境,甚至直接禁止所有中國人。臺灣甚至宣佈不讓一片口罩流入大陸。如果這麼說的話,那就祇有兩種推論。 第一崇尚自由民主的臺灣和大陸中共的獨裁政府沒什麼區別。 第二就是大陸並沒有做錯什麼,這是應該的。

那你应该学keii,学新品葱的“bushiwumao” 只劝人脱支,没兴趣教国人民主化,革命。

@cw82 #5

你这就是类比对象错误了,国与国之间相互禁止很正常,一国内各区域实行类似湖北武汉那种程度的强制封锁则完全突破文明下限。况且本国人民还强烈支持,助纣为虐。目前为止只有支国支人才能做出如此没有下限的事。

港台本就事实上处于支国体系之外。你别在这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我跟他们2个,也是一类人。

@mimi0123 #7 哦,是這樣。2009年4月23日,墨西哥總統宣佈首都封城,各地區禁止互相流動。前段時間意大利,韓國也開始封城。韓國同樣有“嶺南人都去死”的論調,西西里的意大利人也倍受歧視,這都是很容易找到的案例,似乎那裡的人性並沒有比大陸高明到哪裡去。包括燈塔國,紐約加州也開始互相爭搶醫療資源,甚至加州鬧到要獨立,寧可獨立出美國,也要離開其他的那些難兄難弟們。我認為恐怕不是中國特有的人性弱點。別的國家對於當地的華人,哪怕不是擁有當地國籍,也一直抱有敵視態度。我現在在愛和華州。我清楚的感覺到美國人互相的猜忌和驚恐。你口中的不可救藥我在這一一都見識了,可能還要多一個傲慢。

@cw82 #10

你举得这些国家这些例子,没有一个是真的把疫区城市对外的交通联络给强制阻断的,最多只是加强人员流动管制,在出入口处增加一些检查项目。民主国家怎么可能会允许封城这种极端迫害人权的事情发生,要知道一个城市里即便爆发瘟疫,也有为数不少的健康人群,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和免于恐惧的逃亡权利。

对疫区的歧视或者偏见当然存在,谁都不愿意和感染者更多的接触,但这不代表就能为所欲为,破坏最基本的文明底线。这也正是西方或者说任何正常民族和支人的本质差别。

掀翻小池塘 请多指教!

楼主你觉得自己脱支了吗?自己现在是支人吗?

@掀翻小池塘 #12 九頭鳥早就脫支了。

这只是个开始,后面的技术差距会不亚于当年初次见面的阿兹特克与西班牙 (๑◔‿◔๑)

@掀翻小池塘 #12

对了,看你的留言,我还发现支人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或者说特点,就是讨论一个完全和双方无关的纯客观话题的时候,非常喜欢把话题往对方的个人身份上去靠,好像对方是个什么身份就不能或者不应该说什么话似的。

我是不是支人和我要表述的这些观点有半毛钱关系么?我是支人就不能指出支国支人身上的问题?我归属于某一个群体就不能指出某一个群体的问题么?我讨论的这些和我的身份认同有什么关系?

支人永远都不懂什么叫就事论事,遇到无法正面回应的问题就喜欢划分立场然后做身份批判。毫无理性精神可言。

真正的脱支,不只是身体不在中共国。因为支那人把自己定义为“说中国话,用中国字”。首先就不要使用支那残体字了。在没法流利地手写英文或者正体字之前,在能够完全摆脱微博还有各种支那字的论坛和社交媒体之前,是没法说自己“脱支”的。

所以我不明白,我这个问题怎么就不是就事论事了?这明明是发表此类言论之前必须去思考的严肃问题,阁下自己要把它当成“划分立场、身份批判”,我无话可说。你是不是支人和你文中的论点当然有关系了。不是批评支人的问题。因为你在文中说到【不要救支那人】,我认为支那人是没资格发表这种言论的。没有人打娘胎出来就从没看过大夫的吧,除非这个支那人同意医生不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任何支那人服务。

完全没有诉诸人身,请自重。

楼主你在站长被抓以后发表此文不知是否有什么用意,我们在座的多数人都对李文亮还有站长的打压表示愤慨。

我看你在自己发的第一篇文章里面https://2049bbs.xyz/t/4255,就有碰瓷+人身攻击站长的历史。你的号现在还在,也说明本站对你已经表现出最大限度的克制。

@mimi0123 #11 先了解下黑死病吧

你自己愿意死吗?你如果愿意死我就相信你是真诚的。

不愿意死的支人无论说什么都还是支人而已。

@掀翻小池塘 #17

九头鸟啦,只能如此寻找存在。

@Merlin #20 What a pleasure!

@掀翻小池塘 #16

你的发言毫无逻辑可言,内容颠三倒四混乱不堪,对于我的文章内容精细的推理分析避而不谈,拼死命的强调一个支字,我把支字换成华,这篇文章你就认同了是吧。可笑至极,你前面才说我的身份和论点相关,最后又给自己洗白说没在诉诸人身,活脱脱的精神分裂。

我最后一次回复你,你看完之后如果还要装瞎装傻,那只能说明你自己非常的支。

支人本就是靠德性判别,而非什么字体语言。港台人一样说中国话写中国字,但他们就不是支人,他们就是不用繁体打字用简体打字,香港年轻人就是不说粤语说普通话,他们依然和大陆支人不是同一物种。支的标准永远是德性而非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支人无可救药是支人自己做出来的。no zuo no die。作到目前这个癌症晚期水平当然无可救药。我只是陈述这个事实而已,没救就是没救,跟我是不是支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在这里拿着个支字大做文章。和支共操纵民族主义逼迫别人站队没有任何区别,况且按照以上支的定义,我早就脱支了。

就算拿你举出的那个极其不恰当的例子来谈救支一样说不过去,救人是需要成本的,在明知无法挽救的情况下还继续投入成本施救那不是什么仁慈和伟大,而是愚蠢。你当然可以选择犯蠢,这是你的自由,但你不能剥夺别人说出这是件蠢事的自由。

本人對mohu一向是不認可的。

九頭鳥無論再憤青,再鍵盤俠也是個正人君子,

總比在小二被逮捕后,對北京公安說出“不放人就打出《習近平和他的情人》”的瘋話mohu的精神病發瘋要好。

跟精神病樂園出來的談邏輯,九頭鳥你想多啦。

九頭鳥須知: mohu的德性比品蔥還要低。

嗯。。。这有个球好反驳的。

请先:

  1. 从空间,时间上定义“支人”。
  2. 在空间,时间,个体分布上证明“支人”特征的连续性。
  3. 论证“支人”意识形态的落后,政治组织的落后是不可逆转的永恒事件。
  4. 论证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意识形态上的相互关系,比如,为何曾经的支人/婊子,去了日本,就不再和狗配对了。

举例都认同,然而,有逻辑链嘛~侮辱了逻辑两个字啊,能不能用最简单的三段论总结一下?

@Merlin #25

我原本打了一大堆准备好好回答下你提出的这些问题,但转念一想实在是没必要。你多半是拿我开心。

谁写文章都不可能和学术论文一个标准,你自己的表述的观点也不可能经得起你所说的质疑和推敲,支国为什么没救我已经表述的很多了。我相信只要有正常理智有是非之心的人都会认同我的观点。至于你们要不要救支人支国,与我没什么关系,支人的无可救药还在于他们根本没想过自己身处险境或者即便想过也没兴趣改变。你要救的对象都没想到救自己,事情怎么可能出现转机。

支人中当然有好的苗子,当然也有希望变好的个体,就像美国还就有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支持北韩。但无奈支国大众群体就是劣质劣化的,有道德良知的好人在这种环境里相反还会吃亏。最终只剩下移民一条路。关于这些事情你绝对不比我糊涂、

@安全 #23 别披着个马甲人身攻击。我提醒你,尊重是互相的。

@mimi -123 我没说过我不是支那人。拿我怎么样?瞧你又在复读了。

我只跟讲理的人辩解,不回啦睡大觉,任何人别在楼里at我了,一股恶臭!

@mimi0123 #27

那你就对比一下:

A: 户籍政策扼杀人口流动性,大中央政府统一调度分配部分导致地区间发展不均衡,心态不均衡,强化地区身份认同。 B: 因为现象1,2,3,4,5,6,7所以“支人无不尖酸刻薄”。

哪个是分析?哪个是情绪宣泄?你说来说去无非是为各种现象定性,说了一句“他们原本如此”罢了,都是成年人,这还用你说?

其实我一直对楼主针对某葱的巨大敌意有些不解,因为这个楼主的反智、偏激、和其他的种种特性完全类似和符合那里的用户要求,如果做数据分类的话他们在一个cluster里面的概率应该是很高很高的。按道理说在楼主那里活动应该会比这里舒服啊,难道只是因为爬不到高层、掌握不了权利,然后由爱生恨吗😂。

@小火车车 #29

我跟那群废物没有任何一点点是相同的好么?你自己看不出分别而已。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