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鬼是很无聊的行为…… 江湖

我挺反对抓鬼的或者挂人的斗争,一般都是偏向于远离的,我认为人的智识是有限的,所有的法律都会有解释空间,最后还是要靠大家的自由心证来自觉维护它的稳定性,比如rbc这位朋友3月份给几个人群发的私信: 【xxx我需要你帮忙 最近品葱几个最大的账号都因为被姨黑骚扰,而表态要出走了(包括xxx和xxx),我不忍心看到品葱被就这样扫入历史 请你帮我表态支持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792 这对品葱非常重要,如果你有任何怀疑,都可以私信问我,我会解答。】

是不是也可以归为复读机行为呢?当然我现在看私信已经看不到这个内容了,rbc好像删了? 但按照英美习惯法也可以证人交叉验证什么的……(这也是抓鬼XD) 当然纠结这些也没什么意思,还是希望社区能以建构为主旨,我对所有的颠覆性调整意图都保持怀疑。

说到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的“敏感词审查”,这个主要是因为站长考虑到品葱有很多港台人取的一个折中吧,现在处理方式是一个横杠加在上面,象征其实大于意义,毕竟没有 中国 台湾 中国.台湾这样的也加横杠,也没有禁止发,我觉得如果还有进一步折中的话可以考虑加上斜线或者横线正常显示?

2020年4月9日 2 次浏览
21 个评论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笑了。看来一个人跳不出自己腰上画的圈子,是真的。 加吧,加吧,多把几个词加上横杠。多加几个“不代表站方立场”,继续屠宰已经伤痕累累的中文吧!

想让别人支持一个提案,有错吗?犯规吗?提案,不是建构,难道是解构,违宪吗?我真的气得都笑出来了。

我爱过品葱,我以文字、实质手段支持过品葱,可是今天我特别想和rbc一起大声喊,(如果在这样下去),品葱你tmd必须死!

@爱狗却养猫 #1 刚看到有那个“不代表站方立场”,看来玩网还是不够“过度”,现在准备去推动取消这个功能…… 然后私信寻求支持是可以的,但这个中最好不要虚构事实或刷屏,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令狐冲 #4 但愿品王听从你的劝谏!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最近品葱管理员很流行把私信公开到处发。

上一个这么做的是吕500、鹿儿和羊城暗夜,看来你也要跟风加入【私信到处发】行列了。

我给你发了一(1,one)条私信,你跑过来指控我复读。

既然认为我违法,那为什么不在品葱上说,要拿到2049来说?

因为你是管理员,你也知道品葱没有法治,知道2049保护言论自由。

@令狐冲 #4

刚看到有那个“不代表站方立场”,看来玩网还是不够“过度”,现在准备去推动取消这个功能

令狐冲同学就是把自己当葱家人的典型。瓜子准备

@rebecca #6 哎呀,我一直在想,如果前排管理员都把他们收到的某人的私信公开出来,会是怎么样的戏剧化场面呢?

私信复读相关判例: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6257

@glow #8 荆棘之心,我很尊敬你,所以我想严肃地问你一句,你认为解决了rbc,就解决了问题吗?

@爱狗却养猫 #9 他现在说话都不过脑子,每句话都在提示别人以后绝对不要发私信给他。

@glow #8 你觉得在一个“用户自治”之地,站长推行敏感词,事先都不通知管理员,是正常的吗?

@爱狗却养猫 #9 并不会。哪怕这些问题是由他带来的。

@rebecca #10 放心吧。你让我保密的内容我到现在还没给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发过。不过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glow #8 如果rbc恶贯满盈,但到现在还没有根据习惯法开庭列证审判驱逐,而是站长一言禁言,(在一个“用户自治”之地),你认为是合理的吗?

我说禁言不准确,是永久观察

@爱狗却养猫 #11 那现在用户反馈了对敏感词的不认可后,不也是在修改了吗

@glow #16 原谅我说一句,根本就不该出现。或者,事先就应该征求意见。不是说安全是第一要务?敏感词,能让品葱更安全?我自问自答了,不能,会更危险。

@glow #16 也请原谅我只能在这里问你,而且是问。因为我在品葱的号已经被高层怀疑为网军同事。我说的真心话,被认为是PUA。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再听。

@爱狗却养猫 #17 敏感词的实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之前也有人问过。我以为大家都知道了,就没想那么多。

@glow #19 不知道时也就罢了,知道了就觉得臭不可闻。

@rebecca #10 你好像也没说不能发出去吧?我反正是不反对你把我私信当公开证据的~~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可能将来有一天也会出现比议会民主制更高级的政治制度,但是那是将来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所以基于这样一点,就可以说,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不仅是要发展市场经济。发展现代的文明,还必须实现议会民主政治的这种政治制度,不然的话,这个国家就不可能使它的市场经济成为一种现代的、健康的市场经济,也不可能实现真正的法治,不可能是一个法治社会。(会产生)像许多发展中国家以及我们中国所出现的这种钱权……(改口)权力的市场化,社会腐败成风,社会的两极分化这种严重的情况。 ——2000年,赵紫阳(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