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后红色知乎时代,怎么辨别、获取非自己熟悉领域内的知识》 观点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11月25日 编辑 )
3
11月25日 222 次浏览
7 个评论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就去百度、知乎、宽带山、it之家、52pojie、远景、csdn甚至红客、黑客基地等等找答案,时间大概是13年左右(编的)吧,全网找答案,根本没有答案。都是跟“ 本质上没有任何关系。

别用百度,也别用中文就行了。

但是国内现在倒车严重,任何跟主旋律唱反调?唱偏掉都能直接举报的今天,大是大非面前恁谈什么ADE效应,恁这么普及知识,俺们还怎么展开工作,怎么提高注射率,怎么清零。

墙内必须实名,翻墙才能匿名。只有在匿名的地方,人们才不再恐惧权威,问题才能被不受限制地讨论。

元悪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教育系统被设计出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保存共有的知识体系,如今的互联网不知不觉中已经相当程度上承担了这一功能。三四百年前曾流行博物学家,一个人既可以通天文又可以知地理,搞分类做实验不亦乐乎,那个时候“知识”仍是一个书柜能摆满的。随着信息大爆炸,人们逐渐发现人脑对于浩翰的知识实在力有不逮,学术体系也愈发庞杂繁复。但如今只要有机警敏锐的嗅觉加上2-3个常用搜索引擎,人人都可以通晓古今雄辩中西。了解知识其实是探求未知信息和已知信息之间的同构关系,复杂的同构关系需要更多的时间精力去将意义从符号关系中抽离出来,而发现简单的同构关系时我们感受到特殊的Eureka时刻。意义不在于知识本身,而是知识在知识之网中的结构关系。求真恐怕不易,所谓“真”要靠知识论或认识论层次的思辨来推敲。但我们可以求“全”,信息的整全和该信息在意义之网中的位置。用一个更“元”或者更综合的视角来看,也能从纷繁的信息洪流中喘息。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文化水平比较低 #175500 即使是2010年百度的中文水平并不比google高,你以为google进入中国是为了向中国人提供英文搜索的?

Google搜索不如百度的纯属惯性,因为百度在中国经营时间更长。事实上在google退出前夕,google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是逐步提升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逼google退出中国的方法是中央电视台亲自下场迫害google。

@能井 #175482

教育系统被设计出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保存共有的知识体系

你的这个说话,似乎可以引申出另一个理论:知识蓄水池(我刚编的)。教育系统能够承保存知识量是有限的。哪些知识能够进入这个蓄水池,哪些要放出来,负责把关的人就很重要。大部分常识是常年稳定在这个蓄水池里的,但一些敏感或关键问题,往往会在蓄水池边上进进出出。掌握了知识选择权的人,就决定了其他人的知识结构。

同理,在作为人类外延记忆的网络之中,掌握了搜索引擎和演算法的人,就相当于是掌握了知识蓄水池的阀门,决定了什么知识推送给用户,什么让用户永远也看不到。这些知识掌门人,决定了人类知识的记忆、现在和未来。记忆的竞争,也许会演变成对演算法的竞争?

@natasha #175515 知识的海洋是巨大的,教育只是一个小水池而已。

当然总让人感觉水闸是一串恶意代码,总是拿些有问题的东西塞进教育水池,而把好东西藏起来。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