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共产党的 1v100 战术 政治

感觉最近气氛有点沉重,共产党各种赢麻,反对派投降主义盛行。

虽然我本人以及本站均不反共,但是看各位垂头丧气的样子,再这样下去吃枣药丸,所以手头工作先放放,跟大家谈谈共产党的1v100战术,即如何用一个人对付一百个人。

先说一下举报,也就是大家经常在墙内外新闻里看到的,学校里学生举报老师之类的事情。

比如一个学校有5000师生,其中只要有百分之一也就是50个人经常举报别人的言论和行为,就足以让这个学校人心惶惶,教师上课不敢随便讲话,学生下课不敢随便组织活动。所以就算一个学校中的大部分人都不支持共产党,只要共产党收买1%的人,就可以让剩下99%的人忍气吞声。这就是1v100。

中国国家安全部之前打过一个广告,举报危害国家安全行为奖励50万。我们可以算一笔经济账,一个学校5000人,如果让他们接触各种煽动颠覆思想,里面大概能出50个学生领袖,这些领袖未来给党和国家带来的损失会非常大,一场学生运动可能消耗几百万到几十亿的维稳经费。然而只要挂一个50万的悬赏,马上就会有很多人为了赚这50万开始疯狂举报,虽然所有的举报都够不上50万的标准所以无需兑现,但各级党委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一大堆举报材料,他们随便发几个警告处分,就足以令广大师生开始自我审查,对各种煽动颠覆思想极力抵制。所以1v100是成功经验,在全国各地各行各业大力推广。

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的审查也是这样的套路,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发表过敏感言论,但只要让审核员抓0.1%的典型出来,删帖封号传唤训诫拘留(记得李文亮吗?),对封号的恐惧就足以让剩下99.9%的人再也不敢随便说话。

再比如,现在每个人都有手机,都可以当公民记者,翻个墙就可以把自己拍的东西传到youtube上,为什么通过这个渠道曝光墙内各种真相的人这么少?其实也是靠抓典型,一个华勇一个陈秋实一个张展,前者不让回家过年,中间不让工作赚钱,后者监狱关押四年,看你们谁还敢拍视频发外网。

再说GFW也就是中国国家防火墙。GFW的核心技术,最近几篇国外的论文分析得比较清楚了,它其实是一些设备的集合,这些设备完成以下功能:

  • DNS污染:发现DNS请求中包含黑名单中的域名时,通过发送伪造的DNS回应,使得发起DNS请求的计算机,将虚假的DNS回应当成真的,从而将域名解析为错误的IP地址。
  • IP封锁:发现TCP连接中的目标IP地址包含黑名单中的IP地址时,直接丢弃数据包。
  • SNI封锁:发现TCP连接中的SNI信息,包含黑名单中的域名时,通过向双方发送伪造的RST包,使得发起TCP连接请求的计算机,以及目标计算机,断开当前TCP连接。

要设计制造购买安装维护设备来实现上面这些功能,需要的团队规模在几千到几万人之间(不计各地运营商的贡献),但这样一套系统可以一次性剥夺14亿人的言论自由,把全中国所有人困在墙内接受各种各样的信息审查。这就不止是1v100,而是1v1000甚至10000了。你怎么赢它?


举上面这些例子的意思是,虽然大多数人都知道共产党那一套理论(消灭私有制)是胡扯(哪个党员家里没有私有财产?),以及大街上写的所谓民主自由公正法治别说老百姓不信 连他习猪头自己都不信,但是共产党就是可以控制全中国,为什么?就因为它可以1v100,战无不胜。更别说现在中国共产党员有接近一亿人,只需1v13就可以控制全中国。

所以如果你(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要推翻共产党,仅仅用理论去批判、资料去揭发,在目前形势下能起到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要对它造成实质伤害,就必须比它更善于使用各种1v100的套路。

比如国安悬赏五十万,你可以反过来用:任何人消灭一个共产党员,只要有预告、有新闻报道或者其他渠道消息印证,就通过加密货币奖励五十万人民币,这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五十万也不是什么大钱,我听说品葱活跃用户有一万人,每人出五十块就有五十万。(所以党国要封杀加密货币,不然你们每天集资杀赵家人,半年就被你们杀光了)

不过众所周知杀人是刑事犯罪,滥杀无辜是恐怖主义,如果你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去献忠,国际上的条约体系没办法保护你。所以你要先建立国家、召集国军,以国的名义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发起战争,并在战斗中消灭中方战斗人员,这才是合情合理的,外国友人才好声援你。当然这些都是留给读者思考的技术细节,最终目的仍然是杀一儆百,也就是你每消灭一个康米,就可以让一百个甚至一千个康米产生退党的念头,这种对死亡的恐惧,是任何防火墙都封锁不住的。

杀人是很极端的一种做法,很多人道德上不能接受:你杀人,你自己不就变成康米了吗?和平理性非暴力才是中国自由民主的唯一出路,内战自相残杀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这些疑问就不是我能解答的了,因为我本人并不反共,所以我并没有打算杀任何人;但我也必须指出,既然共产党可以悬赏50万要我人头,那我为什么不能悬赏50万要他人头呢?悬赏又不是是共产党的特权。

如果不想杀人,也可以走技术路线,比如GFW现在是1v10000,那么如果我们普及翻墙技术,甚至开发拆墙技术,让越来越多的人获得言论自由,那么GFW就会从1v10000变回1v1000甚至1v100,它带来的威胁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这也是削弱共产党的有效手段。


当然也有很多人看到这里就放弃了:既然共产党这么厉害,一个能打一百个,咱既没技术又没胆量,有生之年根本打不过,还不如跟党一起闷声发大财划算。

然而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不管站在历史的哪一边都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换来回报。

结尾附本站《政治学入门》:https://2047.name/t/13902

( 由 作者 于 11月23日 编辑 )
4
11月23日 799 次浏览
7 个评论
远方
SNR 以前思考和表达是一种自然的习惯,现在却成了刻意。

这种气氛沉重中国当权者赢麻不是一次两次了,香港反修例后期有过一次,2020美国总统选举之后产生过一次,党安法之后有过一次,最近我是没感觉到。

习大法

只要开发一个让所有人都能上本站,并且隐藏使用痕迹的办法就行。然后普及知识就没问题了。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avl #175338 宣传迷雾通去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当然这些都是留给读者思考的技术细节,最终目的仍然是杀一儆百,也就是你每消灭一个康米,就可以让一百个甚至一千个康米产生退党的念头,这种对死亡的恐惧,是任何防火墙都封锁不住的。

站长恐怕想的太简单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得说另外一个话题:西方国家是如何理解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更替的?

那就是天命:什么王朝有了天命,什么王朝就会兴盛;什么王朝失去了天命,什么王朝就会衰落,同时如果新的王朝捡到了旧王朝失去的天命,那么旧王朝就会取代新王朝。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明朝末年,明朝失去了天命,因此到处爆发农民起义,而清朝得到了天命,因此清朝迅速崛起,清军入关后,明军大规模向清军投降。

所以,对于你的方案,当共产党失去了天命时才会引起恐慌,当共产党有存在天命时,只会让党员的凝聚力越来越高,从而让共产党越来越强大。

那么,现在共产党失去天命了吗?

@刘慈欣 #175365 天命这玩意,天子唯兵强马壮尔。所以问题是,失去了暴力机构,国家就会灭亡,和马列的看法如出一辙,只是马列主义画蛇添足,加了个“阶级对阶级的暴力机关”。事实上class consciousness是不容易变成class consensus的,或者说,以发达国家民主体制的反复实验表明,基本上不存在class consensus。没有共识何来行动。所以国家机器的定义,应该是“统治集团对被统治集团的暴力机关”。

那么如果共产党统治要倾覆,就和其他的国家消亡情况是一样的,或者是直接的暴力机构战败消亡,例如被外国军队或者国内的起义,哗变等叛乱军队消灭,如明,纳粹德国等;或者是因为财政枯竭,无法维持暴力机构而回到第一种情况。那么是不是还有第三种可能,例如苏联的模式,当局政改进入深水区,统治集团共识破裂,819政变进一步把破裂表面化,最后是主张解体的派系占了上风,挫败政变,解散苏联。

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第三种情况,其实是统治集团政变改朝换代的特殊形式。如果是主张不解体的派系占了上风,那就和隋代北周一样,属于宫廷政变了。解体派拿到了政权,宣布解体,其实是统治集团的多个分支达成共识瓜分旧政权遗产而已。有共识,独联体;没共识,南斯拉夫战争,有共识但是不完全有共识,苏丹-南苏丹问题。

所以如果你想把苏联解体的故事照搬到中国,那么结果就不是解体,而是直接转型为非共产党国家,比如柬埔寨王国。在联合国干预下,柬埔寨人民共和国交权,红色高棉(赤柬反越游击队),蓝色高棉(郎诺,宋双),白色高棉(西哈努克亲王),越控当局(洪森)四派搞联合政府,最后虽然主要权力在洪森手上,但是洪森没法消灭所有其他派系建立铁桶国家。

如果是中共,联合国干预就不可能了,那就是中共内部权贵实力派彻底废除三权合一的领导制度,把体制改成完整版的贵族共治体系,而各大贵族领走的资产也会成为贵族本身的封地采邑,不会像今天这种经常抄家,动不动就抄马云家王建林家许家印家。当然如果真搞贵族制,马云王建林许家印这种寡头应该也会不复存在,因为毕竟中国新贵们站前台的根本原因是中共体制不允许高官权贵公开私有化导致的。一旦废除中共限制私有化的桎梏,高官家族就会直接私有化,公开成为资本寡头。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刺杀朝廷命官,在大陆境内是妥妥的死罪,说不好还有家庭连坐牵连。但是赏金足够大,技术足够高,必有勇士。厅以下的小官,估计没有足够的安保和党国的重视程度。

只是用勇士的命去换狗官的贱命值不值?14亿人如果能组织挑选出1-3万名(任何逆境绝境都悍不畏死,甘愿牺牲自己保护同伴的凝聚力和战友情的)勇士,给他们足够好的训练和装备,几万个百夫长十夫长是足以扫平天下的核心战力了。勇士的命、勇气、忠诚、友情是无价的,这是习和赵家人难以得到的珍宝(几千万党员和官员有多少人真心愿意为赵家而死?我很怀疑。当共产党财政拮据的时候,看他说的话,还好使吗)。

敢于搏命、战斗的人其实并不怎么关心赏金的多少,因为提着脑袋干活,钱太多也没什么用,大手花钱享受反而会让自己暴露。钱够用、金主够爽快值得信任或交朋友就行了。

我觉得在海外建立一个实际运行的组织(不一定高调公开活动,可以影子寄生运作),让人看见可预测可期的前景才是最好的“赏金”。该组织还可以负责紧急营救、接收安置被通缉的勇士、政治犯及其家属。这样勇士去战斗才没有后顾之忧,知道自己的牺牲有意义,有事业继承者有后来人,未来可期。赏钱真的不是重要的,人才和组织才是。

那些举报同伴的屑小,贪财的康米,在未来争夺天下的进程中在任何阵营中都是毫无价值的累赘,只有被安排的命。

( 由 作者 于 11月29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