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现在的粉红看待那些有启蒙意义的作品都提前打了个疫苗似的。 观点

之前我虽然已经在某个回答谈到这种事,不过倒不是我编的,而是真实经历 ,当成个吐槽贴发出来好了:

推荐v字仇杀队吧,人家看完表示: “里面的一些段落很有深度了,思想是杀不死的,爱国的思想也是”

推荐1984小说和电影吧,人家表示: “唉,读起来都能感觉到一股压迫感,政府对人民的全方位控制太可怕了,尤其是对现在的某些西方政府,像棱镜门 互联网监控之类的,简直神预言了。。。。。”

最后补充一下目前b站上某些评论者的态度: “现在日本韩国内卷这么严重,动不动自杀下跪,还好我生在中国”

( 由 作者 于 11月20日 编辑 )
2
11月20日 616 次浏览
12 个评论

接触多了这些人,真感觉自己以前的那种反贼中心论真是有点太自以为是,说粉红都是奴才,都是装睡的人,人家还反过来觉得我们这些人才是被洗脑的人呢,他们自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有反抗意志,有独立思考的“觉醒者”

大概就是: “觉醒=反抗西方国家对人民的迫害” “百年来的革命,就是不断争取我们能自由的批评洋人,捍卫自由的历史。在祖国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下,我国诞生了一批如乌合麒麟一样热衷于争取言论自由,针砭时弊,讽刺西方暴政的优秀文艺人。。。。”

反正我对这些人。。。。已经麻了 爱咋咋样吧

刘慈欣 反共复民

麻了也行,等他们工作了,不需要你去启蒙,他们自己也能醒。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你是中国人,不是洋人,关心洋人的那点破事,什么牧羊犬,唯西洋人马首是瞻”

对了,如果你对中国人感到失望的话,少去看那些粉红聚集的地方,去知乎关注这些人:

3-C09146-C-EE90-41-FD-B195-35-D3-C5-A1-D517

一只袋鼠 左派反贼,支持绿色政治,支持民主社会主义,半个民粹主义者

等共匪倒台,他们肯定立马会跪舔新政权,而且会立马比我们还懂民主自由

@迫真共和国 #175203 其实小粉红才是最卖国的。按照他们的结论,有觉醒精神就是反抗西方。那么西方为什么可以压迫东方?东方为什么比西方落后?就是因为传统的东方公权力监督机制不完善,从而使公权力滥用侵犯民权,比如不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不保障市场竞争秩序,从而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反过来说,如果如果真的反抗西方的压迫,那不更应该支持改变公权力的监督机制吗?换而言之,那些拥护当前公权力监督机制的,不管他们主观上怎么想,客观上就是让中国大陆落后于世界,落后于西方,所以他们反而是最汉奸走狗卖国贼。又或者说,凡是不支持改变公权力监督机制的反西方压迫,都是虚伪的,都不是真的反抗西方压迫,而是利用西方压迫为借口来维护当前不合理的公权力监督机制,从而纵容公权力滥用而侵犯民权。

至于说大陆人无法启蒙,我觉得和楼主的切入点有关。像宪政民主法治自由这些普世价值的概念在大陆的洗脑当中早就是被歪曲和丑化的,所以用抽象的普世价值启蒙往往只会适得其反。

在大陆启蒙要接近地气,不要一下子就上升到普世价值的高度。有很多方面,甚至都墙不住,比如工资收入,比如物价,比如民生福利。你只需要和民众谈过去十年的物价涨了五倍,但工资基本原地踏步,民众普遍就会有共鸣。然后进一步谈物价暴涨就是因为一方面过去四十年的红利耗尽,另一方面不受监督的公权力不保护知识产权、不保障市场投资环境,从而导致红利耗尽后,没有办法提高生产力去创造新的社会财富所造成的,社会开支大了,而财富收入少了,就只有不停印钱放水给企业借新债还旧债来发工资,结果必然导致货币贬值、通货膨胀,物价自然水涨船高,民生困苦。所以大家要过上好日子,就只有改变体制监督公权的机制,只要就要这么一说,普遍民众都会有共鸣。

( 由 作者 于 11月21日 编辑 )

@守法刁民 #175229

又不是没试过,最后的导向还是目前流行的“资本家有罪论” “改变监督公权的机制,确实,希望党和国家能帮一把,好好管管资本家” “现在习总不是主张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嘛,是好事啊” “希望党来管管996”

低头做人,以爱党和不出格言论为出发点,让他们意识到社会的一些问题是可行的,但这种“启蒙”并无法做到让他们思考到体制,政权合法性的问题。 甚至要求某种形式制约和监督党权对他们来讲也是非常过分的了,

在他们心中,党中央是不准也不能被反对的,因为他们是永不犯错的人间之神,目前虽然没有毛,但是“党中央”在民众心目中已经彻底神格化。

党犯了错?这就跟超自然现象一样,是违反常识的东西。

没有破除神格化作为前提,一切启蒙都是屁话。

( 由 作者 于 11月21日 编辑 )

@迫真共和国 #175236 首先:枪杆子里出政权,什么招商引资,苹果特斯拉,马云马化腾,许家印王建林,最终都干不过四个大字:“军警宪特”。

体制的一切力量,根源在军警宪特;不被铁拳,是要不得罪军警宪特。广大中国人民首先要学的是怎么上网不被军警宪特偷看。不被军警宪特偷看,就不会被军警宪特铁拳。社会的毒打(如工资低,工作繁重等),毕竟没有官府的铁拳威力大。

Neko 人类社会永远在变化。

爱国是一种商品,民族主义者在这份体验中付出时间或资本获得集体归属等体验。近年来,商家不断的降低商品的质量进行洗粉。不盲目的粉都几近跑光,到这时,依然选购这款产品的人,统计上纯度就更高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迫真共和国 #175203 从所谓《觉醒年代》中就看得出来,只有辜鸿铭之流的忠君爱国、君臣父子、家天下理论才是觉醒,胡适等人非但不是觉醒者,还是汉奸、美分、公知,他们的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都是“大毒草”

@刘慈欣 #175208 Deceiver和东南亚漂都没了,也就这几天的事;Coldstream这人19年暗戳戳地指责香港抗争运动是暴乱,而且那段时间还在紫石英号问题下的回答里罕见地称赞共产党解放军,虽然他平时经常黑苏联和左派,但有些时候让人很失望

( 由 作者 于 11月21日 编辑 )

@奭麦郎 #175239 你匪的话术特别喜欢解构自由派的那些话术,抢夺“觉醒”话语权,扭曲了年轻人的叛逆情绪,本该把矛头指向本国政府结果被引导到了针对资本家或者普世价值。

看到西方自由体制下披露出来的西方社会黑暗面,并到处传播觉得这很酷很有反抗意志,还时不时的在评论区刷“开门!FBI查水表!”“小心FBI”之类的烂梗,这可太他妈觉醒

@迫真共和国 #175236 这很好呀,怎么会没有用,能够这样思考说明他们已经意识到有问题了,只是问题出在哪里他们没有搞清楚而已。这些人都可以进一步启蒙。

首先,对于认为问题出在“资本家”的朋友,他们犯的错误是认为通过“阶级论”可以解决问题。言下之意就是,如果领导阶级是“无产阶级”,而不是“资产阶级”,那么三座大山就可以推翻。你可以和他们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因为从逻辑上无论政权采取哪种产生方式,无产阶级都不可能成为领导阶级,因为如果政权是普选产生的,那么资本家肯定比无产阶级更有资本宣传自己,全国人都认识马云,有谁会认识村头理发的王师傅?好了,如果不采取普选的方式产生政权,那么体制内拥有生产资料管理权的官僚肯定比普通的无产阶级老百姓更有竞选优势,比如大家都懂某某官员姓甚名谁,又有谁懂每天起来送牛奶的小张是谁?换而言之,无论政权采取怎么样的产生方式,无产阶级依然无法成为领导阶级。所以阶级论即便得出资产阶级有缺陷的结论是对的,但是靠所谓的“无产阶级代表的官僚当政”来抵制资产阶级当政并无法现实无产阶级当政的问题,反而会让国家的权力被垄断在比资产阶级更狭窄的权贵寡头人群当中,那结果反而不如资产阶级更有优势的政权模式。

他们说🐷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又认为公权力是不会犯错的。那么这里你不需要直接否定他们,你只需要他们合理解释两个问题就行了。第一,如果让🐷来监督其他权力,把其他权力关在笼子里,请问谁来监督🐷?第二,请问🐷一个人怎么监督成千上万的各个层级的权力机关?如何保障公权力在逐层监督的到基层不走样?如果他们不能合理解释两个问题,说明他们说的公权力不会犯错误自己也无法自圆其说。然后你搭上一句:“既然你无法自圆其说反思前面两个问题,就说明公权力是无法有效监督。既然你拥护这套监督机制无法自圆其说的公权力,那么被不受监督的公权力侵犯民权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人只要启蒙到这个程度大概率就可以清醒了,如果他们还不清醒,那么下次当他们再抱怨生活苦难的时候,你就可以回怼他们:“公权力通过印钱放水来给经济续命,导致你收入低物价高福利差,你就没资格去抱怨生活的苦难,因为这就是你拥护的体制所造成的,要食得咸鱼抵得渴。”他们一下子就对粉红那套话术反感了。

如果他们说承认公权力是有问题的,但中央出发点是好的,只是地方的“歪嘴和尚念错经”,那么你就“请教他们”,各级地方官僚的监督机制和人事任免机制是不是中央制定推行和维护的?如果是,那么说明中央维护一套不合理的监督机制和人事任免机制,那么地方的过错,中央就难辞其咎。

老实说,我觉得不是大陆老百姓不能启蒙,而是有些人,比如支黑反华派根本就不希望启蒙或者拯救处于苦难中的大陆人,相反,他们看到苦难的同胞反而会觉得幸灾乐祸,支黑反华派只享受挖苦和奚落甚至折磨、压迫同胞的快感,所以他们潜意识会抗拒自己或者他人启蒙大陆人,并且用各种“中华民族劣根论”、“大陆专制不可战胜论”等有意识无意识的帮助大陆专制政权维稳。因为一旦启蒙大陆人,支黑反华派就没有任何可以居高临下嘲笑同胞的优越感,他们所信仰的什么“中华民族劣根性论”就不攻自破,他们所赖以寄托的精神存在感就会荡然无存。沦落到要从苦难的同胞身上找存在感优越感,这该是一群人生有多失败的人啊。

( 由 作者 于 11月21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