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2047用户Wolfychan 人物

2047通讯社

这次我们的采访对象是Wolfychan,她是2047最知名的香港用户之一。

采访内容简繁汉粤均保持原样不作转换。

香港現在恢復正常了沒有,是否已经回到2019之前的状态?

完全回不去了。學生會沒有了。上堂問教授,不小心嚇得教授下一課說不會再接受自己想問題出來問,改成他給問題我們自己答。

教授被提問嚇到這件事,是你親自見到,還是聽別人說的?

不小心嚇到教授那件事,我知道,因為問問題的正是我。

這種情況在香港的大學普遍嗎?

我也不清楚,因為我本身是理科生,所在的大學沒有很激烈,而理科一般是不理政治的,不過同事會叫我小心。以港大CNN報導為例,現在別說已經全數清空的民主牆了,連記念六四的國殤之柱也說要搬走,很多教授之間都已經流傳著學生因為拿不到好成績而向國安舉報的傳言。

這些舉報的學生是陸生還是港生?香港人不會舉報香港人吧?

不知道,畢竟是傳說,不過我個人覺得陸生居多——香港人對GPA一般可沒有這樣上心。


以前民主派參選議員大家會說好,現在他們選議員大家叫他滾。

“大家”是指誰?為什麼大家要叫他滾?香港人不喜歡民主了嗎?

指民主派黨員,因為在一個參選不自由,要符合官方指定的門檻否則DQ甚至國安法伺候的地方,參選無非是無視同道的牢獄之災,做共謀做花瓶,像北京那八大民主黨派一樣。

是不是說,只有香港政府釋放政治犯,民主派去參選才是合乎情理的?

不是,我個人認為最少廢掉國安法及釋放所有政治犯。沒有人想要任何掩飾令中共可以營造出歌舞昇平的假象。

那麼對於普選呢,香港人是否仍然重視爭取特首普選?

我看就獨立吧。獨立了五大訴求都可以處理。
總統也可以普選。
警隊?清算~
釋放政治犯?不只,還成為英雄。
獨立調查?行
立法會?不必說

2019之後,你感覺身邊有獨立訴求的人增加了嗎?

我不清楚,只是直覺是多了的。至少多了我的小學同學。

能否舉一個你認識的人的例子,說說他怎樣轉向獨立。

剔除Telegram上的朋友,我只看見IG上多了中小學同學轉發囚權資訊,有人還發動態直接上港獨旗,比如這樣

港獨旗當然是違法的。依家講呢D,驚唔驚俾人舉報國安法?

我問過,她就說她只和可靠的人這樣溝通

因為违反国安法被抓,你之前舉了两个例子,一个是黎智英,一个是初选47人。你说「犯國安法不直接等於是好人,只是一個好人比較容易犯國安法」。但是大陆朋友可能就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说黎智英是好人?为什么说初选47是好人?

黎智英雖然政治立場和本土派不同,但他的報紙一直一直都在好好善用第四權針砭時弊,幾乎是大紀元以外唯一不親共的實體報章,同時又用蘋果日報營辦了一個基金,濟助很多很多有需要的人,比如癌症病人、災難死難者貧困的家屬等等,根據維基百科,受惠者超過60萬人;蘋果日報倒閉後,幾乎馬上出現有人失去援助的問題。

而初選47人本身的目標是通過議會內的抗爭實行改革,這個做法無論香港的前途如何,流的血都最少,中國也有下台階可下。畢竟,法案遲了出台,怎樣都比大抓捕或者大屠殺好。他們嘗試以和平的方法解決問題,難道不好嗎?

同時,基於港共和中共的本質,做一個異議者很多時候都是合理的(舉個例,難道抓維權律師是合理的?告十五歲學生顛覆國家政權是合理的?),而一個好人通常比較傾向無視恐嚇去堅持自己的原則,於是面對國安法,他們會首當其衝。不過也有些人雖然被控國安法,但從輕的說卻稱不上是稱職的抗爭者,比如光城者(對,就是那一堆十多歲就被控國安法的中學生)。

这么说来,大部分香港人其实是不认可国安法的?

是的。

你身边人一般怎么评价国安法呢?

噤若寒蟬,想活。

你们对国安法法官是怎么看的?真的希望他们都去死吗?

難道不嗎……能做國安法官的,十居其九都是甚麼貨色,大家是有數的
看:https://lihkg.com/thread/2725778/page/1

看到,大家似乎在庆祝苏法官的病情。那么如果你在医院见到苏法官,你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呢?

也不知道可以說甚麼了,也許,都是那一句,「我真的想你死,不過神不想,因為祂愛你,把祂的獨生子賜給你,叫你悔改而信祂,就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所以现在有些媒体说,香港人支持国安法,其实是骗人的咯?

騙人的(C.I 95%) 他X的搞蘋果日報結果沒錢治癌症了還不夠?這一年一下子走了十萬多人。
你把代表我們聲音的議員都幹掉了,報社關掉了,鬼才信你真的代表民意
2019年區議會選舉近乎全員民主派

你的意思是,这些媒体说他们代表香港民意,实际上打压香港人议会、媒体的声音,是欺骗大陆人的手段?

是啊,只有那些洗腦極深的人才會信。但實際上就連之前聲稱支持政府的藍絲都拿著BNO跑去英國。


蓝丝就是支持香港政府,现在他们都要跑去英国?那他们不等于是你们说的卖港?

是他們說的賣港。畢竟,精英帶財產逃離香港,某程度上也是一種攬炒的手段。
比如香港的醫生都跑光了,你共官員來港病倒了就別想有人伺候你啦~
包括721的鄉黑,有人本身在英國有物業

你有认识医生朋友去英国吗?

我沒有朋友做醫生。但港府已經在操心要不要引入中國的醫生了

我感觉你家人和朋友其实是比较坚定的不跑路派,因为其中并没有很多人跑路。

其實我家也不是沒有人想移民。97年前我媽已經全家都想跑路,就是我爸不肯,於是全家就給卡在香港。
朋友是有人跑路的,但幾個人
主日學(教會星期日的聖經教學)已經跑了起碼3個人
兩個英國,一個加拿大
2019年前後已經在跑
等等,我記得主日學同學中有位少來的也去了荷蘭,中同中也有人已經去了留學,而中學老師也有據稱去了外國「進修」的,不知道兩個留學的子女有沒有一起走

你爸是怎么想的?

我媽說過他當時不捨得本地的雲吞麵。不過現在他又要照顧嫲嫲,又要照顧[redacted],加上他本身就覺得安分守己不問政治(「又不是政治家,不由得我判斷。」)就不會有事,銀行出事了跟銀行解釋一下就沒事了,又覺得美國歧視華人,現在肯定就不走了。

你觉得美国歧视华人吗?

我不覺得。歧視共人或者因為歧視人的那個正好是個爛人。

如果不跑英国,你未来的打算是?

如果我沒有被捕的話,我打算隻身去加拿大。學業上我考慮Saskatoon

我之前看新闻都说跑路英国,这个很好理解,因为英国相当于是宗主国。那么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些英联邦国家,对你们香港人也有移民上的政策优惠吗?你们香港人移民到不同国家,首选因素是什么?

各人按自己需要吧,有BNO有家小跑英國,學生/有學位但沒錢跑加拿大之類的
加拿大的話,你申請開放工簽會超快,去到讀兩年中學後學位的書/打全職工一年-->永居
另外,社運相關案底沒問題

也就是说加拿大政府不在乎你有没有参加过街头抗争

可以這樣說,但感覺和理非比較容易。美國跑政庇的話,勇武都會收。

你之前说,现在香港支持独立的人越来越多。如果现在香港不管是以回归英国,还是自主建国的方式独立(如果有可能的话),会不会有很多香港人其实是接受、认可的,而不会反感?

香港獨立了,我馬上入伍。手足的血汗,無以為報。
另外我覺得典型的藍絲就更好辦,「最緊要係守法」,獨立政府都是政府,他們應該都會照去,真心盲目撐中共的目前應該不多,不過將來洗傻了的不好說。已經聽過有小朋友說「因為目前香港被中國佔領,所以我是中國人」的暴論了。

大陆年轻人很多并不愿意参加解放军,你却愿意参加香港国军?我感觉香港人很勇敢。你觉得是什么给你这种勇气?

第一個問題有點複雜,不過任何國家都需要軍隊捍衛和保護吧,何況頭頂說不定有幾億皇漢和小粉紅想吞了你?既然你支持香港成為國家,你就有責任去保護它,令裡面的人可以安心敬虔平安過日子,歲月靜好。

第二個問題主要是覺得自己信主,被神拯救,死後會上天堂。何況,我真的不能不說我自己是心愛著自己的香港人手足同胞,犧牲當然是樂意的,雖然也會很痛苦。

不過現實是我真的很膽小,會被教授罵得快哭那一種……Orz

之前香港發生了維他奶採購主任刺傷警察的新聞。這件事引起大陸方面的抵制活動。我想了解香港人怎麼看?你身边的人認為梁主任是英雄還是歹徒?

香港人?案發地點重重警力,也會有人在背包上別一朵白花走過去的,你覺得會當他歹徒嗎?
至於身邊人,不是英雄的話,至少也是悲劇人物。
死後第二日,那裡大堆大堆的白花呢
港警還猛拿去丟

這個問題關鍵是看比例,也就是支持的人多還是反對的人多。你朋友中最普遍的意见是什么?

英雄。

那不就等於說,在香港当好人要坐牢,殺警察是英雄?

是啊,為虎作倀的港警會是好人?別忘了就算根據一份和中共有關係的報章HK01,港警的犯罪率已經比一般香港人口高。
偷拍、虐兒……
然後虐兒還只是守行為
迫害市民,2019年11月的時候還對市民叫囂「我要六四重演」
聽到周梓樂摔死了,還公然說要開香檳慶祝

很多大陸人抵制維他奶,因為他們并不认为梁主任是英雄。

其實維他奶已經火速割席了,氣得香港人也在抵制。

抵制兩次,很慘啊。你覺得是運氣不好,還是罪有應得?

自找的😏
反正你說我們的員工死掉了,我們很悲傷又不是甚麼政治立場

好少上大陸?

我這輩子去過最遠的地方是東莞,還是小學交流團好嗎……= =" 我家家長不喜歡旅行
小時候那次去東莞,印象很深刻那間餐廳外的坑渠裡面有幾隻海龜游呀游的,想起也覺得怪可憐的。

那你擔不擔心,因為很久沒有去大陸,都是看新聞,其實會對大陸有誤解

不會。人民日報日人民。何況我上翻牆論壇比較多。

你有通过新闻关注今年的郑州水灾吗?你对中国政府和中国社会的反应评价如何?

我有,畢竟在連登人人喜慶洋洋。我個人覺得是次水災簡直是天譴(中國自己自誇,諷刺完德國水災自己馬上被淹,還要淹在據說人均自干五的鄭州),但沒有幸災樂禍——你不需要比別人更邪惡才會被水淹,何況你所信賴的團體/人(比如以鄭州市民而言,中國政府)在你最需要它救援的時候卻為了面子把你撇在隧道裡、地鐵裡慢慢淹死本身就是非常可怕的事。


你是怎樣、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基督教?對你生活有哪些影響?

我父母都是基督徒,所以我自幼上教會,但高中才信主。
可能也因為這樣,我和香港的主流文化比較脫節。
教會那邊傳統上認為進戲院看電影是近乎罪惡的行為,所以我至今一生從沒有進戲院(電影院)

對於不能進戲院,是怎麼解釋的?

不太清楚,畢竟是很早期的事,似乎可以追溯到宋尚節的年代。大概是電影經常帶有情色/暴力內容刺激情慾吧。
一言以敝之:世俗。
也因此我對政事觀點的發展比較緩慢和溫和。

一切帶有情色暴力的內容都需要避讓吗?

理論上為了自己的好處是應該的。起碼我寫小說遇到暴力場面一般不會直寫,只會寫事後傷勢。你描寫哪個角色多了,自己也會像起來。
也可能因為看得太多教會受逼迫的見證類書籍,所以我本身是厭惡極權國家的,也可能因此會有「好人是要坐牢的」的認知。同時又對極權下抗爭有點幼稚而浪漫的看法(是好人生活中必有的冒險)?不知道了。

no good deed goes unpunished?

我覺得未必。就今世而言,我也不太確定
Perhaps, but true good deeds never ask for earthly reward or punishment

因为大陆人大部分都是无神论者,所以有人提出说,大陆搞不起来民主是因为大陆的基督教传统不足。

基督教傳統不足會導致的是人道主義那一邊會不足,而信仰本身只是optimize所有制度的好處的極限。比如德二就是專制的極限。畢竟基督教的核心是神的兒子主耶穌基督成了肉身來到世上被人釘死作為向神的贖罪,然後神叫祂從死裡復活,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將來在祂的天國裡有份,並完全成聖,而不是現世比較理想的自由國家(雖然這是一個深受聖經影響的文化/社會大概率會出現的結果),這一點不分藍黃紅

我對香港人印象很深刻的一點就是香港信主的人很多。可不可以說基督教信仰對香港的民主運動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我覺得有點兩極。一方面有基督徒會基於聖經中「行公義、好憐憫」站出來,但同時也有教會基於「在上有權柄的,人人都當順服」,以致明知中共是暴政也不選擇革命,甚至反對抗爭的情形。所以我只能說,初選者被捕之前,民眾普遍對和平手段和議會抗爭的偏好,很可能是和基督教的影響有關。但勇武方面就沒有那麼明顯,雖然他們也有人承認自己是基督徒。

不過,對於基督教傳統帶來民主,我個人是覺得要視乎那一個宗派。(以下只考慮新教)

路德宗是講求無條件順服的,即是任何時候基督徒都不應該參與革命,理應守法。德國的民主化某程度上是一二戰中被調教出來的,與此之前,德國的民主運動如果不是俾斯麥後期為求打壓左派的讓步,幾乎是失敗告終。此觀點下抗爭的極限是議會內的抗爭、救濟暴政受害者和純粹思想上的傳承。

改革宗是覺得革命可以是最後手段,以防社會受到暴君的奴役。我個人都偏向這一個解釋,雖然因為身邊只有我一個這樣認同,所以我有點存疑。代表的國家有荷蘭共和國、英國、美國,可能還有瑞士。我個人認為,既然政府存在的目的是在地上代理神賞善罰惡,反其道而行的時候,強行縱容它只會帶來反效果,令更多人為求生存/利益恃惡政作惡犯罪,也違背了聖經中「要解救受欺壓的人」的要求。

而另一種弟兄會/重浸派的路線就是不管政治。反正大家不悔改都是要滅亡的,管個屁。這個態度好處在於可以專心傳福音。雖然就我所知,弟兄會理想狀態應該是「政治不管、善事做足」的,可是可能我不敬虔吧,我覺得我有權放棄自己的權利被港共迫害,卻沒有權要別人和我一起受迫害,所以不能不抗爭,特別是眼下的苦難是因港共而起……再者,如果沒有達到理想狀態,在世人看來,你連人肉身的苦難都不管,跟我說有個愛世人的神,感覺……真的有點虛偽。

也就是說,其實不同的宗派,對於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有不同的理解。

係呀。另外香港自稱基督徒的人只佔人口11%

但我感觉基督徒的身影在整場運動中經常出現。

的確,不過主要是和理非

比如上次那位牧師被警察一腳踢在地,你覺得你如果在場,你有機會去做到像他那樣嗎?

唉,我不知道,可能首先精神崩潰。我上的教會一向走弟兄會路線,因此我對於如何自處一直都非常困擾,也因此沒有去很多集會和遊行,算是慢行的人


所以你認為,或者據你了解,勇武主要是出於怎樣的信念去參與抗爭?

為著香港民族的未來/為著已經遭遇不幸的手足
= 香港獨立/為同袍報仇

你会把在抗争中逝去的手足当成自家人吗?

死了的未必,但在獄的會

我听说你们送朱古力

是啊,走進便利店見到M&M會下意識地覺得是給在囚手足的,不要和他們爭。
不過現在石牆花和賢學思政都崩了,只能靠其他零星小組織和親友開patron了

相当于,在香港参加运动坐牢是光荣的?

是啊

你有没有朋友是入狱的

已知沒有
身邊朋友太少...

看来你们很乖啊

我是最不乖那一個🤪
可是也是近日我才晚上十點後還沒回家

也可能是你们太厉害了,黑警抓不到你们

但願如此,我覺得自己還很弱……太容易信任人了。

晚上不回家就是不乖?

對我媽而言,九點鐘的街道已經危機四伏= ="

驚乜?有示威?有黑社會?宜家2021仲有黑社會?

有,不過是大家的笑柄
他們的綽號:「排骨」、「生菜」、「牛丸」、「糯米糍」……

現在的黑社會怎會這樣起名字,跟《古惑仔》說的不一樣啊

對,就是這樣起名字,還有甚麼「天水圍墮天地獄獸」、「沙田you」、「油麻they」...

你在香港生活有沒有跟黑社會惹上麻煩?

嗯,又未至於,香港的黑社會有不少是親共的,不過有例外,有說有些黑社會成員會幫手足,但我想詳情不是應該公開的事了。

是不是說,香港其實也有黑社會是支持抗爭的

有。事先聲明哦,我和黑社會真的沒有關係,別想歪


收到一個場外問題:反送中运动之前和之后,你对香港本地文化,如香港的粤语歌、香港电影、本地文学等,兴趣是否增加?为什么?

有多一點,畢竟是自己城市,雖然自問自己理科粗人一個,品味狹窄,自幼文化上也和香港主流文化非常疏離,實在不太懂欣賞,不過粵語歌填詞我個人是喜歡的(內木一朗大好),林夕也喜歡,部分歌吧。如果有耐心的時候我也會欣賞一下詩和小說 (畢竟我自己也在寫)

然而,香港自己的文學始終只是近日才開始有發展,起碼就通俗文學而言,以我在連登的觀察,我很少見比較不低俗有文學價值的小說,帶色情的「甜故」(有色情情節的故事)居多 (我不是一個很好的基督徒,抱歉)。
不過連登上有些故事是喜歡的,比如西樓月如鈎的作品
也斯中學時看過,見到養龍人的故事覺得有趣,有天就買了條魚回家蒸了斬成漿和著蛋白再蒸。
不幸地一般香港流行文化作品給人粗俗的印象,所以以往反而接觸經典文學較多……一點。本身對本地文學接觸反而不多。歡迎光臨文化沙漠

也許過去的香港屬於香港本身的苦難太少,人口太窮,文學稱不上非常蓬勃,不如自己創造歷史。

文學作品大陸台灣都有,相對而言香港本地作家數量較少?

的確,主要是中國逃來的作家。

我記得90年代香港音樂是風靡亞洲的,現在香港的流行音樂是什么情况?

文學是荒漠……香港音樂是70、80年代最興盛,90年代開始衰落。
我记得一個音樂教授曾說,現在教Cantopop活像為自己舉辦喪禮。


想請你談一下香港各個學校的文理專業,以及你會不會推薦陸生來港研讀?

在香港,文科和理科都是有名的乞食科目,畢業了不讀研是去行乞的,不過有個學位。出於利益考慮,我個人是不推薦陸生來的,尤其是小粉紅。讀研競爭已經夠慘了,本地生基本上難以讀博/碩士。而同時我也不希望見到本地生被人舉報。
如果沒來,不要來,來了,不要永居,永居了,不要親中共…

小粉紅來一個打一個?

理科而論,我通常不會開口問陸生立場。乖乖賣萌就是了。文科就一不小心反賊四處跑……
(我本身)太友善不打人,還有,現實中我只見過一個陸生小粉紅,還要是海歸

咁即係中大勸退啦

真啊,暴大不歡迎小粉紅~

另外,是否可以說香港現在理科專業還算正常,文科專業則建議去國外,因為國安法的緣故。

可以這樣說。不過,理科生的生活不是只有理科。

文科課仍然有國安法?

教授明說做毛時代之後的題材要跟他說,以免踩雷

香港人現在通常怎样稱呼習近平?

他的名字很少出現在我們生活中……不過可以叫做維尼~

是不是提到維尼,香港人都知道是在說誰?

幾乎是
習大大佢堅似維尼~

你covid以來有拿到香港政府的補貼(你地叫派錢)嗎,拿到多少?

就是消費劵。派五千元,分幾個月,還是必須電子支付。首兩千元必須在發放後一個月用光

花了多少,花在什么上面呢?

近日收的兩千元主要是在吃
考慮該不該買一枝新的牧童笛,還是打印機墨盒好

你觉得政府是否应该再多派一些?

應該,還有,為甚麼就不能直接轉賬給銀行呢?

你生活中購物也會用到淘寶或者順豐這樣的源自大陸的服務嗎?

我媽會,而我連使用信用卡都會不爽。

香港出现了类似大陸那種“和谐”的情况,比如最近支联会网站关闭,大家跑去备份。是不是可以说,香港的言论管控已经大陆化?

還沒有,連登和IG還行,不過資訊安全要好好科普一下,比如不用真名FB/IG鍵政,手機號用太空卡等等

你现在应该已经有太空卡了,不过香港的太空卡估计很快也会消失。你手头还有多少太空卡?你朋友是不是都有太空卡?

是啊,0,正要買新的。我朋友是我手把手教她開的,她連IG也沒有。

能否说一下为什么你比其他人更重视隐私?

我沒有比其他人注重隱私……
因為我覺得要重視是因為我有事情還想做。
我想寫小說
我想研究會結果的洋紫荊
我想參軍
我想讓學校和公園充滿笛聲
還想筆友笑
還想寫一份關於[redacted]的報告([redacted]還沒有給我數據,不爽)

所以你其实是做好了跟维尼对抗的长期准备

也許?畢竟變數太多
小說是2018年開始寫的,但因為抗爭和學業等等搞到現在還差半章未寫完

如果维尼看到这篇采访,你想对他说什么?

快點在香港推反制裁法 (有點矛盾,叫他悔改信主好還是加速好呢)

( 由 作者 于 11月1日 编辑 )
16
11月1日 826 次浏览
2 个评论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小說是2018年開始寫的,但因為抗爭和學業等等搞到現在還差半章未寫完

祝早日写完小说,很想看。:)

XComhghall YouTube @XComhghall 希望在未來做些原創的鬼畜、音樂、評論之類的影片。

不能進戲院,⋯⋯似乎可以追溯到宋尚節的年代。

不止不止。1642 年清教議會黨(Parliamentarians)佔領英國,就開始禁止戲院了。當時的戲院就是戲院,不是電影院。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