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发表演讲,指明国家的未来方向。 时事

原文链接在此,标题有删改,去除部分情绪化词语。原文如下,未删改:

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索契(Sochi)举行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第18届年度全会上,发表了一段振聋发聩,掷地有声的演讲。

在演讲中普京以史为鉴,猛烈抨击极左意识形态在整个西方世界造成的社会弊病。他警告说,这与俄罗斯在布尔什维克革命期间所发生的情况没有什么不同。

通过这次演讲中,普京向世界清晰的表明,俄罗斯坚决拒绝极左路线,未来俄罗斯路线就是尊重传统价值,乐观审慎温和的保守主义路线。

虽然猫爪对这位威权主义者对异己的某些残酷做法无法认同,但就他的这次演讲来说,毫无疑问是犀利精准,发人深省的。

猫爪节选其中的精彩片段,内容如下:

在现代脆弱的世界中,道德、伦理和价值观领域的坚实支持的重要性正在急剧增加。事实上,价值观是一种产物,是任何民族文化历史发展的独特产物。民族之间的相互交织无疑丰富了他们,开放拓宽了他们的视野,让他们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传统。但是这个过程必须是有机的,它永远不会很快。

任何外来元素无论如何都会被拒绝,可能是直截了当。任何以不确定和不可预测的结果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他人的尝试只会使戏剧性的情况进一步复杂化,并且通常会产生相反的反应和与预期结果相反的结果。

我们对传统上被视为进步旗手的国家正在进行的进程感到惊讶。当然,美国和西欧正在发生的社会和文化冲击与我们无关,我们正在远离这个。

西方一些人认为,激进地从自己的历史中删除整篇文章,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对多数人进行“反向歧视”,要求放弃传统的母亲、父亲、家庭甚至性别观念 ,他们认为所有这些都是社会更新道路上的里程碑。

听着,我想再次指出,他们有权利这样做,但我们拒绝这样做。我们也希望他们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情。我们有不同的观点,至少俄罗斯社会的绝大多数人——更正确的说法是——对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我们认为,我们必须依靠我们自己的精神价值、我们的历史传统和我们多民族国家的文化。

所谓“社会进步”的倡导者认为,他们正在向人类介绍某种新的、更好的意识。上帝啊,正如我们所说的那样升起旗帜,继续前进。我现在唯一想说的是,他们的处方根本不是新的。有些人可能会感到惊讶,但俄罗斯曾经都经历过。 

1917 年革命后,布尔什维克依靠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教条,也表示他们将改变现有的方式和习俗,不仅是政治和经济的,而且是人类道德观念和健康社会的基础。

古老价值观、宗教和人与人之间关系被破坏,甚至包括完全拒绝家庭(我们也有),鼓励告密亲人——所有这些都被宣布为进步,顺便说一句,当时这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广泛支持,非常时尚,和今天一样。值得一提的是,布尔什维克绝对不能容忍他们以外的意见。

我相信,这应该让我们想起我们现在所目睹的一些事情。看看一些西方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惊讶地看到他们国内的做法,幸运的是,我希望,我们已经离开了遥远的过去。

当学校或大学不再教授过去伟大作家(如莎士比亚)的作品时,当争取平等和反对歧视的斗争已经变成了近乎荒谬的激进教条主义,因为他们的思想被认为是落后的。当古典文学被宣告是落后的,因为对性别和种族的重要性一无所知。当在好莱坞,关于如何恰当地讲故事以及电影中应该有多少肤色或性别的角色的备忘录被分发。

所有这些都比苏联中央委员会的宣传部更糟糕。

反对种族主义行为是一项必要而崇高的事业,但新的“取消文化”已经把它变成了“逆向歧视”,也就是逆向种族主义。当真正的民权斗士梦想着消除差异,拒绝以肤色划分人们时,对种族的过分强调正进一步分裂人们。

我特别要求我的同事们找到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一句话:“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肤色,而是以品格来评判他们的国家。”这才是真正的价值。然而,那里的情况却有所不同。顺便说一下,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并不认为一个人的肤色或性别很重要。我们每个人都是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一些西方国家,关于男女权利的争论已经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幻想曲。听着,担心走到布尔什维克曾经计划去的地方——不仅仅是把鸡公有化,还有把妇女公有化。再走一步,你就到了。

这些新方法的狂热者甚至想要完全废除这些概念。任何胆敢提及男人和女人确实存在(这是生物学上的事实)的人,都有可能遭到排斥。“1号父母”和“2号父母”,“分娩的父母”而不是“母亲”,“人奶”而不是“母乳”,因为这可能会让那些不确定自己性别的人感到不安。

我再说一遍,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在20世纪20年代,所谓的苏联文化专家们也发明了一些新语言,他们认为他们正在创造一种新的意识,并以此改变价值观。而且,正如我已经说过的,他们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至今还不时使人不寒而栗。

更不用提一些真正可怕的事情了,当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教育男孩可以很容易地变成女孩,反之亦然。也就是说,老师实际上给他们强加了一个我们都应该有的选择。他们这样做的同时,把父母排除在这个过程之外,迫使孩子做出可能会颠覆他们整个生活的决定。他们甚至懒得去咨询儿童心理学家——这个年龄的孩子有能力做出这样的决定吗?直言不讳地说,这几乎是一种反人类罪,而且它是以进步的名义和旗帜进行的。

如果有人喜欢这样,就让他们去做吧。我已经提到,在制定我们的方针时,我们将以健康的保守主义为指导。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国际舞台上的激情还没有像现在这样高涨,当然,我们可以说,即使在那时,乌云也在聚集。现在,当世界正在经历一场结构性破坏的时候,作为政治进程基础的合理保守主义的重要性急剧上升——正是因为风险和危险成倍增加,以及我们周围现实的脆弱性。

这种保守的做法不是一种无知的传统主义,不是对变化或限制游戏的恐惧,更不是退缩到自己的壳里。它主要是依靠经过时间考验的传统、人口的保存和增长、对自己和他人的现实评估、对优先事项的精确调整、必要性和可能性的相关性目标的审慎制定,以及从根本上拒绝将极端主义作为一种方法。

坦率地说,在即将到来的全球重建时期(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其最终设计还不确定,在我看来,温和的保守主义是最合理的行为路线。在某些时候,它将不可避免地改变,但迄今为止,无害的——医学的指导原则——似乎是最合理的一条。

同样,对我们俄罗斯人来说,这些不是一些推测性的假设,而是从我们困难的、有时是悲惨的历史中吸取的教训。考虑不周的社会实验的代价有时是难以估量的。这种行为不仅会破坏人类存在的物质基础,而且还会破坏人类存在的精神基础,留下道德残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建造任何东西来代替它。
10
10月26日 971 次浏览
9 个评论
Luh 那么如今这像是夜间巡逻一般,处在黑夜的正中央,他才知道,这夜晚正在展示着的那个召唤,那个灯火,那个不安,全都是——人类的生活。

学校或大学不再教授过去伟大作家(如莎士比亚)的作品

当古典文学被宣告是落后的,因为对性别和种族的重要性一无所知。

这两句尤其看得心里发冷。请原谅我孤陋寡闻,具体发生了什么?

NoStepOnSnek Taxation Is Theft

@Luh #173755 Because apparently the only issue worth writing on is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races and the sexes (notice how is isn’t the classes anymore, because the fruition associated with that narrative had failed so spectacularly in the last century that the mentioning of it automatically withdraws it’s listeners from their suspension of disbelief; but this new narrative is fundamentally of the same nature, the difference is only in name)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布尔什维克和美利坚最大的区别在于专制与否。任何掌握权力的人都会拿一些教条出来挥舞,权力越嚣张教条也就越嚣张,教条本身是什么并不是本质的。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普京这讲话宣传意义更大,毕竟他本人的实操跟他说的好像不大一样。车臣军阀土皇帝强抢俄罗斯女人当小老婆的时候,普京大帝为了统战也只好假装没看见,请问这个时候“传统”“多数人的利益”“保护主体民族”去哪里了?

话说回来俄爹脑控能力确实一流,苏联时代脑控白左,普京时代脑控红脖,左右横跳屹立不倒,可见这个脑控技术真不是盖的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布尔什维克就是套着红色皮的沙俄,现在沙俄把红色皮蜕去了,又长出来了原来的白色外壳。

西方左派的政治正确的确有些疯狂,但俄爹这种还做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黄粱美梦,还对境内的高加索人中亚人和境外的乌克兰、叙利亚重拳出击的沙文主义国家,绝对没资格指责“白左”。甚至可以说,如果白左哪天能浇灭这种沙文主义神棍的气焰,那也是难得做了一件好事

元悪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Luh #173755 主要指的就是最近有美国教师号召拒绝莎士比亚进课堂吧,大概是和种族或者殖民议题相关。普大帝此演讲有说的对的地方,当然也有胡说八道的地方,上面几位朋友也解释了。还是为他自己的意识形态服务的。普京这十几年大力弘扬东正教传统,前段时间还将王室后裔请回来举办婚礼,大有恢复沙皇俄国荣耀的感觉,以此来清洗共产意识形态。

不过,我想说的是普京作为自认的温和保守,说话方式和个人气质比习大大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啦!也比喊喊“白左不行““清算少民”要高多啦!

( 由 作者 于 10月27日 编辑 )

存在主义不能成为指导方式的诞生之源

存在主义的优点1 和缺点 2 2 2

存在主义不能成为指导方式的诞生之源。来自存在主义的一切都不能成为指导方式的诞生之源。就像是我们乐见草木纯良无害但知道再纯良者也有狂野一刻,当我看到普京描述的这个 我立刻想到了存在主义的过于令人舒适的描述。普京说的、或者说当普京切换到存在主义模式之后说的,并不能真的表述什么,而像是一种赞美,像是对他人的一个你知道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compliment ,它就像“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 由 作者 于 10月30日 编辑 )

@卷毛 #174038

普京作为一个存在主义者,老实说这是我从没想到过的角度。

包括此用户在内的 38 名用户已被管理员标记为 大量注册小号攻击他人的基层公务员家属。若您认为当前标记是错误的,请私信联系管理员解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