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孩子,比我小时候可怜多了 观点

今天看到一位老师吐槽

多年前教室里就安装了监控,先是只对领导开放,每节课查不认真的学生,每天全年级通报、留校,当然也查老师,我就很少再给学生放电影了,自习课也不能看书只能盯着学生。本学期每个家长收200块,现在全天对家长开放,昨天我们在教室里背书,马上就有家长微信来了:这节是什么课?(背书肯定不是那样端端正正坐好的样子嘛)喊学生到办公室,家长又问:我家孩子犯什么错了?邻班有个男孩子上课看小说已经被他爸爸抓到两次。这一届的孩子看起来比哪届都乖巧,但是学习没有一点自主性,以前的孩子虽然偶尔开小差讲小话,我很清楚他上课是跟着来的,学习也不需要老师一定布置书面作业,他会去阅读,去复习,去思考。现在一点也不行,带不动,我每天很痛苦。

想起之前这里有个帖子问“假如可以選擇的話,你是投胎到一個中國資本家家庭還是第一世界中產階級家庭?”我还是选择正常国家的中产阶级家庭,中国正在变得越来越魔幻、越来越可怕。

8
10月21日 1517 次浏览
11 个评论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这时候就要祭出福柯了。

and 福柯吐槽中国教育制度(大雾).jpg

鵺莺 黄昏已至,夜幕将临。

想起这么一段话,这段话不是出自哪位名流大咖之口,本人也记不起其中的具体内容了。大概意思是讲:

在游戏机刚刚进入中国,孩子们都争先恐后去玩儿的时候,人们说:“这是被游戏机毁掉的一代。”

当漫画书开始在孩子们之间流行起来时,人们说:“现在的小孩儿都去看漫画书,不肯好好学习了。这是被漫画书毁掉的一代。”

当互联网开始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时,大家发现孩子们对于这种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学得也很快。于是人们又说了:“现在的小孩儿整天上网,这是被互联网毁掉的一代。”

后来的电子游戏、智能设备,也都被认为是“会毁掉谁谁谁”的东西。

但是请问,我们的孩子有被这些新兴事物毁掉吗?我们的下一代能被这些东西毁掉吗?

答案是不能。我们的下一代只能被他们的前辈毁掉,也就是被我们这代人毁掉。我们带给了他们怎样的环境、教导了他们什么,又传授了些什么。这些才是决定性的因素。


如果这位老师所言为真,那这些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可怜”。

个人感觉中国的家长整体来说是非常功利主义的,“今天考得怎么样?”往往是最常挂在嘴边的话。这本身就给了学生们不小的压力,一种来自家庭的压力。

现在更好了。学校教室里开始装监控摄像头了,学生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大人们看得一清二楚,完全没有任何自由空间可言。而大人们必然是会将自身的意志或所谓的“规范”强加在孩子身上的,毕竟“小孩儿不懂事”。我无法想象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与学习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对于我个人而言这等同于是永死的地狱。

联想到之前的“川大军训互相举报”事件。其中有“八零后”年轻人对此事发文回应,称在自己的那个年代,同学们往往合起伙来欺瞒老师,一同抵制权力,最终大家的待遇都得到改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现在的孩子不但不团结起来抵制权力的侵害,增加共同的福祉,反而争相向权力献媚,试图表现自己是个好孩子,以破坏同学关系的方式让自己得到表扬。

社会大环境的骤变是否已经潜移默化地对学生们产生影响了呢?

现在的孩子们身处的教育环境——在幼儿园就会被要求观看总书记电视讲话从小学开始学“习思想”的“课本”。之后就是在被摄像头严密监控的环境下度过几年“愉快”的校园生活(我不相信这种压抑的环境不会对学生们正常的心智和人际交往能力的发展造成影响)。当他们终于熬到放假放学,想要打开手机或电脑放松一下时,却又会看到形形色色假大空的政治宣传以及各类恶毒的仇恨言论铺满屏幕……

什么?您问我中国的下一代会怎么样?抱歉,我不太敢想,也没有闲暇时间去想。多学习学习自我保护的知识,防止被愤青们举报——这恐怕才是本人当下更应该做的事。

( 由 作者 于 10月21日 编辑 )
中间偏左人

从教室加装监控开始,变成这样就是必然的了。

墙国的家长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越来越好,所以就会要求老师将班级内的监控公开。

公开之后就是这样了。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北条沙都子 #173481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现在的孩子不但不团结起来抵制权力的侵害,增加共同的福祉,反而争相向权力献媚,试图表现自己是个好孩子,以破坏同学关系的方式让自己得到表扬。

看过《异世界迷宫黑心企业》这部日本动漫了吗?第五集的内容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NoStepOnSnek Taxation Is Theft

@刘慈欣 #173486 看到time travel那段之后我弃坑了。

想起了卓别林的摩登时代。。。。。。 学业,宿舍,职业,婚娶。奴役是中国人永恒的主题。

https://m.douban.com/people/39401007/status/3626702442/

家长上班摸鱼看监控,怎么还好意思管娃在学校摸鱼呀……

建議用魔法打敗魔法,讓老闆給家長辦公室也裝上攝像頭,24小時公網直播。

Luh 那么如今这像是夜间巡逻一般,处在黑夜的正中央,他才知道,这夜晚正在展示着的那个召唤,那个灯火,那个不安,全都是——人类的生活。

我所了解中学的情形还没有那么戏剧化。

关于监控:

主要是校领导和班主任管自习的时候看,全天开放给家长的并不多。家长也就是在刚开始新鲜时和心血来潮时瞄两眼,因为时间精力所限,实际也不可能一直盯着监视,而且在家长和老师的关系中,往往家长处于弱势。

关于抗争:

我有时会想,中国这套教育系统,有意无意地摧毁了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和求知欲后的一个结果,就是极大地降低了反抗发生概率,无论是对何种权威,老师还是政府。老师的存在类似于毒品,只有乖巧听话才能进步,一旦停止吸食就无法维持成绩,在这个高度功利化的体制里,学生怎么能去抵抗他呢?

就我所知道的,他们的教育几乎完全是所谓“主义教育”;或是“党化教育”。他们侧重的,第一是宣传的能力;第二是实用的科目,例如化学与工程;纯粹科学与纯粹文学几乎占不到一个地位;宗教是他们无条件排斥的,那也许是好事,但他们却拿马克思与列宁来替代耶稣,拿《资本论》一类书来替代圣经,拿阶级战争唯物史观一类观念来替代信条。——徐志摩

关于影响:

中学师生中,真正粉红的并没有那么多,大概占10%到25%左右(25%已经很了不得了),占70%到85%的绝大多数人所追求的无非是升学,就业,赚钱,娱乐这些,涉及政治的时候跟着喊几句口号,鼓鼓掌,回家昏天黑地地沉浸在娱乐里。剩下只有少数水平优秀,精神独立的老师和愿意思考,敢于质疑的学生。(其中极少数是异端分子)

这里顺便引述一下陈寅恪先生表现何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写于建国后时期)

我绝不反对现在政权,在宣统三年时就在瑞士读过《资本论》原文。但是我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你以前的看法是否与我相同我不知道,但现在不同了,你已不是我的学生了。

因此,我提出第一条:“允许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其意就在不要有桎梏,不要先有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也不要学政治。不止我一人要如此,我要全部的人都如此。我从来不谈政治,与政治绝无联涉,和任何党派没有关系。怎样调查,也只是这样。

我对共产党不必说假话。……我要为学术争自由。我自从作王国维纪念碑文时,即持学术自由之宗旨,历二十余年而不变。

因此,在利刃下受伤最深的,唯有那少数人而已。如果早已习惯了枷锁,就必然不会为之感到痛苦。

@北条沙都子 #173481

我无法想象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与学习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对于我个人而言这等同于是永死的地狱。

我发自内心地认同。但慢慢地,悲哀地了解到,并非每个人都有着类似的感受。王小波有一句话,大意是:

原来人没有美和爱情也能活,至少对中国人是如此。

关于对策:

您如果身处这个体系之中,定然会觉得难受。不过这话有个前提,就是您属于“少数人”范畴。我相信这部分人是独特的,各有适合各自的对策,难以一概而论,不得已时退学也是一种选择。不是有

越是带着镣铐,越要努力舞蹈。

那凡是杀不死我的,最终都将使我更强大。

最近看的小说里有

“因为——活着就是要玩乐对吧?既然这样,在哪里都找得到乐趣吧?”

“觉得痛苦就设法不痛苦,觉得无聊就找出有趣的事,活着不就是如此吗?我不觉得有那么复杂耶?”

最可怕的还是那些感受不到畸形,乏味,痛苦的人们吧,终其一生也无法走出这条路。

有关监控这件事,广大人民群众对此其实是喜闻乐见的。

疫情可怕,所以要密切监视每一个传染源,自由可贵,有命在更可贵不是?虽然这套说法是媒体灌输的,但对于从小就接触这套逻辑的人来说,接受起来毫不费力。

他们还会从这套思维中衍生出其他想法。

一个有孩子的人在看到儿童被拐卖的新闻后,感慨说,要是政府能给每个孩子都植入一个芯片,就不怕孩子走丢了。

别笑,这是真的。对于如何监控,中国人能够给你想出成千上万的点子,可在行了。

美容大王大S曾经说,化妆用多长时间,卸妆就要用多长时间。同理可用在洗脑上。中国人脑袋被洗了70年,就算现在开始往回洗,也得洗一阵子呢!

thphd 2047站长

@natasha #173594

一个有孩子的人在看到儿童被拐卖的新闻后,感慨说,要是政府能给每个孩子都植入一个芯片,就不怕孩子走丢了。

这个玩法成立的前提是,这个芯片只能被监护人,或者监护人授权过的其他人用于寻找孩子,绝对无法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

换言之这芯片的硬件和代码,必须得是家长亲自审查过才行。任何最终用户不能从原理上理解的技术,总会包含各种1984功能的。

@北条沙都子 #173481 能说出这种言论,只能说明家长想推卸责任。之前知乎也有人说,没有网络游戏也有斗蛐蛐,没有斗蛐蛐也有斗鸡升官图筷子。重要的是家长如何引导,而不是禁止一切娱乐

引用: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6258652/answer/1233634623 (墙内链接)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