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曹操《讓縣自明本志令》 文学

孤始舉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巖穴知名之士,恐為海內人之所見凡愚,欲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譽,使世士明知之;故在濟南,始除殘去穢,平心選舉,違迕諸常侍。以為彊豪所忿,恐致家禍,故以病還。

去官之後,年紀尚少,顧視同歲中,年有五十,未名為老,內自圖之,從此卻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與同歲中始舉者等耳。故以四時歸鄉里,於譙東五十里築精舍,欲秋夏讀書,冬春射獵,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絕賓客往來之望,然不能得如意。後徵為都尉,遷典軍校尉,意遂更欲為國家討賊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將軍,然後題墓道,言「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此其志也。

而遭值董卓之難,興舉義兵。是時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損,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多兵意盛,與彊敵爭,倘更為禍始。故汴水之戰數千,後還到揚州,更募亦復不過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後領兗州,破降黃巾三十萬眾。又袁術僭號於九江,下皆稱臣,名門曰建號門,衣被皆為天子之制,兩婦預爭為皇后。志計已定,人有勸術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後孤討擒其四將,獲其人眾,遂使術窮亡解沮,發病而死。及至袁紹據河北,兵勢彊盛,孤自度勢,實不敵之,但計投死為國,以義滅身,足垂於後。幸而破紹,梟其二子。又劉表自以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卻,以觀世事,據有當州,孤復定之,遂平天下。身為宰相,人臣之貴已極,意望已過矣。

今孤言此,若為自大,欲人言盡,故無諱耳。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或者人見孤彊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評,言有不遜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齊桓、晉文所以垂稱至今日者,以其兵勢廣大,猶能奉事周室也。《論語》云:「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謂至德矣」,夫能以大事小也。昔樂毅走趙,趙王欲與之圖燕,樂毅伏而垂泣,對曰:「臣事昭王,猶事天王;臣若獲戾,放在他國,沒世然後已,不忍謀趙之徒隸,況燕後嗣乎!」胡亥之殺蒙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孫,積信於秦三世矣;今臣將兵三十餘萬,其勢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義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讀此二人書,未嘗不愴然流涕也。

孤祖父以至孤身,皆當親重之任,可謂見信者矣,以及子桓兄弟,過於三世矣。孤非徒對諸君說此也,常以語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謂之言:「顧我萬年之後,汝曹皆當出嫁,欲令傳道吾心,使他人皆知之。」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所以勤勤懇懇敘心腹者,見周公有《金縢》之書以自明,恐人不信之,故然。欲孤便爾委捐所典兵眾,以還執事,歸就武平侯國,實不可也。何者?誠恐已離兵為人所禍也。既為子孫計,又已敗則國家傾危,是以不得慕虛名而處實禍,此所不得為也。

前朝恩封三子為侯,固辭不受,今更欲受之,非欲復以為榮,欲以為外援,為萬安計。孤聞介推之避晉封、申胥之逃楚賞,未嘗不捨書而歎,有以自省也。奉國威靈,仗鉞征伐,推弱以克彊,處小而禽大,意之所圖,動無違事,心之所慮,何向不濟,遂蕩平天下,不辱主命,可謂天助漢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縣,食戶三萬,何德堪之!江湖未靜,不可讓位;至於邑土,可得而辭。今上還陽夏、柘、苦三縣,戶二萬,但食武平萬戶,且以分損謗議,少減孤之責也。

10月10日 180 次浏览
7 个评论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这就是那种“别争了,让我来做皇帝”的那种风格。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所以毛泽东和共产党为什么要给曹操翻案,毛共和曹魏都是那种表面上追求“统一”、“稳定”,然而对治下的人道主义灾难绝口不提的那种比“伪君子”还恶劣一万倍的“真小人“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陛下何故谋反?”

202X年某日,北京正在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张伟将军不敲门便突然冲了进去,指着主席台大喝道:“陛下何故反党?”。张伟将军身后紧随一队踢正步的特种兵。在场瞬间鸦雀无声,没有人敢抬头仰视。“今日之事与闲杂人等无关”,众人跪着倒退爬出了会场,只到门外也不敢起身转身。

汉帝国签证官
清华博士豆沙馅 桃李出深井,花艳惊上春

@消极 #172507 以曹操的实力,废汉自立有什么难的。所以这一篇我倒是觉得他说的对。

@清华博士豆沙馅 #172676 赤壁打赢了,就可以顺天时以践阼了...打输了,就没办法了。后世桓温北伐也是同样的原理。

@消极 #172679 那曹丕怎么不端了孙权再践祚?

@清华博士豆沙馅 #172683 赤壁战败之后曹氏控制区叛乱四起,关中韩遂马超起兵,荆州孙刘共同威胁樊城。在曹丕上台的时候,关中已定,关羽已死。东西战线稳定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