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一下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之一Maria Ressa 人物

(这是2020年6月的“范琪斐的美国时间”对菲律宾网络媒体Rappler的一个深度分析。Rappler的执行长兼著名记者Maria Ressa刚刚获得了202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重温这个2020年6月的访谈有助于我们了解本次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给Maria Ressa的原因。下面是根据视频摘录的文字。)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又发功了。敢于监督政府、揭露权贵的网络独立媒体Rappler的执行长Maria Ressa和前记者Reynaldo Santos昨天遭到马尼拉当地法院以网路诽谤裁定有罪。该罪在菲律宾最高可判处6年徒刑。该案还可以上诉,两人也不被还押,但各被法官裁罚了40万披索。很多人权团体忧虑:此案一判,菲律宾还有言论自由可言吗?

让Rappler吃上官司的是8年前的一则报道。当时的首席大法官科罗纳被控不实申报财产。Rappler在调查中发现,科罗纳光是代步的豪华轿车就有两辆,其中一辆还是登记在大富翁肯格的名下。再追查下去更劲爆,肯格疑似涉及人口贩卖、走私毒品,还卷入了2002年马尼拉市议员Chika Go的谋杀案。根据Pappler拿到的情报单位的报告,肯格是该市议员谋杀案的背后主谋。然而,在2019年该案审理期间,被抓到的刺客在出庭的路上居然遇害了。

肯格的身家至少一亿美金,在菲律宾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开始他并没有管这条新闻。但是过了5年后,突然说名誉受损要提告Rappler。按理说,这个案子告不成。因为:第一,菲律宾的网络犯罪防治法是在该新闻报道后4个月才通过,因此不应该覆盖该法律通过之前的新闻。第二,诽谤罪的追诉期只有一年。报道是2012年5月刊登,如果要告诽谤罪,最多也只能在2013年5月前提告。但肯格是在2017年才提出诉讼。然而法官说,Rappler在2014年曾经改了原报道的一个错别字再上传,就算是再出版。后来更是修改法律,把诽谤罪的追诉期延长到12年。这样控告就“名正言顺”了。

判决成立之后,在菲律宾引起舆论大哗,让人们非常忧虑菲律宾媒体不再拥有言论自由。

其实一开始菲律宾总统杜特蒂跟媒体的关系不坏。他在竞选期间,还被媒体赞美为改革派政治家。可等到上任后,他原本夸下海口的扫毒工作成效不彰,扫毒手法也备受争议。最夸张的是连审判都不用就可以处决。根据当地警方数据,过去三年内在扫毒活动中死亡的相关人士就高达29000人。其中真正的毒贩只有3000人。那其他人是为什么死的?没人知道。

眼看对他的质疑越来越大,杜特蒂就开始转移注意力,首先拿异议媒体开刀。最先遭殃的是菲律宾的英文报纸《每日询问者报》,这件媒体被逼到差点出售。传媒龙头ABS-CBN也是营业执照到期,新执照就被政府扣着不发,搞到一度停播。杜特蒂还让一批网军到处散播假新闻,把记者妖魔化。现在更是首次针对记者个人开罚,对新闻自由极尽打压之能事。

根据无国界记者所发布的报告,杜特蒂上任之后,菲律宾的新闻自由指数年年退步,今年已经掉了两个名次,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36名。记者的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过去三年来已经有16名记者被杀。在这样的环境下,Ressa说对判决结果并不意外。毕竟在杜特蒂上台之后,她身上至少背负了7个罪名,从逃税到非法接受外资都有。

别看Ressa个子小小,看上去像个学生。她可是在CNN呆了20年的资深调查记者。Ressa说,她亲眼见证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倒台,社会逐渐走向民主,哪能再看着杜特蒂大开倒车。她亲手创办的网络媒体Rappler就是她的发声平台。

2012年创办的Rappler原本只是一个facebook粉丝页。2013年在菲律宾遭受海燕台风袭击,灾区电视信号中断,灾民都是靠Rappler的即时资讯来了解情况和报平安。掌握了网络优势,Rappler很快就扩展规模。旗下的记者都是年轻敢冲的新记者,选题多元,报道活泼,经常开直播和观众互动。Rappler现在已经成为菲律宾最有影响了的网络媒体。Ressa还因为勇敢报道菲律宾的扫毒问题和政府网军,获选时代周刊的风云人物。从而成为杜特蒂的眼中钉。除了Ressa被定罪,菲律宾国会还在2020年6月3日通过了类似于港版国安法的反恐法案,赋予军警更大的监控权,未来菲律宾政府将会更加严厉地限制言论自由。

然而杜特蒂的民众支持率一直很高,常年徘徊在80%左右。去年期中选举,杜特蒂支持的12个参议员全部选上,从而让杜特蒂把持了国会。根据美国媒体The Atlantic的分析,杜特蒂的高支持率和他擅长操控社交媒体、打击异己(如Rappler这样的敢言媒体)、塑造自己的强人形象有很大的关系。很多观察家已经把杜特蒂和独裁者马科斯做比较。


希望大家通过上面的摘录,能够对Maria Ressa的事迹有一点了解。我知道有人会对中国抗争者没有获奖感到愤愤不平。平心而论,全世界的抗争者都该获奖,但奖项一年只有一个,只能给一个或两个人,尽管几乎每个获奖者都作出了极大的贡献,除了极少数争议极大的外(有人会说奥巴马,这个争议可以在别的帖子里讨论,在此不赘述)。

这些抗争者人人都有贡献,但为了争奖项而说别人贡献不如你支持的人的贡献大,就显得小家子气了。其实抗争者自己不争,都是粉丝团在争。任何一个反抗压迫的抗争者获奖,都是全体抗争者的荣耀。获奖者都会肩负这份重托和责任,替其他的受打压者发声。一个有远见的民主粉丝,如果有志于民主运动,更是要学习如何做好国际连横,借助他人的光环,想办法把自己的议题打入到国际社会。是时候学习一下现代的民主运动理念了。

再补充一点:这是二战以后,首次有传媒获奖,这对全世界的媒体从业者都是一个激励。这是全世界传媒工作者的荣耀,特别是受到极权打压的传媒工作者的荣耀。所以,千万不要有门户之见,什么你家获奖我家没获奖之类。

( 由 作者 于 10月8日 编辑 )
5
10月8日 263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