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下异议群体(反贼)批判爱国民族主义的一点思考 观点

虽然我挺看不起天天车轱辘话的姨粉和逆民的,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讲也不是没有好事嘛。

这次的对抗中共的异议群体虽然相比以前数量要少很多,但是出现大量的对中华文化和民族主义的反思,包括港人,维吾尔人,台湾人,以及来自大陆的一部分反贼,由十多年前原来容易被忽略的小圈子,现在在异议群体里面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

跟八九年那群爱国民主人士以及11年12年互联网广泛的对国民党和民国的同情不一样,那帮人很容易被当局煽动和洗脑成亲共人士,而现在的大陆反贼一旦反共的同时还批判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这基本就是不可逆的。

未来如果国内还有民主运动,那有可能演变到最后前面不会加上“爱国”这个定语了。

像有些人说的爱国不爱党,虽然反党但是爱国的时候,可提出个反问:为何一定要爱国? 国跟党不是一体的,但不意味着国也必须要爱,不爱国也不意味着认同党国一体嘛,追求发表不爱国的言论也是对言论自由的追求。

基于民众自尊自爱,以捍卫公民权利角度出发的民主运动,远远比什么“民族危亡”“爱国”“民族复兴”这类宏大叙事角度出发的民主运动要走的更远和更坚定。

出于爱国主义角度煽动的民主运动,只不过是个吹大的泡沫,在当局的极端民族主义面前一戳就破。

( 由 作者 于 10月6日 编辑 )
5
10月6日 750 次浏览
20 个评论

而现在的大陆反贼一旦反共的同时还批判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这基本就是不可逆的。

—-

李硕表示excuse me?

至少东北一带的这种所谓缓则,能否真的有你说的这种坚持要打个疑问号。

@公孙策2 #172265 基本不可逆不等于全部不可逆啊,至少到目前为止也没见过几个是后来跳反成为爱党人士的,尤其早年对中国民族主义不太感冒的异议人士,还有11年被自干五打成逆民的带路党反贼。

倒是大中华主义反贼,国粉,尤其是那种偏向国家主义的反贼,从八十年代到现在一抓一大把跳反爱党人士

( 由 作者 于 10月6日 编辑 )
矛盾使人自由
三只鹿儿 叫我三鹿就好

没有枪和军队的话,反华和反共就没有区别,因为都是做梦。

年轻人每天做梦,对共产党当然是好事。现在很多年轻人,既不愿意学习计算机,又不愿意接受军事训练,今天做民主梦,明天做诸夏梦,我看还不如习近平的中国梦,至少人家有GFW和解放军的支持 ——by 站长

@影人 #172271 这是没错的,目前确实没啥实质性用处

蛤书记 水贴专用号

我认为应当还是要支持爱国主义的,但同时也要明确几点:1、爱国的目的是维护国家利益,而国家利益就是国民个体利益的集合,不存在国民利益之外的“国家利益”;2、国民就是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同时,不存在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却不属于中华民族的人;3、政党和政府除了维护国民利益以外,没有属于自己的特殊利益。

( 由 作者 于 10月6日 编辑 )

支黑和反思可沾不上边

@PotatoPC #172276 那种发泄性的屠支和支黑还是算了

@迫真共和国 #172281 姨粉大多是支黑吧,拥x屠支是最基本的行为逻辑,自从阿姨驳斥俄罗斯是战斗民族这个说法后好像没什么姨粉说俄罗斯行了😔

废物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终会燎原

去魅嘛,很有必要。

爱国的坏处就是一不小心会被统战。如果能保证自己不会被统战,爱就爱呗。

神友那种结构既是发泄,也并非完全无用。比如他们年年用南京大屠杀对标共匪各类屠杀,对不对吧也不一定对,但是用魔法打败魔法至少可以可以坚定大家的信念。和反共左派哪些又臭又长的比还是有用不少。

什么力量?替党国Cos“境外反华分子”的力量?把中间的中国人逼到中共那边的力量?

“爱国主义煽动的民主运动”“吹大的泡沫”,怎么吴越人,巴蜀人不是另一种变相的爱国?爱国就容易被中共洗脑?那看似中共确实是对中国,对中国人民做出巨大贡献的政党!

@yingzhen251 #172294 本来这种境外势力污染民主运动纯洁性的说法就非常不合理。

我完全不反对有任何境外势力的支持,甚至认为这是必要的

这“中间人”完全就是一大坨泡沫,不管逼不逼,极大概率都会因为各种理由说“被恶心到”选择爱党。

至于所谓吴越人巴蜀人,不好意思哦,我本质上是看不起姨人发明民族这方面的东西的,包括hk和tw那套民族发明, 我之所以扯上他们是因为他们会批判你国民族主义,不要以为我会认同这种观点然后就拿这种来反驳我

( 由 作者 于 10月7日 编辑 )

党国塑造了“敌人”,一帮人要帮党国证实这个敌人,还认为自己是反共。

现实点说,中国绝大多数人都秉持着“家国情怀”,几千年了,根治不了,那如恁所说,那么绝大多数人都会沦落到爱党,那么“屠支”肯定是最后的归宿?

说到底,依然是“爱国”=“爱党”的老套路,不破不立?中共党国不分,然后也来一脚,把所有爱国反共打上“通共”的嫌疑。

@迫真共和国 #172295

( 由 作者 于 10月7日 编辑 )

@yingzhen251 #172298 我的意思一开始说的很清楚了 爱国不应该跟爱党绑定,但不爱国可不意味着就是认同爱国=爱党了。 也不是不爱党就一定得不爱国

而且我最排斥的是那种强迫性的,以爱国为出发点的民主诉求,但没必要民主诉求一定要有个“爱国”作为正确动机,异议群体也不应该有太浓厚的国家主义情绪,例如“国家强大”“大一统”“民族复兴”

( 由 作者 于 10月7日 编辑 )

@迫真共和国 #172300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于支黑,是以言论自由的原则对其表示尊重,但是我自己是不认同他们的观点的。

你的意思是不是,爱国不爱党可以,但不能强迫其他的反共者也要爱国不爱党?

或者你的意思是说,反共本身就不应该和爱国绑定?爱国是一回事,反共又是另一回事?

@影人 #172327 对,不应该是强迫性的把爱国当成绝对正确的东西,扯什么东西都要把爱国当成个前提仿佛不爱国就没正当性似的。 我对爱国本身的排斥,远远没有这种强迫性爱国来的大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影人 #172327 @迫真共和国 #172334

可不可以拥共屠支,支持虫文门?

@消极 #172350 如果是说我的立场的话,我自己并不是支黑,甚至也对许多支黑很反感,但我除非是看到有人说“支那人都该死,应该核平”这种话,我还是对他们的言论表示容忍,但也谈不上尊重。

当时虫文门被封的时候我并不在场,不知道他在那个帖子里说了什么,如果他说了上述的这一类的言论,那么封他是理所应当。

我覺得你們首先要弄清楚這種(無腦)反共是怎麼來的,而不是老想著搞個大新聞,把我給批判一番。 現在國內的輿論場風險太大了,哪怕你一直表現得很愛國,只要說兩句中立的話,都有可能被網絡挖墳,說你是高級黑或者反賊,直接封號。回形針就是例子,他們確實是地圖這些問題踩雷了,但也做過不少歌功頌德的節目。至於吳淞壘他們到底怎麼想的,這就屬於無法證明的思想罪了。結果呢,公司關門人被喝茶。你客觀有p用? 這就導致了墻內客觀討論的成本太高,也造成了要反賊就乾脆徹底反共的二極管。

現在中文互聯網完全被中共和gfw毒害了,每個人從墻裡面出來,要不就是經歷一場長時間痛苦的蛻變,要不就是變得更魔怔(而且大概率是更魔怔),而清醒的人看到這些人又很無奈。本來法西斯主義不應該是可討論的問題吧?但只要你用中文,你就不得不跟他們討論法西斯主義,以及類似魔怔問題。我現在對墻外中文互聯網的期待已經放到很低了。一個用處就是在30%的場合,中文對我查資料比英文方便那麼一點。另一個就是至少你還能討論,忍受謾罵至少比墻內被秒刪強一點吧。

@清水照子 #172363 是的 国内舆论极端化 把爱国和爱党绑在一块 那必然会逼出类似姨粉这样的反面 也就是所谓的恨国党

庆丰话 品葱难民君子以不强自息

@yingzhen251 #172294 支持分裂也是爱国的一种,因为分裂派认为中国分裂以后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日子会更好过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