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劉仲敬是想走向封建統治,就是春秋戰國時期的統治,他對民主政治(尤其是中國的)很絕望 时事

他想解構大中華中央集權保守主義的思想並不是爲了民主,他對西方民主政治同樣是很失望的,覺得西方民主政治被左派利用,福利國家和對準國家而不是人民的思想是致命的,有缺陷的。參照這個評論:

“這就是為什麼能夠統治的民主總是極其腐敗的民主,井井有條的鳥籠民主只能是官僚統治的白手套,而且從管理水平上講,投票費拉還不如中舉費拉能力強。民主是日耳曼蠻族決鬥審判的變形,默認你的打手有能力為領主打翻對方的打手,而不是吃虧上當以後,指望早已垮台的公權力作為凌駕雙方之上的第三方出來申冤。只有教會和專制國家才會為無力或不願保護自己的弱者伸冤,封建社會默認這種行為就是卑鄙的定義。川普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核平中國伊朗朝鮮,戰勝歸來以後根本用不著打官司。選舉、審判與決鬥同構,打不了勝仗打官司也難。 ”

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1336632697142321152

這就說明,劉仲敬他不光反對中國的民主派(他稱之爲民小),而且對整個民主政治十分失望,乃至要否定它的地步?西方民主政治的卻又缺陷啊,但是民主一定就是腐敗政府?怪事。而且什麼專制國家爲弱者聲冤,什麼時候專制國家爲弱者伸冤過?爲被驅逐的低端人口伸冤嗎?爲殘疾人伸冤嗎?爲政治犯,人權捍衛者和勞權人士伸冤嗎?中國的弱勢群體,少數民族、弱勢群體和邊緣化人群、殘疾人什麼時候得到公平正義了的?而且民主和日耳曼蠻族有什麼關係,希臘最先有民主,他們是日耳曼蠻族嗎?顯然不是的。

原來劉阿姨反對中華大一統中央集權思想不是爲了民主和自由,也不是反對保守主義和因循守舊的思想,原來是爲了鞏固封建(就是軍閥混戰)的制度,他和香港、臺灣和中國民主人士(既有統派、也有獨派)不同地方就在於此。像滕彪這樣的人反對中華大一統是爲了民主自由,反對威權和保守主義思想,反對大一統共同體集權主義破壞民主政治和多元文化。劉阿姨想回到軍閥混戰(武德充沛就是說的這個),封建領主分地自居的時代。他對鄉紳階級,自發秩序(海耶克所發明和提倡的),發明民族的崇拜,來對抗大中華中央集權帝國大一統思想,是爲了走向分封制度,而不是西方現有的民主和聯邦制(當然不是所有民主國家都有聯邦制),還用封建領主來形容美國的選舉,(參照民主與封建這篇奇文,https://liuzhongjing.medium.com/%E6%B0%91%E4%B8%BB%E8%88%87%E5%B0%81%E5%BB%BA-5f1e148ea29e)什麼鬼東西?看來他的思維和國內的入關學、大旗黨、盧克文一樣荒謬和奇葩。是封建制度有利於民主,還是民主制度事實上是封建制度,費拉和一盤散沙的中國人不配民主制度,選舉換不來美國政客(他形容爲封建領主)的忠誠?

1
9月26日 568 次浏览
24 个评论

你姨的想法就跟毛泽东和习近平的想法是一个逻辑,不破不立 大破大立,只是方向相反而已

刘仲敬一直很反对“大众民主”的,这种风气多年前就在中国的“英美保守主义圈子里”很盛行了,什么“十九世纪秩序最完美”“自由比民主更重要”之类的论调根本不罕见

当然刘仲敬对“自由”的推崇没那么高,他最看重的是“组织”和“自发秩序”,所以比其他人更反动。

NoStepOnSnek Taxation Is Theft

封建你可以直接理解为州权

“封建制度”注重的是权力的“来源”。现代民主国家的权力的“flow”可以说是从所有公民集中到中央政府,再由中央政府借给地区政府,(美国虽然不是全部,但还是大部分给中央政府,之后再分配),地区政府本身不是主权国家。在封建社会,地区政府的权力就来自于其本身。这就是刘所说的“封建领主”,封建领主就是自己的权力来自于自己,不是来由上级施舍的。封建社会权力的“flow”是从下往上的,是每一个领主把自己的权力借给自己的上级,并有权收回,实际操作上也是各地领主在自己的领地内拥有一切权力,跟上级的关系只是军事上的联盟。用正常政治话语来说,就是联邦的权力只有代表各州进行外交,没有征税的权力,税收多少由每个州自己决定给联邦多少,并各州保留单方面独立的权力。事实上这就是The 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

虽说像以上这样,我可以从刘的学说里找到很多美国自由意志派的观点。但是,刘既然老是用中世纪术语,不仅仅是拿中世纪封建制度做类比,似乎是在推崇中世纪制度本身,那他就跟自由意志有关键的不一致。自由意志说到底还是个注重个人的学说,其自发秩序是基于个人的,而不是基于领主。中世纪或许能作为一个权力分散的例子,但其制度本身有致命的缺憾,那就是,平民并没有选择领主的权力。自由意志主义的主张是,每一个个人都是主权个体,而社会的自发秩序都是建立在所有个人之间所发自愿签署的契约。刘或许是从这种理论中学到了一些结论并加以运用,不过并没有理解最基本的法则。

( 由 作者 于 9月27日 编辑 )

“选举主任dq非法移民投票,那么下一步必然就是当选议员宣誓就职”,那么刘是黑户?还是绿卡?还是美利坚国籍? “日耳曼蛮族决斗的变形”,骑马与砍杀玩多了是吧?

“川普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核平中國伊朗朝鮮,戰勝歸來以後根本用不著打官司。選舉、審判與決鬥同構,打不了勝仗打官司也難”。

毛泽东转世?即使把中国全部种太阳,核力量并不能摧毁一个国家。现代国家的核力量统统是拼“核威慑”,即核战争后,自己还有多少枚核弹。美国犁中国,忽略俄罗斯?况且中国的核潜艇,隐蔽导弹基地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全部打击,美国只要也要承受几枚核弹引爆的代价,那么特朗普就是战犯,杀人犯。这种吱吱作响的人,也骂别人费拉,真是笑了。

军阀割据的时代一定会有,可惜他刘仲敬他妈的不会成为军阀。他是被军阀拉壮丁的,被军阀收税收到一百年以后的,被散兵游勇抢劫,强奸,灭口的,被拉去种烟土制毒的。

武德充沛?指川军两杆枪,一杆烟枪,一杆烂步枪,可太他妈武德充沛了。齐夔元卢永祥每天相互炮战,回合式射击,没死几个人。这些军费全是老百姓的血汗。

如果这样,抱歉,爷👴真的要变成岁静了,中共真是秩序的守卫者。

@NoStepOnSnek #171394 可能是对“封建”的理解有偏差吧,中世纪的封建起先是有国王分封给亲属和功臣领地和爵位,他们成为领主后其领地和爵位都是世袭的,领主有听候国王调遣的义务,领主的权力来源是国王,完全没有什么“从下到上”的flow。美国的州郡首长都是经过民主选举出来的,权力来源是辖区选民,联邦总统无权指挥他们,实施任期制,职位也不能世袭,总统本身也是通过全国大选产生,不能世袭,权力来源不论中央还是地方都是从下到上,这和封建制度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 由 作者 于 9月27日 编辑 )

@葱侠123 #171430 你如果看我写的第二段得话,可以看到,我对刘做的中世纪类比也不是完全赞同。假设“封建”社会的定义是“从下到上”的权利流通,那么中世纪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封建社会,正如你说的,领主有“义务”向自己效忠的领主服务。但是,由于各个领主在各自领地内的自治权范围的极大,在很多情况下可以看作de facto的从下到上,所以他做这种类比是有其意义的。虽然真正的自下而上只能由我说的那样,由主权个人之间的自愿契约来达成。

关于美国,自nullification crisis由内战解决之后,州政府很多权力被分到了联邦。举例来说,人权法案和desegregation,如果州是有主权的,那么州可以拒绝在自己境内实施,然而事实上就是这部分的主权是由全部人民给予了联邦政府,再有联邦政府借全国的意志来给少数反对的州施压。

@NoStepOnSnek #171435 这不是一回事吧,人权法案和desegregation涉及natural right,政府是不可剥夺的,如果地方政府违背以natural right为宗旨制定的宪法那么既是等于政府侵害你所说的“主权个人”,那么联邦政府迫使其实施宪法规定的内容正是体现你所说的“主权个人”。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NoStepOnSnek #171435 宪法的supremacy.

@葱侠123 #171441 公立学校能算natural right?

其实并无所谓。只要政府不是由我说的那种自下而上组成,那么都会侵犯人权。说州有主权这里的意思是州是唯一的人权侵犯者。而州侵犯不会侵犯州内大部分人的利益,联邦的法案却有可能

但是州权制也不是完美的,甚至说不一定比联邦制更好。因为联邦的压迫虽然有可能侵犯一个州内更多人的利益,其压迫的程度却是更轻的,因为综合了全国的民意,联邦的政策会更温和。如果搞州权制,那么就会两极分化,一部分的州变得更好,另一部分更坏。

( 由 作者 于 9月27日 编辑 )

@NoStepOnSnek #171449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凭什么黑人不能和白人一起上学,这不是被剥夺了natural right?

@葱侠123 #171452 我加了点东西,你重看一下。不过对于这个问题,自然权利是人在政府存在之前就有的,政府存在之前有公立学校吗?

@消极 #171446 就是说的supremacy,supremacy的意思就是州没有主权

@NoStepOnSnek #171453 这和公立学校关系不大,你说的不是种族隔离吗?黑人有权选择去哪个学校就读,有权与白人或其他人种进行接触交往,政府可以剥夺这个权利吗?

@葱侠123 #171456 这不是讨论的重点吧。即使州政府不应该这样做,如果州政府有主权得话,是可以这样做的。换句话说,就是联邦政府侵犯了州政府立法和行政的权力,即使这些法是恶法,而这不封建。

注意我想说的只是美国的政体不封建,不是想争论别的。在各州内人民也是把权力给州政府,再由州政府借给各个市,县,这也是不封建的。

@NoStepOnSnek #171457 市县的行政机构也不是州政府委任的啊。

@NoStepOnSnek #171457 你自己可是提倡“个人主权”,问题是你又强调领主的主权,州政府的主权,问题是州政府的权利是否就等于个人权利?难道州政府侵犯个人权利就是封建了?如果中世纪来源的封建都不算封建了,那就是你自己重新定义封建?劝你最好不用封建这个词,免得造成逻辑混乱。你自己把概念理理清楚吧。

@葱侠123 #171460 是每一个侵犯发生的范围越小就越封建。

@消极 #171459 县政府,市政府能有多少权力是由州议会决定的。

@NoStepOnSnek #171462 按照你的定义,校园欺凌发生的范围最小,所以幼儿园中小学最“封建”

@葱侠123 #171469 啊,既然说到这种程度,那就好聚好散吧。

@葱侠123 #171467 Public School System的学校并不是独立机构

@葱侠123 #171469 这删的,搞得我好像真是陈世杰一样。我不是陈世杰,你可以参考这个帖子:https://2047.name/t/16083

标记为删除
( 由 其他人 于 9月27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