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问成绩,多抄作业 政治

要评价一个政治制度好不好,必须先定一个标准。

之前2047搞了一个调查,绝大多数人认为老百姓吃喝拉撒(人权),比国家领土主权更重要。

所以政治制度好不好,应该以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为标准。

要衡量生活水平,最直观的指标是购买力平价人均GDP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untries_by_GDP_(PPP)_per_capita,简称GDP(PPP)PP或GDP6。

从GDP6表中,我们发现一个国家或地区,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政治制度并没有严格的因果关系:

  • 沙特阿拉伯是君主制,在网上骂领导人会被分尸,人均4万美元;

  • 阿联酋实际上也是封建君主制,人均6万美元;

  • 尼日利亚是民主选举一人一票,而且人人都可以上facebook,人均5千美元。

这说明,帝制也可以共同富裕,民主也可以贫穷潦倒。

你可能会说,不对,沙特和阿联酋地下有石油!!

可是尼日利亚地下也有石油,石油占该国总出口额95%。

那你可能会说,是尼日利亚人口太多了,一个亿!!而沙特人少。所以如果尼日利亚人口也减少,人均收入就上去了。

那这不就是共产党的计划生育嘛,现在连共产党都搞不下去了,养老压力太大了,要开放三胎,说明减少出生人口并不能让国家变得富裕起来。东亚都搞不下去还推广到非洲?

美国是一个富裕的民主国家,每个人都可以投票,但还是有很多美国人反对选举结果,跑去攻打国会。

所以民主是不是一定就好?有人说【民主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它是最不坏的】,这是文字游戏,完全没有回答问题。

以前很多人认为中国各种问题的根源是缺少民主,民主可以解决一切。现在民主的声音被打得抬不起头,很多人就开始怀疑民主,对民主逐渐失去信心,而去寻找其他东西来替代。

  • 比如现在很多人觉得法轮功好,认为法轮功能反共、救中国,认为中国各种问题的根源是缺少真善忍。

  • 也有很多人认为郭文贵好,认为郭文贵能反共、救中国,认为中国各种问题的根源是缺少郭文贵式的人物。

  • 随着中共进一步清理民间教会,越来越多人认为基督教能反共、救中国,认为中国各种问题的根源是缺少对上帝和耶稣的崇拜。

然后大家就吵成一团了,谁也不服谁。所以问题究竟出在哪呢?

问题就出在,中国有一种很普遍的思想,叫做【XX决定一切】。比如【态度决定一切】:你被公司开除,说明你工作态度有问题。你被警察罚款,说明你沟通态度有问题。总之一切都是你个人态度问题。

把这种思想引入到政治制度上,就变成了【制度决定一切】:这个国家穷,说明他们的制度不好。那个国家乱,说明他们的制度出了问题。反正一切都是政治制度的问题。

很多人现在就是这种绝对化的思维方式。香港赢就民主万岁,香港输就大法万岁,喜国万岁,诸夏万岁,上帝万岁……然后这些人就会对香港失望,对民运失望,对法轮功失望,对郭文贵失望,对刘仲敬失望,对耶稣失望……最后就变成了岁静,“还是社会主义好”。

中国有大量低收入的劳动人口,他们缺乏逻辑思维训练和常识教育,所以特别容易陷入这种绝对化的思维,而这也是共产党最愿意看到的。

遇到香港抗争,共产党就说【反中乱港分子】;遇到民主运动,共产党就说【为资产阶级带路】;遇到法轮大法,共产党就说【反科学邪教】;遇到健身教练,共产党就说【金融诈骗头目】;遇到诸夏国父,共产党就说【分裂国家可耻】;遇到耶稣基督,共产党就说【从来没有救世主】。总之不管遇到什么制度、思想,共产党都会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制度或思想存在的问题,然后跟你说这种思想要不得!

但是一种制度或者思想存在问题,并不等于它完全一无是处、没有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

法轮功反科学,但是法轮功为了传教而积极拆墙,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郭文贵是骗子,但郭文贵曝光中国官商勾结腐败受到观众欢迎,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刘仲敬搞分裂,但是他的分裂理论是基于他对中国人性、中国社会的分析和判断,受到观众认可,这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同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也有很多问题,所以我们要全盘否定社会主义,把中国变成资产阶级共和国吗?这些问题的答案当然不是非黑即白的。

可是最近很多人就是这样非黑即白,他们因为香港运动失败,就对民主心灰意冷,认为民主没有希望了。香港2019年的民主化运动,虽然总体上是失败的,但它其中既有成功的部分,也有失败的部分,成功和失败各有不同的原因。如果我们能消除那些失败的不利原因,保留那些成功的有利原因,谁又能断定香港一定不能再来一次?国安法能把七百万人都抓起来吗?

我们应该开放性地思考。举个例子,民主思想由于墙而不能在大陆传播,那我们可以学法轮功搞免费翻墙软件,这在技术上是成熟的(参见迷雾通);或者,我们可以学习诸夏,组建武装部队去把上海的GFW设备给破坏掉,这也不是天方夜谭。

要实现这些目的,就必须募集足够的经费,同时要有一定的制度来管理、发放这些经费。那么我们可以学习郭文贵,通过ICO发币募资,再通过以太坊区块链投票来决定这些钱怎么花,从而避免贪污腐败。

在募资初期,中国人对这些事务的关心程度肯定没有西方人高,那我们可以借助基督教在西方的人脉,向西方的信教人士求援,号召西方社会为更好地在中国传播福音而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墙如果成功地被我们打烂、拆除了,那我们就要利用这个机会向墙内输入外来思想,这就要靠海外民运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把新中国历史上最鲜血淋漓的真相从各个角度展示给中国的年轻人看。

要做好上面说的这些事情,我们就必须更深入地去了解民运,了解法轮功,了解诸夏……对于他们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们应该比他们做得更好,或者帮助他们做得更好,而不能仅仅满足于挑他们的毛病,不能仅仅因为我们不走别人的路(例如不信和理非、不信法轮功、不信郭文贵、不信基督教)就去否定、去批判甚至嘲笑别人和别人的工作成果,更不能因为遇到一些脑残的粉丝就把别人等同于他们的粉丝

穷人才做选择题,富人当然是全部都要。

那有的人说,你说的都很好,可是我能做什么呢?我既不懂网络,也不懂计算机,光是翻墙出来都花了好大功夫,你说的区块链投票、武装革命我完全没经验,怎么办?

那就去学,多学习,少吐槽。如果你不知道学什么,我强烈建议你学计算机,因为计算机学好了你可以做网站,可以设计翻墙软件,永远不用担心被共产党剥夺言论自由(就像本站这样);而且不管你将来去西方国家工作,还是留在国内内卷,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工资都是非常高的,让你永远不用担心会饿死;未来世界的一切都会被软件和人工智能代替,所以学计算机你永远不会失业。需要学习资源,请在这里面搜索“计算机”。

不管学什么,确定了就不要犹豫,当你还在犹豫的时候,别人已经在路上了。本站的计算机编程水平考试,已经有很多人全部通过,还有更多人在努力通过,这些人都是未来的革命家,因为他们是极权政府永远压不跨的一批人。

( 由 作者 于 9月23日 编辑 )
6
9月23日 619 次浏览
3 个评论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考试可以交头接耳,甚至冒名顶替。冒名顶替的也不过是照人家的抄一遍,我不会,你写了,我抄一遍,也可以有些心得。可以试点,要搞得活一些,不要搞得太死。【春节谈话纪要(1964.2.13),《……思想万岁》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460页。】

不要考试,考试干什么?一样不考才好呢!对于考试一概废除,搞个绝对化。【招见首都红代会负责人的谈话(1968.7.28)】

站长说不搞列宁主义,结果却成了毛主席的好学生。

你选择的问题比你获得的答案更重要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要实现这些目的,就必须募集足够的经费,同时要有一定的制度来管理、发放这些经费。那么我们可以学习郭文贵,通过ICO发币募资,再通过以太坊区块链投票来决定这些钱怎么花,从而避免贪污腐败。

2047基金会 or 2047DAO?方向我认为是对的,不过初期怎么解决流动性问题?

在募资初期,中国人对这些事务的关心程度肯定没有西方人高,那我们可以借助基督教在西方的人脉,向西方的信教人士求援,号召西方社会为更好地在中国传播福音而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具体?


P.S. 江湖应该和水区合并,首页都不可见,江湖容易把首页搞得乌烟瘴气。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