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號召網絡舉報?誰在獵巫普通網民?——微博民粹意見領袖的成名史|端傳媒 时事

【編者按】對中國自信,是當下民族主義最外顯的特征之一,從政治精英、知識階層,到大眾,近年來都不斷對此進行表達、競爭注意力。同時,互聯網也成為了各種論述、號召匯集,動員、舉報頻頻發生之地。端傳媒推出專題,從理論到行動,從個體到組織,解析現在中國大陸互聯網上的民族主義生態。

今天這篇文章我們梳理了現在微博上影響力最大,同時也最“兇狠”的幾名愛國意見領袖的成長史。他們成名的經歷,也伴隨著中國互聯網一步一步變成今天這個模樣的全過程。

自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開始,“舉報”在中國大陸密集出現,成為近幾年中國愛國民眾的唯一政治參與。一方面,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都開放了觸手可及的舉報通道。另一方面,公安部、網信辦等權力機關也以不同名目設立了舉報中心。但舉報之所以成為近幾年觸目驚心的現象,除了此類針對舉報的“制度建設”,更多在於有一群“獵巫”意見領袖帶領普通網民,進行了大量的舉報實踐,並獲得官方的獎賞和積極互動。

在這些新一代微博愛國領袖當中,有四位影響力尤其突出:“孤煙暮蟬”可能是“獵巫”意見領袖中最為著名、戰果最為豐厚的一個,她具有體制身份,和官方的互動也最密切,今年7月被廣東網信辦評為“廣東網絡文明宣傳大使”。“上帝之鷹”的經歷,則代表著一個普通網民,怎麽通過在網絡上對現實中的人進行政治追捕,從而撬動公權力完成追捕行動,進而為自己帶來名氣和官方的認可。

“子午俠士”親身詮釋的是以愛國為名的“獵巫”者的行動底線之低,即只要牢牢站在體制的一邊,“造謠”經常是被默許的,甚至是一種重要的“獵巫”手段,只有少數時候才會被舉報體制懲罰。“烏合麒麟”不從事舉報,但他勾畫出民粹思潮所理解的“外宣”天花板,代表一種強大的戰鬥力,即在中西對抗的格局中成功激怒“敵人”,他的影響力來自於“顏色革命正在發生”的世界觀,但也因此無法回應國內的民間需求。在微博等公共輿論平台已經高度被管控時,他們四位代表了當下中國互聯網的某種面貌。

“這貨居然還想在內地賺錢。”8月26日,擁有640余萬粉絲的孤煙暮蟬,截圖了傳媒人梁文道的小紅書帳號,並發布了這樣一條微博。下方的評論中,有標記為“鐵粉”的網民回應道:“可以去舉報它了,港獨份子。”

這是微博認證為“互聯網科技博主”的時評人孤煙暮蟬,與其粉絲最典型常見的互動方式。

孤煙暮蟬原名舒暢,有傳言稱其曾為廣東惠東縣總工會女工部部長,有又指其是廣東宣傳部統戰人員(網評員)。舒暢本人則自稱“自幹五”(注:自帶幹糧的五毛,指自發維護中共及中國政府的人),2013年曾在微博中分享過其基層公務員工作中遇到的被家暴女工求助案例,2016年又表示自己曾住在香港。

早期,孤煙暮蟬以參與圍獵公共知識份子與評論港台議題吸引關注,2019年又因評論、發布香港反修例運動相關信息,對支持運動的內地網民、在港新移民、香港明星等進行網絡暴力,吸引大批量民族主義情緒濃重的粉絲。其微博簡介為:“珍惜公知,遠離未來。”如今,孤煙暮蟬在視頻網站Bilibili、YouTube中開設欄目,評論國際時事。此外,香港《大公報》亦為其開有專欄。

孤煙暮蟬最早可見的公共發言,開始於2011年5月底。彼時,其微博內容大多與所養的貓、一些詩歌、家人生活分享及抱怨工作中的官僚事務為主。例如,她曾抱怨單位為了到訪的上級領導裝修臨時辦公室,日日“酒精考驗”,“他大人來了沒有起立,就給罵得狗血噴頭”。同年7月,溫州動車事件引起全國轟動。孤煙暮蟬轉發多條反思、問責貼文,並在網絡投票“溫州動車脫軌,你覺得是天災還是人禍”中,投給了“人禍”。

轉變開始於2012年。青年作家韓寒在2011年底發表《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三文,被稱為“韓三篇”。2012年初,百度職員麥田質疑韓寒過去作品為代筆完成,是被包裝出的“少年天才”。不久,科普作家方舟子也加入質疑行列,方韓罵戰開始。同時,公知(注:公共知識份子)一詞也開始被大規模污名化。

傳播學學者胡泳在《“公知”的污名化及其背後》一文中提到,2011年,中國大陸互聯網中就開始出現對公共知識份子的醜化,部分網站、博主更用充滿民粹意味的口號,將公知等同於“漢奸”,而與之相關的原本高尚的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等詞匯,也被諧音污名為“民煮、柿油、撲屎”。當時,“全網在批”的韓寒撰寫博客,宣稱“就要做個臭公知”。

這樣的語言污染,在孤煙暮蟬2012年的微博中體現得尤為明顯。她幾乎這一年都在關注韓寒事件及參與對“公知”的謾罵。4月,她指責“公知”維護利益圈層,7月又稱公知是“公廁知識份子”,並不時轉發被稱為“高級五毛”的吳法天的微博。吳法天是當時對公知進行污名化的主要意見領袖之一,7月曾與一位女記者約架,並聲稱自己遭到了“公知”的群毆。

網絡中的民族主義情緒,也在2012年開始累積。這一年,中日發生釣魚島主權歸屬問題的沖突,多地出現反日遊行及抵制日貨的活動,甚至有激烈的打砸日本車等行為。孤煙暮蟬在與網友的爭論中表示“愛國,無關政權”,並在這一年開始與“點子正”、“染香”等民族主義意見領袖頻繁互動。

2012年年末,《南方周末》新年獻詞迫於廣東省宣傳部壓力,大幅緊急刪改,產生數個常識性錯誤,後引起《南方周末》采編人員及其他新聞從業者的抗議,網絡中亦掀起輿論風暴。孤煙暮蟬、點子正等民族主義網民,則在2012年末便開始對南方系的污名,稱其在報導國內外事件時用詞不同,有惡意醜化中國大陸之嫌。孤煙暮蟬更點評稱:“厚顏無恥南方系,指鹿為馬公知幫。”

2013年,孤煙暮蟬發博數量明顯增加,從過去平均每月4頁左右的發博量,一躍成為每月至少7、8頁(平均每頁45條),有時甚至可以到十幾頁,從早上9點左右一直發到晚間12點,除午飯及晚飯的休息時間外,幾乎都可以看到其在網絡中活躍。過去文藝的句子、曬貓等貼文開始銳減,以轉發、評論吳法天、點子正等其他民族主義博主信息為主。

此外,這些博主也在2013年開始對媒體人李承鵬、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何兵、作家慕容雪村、學者張雪忠、行動者葉海燕等意見領袖的圍獵,其中何兵被短暫禁言,而當時擁有396萬粉絲的慕容雪村、“博客天下”主編石扉客、學者張雪忠等人則被銷除微博帳號,學者茅於軾的講座被取消,投資人薛蠻子被拘捕並電視認罪嫖娼。

2013年12月31日晚,孤煙暮蟬轉發“13年是公知神話破滅、加速瓦解的一年”,並評論說,當日學者賀衛方宣布退出微博。半小時後,孤煙暮蟬發布:“祝戰友們新年快樂。”

2014年起,孤煙暮蟬開始較頻繁地發表長篇時評,時評多見載於中共山東省委機關報《大眾日報》旗下的大眾網。3月,雲南昆明發生暴力襲擊慘案,孤煙暮蟬等人對指出其中民族問題的博主進行攻擊和歪曲發言,又在當月發表《你是一個中國人》長文,後被光明日報、人民網、中國網、中國青年網、環球網、解放日報等多個官媒轉載。

同年,因水貨客、小童隨地便溺等民生沖突,及之後的雨傘運動爆發,孤煙暮蟬開始發布香港議題的信息,因時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民主派主席李柱銘等人當時發起一連10日的公投,孤煙暮蟬於6月29日連續發布三條同樣內容的長博文《鬧劇背後》,污蔑陳日君、李柱銘等為“職業化漢奸”。

孤煙暮蟬在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就已經開始發動對普通異議網民的網絡暴力。除此之外,2015年,持續在大眾網發表民族主義時評的孤煙暮蟬及其他幾位博主,開始籌備組建民間智庫,這個名為“紅德”的智庫在2016年組建完成。

紅德智庫曾經的介紹顯示,其“專業負責在網絡意識形態安全和網絡文化安全等領域向國家相關部門提供咨詢和服務”。不過,這個民間智庫早已不再更新,並合並入現稱為“漢唐歸來”的網站,網站中目前已不見了孤煙暮蟬的身影,卻有盧克文等新熱門的民族主義博主。

自2016年起,孤煙暮蟬就表示自己有居住在香港,並不時搬運Facebook、Twitter等墻外網民討論,尤其是中文自由派意見領袖,及言論開放的戴立忍、張敬軒等港台明星言論,發起對這些人的圍剿。

同時,孤煙暮蟬也開始參加網信辦或地方政府、地方網信辦舉辦的活動。

2016年9月,孤煙暮蟬參加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和中央網信辦合辦的“我們的長征在路上”網絡名人進軍營活動。2017年5月,孤煙暮蟬參加由全國婦聯與中央網信辦聯合舉辦的“爭做巾幗好網民”主題活動啟動儀式,活動對其的介紹是“勇做網絡上的勇士,與反面聲音做鬥爭。”2017年6月,含孤煙暮蟬在內的16位“網絡名博”受邀參觀山東省威海市,並進行網絡宣傳。

2018年5月,中國國家網信辦轉發孤煙暮蟬時評《我們需要改變 我們參與改變》,在其中她自陳自己2013年起開始有意識走向“更加專業化的路線”,以港台議題為切口,“在網絡上引導大陸網民、團結港台網友,及時溝通兩地信息,打擊謠言,揭露真相,取得了一定成績。”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至2018年期間,孤煙暮蟬透露自己有收藏玉石、養殖多肉的習慣,並暗示有加入或認識賭石公司。2016年曾發布微博指,將“不喜歡的肉肉出掉一堆,居然賣了幾千塊錢”。2017年,有網民問其是否用流量為其珠寶打廣告,孤煙暮蟬回應稱“不會在微博做生意”,玉石是“圈子文化的生意”,微博對於“賣我們這種高貨翡翠的,基本沒有效果”。

然而僅在1個月後,孤煙暮蟬發布數個玉石首飾的照片,表示“這些全部清倉,特別便宜。微信爆了。”

通過對港台議題的評論和墻外信息搬運,孤煙暮蟬在2019年香港反修例發生之前,就已積累了兩百萬粉絲。

2019年6月13日,孤煙暮蟬轉發網民有關“收錢上街”的“爆料”。在隨後的6至8月期間,又與另一位博主“上帝之鷹”大量接收對微博中支持香港運動的博主的舉報,鼓動網民對支持運動的新移民、港漂、微博用戶等進行匯總、人肉搜索和舉報攻擊,並對容祖兒等香港藝人的行為捕風捉影。

這期間,孤煙暮蟬等人時常將含微信號、照片、電話號碼等敏感個人信息的截圖直接發布在微博中,其擁躉則對這些被曝光個人信息的人進行網絡暴力,上百條辱罵、人身攻擊的信息湧入被曝光者的社交媒體中,擁躉們還會不斷將信息舉報給被人肉者家鄉的網絡警察帳號,使被曝光者還要面對有關部門的審問。

身在香港的孤煙暮蟬,還會將媒體的現場直播進行掐頭去尾,配以煽情文字,甚至直接歪曲事實,如將幫助疏散人群解釋為“連抱孩子的都打”,在微博中進行傳播。此外,由於其頻繁在Facebook、Twitter等墻外社交媒體中搜尋與中國大陸事務有關的港人或新移民、港漂陸生等,一時間也使得網絡中人人自危。

但與此同時,孤煙暮蟬的粉絲數量卻一路飆升。

2020年,孤煙暮蟬在疫情期間表態稱“這就是一個比爛的世界”,以此為早期官員瞞報、紅會遲鈍等問題開脫;此後又稱病毒為“冠冠”,對其他國家因Covid-19死亡的情況進行嘲諷,因此流失粉絲。不過,其偶爾還會轉發一家固定的玉石飾品店家的直播鏈接,最初還有粉絲詢問是否承接了商務,之後這樣的轉發之下就不再有互動了。

2020年末,孤煙暮蟬在Bilibili與YouTube均開通了視頻頻道,YouTube僅1條觀看量過萬,Bilibili中則累積播放2700多萬次,播放且收藏最多的一則,是其對稱蔣方舟參與日本交流項目是“漢奸”的回應。

子午俠士的微博。圖:微博截圖

子午俠士:獵巫性別博主

目前有78萬粉絲的子午俠士,自稱畢業於烏魯木齊陸軍學院,退伍後在體制內任一公職。有傳言指其曾因權色交易騙取農民財產,而被開除警察隊伍,但子午對此否認。

子午俠士目前已隱藏其過去的微博,僅剩半年。最早可以找到的活動痕跡是2016年,子午俠士與孤煙暮蟬、周成洋等三位網絡名人,受中國青年網之邀,參與活動《為了信仰的捍衛。子午在其中講述稱,2012年前後網絡政治環境“特別覆雜、惡劣”,“甚至感到國家又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鼓勵青年網民樹立“使命感、緊迫感”。

2017年之後,子午俠士的活動也與其所在地陜西的網信辦頻頻相關。當地共青團官方帳號、延安等地方網信辦,在發布活動信息或長文章時會提及子午俠士。2020年11月,陜西網信辦“三大舉措推動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進網絡”中,第三大舉措就是“積極調動自媒體熱情”,引導“阿貴時評”、“子午俠士”等省內粉絲量大的“正能量大V,緊貼熱點,發布貼文。此外,子午也參加了2017年山東省威海市的網絡名人宣傳活動。

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期間,子午俠士捏造澳大利亞聲援運動的學生有收款,且其中有一位四川陸生在申請政治庇護,被澳大利亞媒體ABC中文辟謠,但此前已被多個微信公眾號及微博帳號轉發,子午俠士對於ABC中文的問詢也未回覆。

2020年疫情期間,子午俠士指責江蘇宿遷中學使用方方日記作為教學探討材料;並對中國大陸抗疫醫生艾芬的報導及照片,使用低俗侮辱的語言評論。

2021年4月,肖美麗因拒絕二手煙事件,被子午溯往獵巫,一張手持“ Pray for Hong Kong”標語的照片被子午判為“港獨”,並發動其粉絲向網警舉報,致使肖美麗微博帳號被封。子午俠士的粉絲甚至一度湧入肖美麗的網絡商店中,進行惡意評論與提問,騷擾正常運營。

隨後,子午又發動其擁躉對中國大陸的女權行動者進行拉清單、爆料,連續挖取此前行動者們的照片、言論,匯總放大,並扣以支持“港獨”、“台獨”的帽子。發布時還特意表示,“沒有你們援助的子彈,我這一桿老槍只能打空槍”,鼓勵粉絲“繼續提供子彈”。

6月,子午俠士又捕風捉影質疑學者羅翔所說的自己經歷不實,更推衍至“不惜用造謠手段抹黑中國的司法體制和執法隊伍”。7月底,子午俠士指鄭州地鐵遇難者的父親是偽裝,可能被境外勢力利用,後經媒體及官媒網警證實屬實後,也並未道歉,僅在8月3日表示,“鬥爭是一門藝術,得講策略”。

而因造謠違反社區公約,子午俠士的微博被禁言,8月3日起被禁言一個月。9月3日晚,子午俠士稱自己被解禁,翌日又表示“某機構”在禁言期間對其過往履歷進行了調查,指因個人情況“在有的機構報備了,有的機構沒有報備......容易產生不必要的誤會”,最後提醒關注者“側著身子前進”。

解禁之後,子午又接連在西安地鐵、弦子對央視主持人朱軍的性騷擾訴訟案、央視禁止耽改劇等性別議題上發表多條微博,對事件當事人、聲援女性權益的行動者、及LGBT群體進行污名化。更在9月15日將弦子訴訟案關聯國際形勢,發表評論稱“強大的中國,已不再看美國和西方那張破臉”,認為女性權益行動者在互聯網整頓之後會失勢。

時至今日,子午俠士個人微博的置頂,仍是其4月對多位性別權益行動者的起底長文,長文中的末尾,謠稱中國性別權益NGO受美國中情局支持。

上帝之鷹_5zn的微博。圖:微博截圖

上帝之鷹:一個全方位沙文主義者的成名

以頻繁的政治舉報而在微博上出名的“上帝之鷹_5zn”(後文簡稱“上帝之鷹”),第一次參與微博公共事件是2017年8月7日,他在微博發布了一張合照,稱“4個精日身穿二戰日軍制服,乘夜在著名抗日遺址、愛國教育基地四行倉庫拍照留念,惡毒褻瀆英靈,令人發指,求擴散”。(注:“精日”即“精神日本人”,在中國內地語境中指的是認同日本軍國主義的中國人,也常被用來攻擊對日本文化有好感的人。)

此前上帝之鷹的微博轉發數大多為0,這條舉報微博得到了6000多次的轉發,並引起媒體報導,共青團中央也轉發評論文章,稱照片中的“精日”行為“令人不齒、不能容忍”。事件最終以地方公安局對當事人進行行政拘留和訓誡作結。在這起事件中,上帝之鷹只是作為“網友”出現在媒體報導中,並未成為意見領袖。

2018年2月20日,上帝之鷹再次在微博舉報“精日”,“又見身著日本軍服的小醜跳梁,這次拍攝地點是南京的紫金山,在那里拍這個意味著什麽,我就不說了,可憐抗日先烈的英靈,被某些不孝的兒孫無情踐踏!”這條微博被轉發3000次,2月23日,南京警方發布通告,稱已將照片中的兩名男子行政拘留15日。

第二次舉報,上帝之鷹自稱“北朝論壇網友”(一個軍迷、歷史迷聚集的論壇),他聯合另一個北朝論壇網友,對“精日團體”進行起底,並在微博表示自己因此遭到起底報覆。2月24日,共青團中央發微博,以“邪不壓正”聲援上帝之鷹。人民日報、新華社、公安部刑偵局等官方機構也先後發聲支持他。此時,上帝之鷹的微博只有3000多粉絲。

上帝之鷹的公開微博最早可查到2012年,在2017年第一次舉報之前的5年間,他發微博的頻率很低,但屈指可數的幾條微博已經牢牢錨定了其價值觀。比如2012年他在微博中呼籲:“我建議中國應該出一條法律:把攤子擺到路正中3次以上的小販,以危害公眾安全罪逮捕審判,與恐怖分子同罪,不允許上訴。碾死他們的司機,無論有意無意,一律以見義勇為免責並予以獎勵。 ”

除此之外,他認為“狗粉(愛狗人士)是全世界最惡心的單細胞生物之一 ”;針對流量明星鹿晗的粉絲,斷言“哈韓族大多是群什麽樣毫無廉恥毫無用處的垃圾”;抨擊香港占中運動參與者;指責崔永元是“傻逼公知”;怒罵“田園女權”是“女權婊”;痛斥搶占籃球場的廣場舞大媽是“令人惡心的老無賴”;仇視穆斯林。

在人與動物、男人與女人、主流文化與亞文化、青年與老人、愛國者與異見者、漢人與少數民族的種種二元對立中,上帝之鷹堅定地站在強勢及多數的一邊,這種沙文主義價值觀奠定了他日後在微博收獲大量追隨者,以及靠政治舉報獲得官方認可的基礎。

根據上帝之鷹在微博披露的信息,他原名孟馳,是一個“文史博主”,翻譯過兩本書(《茶葉大盜:改變世界史的中國茶》和《迦太基必須毀滅》)。上帝之鷹對“文科生”的身份十分看重,無論是成名前還是成名後,他都多次發微博參與有關文科生和理科生的爭論。同時,他也流露過現實生活失意不得志的情緒。2015年1月,他發微博表示,“過了0點,偶就正式31了……還是一事無成,唉……”

兩次舉報“精日”,是上帝之鷹成為意見領袖的轉折時刻。無論偶然還是有意,上帝之鷹切入輿論場的角度正契合官方意識形態工作的方向。2017年他舉報“精日”之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啟動了英烈保護立法工作,習近平也對此做了批示。2018年舉報事件之後,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也公開表示,精日分子是“中國人的敗類”。隨後,4月份《英烈保護法》草案提交進行二次審議,草案提出,增加條款“打擊精日分子”。

靠舉報“精日”事件成名之後,上帝之鷹開始以政治舉報為核心運營自己的微博,接收網民的投稿進行曝光,並把“反賊”(主要是“精日”分子)的信息提供給地方網警,也在其他議題跟專事舉報的微博意見領袖頻繁互動。

比如2018年6月8日,他支援微博意見領袖“吐槽鬼”,攻擊被他們標簽為“田園女拳領袖”的另一位微博用戶。2018年9月7日,他掛了(“掛人”,有曝光並使其社會性死亡的意思)一個男生的照片,稱其為“娘炮”,並大義凜然地表示,“(電視台)是鼓勵孩子們學習他們這種不男不女,毫無陽剛氣質的作風嗎??我們的下一代要都學他們這個樣,那中國還有希望嗎?”攻擊女權和“娘炮”,上帝之鷹都與官方在價值觀上達成一致。

2019年1月18日,豬年春節期間,上帝之鷹加入以“反極端主義”為名的反伊斯蘭行動。他發布網民投稿,稱蘇寧易購在公交站牌投放的廣告避開了“豬”字,是向穆斯林屈服,並表示會抵制蘇寧易購。2019年2月,他發微博質疑嗶哩嗶哩,稱網上的滿語教學視頻中出現了“偽滿洲國旗幟”,視頻隨後被下架。

上帝之鷹的微博成為舉報的集散地,網民將“不正確”的信息(反華、辱華、港獨、精日、女權等等)投稿給他,由他曝光,再引起官方的介入和處罰。這一舉報機制的關鍵不是清除網絡負面信息,而是定位有“不正確”思想的個人,讓他們遭受當局的懲罰。

2019年下半年,香港反修例運動的消息傳到中國內地後,這一舉報機制作為一種輿論武器投入了戰鬥,上帝之鷹發微博的數量也隨之暴漲。他發布的消息異常龐雜和詳細,除了舉報黃絲藝人和素人(尤其是大陸同情運動的網民),轉發香港現場視頻,還有大量來自連儂墻、臉書、海外學校、香港媒體、英文媒體的消息。

2019年1月,上帝之鷹發布的微博數量只有100多條,到2019年8月達到1500多條,2019年11月則發了2600條。這段時間,上帝之鷹高峰時平均每天要發布80多條微博,再算上處理投稿、評論區互動所需要的時間,他花在微博上的時間顯然已經是一份全職工作的時間。有網民猜測他有這麽多時間花在微博上,是“國企清閑單位的事業編公務員”,得到上帝之鷹的回應“差不多吧”。

2020年疫情爆發後,上帝之鷹的發布的微博數量進一步膨脹,2020年8月就發布了3700多條微博,內容甚至有意大利語媒體的“反華”報導。舉報的對象也由最初的軍國主義者,擴大到任何可能妨礙到體制的人,成為捕風捉影、杜撰事實的“獵巫”。比如2020年3月,三個微博用戶發微博稱自己的姨媽在武漢去世,由於殯儀館運力緊張,遺體沒有得到妥善處理。她們隨後被上帝之鷹、無為李爺、億利達雷之怒等人扣上“造謠”、“台灣特務”的帽子,發動追隨者對她們進行網暴,直至三人公布姨媽的死亡證明。之後,上帝之鷹被禁言15天,但這並未傷害到他嵌入其中的舉報機制。在肖美麗火鍋事件和成都49中事件中,上帝之鷹都將當事人攻擊為“境外勢力”。

上帝之鷹的舉報事業,最重要的步驟是人肉搜索被舉報者,盡可能多地公布其個人信息,無論當局介入與否,都發動網民對其進行攻擊和舉報。上帝之鷹也遭到同樣手段的報覆,根據他的自述,在海外互聯網(主要是“惡俗維基”網站)上,他的戶籍信息、銀行卡卡號和余額都被公開過。但二者的區別是,同樣是侵犯公民隱私,觸犯法律的行為,上帝之鷹不會被立案調查,反而能得到官方的庇護。

“惡俗維基”運營人員被中國警方抓捕後,根據上帝之鷹和其他微博用戶披露的消息,2020年6月,地方檢察院在處理惡俗維基案件時,聯系到他們,問是否諒解未成年的當事人。上帝之鷹在微博寫道:“但這帳,一筆筆都記著呢,總有清算的一天!”另一位微博舉報意見領袖“李檬萌-”則寫道:“奉勸那些現在還在騷擾我誣告我的辣雞,你們已經被網安盯上了。”

不過,上帝之鷹和官方的合作關系並非時刻牢固。2020年10月10日,他發微博稱,“剛接到通知,以後我的每條微博都要先經過審核,原因是 ‘違反外交政策’”。有同樣遭遇的還有“孤煙暮蟬”。此後上帝之鷹仍然活躍,也說明這一審核對他並無太大影響。

截至本文發稿,上帝之鷹的微博有230萬粉絲,在舉報微博之外,他也發布商品廣告,以此賺取廣告費。這些廣告內容往往和他的政治觀點相沖突,這也成為他被網民嘲諷的一個理由。比如他在舉報松下公司禁止中國員工紀念918後,又發布了松下電器的商品廣告。又比如他發布了大量美國、歐洲、韓國的商品廣告,並在文案中強調其“進口”屬性。

烏合麒麟的微博。圖:微博截圖

烏合麒麟:狂熱的“話語權鬥爭”愛好者

烏合麒麟是香港反修例運動後,在大陸聲名鵲起的國家主義意見領袖。跟孤煙暮蟬等人不同,烏合麒麟並不動員網民進行起底和舉報,而是以作品——可用於輿論戰的論述獲得官方和民間的認可。在微博意見領袖的類型上,他可能和兔主席、胡錫進等人更為接近。

烏合麒麟是1988年生人,主業是插畫師。2019年11月18日,他在微博發布了一篇題為《偽神》的插畫諷刺香港反修例運動示威者,內容是示威者跪在“黑暗”的自由女神像前。他的微博配文寫道:“你們並沒有尊嚴 你們也沒有信仰 你們甚至連腦子都沒有 只有純粹的惡 你們若要用畫筆把你們卑劣的行徑變得光榮 我就用畫筆變為刀劍殺你們一個片甲不留。”這張插畫獲得4萬多條轉發,許多人評論,認為烏合麒麟是“用筆戰鬥的戰士”。

2019年11月24日,烏合麒麟繼續發布香港主題的插畫,畫中的小孩拿著彈弓對準疾馳而來的火車,兩旁是戴著面具鼓掌的人。並配有一句英文:你們只是炮灰,卑鄙、愚蠢、可憐的“孩子”。

除了兩幅插畫之外,烏合麒麟並沒有發布太多時政類微博,不過他受歡迎的原因已經很明確——在中國和外部的鬥爭中,愛國民眾需要一個有批判性的,能直接跟外部“對線”(指較量)的強大隊友。

兔主席用學術概念分析現實,以此批評反修例運動的示威者,這讓他在高學歷群里中很受歡迎。烏合麒麟則通過插畫傳達概念,這讓更受大眾歡迎,也使他的批判顯得更加“斬釘截鐵”。比如兩幅關於香港反修例運動的插畫,表達的內容都是示威者被西方反華勢力洗腦、利用了,是愚蠢的。這一觀點並不獨特,但烏合麒麟的畫風偏邪典(cult)和陰暗,也不乏血腥、露骨的表達——比如《偽神》中自由女神依附在一個龐大的人類心臟上,這種對“恐怖”的表達被認為是對真相的揭露,且能有效引起“敵人”的反感,這種“反感”又循環論證了其“真相”。他的畫可以作為愛國文宣被用於輿論鬥爭中。

2020年4月,烏合麒麟畫了一幅批評作家方方的《為弄臣加冕》的插畫。畫中方方跪在地上,鼻子變長,把一本插著刀的日記遞給一個德國軍官,軍官手上拿著狗項圈,方方背後是拍照的記者。在方方成為輿論眾矢之的的時候,這幅插畫同樣大受歡迎。

根據烏合麒麟的自述,在方方最初“編日記”(他堅定地認為方方寫的是假的)的時候,他認為方方有這種創作自由,但當方方日記要在德國出版時,就觸犯到他的底線,讓他覺得必須進行批判。

烏合麒麟有高度的輿論鬥爭自覺,他在接受采訪時說,自己首先是一個國家主義者,其次才是畫家基於這一主次順序,他認為方方做錯了。

“居安時自省,居危時殺敵才是文藝工作者歷史使命。沒聽說敵人懟到門口了還給自己捅刀的,而且我們並不缺自省的聲音,微博上有點社會新聞多少指出我們自己問題的聲音,我們缺的是能抵抗敵人文化輿論侵略的人。缺當西方霸權通過話語權誣陷中國時候能回擊的聲音。”在烏合麒麟的創作和論述中,中西對抗是主要矛盾,所有人都必須在主要矛盾中服務於大局。

烏合麒麟真正成為舉足輕重的“戰鬥者”,是2020年11月,外交官趙立堅在推特上轉發了他的諷刺插畫《和平之師》,漫畫中一名澳大利亞士兵用刀抵著一名阿富汗兒童的喉嚨,配文“不要害怕,我們來給你們帶來和平”。趙立堅的轉發引起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的抗議,他說這幅“照片”是偽造的,中國政府應該感到恥辱。作為回應,烏合麒麟畫了一幅《致莫里斯》,再度諷刺澳大利亞,引起國內輿論熱潮。

中國輿論場中的民粹主義者對官方媒體的長期不滿是,認為他們只會“內宣”而不會“外宣”,戰狼外交官趙立堅等官員的出現扛起了“外宣”的旗幟。在民粹輿論看來,烏合麒麟填補的也是“外宣”的不足,他的插畫激起澳大利亞總理的不滿,這是明確的對外輸出,是話語權鬥爭的重大勝利。在此之後,烏合麒麟繼續發布針對歐美國家的諷刺插畫,並持續獲得中紀委、人民日報等官方機構的背書。

成為意見領袖後,烏合麒麟也成為網民“請願”的對象,但他從不畫國內議題的插畫。2021年6月,有網民在烏合麒麟微博留言:“寧波工程學院黑人外教殺人 來一波漫畫,喚醒教育界的那群洋奴才!”烏合麒麟回覆:“中國是個法制健全的國家,在中國殺人犯會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正義也會得到伸張,不像澳大利亞這些在第三世界國家到處殺人放火也沒人管。”

事實上,和胡錫進一樣,烏合麒麟並不刻意回避中國的社會問題,他也承認如“(中國)審查制度確實不健全”之類的事實,但他把承認這些事實都納入了他的愛國論述中。一方面,他認為愛國者看到國家的不足,應該從自己做起,讓社會變得更好,而不是恨國;另一方面他認為在“顏色革命”的威脅下,如果中國的社會事件頻繁爆發,必定是因為有境外勢力在暗中作祟,且這種社會事件很容易被境外勢力利用來發起意識形態攻擊。烏合麒麟以此為自己不畫中國國內的問題辯護。

烏合麒麟的世界觀總結起來,就是境外勢力“亡我之心不死”,且顏色革命滲透到了中國社會的各個層面,而他參加的話語權鬥爭是一場重要的戰役,其他所有的社會問題,都只是這一主線的注腳,甚至都有境外勢力的影子。以這一套世界觀理解近20年的中國社會,則中國自由派媒體人眼中的黃金年代(大約是2001-2012年),正好是烏合麒麟眼中最黑暗的年代,是被嚴重滲透的年代(連愛國都不敢說出口)。這一看法十分契合當下中國官方對世界的認知,也以其“批判性”收獲了眾多民間支持者。

基於“敵我分明”的世界觀和他的影響力,盡管烏合麒麟不直接進行政治舉報,但也同樣參與了獵巫行動。2020年5月30日,烏合麒麟轉發了一條微博,稱日軍在“日本731人體實驗”中用中國人做實驗,得出“人體70%是水的結論”。科學松鼠會的科普博主“Ent_evo”提出質疑,稱人體含水量不是因為731才知道的,且含水量並非70%。經過幾輪論戰後,Ent_evo發表道歉聲明,並稱自己準備前往博物館接受愛國主義教育,之後被炸號。隨後科學松鼠會也公開道歉,並表示永久停更。

隨後,由於另一家科普機構回形針被指認為通過科普反華,科學松鼠會也在烏合麒麟等意見領袖認定為反華勢力。一次關於歷史細節的爭論,由於踩中了烏合麒麟,迅速演變為對“反華勢力”的揭露,並以科普機構道歉、關門作結。烏合麒麟也通過這一事件,強化了自己作為國家主義意見領袖的影響力。

憑借繪畫傳遞的“觀念”成為新晉意見領袖之後,烏合麒麟不滿足於僅僅對中西沖突的大事件進行批判,而逐漸參與不同話題的討論,嘗試全局引領輿論,但轉型並不成功。

今年6月,烏合麒麟轉發了環球網的一篇報導,該報導稱華為海思的14nm芯片今年或明年將實現量產。烏合麒麟同時轉發了另一則評論,該評論稱海思的新技術可以讓兩個14nm芯片“疊加優化可以比肩7nm性能”,烏合麒麟評論:“封鎖著封鎖著我們就什麽都有了。”這則評論代表了中國國內一種常見論述,即美國的技術封鎖會加速中國的自主研發突破。

但是,烏合麒麟的轉發隨即遭到科技博主的嘲諷,稱兩個14nm芯片疊加比肩7nm芯片,相當於“兩杯50度的水,倒在一起成了100度”。隨後,環球網將報導中“14納米芯片明年底可量產”的內容刪去。而烏合麒麟則以諷刺的語言發布“道歉聲明”,並稱自己“暈猴”(把嘲諷他的人指為“猴”),並表示會繼續為中國“值得沸騰的領域”叫好。

這一起小小的爭論迅速以“烏合麒麟道歉”為名登上熱搜。隨後他又撤回道歉,聲明自己並不懂芯片,但經過查閱資料,自己的轉發並沒有問題。事後幾天,烏合麒麟轉發了一則評論,稱他轉發一條新聞就受到大量質疑,是因為這是一場戰爭,他作為“吹號的”,在戰爭中被首先盯上。回到熟悉的敵我矛盾論述中,烏合麒麟才為自己的“翻車”找回了些許平衡。

這次“翻車”和“嘴硬”式辯白,讓烏合麒麟沒能進一步專業化自己的意見領袖形象(在民族主義者群聚的社區知乎,也不乏批評他盲目鼓吹技術大躍進,給從業者帶來麻煩的聲音),他離兔主席更遠,轉而向孤煙暮蟬、上帝之鷹等舉報博主靠攏——糾集支持者進行霸淩式討論,缺乏專業水平但不服輸的流氓形象躍然紙上。

source: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920-mainland-weibo-notorious-nationalists/

9月21日 160 次浏览
2 个评论
中间偏左人

在我眼里其实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差不多的可怕.....更别提两者的结合了。

就比如本站经常说的一句话:中国大陆全民公投武统台湾。假如在现在这么做的话,那么结果就是会决定对台湾发动战争,这就是一种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有机结合。如果有朝一日中共需要找借口武统台湾的话那么公投或许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实在不行还可以操控公投

这种研究煽动者的文看过几次 我倒是想看看有没有“是什么人在响应反日游行”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