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22各国选举观察 政治

2021-22是很多国家国会选举/改选的年份,这其中包括:挪威、加拿大、德国、俄国、日本、澳洲、瑞典等主流国家。

观察这些国家的选举是观察全球政治走向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因此在这个帖子的主题帖里,我将跟随时事逐渐贴出各国选举结果。而诸位则可以在评论区尽情发表讨论。

注:在主题贴以及补充材料贴中我会尽力做到中立描述,但在其他的回复中我可能会带有个人立场。


尼德兰补充资料:尼德兰主流政党简介

尼德兰的国会第二院选举已于今年3月17日举行,不过至今未能组阁。目前国会内右翼势力席位最多,中间(即两边均可组阁)势力第二、左翼势力最少。但由于种种原因,政党之间总是无法谈妥,因此半年过去仍未能成功组阁。目前所有多数政府的组阁尝试均已失败,已转为试图组建少数政府的努力。请参阅补充材料以了解更多有关尼德兰政党的介绍以及他们的席位情况。

观察过去8年半(跨度为两届第二院选举)的民意支持可见,在尼德兰,人们有整体“右转”的趋势,且可与左右联合组阁的几个中间党的支持度也在稳定上升,尼德兰人似乎在近10年内逐渐越来越排斥坚定的左翼政党。(对于左中右正当的划分也见补充材料。)


挪威补充材料:挪威主流政党简介

挪威的国会选举已于2021年9月13日结束且票已唱出。挪威国会总计169席,在这次选举中,工党拿下48席(比上次少1席),为国会最大党,“中间党”28席、社会主义左翼党13席,此三党合计89席,将组成多数联合政府,由工党党魁Jonas Gahr Støre出任首相。此次选举中,“中间党”与社会主义左翼党的增长均十分亮眼。尤其“中间党”,虽然最终选举成绩已经是所有政党中增势最猛者,但在过去一年里的民调中,“中间党”甚至曾多次冲击登顶成为民众最中意之政党。

右翼政党中,右党(“右党”为挪威语名称,该党对外称“保守党”)损失9席,拿下36席,为国会第二大党,进步党损失6席,拿下21席,基民党损失5席拿下3席,左党(对外称“自由党”)席位未变,仍为8席(在挪威“左”党虽立场中间偏左,但与亲社会主义的工、“中间”和社左、绿等分割,因此愿意与右翼政党组阁)。四党合计才68席,与联合政府相差21席。右党党魁、现任首相Erna Solberg已承认败选,结束了挪威长达8年的右翼执政时期。

除此之外,在国会拿下席位的还有红党(8席)与绿党(3席),但极极左的红党被几大亲社会主义政党排斥,选前无人表态愿与其组联合政府,绿党虽为工党所排斥,但“中间党”等并不排斥与其组联合政府。不过选举结果上来看,工、“中间”和社左已足够组建多数政府,因此红绿两党应维持在野状态。

另外,新成立的“聚焦病人”党(Pasientfokus,其主旨在于扩张芬马克的一家医院)在国会也拿下1席。

总体来看,左翼政党的支持度大幅增长,几乎所有左派政党(除了工党)都获得了更多的席位。而在这次选举中受损的则多为右翼政党。在近40年中作为一个经常左右摇摆(但比较偏向左翼)的国家,挪威再次进入左翼政党执政的时代。

从自上届选举以来的既往民调来看,右翼联盟(右+进步+基民)总体上的支持率是下降的,只在2020年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略有提升。这也符合世界基本规律——疫情会给现政府带来支持度。此外,经济政策偏左但疑欧、提倡保护主义、去中心化与农本思想的“中间党”的支持率稳中有升。“中间党”不能简单地归入左翼或右翼阵营,因为它在历史上与左右都曾联合组阁,近年来逐渐偏向于联合左翼。


俄罗斯

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结果已经揭晓(截至2021年9月20日),取得席位的各党派如下(政党简介就不写了,俄国大家应该都很了解):

  • 统一俄罗斯(Единая Россия,强调俄国正教传统、国家主义、民族保守主义):324席,得票率近50%,席位数72%。
  •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КПРФ):57席,得票率近20%,席位数约12.5%。
  • 俄罗斯自由民主党(Либерально-демокра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России, ЛДПР,极端民族主义):21席,得票率约7.5%,席位数约5%。
  • 公正俄罗斯——为了真理(Справедливая Россия — За правду,社民):27席,得票率约7.5%(略少于俄自民),席位数约6%。
  • 新人民党(Новые люди,基于自雇者及小企业利益的政党,中间偏右):13席,得票率约5%,席位数约3%。
  • 祖国党(Родина,由几个左翼政党合并而来,分裂出来后主张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强调“政府在经济中的更大作用”):1席。
  • 成长党(Партия Роста,前身“正确事业”党(Правое дело),主张自由市场经济、推崇民主、保障中产阶级权益,不亲普京):1席,得票率0.5%,席位数0.2%。
  • 公民平台党(Гражданская платформа,与成长党立场相近,但亲普京(或者说不反普京)):1席,得票率0.15%,席位数0.2%。

统俄党有没有舞弊?这个嘛……反正选前最后一次民调它的支持率是25%左右,然后俄共也是差不多的数字。但最终结果确是如上所述。一些媒体报道了一些公民自发监督投票点监控并发现一些零星舞弊行为的事情,但如果仅仅是这一点点的舞弊规模似乎可能不太够。楼主本人对统俄党有比较复杂的感情,我不希望看到哪天俄共联合公正俄罗斯、苹果党拿下国家杜马,但期望成长党和公民平台壮大起来也不现实,因此如果一定要在统俄党半独裁(操纵选举)和俄共联合左翼政党重新掌权之间选择,如果我是俄国人,我也还是会投统俄党。

选区层面来看,翻红的地方越来越多了。尤其是远东地区。因此说俄国人没有人怀念共产主义时期并不对,我长期看的一些俄国油管播主在前往一些远东地区时确实能够看到一些中老年甚至年轻人怀念,但远东那边人烟稀少,因此总体来说占比并不高。总体来讲,可以说俄国有七成到八成左右的人并不怀念共产主义时期。如果常看俄剧的话,会发现俄剧(尤其是年轻人爱看的ТНТ台的那些)里对俄国的共产主义时期是充满谩骂与嘲讽的,这是(尤其是年轻人中的)主流意识。

另外,一个在大都市(比如莫斯科、彼得堡)市议会都拿下席位的政党——苹果党,这次并没有在国家杜马中出线。苹果党是一个亲欧的、“进步主义”政党,很受大都市年轻人的欢迎。

上届莫斯科市杜马选举后(2019年),统俄险些失守,只拿下45席中的25席,俄共(13)、公正俄罗斯(3)和苹果(4)拿下20席。彼得堡的上届市议会选举已经是2016年的事了,如今马上面临改选,可以期待其结果出来后一观,看看是不是真的如很多油管播主所说,大都市市民的意识形态已经与广大俄国其他地区有很大的隔阂。(彼得堡上次倒是选上了3席成长党,甚是喜人,希望这次成长党能够再接再厉吧。)

附:俄国人对“绿色”政治一点都不感冒,两个绿党无论在地方还是国家基本上都无人问津。


加拿大

加拿大的结果几乎是100%复刻了2019年大选的结果,可以说是reconfirm了各党派的民意支持度。保守党再次拿下最多的popular vote,领先自由党2pp但是却比自由党少30多席。新民主党在选战中看民调停亮眼但最后真正的popular vote也只涨了1.7pp。各党的席位数与上届相比震荡幅度在2席以内。这两届选举以及选前的长期民调说明加拿大是个民意很稳定的国家,在最近几年里各党的民意支持度一直就那个水平。喜欢加拿大的人可以继续执行自己的赴加计划了。


冰岛

待更。


自民党

待更。


德国

待更。


捷克

待更。


日本

待更。


2022年待更

  • 韩国大统领
  • 法国总统
  • 北爱
  • 澳洲参院
  • 法国国会
  • 澳洲众院
  • 瑞典
  • 立陶宛
  • 巴西

两个2021年已发生过的选举待补充

  • 尼德兰(已更)
  • 联合王国国会补选、英威地方议会、英威警罪专员、英直选市长、苏威议会、大伦敦市议会及市长
( 由 作者 于 9月21日 编辑 )
6
9月14日 410 次浏览
11 个评论

在本次挪威大选结束并建立了一个中左翼政府之后,出现了自1959年以来的第一次惊人的情况——丹麦,挪威,瑞典,芬兰,冰岛北欧五国均由中左翼政府管理。

附其他四国现在的执政党:

丹麦:社会民主党执政,团结名单党,社会主义人民党,丹麦社会自由党,前进党和因纽特人共同体五个中左翼政党支持执政的社会民主党。

瑞典:社会民主工人党和绿色环境党的联合政府,持社会自由主义的中间党、自由党和中左的左翼党支持联合政府。

芬兰:社会民主党、中间党、绿色联盟、左翼联盟和瑞典人民党组成的执政同盟。

冰岛:左翼绿色自由党、进步党和持社会自由主义的独立党的联合政府。

@addjapan #156983 冰岛算不上中左,进步和独立都是中右到右甚至“很右”(比如进步党奉行疑欧主义,而独立党前身乃保守党),当然冰岛的左绿确实是个极左——在冰岛的光谱下,这是其史上首次将一个最左的(不是我说的,原文用了farthest)政党纳入内阁。

另外观望目前民调,瑞典有望在明年大选组出右翼政府且社民党有望将115年来首次丧失国会第一大党的地位。

因此总的来说冰岛、瑞典、挪威三国人民还是有脑子的。剩下那俩就呵呵了。

当然我也不否认如今全球极速、光速、超光速左转向极极左且渗入社会各个方面。这也确实是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补充材料1:挪威主流政党简介。

工党(Arbeiderpartiet):工党(挪威)从各个方面上来讲都是一个很像工党(Labour Party,英国)的党,建立初期与共产主义关系密切、后逐渐成长为社民系政党,并在1980年代的经济自由化浪潮中选择了如同后来布莱尔时期的新工党一样的新自由主义路线。虽然各个领导人时期的工党的原则不尽相同,但总体上是一个主张混合经济体制的亲欧、亲美、亲NATO(这一点对于工党(挪威)很重要)的社民系政党;虽最初为第三国际成员,但在1920s与共产主义分道扬镳,并在冷战时期奉行反共主义。

右党(Høyre,对外称“保守党”):右党(挪威)倒并不十分像它的英国counterpart——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英国),而是比较类似德国的基民盟(Christlich Demokratische Union),其旨在推行“基于基督教文化理念的进步保守主义政策”,在支持一定程度的自由市场、小政府的基础上仍保持支持构建福利国家。在经济以外,右党明确亲欧、亲NATO,这两点与工党(挪威)一致且更甚之。与工党不同的是,右党支持君主制以及挪威教会。

中间党(Senterpartiet):中间党徒有“中间”其名,实质上在西方政治光谱中应属偏向于一个古早保守主义派系的政党。这个派系非常“反动”(此处的反动指reactionary的本意)——他们希望建设一个农本主义、保护主义的社会,认为去中心化的农业为主的“田园生活”要远好于现代的、集中化的工业社会(对应英国代表人物:哈代、托尔金等)。同时,“中间党”持疑欧立场,亦支持民粹主义。

进步党(Fremskrittspartiet):进步党(挪威)跟北美圈所说的“进步”(progressive)完全不沾边,甚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进步党持古典自由主义或(右翼)自由意志主义立场,是挪威国会中最右翼的政党。进步党主张法治与秩序(表现:支持增派警察),经济上主张将公有经济规模缩至最小、大规模减税、最大程度上限制国家权力(但同时又主张大力投入基础设施建设)。进步党同时强调家庭的价值,支持严格的移民政策,反对挪威加入欧盟。进步党与保守党(英国)、共和党(Republican Party,美国)有较为友好的关系。进步党党籍的前司法大臣还曾提名唐纳川普角逐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

社会主义左派党(Sosialistisk Venstreparti):社左党党如其名,比工党更左,但程度不如红党。其站民主社会主义立场,主张强有力的公有经济、更多的政府干预、更高的社会福利。此外,社左党主张废除君主制。在与欧盟关系方面,社左党站疑欧立场。如果找一个比较类似的代表,大概它比较像Jeremy Corbyn以及他的支持者们。甚至,社左党的口号也与Corbyn一致(For de mange – ikke for de få,英译:For the many – not the few)。

红党(Rødt):红党单名一个“红”字,红也是该党的最佳诠释:该党持共产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托洛斯基主义、革命社会主义立场(在1980年代之前甚至主张武装革命),旨在废除资本主义。该党同时在与欧盟关系上持极端疑欧派立场。值得注意的是,该党在2021年国会选举中拿下8席,增长率高达700%,popular vote share也翻了近一倍。

绿党(Miljøpartiet De Grønne):绿党(挪威)全名“环境党,绿党人”,相较于绿党(Die Grünen,德国),绿党(挪威)没有太多环保议题之外的主张,而且即便是在环保议题上的主张也比较务实,并不激进。但绿党(挪威)并不排斥与激进政党组联合政府。

左党(Venstre,对外称“自由党”):左党(挪威)单名一个“左”字,但它的立场却在百年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左党曾有过非常光辉灿烂的历史,在其成立初期的几十年里,拿下国会多数席位不是难事。但随着工党的崛起以及中间党、基民党的成立(后两者均带走了大量左党党员),左党逐渐没落。左党虽名中带有“左”字,但后期却坚定地与社会主义政党划清界限,多与右翼政党组联合政府。左党在一些议题上的立场也比较偏右,比如左党支持废除富人税与遗产税。不过,左党支持在挪威废除君主制、废除挪威教会的国教地位,在这些议题上它与右党有明显的分歧(但不妨碍它俩组联合政府)。

基民党(Kristelig Folkeparti):基民党(挪威)现在是一个比较没有特色的党,它没有什么突出于其他政党的主张,几乎它所有的主张均能在其他不同政党的主张中找到依附。因此其党员只有不足两万名,在吸引选民上的表现也不突出。

( 由 作者 于 9月14日 编辑 )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lorem_ipsum #157028 基民黨可是集各派大成不好嗎

露易莎 1978年出生于包考,中文名何本樱,葡文名露易莎

@Wolfychan #157040 墙头草的党站不住。没人敢选它。谁知道它的纲领会不会变。

@lorem_ipsum #157028 为什么绿色政治被认为是左派

@露易莎 #157074 倒也不算是墙头草,就比如一群人里有甲乙丙三人分别提出了ABC、DEF和GHI九个立场,然后这时候一个老人,丁,站起来说,嗯,我总体上来说是支持B的,也倾向于认同D和F,G我认为也应该推行。这种不愠不火的表态,人家为什么不去直接支持甲或乙或丙而要支持你这个丁呢?放到这里就是,如果我是基督徒,我可以选择立场更强硬的进步党;如果我热衷环保,我可以选择绿党。我为什么要选基民党呢?甚至,如果我既是基督徒,又不想认同态度强硬的进步党,那我还有右党可选啊。右党已经是基民盟仿制版了,我干嘛还要去选择一个更弱化的基民盟仿制版。抄送 @Wolfychan #157040

@庆丰话 #157077 以前记得有人扒过,绿党(德国)的一些最初骨干分子在搞绿色政治前是托派。而且各国的绿党一般都不排斥与哪怕是极左的政党组联合政府。

@lorem_ipsum #157080 關注環保的基督徒:……

补充材料2:尼德兰主流政党简介。

自由民主人民党(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VVD):最早可追溯至成立于1885年的“自由联盟(Liberale Unie)”,持保守自由、古典自由、经济自由、文化自由立场并同时认可福利国家的概念,具象化为小政府、自由放任、减税、市场经济、财政均衡;本届席位数:34;上届:33;上上届:41。

自由党(Partij voor de Vrijheid,PVV):2004年分裂自自由民主人民党(VVD),与自由人民党(VVD)立场相左的部分为:该党持尼德兰民族主义、反伊斯兰、反移民、坚定疑欧、认同福利沙文主义,是一个在经济(尤其福利部分)偏左但其他议题上严重右倾的政党;本届席位数:17;上届:20;上上届:15。

基督教民主吁求(Christen-Democratisch Appèl,CDA):最早可追溯至成立于1897年的反革命党(Anti-Revolutionaire Partij,ARP),于1980年与天主教人民党(Katholieke Volkspartij,KVP)、基督教历史联盟(Christelijk-Historische Unie,CHU)合并成现政党。基民吁(CDA)并不如同欧洲其他基(天)民党一般属社会议题偏右经济议题中间至中间偏左的政党,相反基民吁(CDA)是一个全面偏左的政党,社会议题、经济议题均站中左翼至左翼立场,具体为:支持环保税、亲欧、亲移民、强调“平等”等,且尽管名字为“基督教民主吁求”,其成员却各色教徒/族裔均有。唯有的一些基民痕迹大概在麻醉药剂的非医学使用以及堕胎、安乐死等议题上,该党认为应禁绝“软毒品”,堕胎与安乐死的限制条件也应更为审慎。不过基民吁(CDA)在过去往往同右翼政党组联合政府,即使是在2012年该党宣布了其“新路线”变得更左之后。本届席位数:15;上届:19;上上届:13。

民主66(Democraten 66,D66):民主66(D66)是一个中间偏左的政党,因为成立于1966年,因此得名“民主66”。民主66(D66)在经济议题上并不十分左翼,它认可政府干涉的混合经济体制,但也就到这了。民主66(D66)在环保议题上却十分左翼,并且该党十分看重环保立场。除了气候变化那些议题外,该党还反对行猎,认为行猎并非人的权利,而只是当野生动物危害变得十分严重时的最后手段。民主66(D66)的一个最有意思的立场就是,作为一个小党,它却激烈地认同两党制,认为应该学习美国使用FPTP从而将尼德兰改成两党制。该党同时支持废除上院并实行首相与市长直选。民主66(D66)近年来已成为国会增长势头很快的政党之一,也是诸多大城市最受欢迎的政党。本届席位数:24;上届:19;上上届:12。

绿色左派(GroenLinks,GL——比较有趣的是,这个党似乎在拿人民做智力测验,它的标志上“绿色”(Groen)字样是红的,“左边”(Links)反而是绿的):合并自四个左翼至极左翼政党(包括尼德兰共产党、和平社会主义党、激进主义党、福音派人民党)的党。其意识形态以及主推的概念都是一些毫无意义且时常在主流媒体以及各种语言考试的阅读题里反复出现的左派大空话,我觉得这样描述大家就能猜到了吧?毫无特色又天天絮叨,让人看了就想吐的那些,我就不重复了。次要的部分包括废除君主制、废除上院等。但主要部分真的是长篇累牍的那些大空话,你看半天看不出一个实词的那种。本届席位数:8;上届:14;上上届:4。

社会主义党(Socialistische Partij,SP;原名“尼德兰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Communistische Partij van Nederland/Marxistisch–Leninistisch”):该党反私有化、反全球化、疑欧、支持社会福利与健保投入,主张废除君主制。需要注意的是,该党虽最初自称“马克思列宁主义”,但实际上是一个毛主义政党,不过虽然奉行毛主义方针,但却自幼反对中共。该党一直是反对党。本届席位数:9;上届:14;上上届:15。

工党(Partij van de Arbeid,PvdA):尼德兰正统且历史悠久的社民党在此。曾经举一党之力就拿下过国会超三分之一的席位。不过也由于正统,因此该党的政策方针也没有太多亮点,其历史也经历了大致类似于其欧洲姊妹政党的转变。如今的重点放在就业与福利等议题上。PvdA可以和各种政党灵活组阁。不过2017年选举中遭遇重大衰退。本届席位数:9;上届:9;上上届:38。

基督教联盟(ChristenUnie,CU):与基民吁(CDA)相比,除了信仰更坚定更经常援引圣经以外经济、社会议题上的立场无太大差异。本届席位数:5;上届:5;上上届:5。

(为了)动物党(Partij voor de Dieren,PvdD):一个关注动物权利与福利的政党,其他立场方面偏左翼、环保主义、疑欧。本届席位数:6;上届:5;上上届:2。

50岁以上者(50PLUS,50+):旨在关注领取养老金者的权益,其他立场:疑欧。本届席位数:1;上届:4;上上届:2。

改革宗政党(Staatkundig Gereformeerde Partij,SGP):是的,你没看错,这是一个纯粹宗教性质的政党,主张加尔文主义(基督教基要主义),反对现今女权主义的部分立场,认为男女之间平等而不同,因此角色有分工。除宗教信仰外,政治上强调法治、捍卫议会程序与秩序。与欧盟关系上站疑欧立场。本届席位数:3;上届:3;上上届:3。

扽克党(DENK,是尼德兰语的“想”与土耳其语的“相等、均衡”):新近自工党(PvdA)分裂出来的小党,两个土耳其裔尼德兰人组建它来强调身份政治。其他立场上站左翼。本届席位数:3;上届:3。

民主论坛(Forum voor Democratie,FVD):右翼、反欧盟、反欧元、新近成立的尼德兰民族主义政党,希望以更强硬态度对待犯罪,但认同麻醉药剂非医学使用的合法化。该党虽然支持保护环境,但对所谓的“气候变化”理论持怀疑立场。文化方面,该党推崇高雅文化,捍卫尼德兰文化,并反对现代建筑,认为应该回归新古典风格的建筑。本届席位数:8;上届:2。但有3人在选后新成立了持古典自由主义立场的“尼德兰人民利益党”(Belang van Nederland,BVNL)。

正确答案2021(JA21):富图恩主义(右翼、保守自由到古典自由、反伊斯兰、疑欧、支持言论自由、支持LGBT权益、支持自由放任经济、支持小政府、支持政教分离、支持女性权利)政党。新成立,本届席位数:3。

伏特尼德兰(Volt Nederland,Volt):新成立左翼政党,重点着眼欧洲,持亲欧立场,社会议题上偏左翼,以吸引年轻人。本届席位数:3。

一起党(BIJ1,发音等同于尼德兰语中的“一起”,之前名为“宪章第一条党,Artikel1”):极极左翼政党,持平等主义、反资本主义、女权主义、反种族主义、撑少数族裔权益、“强烈反对仇恨言论”、支持各种地方独立势力以及支持认可巴勒斯坦地区“建国”。本届席位数:1;上届:0。

农民公民运动(BoerBurgerBeweging,BBB):右翼农本主义政党,着眼于乡村地区发展,视(为了)动物党(PvdD)为其最大敌人。新成立政党,本届席位数:1。


总结

右翼:自由民主人民党(VVD)、自由党(PVV)、改革宗政党(SGP)、民主论坛(FVD)、正确答案2021(JA21)、农民公民运动(BBB)、50岁以上者(50+)

左翼:绿色左派(GL)、社会主义党(SP)、工党(PvdA)、(为了)动物党(PvdD)、扽克党(DENK)、伏特尼德兰(Volt)、一起党(BIJ1)

中间(两边皆可组):基督教民主吁求(CDA)、民主66(D66)、基督教联盟(CU)

@lorem_ipsum #157080

不同政党政策可能重合啊。以德国为例,绿党是支持环保的,选项党也是支持环保的。以环保为主要诉求的选民,选什么就会看他们的其他政策。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