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位才子能赏析一下这首诗,从中能看出作者对台湾是什么态度? 文学

闻夷洲近事

[现当代] 程千帆

青骨成神十六秋,惊波日夕尚回流。

方酣孰胜南柯战,待虑微闻楚国囚。

劫后旌旗难一色,别深霜雪总盈头。

无多岁月偏多感,三妹新来又远游。

程千帆(1913—2000),湖南长沙人。原名逢会,改名会昌,字伯昊,别号闲堂。千帆是其笔名之一,遂通用此名。著名中国古代文史学家、校雠学家,南京大学教授。著有《校雠广义》、《史通笺记》、《文论十笺》、《程氏汉语文学通史》、《两宋文学史》、《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闲堂文薮》、《古诗考索》、《读宋诗随笔》等,学术造诣精深。有影印手钞本《闲堂诗文合钞》行世。

1
9月4日 466 次浏览
8 个评论
元悪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没有大才子,那本职校生来抛砖引玉吧。

原诗标题有个“辛未”,应当指的是民国80年公历1991年5月李登辉总统结束动员戡乱。夷洲当是指台湾。

程千帆虽是在13年“革命圣地”长沙出生,但在23年就已经举家迁往汉口,而在28年又迁往南京完成学业(可能是为了逃避27年的秋收暴动造成的影响?)。文革时又被打成右派。

1.青骨成神十六秋,惊波日夕尚回流。

“青骨成神”应该是说阵亡将士魂魄归天,“十六秋”应该很明显是十六朝古都南京代称。(强答错了朝代。此处楼下网友解释靠谱。) “惊波日夕尚回流”,再大的浪也有潮起潮落,到了傍晚也会回流。 详见下图,傍晚的定义一般在8pm左右,受到地月日引力效应的叠加影响,一般在傍晚时分海面高度降低。

这两句应该就是大历史大叙述,“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之类的。

2.方酣孰胜南柯战,待虑微闻楚国囚。

这里我想南柯战就是说国共内战犹如儿时南柯一梦,还在内战的混乱中“酣醉”于哪方会胜利。等到稍微会思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沦为“楚囚”。这个“楚囚”指的并非单单是对立国家的囚徒,我觉得更多是表达自己在大时代变迁下无计可施随波逐流的心态。

3.劫后旌旗难一色,别深霜雪总盈头。

虽然可以把“劫后”理解为动员戡乱,但我觉得结合上一句和下半句还是理解为民国以及侵略战争的混乱时局比较好。 “霜雪盈头”这个意象能查到的就是清朝成鹫写的《长者峰》里“天花过眼能无着,霜雪盈头总不知。”

4.无多岁月偏多感,三妹新来又远游。

大白话,所剩无多的时光偏偏多愁善感,三妹刚来没多久又走了。(程千帆有三个妹妹,三妹当指最小那位)

我觉得整体对台湾并无过多迷恋,大体上还是在怀念自己逝去的青春和感慨大时局的变化。可能对民国有一点点的追思。主要看“楚囚”和“劫后”这两个词语具体的解读,如果对他本人其它作品进行分析应该能更细致一些,不幸本职校生读书少见识短。

( 由 作者 于 9月5日 编辑 )
荧惑人 某人临时小号

@能井 #155750

“十六秋”应该很明显是十六朝古都南京代称。

有点好奇,南京什么时候又多了6朝?

福星益妖 台独就是背叛祖国

本中职生也来试着解答一番。

正如@能井 所说的,本诗写于1991年。

青骨成神十六秋。青骨指的是蒋介石。十六秋当然是16年的意思。本句说的是蒋介石逝世已经十六年啦!

待虑微闻楚国囚。楚国囚指的是张学良。

【青骨成神】陈寅恪写过“金粉南朝时旧游,徐妃半面足风流。苍天已死三千岁,青骨成神二十年。"

【楚囚】陈寅恪《报载某至重庆距西安事变将十年矣》写道:“铁骑飞空京洛收,会盟赞普散边愁。十年一觉长安梦,不识何人是楚囚。”

作者对台湾什么态度?参见《千帆,你安心地走吧》,作者是他的第二任妻子陶芸。

至于国家大事当然也很留意,特别是台湾统一的问题。在今年三、四月间,台独分子叫嚣时,你每天都要我读报给你听,愤恨地责骂那些背叛祖国的人。

( 由 作者 于 9月5日 编辑 )

@在民党主席 #155780

强答一番暴露学识不足,见笑了。也不知道为啥突然就想到南京。比较靠谱的解释楼下 @福星益妖 已经写啦。诚挚道歉。

@福星益妖 #155781 @能井 #155786 多谢解答

现在知道1991年,就好理解了,最后那个“三妹”应该是指宋美龄,宋美龄一家姊妹里排行老三,晚年短暂回流台湾参与二月政争,失败后再次赴美。

“三妹新来又远游”。时间也对起来了: “1991年9月21日,宋美龄搭中华航空波音747SP专机再次赴美国长期休养”。

这首诗主旨应该是讽刺台湾国民党小朝廷的内斗,尤其“南柯战”的形容非常刺眼,程千帆也是曾饱受迫害的文革右派,诗中不见多少故国之情,却间有落井下石幸灾乐祸之意,实在令人不齿

@阿里萨斯 #155866 妙!三妹这个解释靠谱。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待虑微闻楚国囚”是指90年张学良被释放。“劫后旌旗难一色”是指国民党内斗。“霜雪总盈头”应该是头发变白的意思,我没有看懂是指谁头发变白。

这首诗并没有什么“态度”,无非是顺着旧体诗写时政那一路的调调,对世事发表一番“感喟”。细究起来,除了感叹政事起伏不定,人生倏忽无常,也没什么别的意思了。旧体诗是很难写出新意的,但是就算没有新意,顺着那种古已有之的“调调”跩一跩,就仿佛写了什么似的。有人以为这是旧体诗的好处,在我看来其实是它最大的坏处。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55905 参考/t/9950关于新旧诗的讨论。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