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我的网友的惊世骇俗但在中国又有一定市场的理论噎住了 观点

这个网友是我粉红的时候加的。他也算是比较包容,经常和不同政见的我聊政治。而今天他有一个惊世骇俗的言论

他说老百姓不需要政治知情权。他认为愚民政策能凝神聚气,团结民众,消弭民怨,集中力量办大事而在外宣领域,更不应该把真相告诉民众,韩国财阀论等是增强民众幸福感的工具。虽然民众变得愚昧了。但民众如何愚昧是政府所能控制的。这样,政府精英在推行政策,进行外宣时,就不会被民众干扰和阻挠,更加顺利了。他认为,民众在政治上的知情权除了增加抱怨外没有任何作用。政府精英会做好一切。

作为基本人权,政治知情权对老百姓有哪些不可或缺的作用?又有哪些民众被统治者愚弄,导致民众利益受害的案例?

2
9月3日 1705 次浏览
14 个评论
刘慈欣 反共复民

这种模式最大的漏洞在于人性的弱点,具体表现在以下两点:

1、任何拥有权力的人都有利用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的倾向;

2、人都有自私和趋利避害的一面。

所以,存在这种漏洞的基础上,如果真的按照他的这种模式治理国家,很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

1、精英们推行的政策和外宣,以及集中力量办的大事,不会对国家有利,而是只对自己有利;

2、精英们面对那些没有任何政治知情权和反抗能力的愚民,不会让他们幸福,而是会把他们当奴隶一样压榨。

所以这种制度,只有当他口中的“精英”是能够完全克服人性弱点的时候才适合,可惜这样的人现实中不存在。

( 由 作者 于 9月3日 编辑 )

精英主义,很常见,在2047也有精英主义者,比如讨论民主的时候,很容易流露出“万一大众瞎搞怎么办?”或者“现阶段大众非常缺乏政治智慧,即使有机会也不宜立即全民投票”的想法。

对于这点,如果只从利益最大化、决策的正确性、生产效率等角度去讨论,反而会错过了最关键的东西。

最关键的是:知情是老百姓(愚民)的权利,参与政治是老百姓(愚民)的权利。

必须要认识到权利比效率更重要,权利比利益更重要。如果不认同这一点,其实就是从根本上不支持民主。

效率最大化、利益最大化,本来就不是民主的目的。追求民主的人,是对权利和自由心驰神往的人,而不是眼中利益大于一切的人。

中间偏左人

平民必须享有知情权,要不然政治菁英胡搞乱搞怎么办。

由平民选出的政治菁英也有义务承担因为做事不利而遭受的民众的唾骂和指责,如果没做好接受民众唾骂和指责的准备的话那就干脆不要参与选举了。

废物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终会燎原

精英主义支持者要么就是觉得自己是精英,比如法家那群政棍,要么就是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地面上的神,可以永不犯错,更没有私欲。这不就和计划经济哪种觉得中央委员会不仅毫无私欲而且计算力各个超越布雷默曼极限的认知一样吗?

计划经济坟头草都能乘凉了,精英政治还能拿来当牌坊。认不清这个道理的要么就是以为自己不会被逼去吃观音土的傻逼毛左要么就是连计划经济和经验政治的内在联系都认不清的小学生。再不就是哪种坏逼。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无论孔老夫子原意是什么,之后几千年的统治者都把这句话理解成我们表面上看到的字面意思

福星益妖 台独就是背叛祖国

不可使知之

真相那么容易知道吗?现代知识分工越来越细了。想要精通所有领域的真相是不可能的。隔行如隔山,即便你是高学历,只要不是你的专业领域的事要忽悠你并不难。每个人都执自己所知的一个片面作为真相。很难看到全貌。

所希望达至的最终的善好,应该通过思想的自由交流来实现; 对真理的最好的检验是:在市场竞争中,让思想本身的力量,为人们所接受; 真理是人们能够安全实现其愿望的惟一基础。

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发现和传播政治真理不可缺少的手段; 没有言论自由和集会讨论,就做不到这一点; 有了言论自由和集会讨论,才能抵制有害思想的传播。 对自由的最大威胁是那些懒惰的人。 公共讨论是一项政治责任,也应该是美国政府的根本原则。

先辈们认识到,所有人类组织,都会面临种种威胁。 但他们明白,一个有序的社会,不能仅仅依靠人们对惩罚的恐惧和鸦雀无声来维系。 不鼓励思想、希望和想象,才是真正危险的。 恐惧滋生镇压,镇压滋生仇恨,仇恨将威胁政府的稳定……

理性的力量通过公共讨论才能产生,才能被信仰; 而唯有这种力量,方能打破,由法律这种最为激烈的强制命令,所造成的沉默。 先贤们意识到,多数人的统治有时会带来暴政,于是修改联邦宪法,以保障言论和集会自由。

仅仅因为担心受到严重的损害,并不能证明,压制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正当性。 (这种行径犹如)人们害怕巫婆而烧死妇女……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奭麦郎 #155379 “不可使知之”应该理解为“不可能让普通人拥有圣贤的智慧”,而不是“因为他们有各种缺陷,就应该给他们套个头套戴上眼罩搞愚民措施”,因为如果人民愚昧无知,那就连驱使他们干活都有困难了。现在都知道要skilled labor,古代工匠也是很宝贵的人才(蒙古人都知道屠城不杀工匠)。

@福星益妖 #155425 所以要允许马云,马化腾,胡锡进一起出来忽悠,不能让中宣部垄断忽悠权。

@艾吉奥 #155431 “仅仅因为担心受到严重的损害,并不能证明,压制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正当性。 ”

所以压制言论自由的权力不能随便上移,现在网络平台(如google facebook twitter)等已经在动用平台的压力在系统性删贴控评了(比如关键字审查)。审查本身不是恶行,但是使用关键字审查只会简单地导致各种变体流行(比如feck,fook,症腐之类)。

我个人认为,应该限制政府压制言论自由的权限,也就是只能用来阻止武力暴乱,而且必须是迫在眉睫的(Schenck v. United States, 1919)。也就是说,当反政府方已经堆积了武器弹药,组织了别动队,准备暴力攻占某些地区。所以,通过和平手段非法占领某区域,不构成镇压言论自由的理由(例如Occupy Wall Street),当局可以动用警察驱散非法占领者,甚至拘捕他们,但是不得限制他们(和他们同情者)对公众释放的信息。通过无组织的暴力手段(比如洛杉矶骚乱),当局可以上军警宪特镇压,但是同样不能以此为理由进行言论管控和媒体审查。

迫在眉睫的威胁有两种:一种是暴力夺权,如共产主义者,激进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的暴力夺权运动;二是勾结外国叛国。而且两者都必须是动用暴力手段的。有组织的反政府暴力应该予以镇压。

--

至于平台,咕狗没有枪,他就算把他自家平台上用户的数据删光光也没有政府用子弹扫射的威力。何况他自己还有利益诉求。限制互联网平台的思路,我认为参考反托拉斯法就好。打击垄断,就避免了企业的数码独裁,而不是宣传一堆“互联网企业侵犯隐私,互联网企业审查言论”这样的垃圾口号,以保护普通人隐私为名,行政府侵犯普通人权利之实。

thphd 2047站长

他认为愚民政策能凝神聚气,团结民众,消弭民怨,集中力量办大事而在外宣领域,更不应该把真相告诉民众,韩国财阀论等是增强民众幸福感的工具。

共产党愚民愚得好,但是愚得好不等于愚得对,因为共产党越愚民,民就越弱,越弱就越容易被党国压榨。压榨得多了之后,这些被压榨的人就可能转而支持敌对势力,因为能被洗成粉红的人,通常也很容易被洗成反贼。(铁拳一拳就洗回去了

清华王国虽然不反共,但绝对可以算是共产党的敌对势力。跟共产党相比,清华王国有一个好,就是清华王国尊重全体国民私有财产(包括官员私有财产),所以如果共产党和清华王国势均力敌,不管是官商还是民间资本家,除非身上流淌红色血液,否则基本都会站在清华王国这边,只有穷人才会考虑共产党。

而穷人里面,由于共产党的愚民政策,大部分都是愚民,少部分是清醒人士,这些清醒人士在共产党统治下只能假装愚民,来清华国军却可以担任军官,所以清醒人士最终都会效忠清华博士,而不会效忠小学博士。这样一来,共产党就只能依靠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愚民,而在一个信息发达的现代社会,这些愚民的战斗力跟清华国军相比是不值一提的。

( 由 作者 于 9月3日 编辑 )

@消极 #155440

所以要允许马云,马化腾,胡锡进一起出来忽悠,不能让中宣部垄断忽悠权。

中宣部垄断忽悠是绝对不行的。还是要让各领域的专家说真话。但是商人的属性是牟利,马云出来忽悠就是不行!

默多克自己打了疫苗,旗下媒体却在忽悠民众反疫苗,可恶不可恶?要让他也来中国忽悠一下吗?马云忽悠也很可怕,幸好这回没让他忽悠成。

The 97-year-old told CNBC in an interview alongside Berkshire CEO and billionaire investor Warren Buffett that 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take a leaf out of China's book and "step in preemptively to stop speculation".

"I don't want the, all of the Chinese system, but I certainly would like to have the financial part of it in my own country," he said in the interview aired on Tuesday in the United States.

@消极 #155440

仅仅因为担心受到严重的损害,并不能证明,压制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正当性。

这不就是那个担心强奸就把男人全阉了的笑话吗?

不过现在在某些人眼里在中国强奸貌似并不是什么坏事,还可以促进一胎二胎三胎四胎。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刘慈欣 #155346 精英是存在的且即使是民主政体也是精英主导政策走向,关键是如何使得精英随时处在监督下使其不敢做恶;是否有公平透明的精英筛选机制

缺乏这两者,就只能得到善于剥削人民,洗脑人民的精英,贪污腐败不顾一切的精英愚蠢后代,以及红太阳这种杀人魔王

@IronStar21 #155574 精英确实是存在的,但能够在没有任何监督的情况下能做到不做恶的精英是不存在的。而民主自由的本质,其实是一套严格的监督和筛选机制,保证精英们不敢做恶。

( 由 作者 于 9月4日 编辑 )

@刘慈欣 #155576 对对对,想到前几天推上看的一个辩论。古往今来,民主思想家所批判的本质上不是恶政,而是一种更加宽泛的叫做“任意执政”的东西。独裁者会不会干好事,从老百姓的角度当然有可能啊,不干好事还能千秋万代的独裁者只存在于品葱的宣传里。但是干好事的独裁者依然叫任意执政,因为从历史上来说,任何任意执政者绝对逃不过倒行逆施这一环。其实这还是回到了我上面的论述,认为柏拉图式的圣贤王真的存在于大地上的人都不是读书读的少,而是干脆斗大的字不识一筐。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