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发微博怼党媒通稿:宣扬中国正在发生“深刻的革命”,这是误判和误导 时事

近日读了一篇文章,宣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我认为该文对形势做了不准确的描述,使用了一些夸张的语言,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

该文宣称,中国“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这是对近期国家出台一系列市场监管措施的误读和曲解。这些监管的目的是规范市场,纠正、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以及由此带来的各种副作用,在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推进共同富裕,强化公平正义建设,所有这一切都是社会治理进一步和上台阶的完善,而不是什么“革命”。

中国经常讲自我革命,但它的含义是自我鞭策,不断创造新的辉煌,而不是上述文章所说的充满摧毁的运动式革命。十八大以来中国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取得了一系列伟大成就,国家的综合实力有了新的飞跃,社会领域的各项建设尤其深得民心。一些经济领域出现了垄断以及畸形的发展,但这些问题能够通过国家的机制发现并确认,进行必要的及时调整。整个国家处于有序的运行中,政治上高度团结,应对挑战的动员力和资源十分充裕,这使得我们能够强有力地应对美国贸易战和全面战略打压这样的极限挑战,能够在全世界率先控制住新冠疫情这一让整个西方一筹莫展的公共卫生灾难。

在这样的国家里,需要搞运动式“革命”吗?革谁的命?变革、乃至深刻的变革一直在中国持续进行,改革开放不就是不断变革的过程吗?但是上述文章用一种特殊的檄文口吻描述中国正在发生的变革,仿佛这个国家要告别改革开放以及十八大以来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要形成某种秩序颠覆,真的要“革命”了,这确属严重的误判和误导。

老胡在体制内因工作原因接触到很多人,我无论在会议上,还是在私下场合,从没有听说过中国正在出现上述文章所描述的政治动向。我反复得到的信息就是:中国要继续发展,要不断以有力且稳健的方式自我完善。

该文宣扬中国正在开始变革,“不仅要摧枯拉朽,而且要刮骨疗伤”,这种耸动的全局性宣示与中国实际政策面严重脱离,属于少数人的狂想。老胡作为有一点经历的人,我很担心这样的语言会勾起人们的某些历史记忆,引发一定范围的思想混乱和恐慌。

所以老胡今天写出此文。我希望所有人都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路线不会变,两个毫不动摇不会变,十八大以来的重大方针政策一定会得到坚持。凡是对国家监管措施的极端解读,大家都不要信。

===============================================================

大家怎么看胡锡进的这篇微博?这是当局发现情况不对赶紧灭火还是胡锡进在代表反习势力发声?

9月2日 1551 次浏览
5 个评论

胡叼盘能混的这么稳,是因为它永远不会做出“挑战”,它仅仅就是叼掌权者的盘,不管这个掌权者是谁。

双方观点是一致的,区别在用词上,这是对用词的修缮,就好像武汉肺炎改成新冠肺炎一样,是对用词的斟酌,没有更多解读,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不希望出现任何极端用词,或者有可能对人民有一定启示意义的用词。不仅宪法里面的人民权利,就连共产党当年起家的那一套,不也一律不让提了吗。

社自
暴动喵 gay 上班族 社会自由主义者 关心中国民主化、边疆局势、宗教自由问题

@未来 #155209 如果高层本不希望出现极端用词,如何解释那篇文革大字报一样的文章被大量党媒转载?这显然是有来自中共最高层的命令在作用。而胡锡进作为人民日报下属媒体环球时报的总编,是不敢随便发言的,他的发言也必然有来自高层的授意。这些都属于中国大陆政治圈的常识。

@暴动喵 #155229 我的看法是:不是权斗,不是路线斗争,仅仅就是

当局发现情况不对赶紧灭火

你的意思是胡锡进得到另外力量的授意?我感觉你太高看他了,炎黄春秋都能关掉,温家宝的文章都能封。

代表反习势力发声

胡锡进活腻了?

一、王沪宁是文宣口专家。

二、即便有斗争,胡锡进也远远不配,给他10个脑袋他也不敢。

不太可能。

或者根本就是组合拳,就是唱完黑脸唱红脸:一个人拿个刀对你说:我宰了你!旁边他同伙就来劝“别,别,别,消消气”,一边给你拉旁边嘀咕:从了吧,以后小心点,别惹大哥生气了哦。然后冲大哥喊话:您老别天天打打杀杀的,看把这帮元老小伙子吓的。

最新:胡锡进这篇文章的微信推送被禁止转发,而微博也一度被禁止转发,但是后来恢复,看来背后有角力。

@暴动喵 #155475 德国之声胡锡进反驳李光满为哪般?

截止发稿,胡锡进的批评文章已经可以被转发,但是微信上搜索李光满的在其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发表的原文却没有结果。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还发现,胡锡进与李光满的两篇文章都在拥护“共同富裕”这一说辞,该口号“旨在宣传共产党将会更好地分配社会机会和财富”。

针对胡锡进发表批评文章的原因,香港《南华早报》援引北京媒体人士透露,监管部门向中国媒体传达口头指示,称李光满的文章造成的影响超过预期,要求他们用更温和的内容来平衡。

而胡锡进文章的转发受限,《南华早报》则认为,这表明宣传部门想在争议失控之前加强管控。此外,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媒体学者向该报指出,值得注意的是李光满的文章并没有被刊登在任何官方的纸媒上。这名熟悉官媒传播方式的学者表示:“只有得到高度认可的文章才会被印刷发表。官媒现在的转发可能只是对舆情的测试。”

新加坡《联合早报》兼联合早报网(中国)主编韩咏红分析道:“胡锡进发文,意在对李光满文章已经勾起的文革联想,做出适时的解惑。”

我的观点就不重复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胜利的果实向我嘴里来的太快了 ——'昭和天皇(日本)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