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阿里强奸案背后的商业逻辑 时事

职场强奸在中国根本不算事。同样是中国公民,既然维族女人可以被抓进集中营非法关押,那汉族女人为什么不能被领导强奸?这次瓜大只是因为砸到阿里巴巴。

据受害者说,对于她的遭遇,阿里内部都是轻描淡写、冷处理,这样的处理方式令她无法接受。消息传出后,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说这样的企业文化是强奸文化,是应该根除的毒瘤思想。而我则想从商业的角度来谈谈这个问题。

阿里巴巴是阿拉伯男性的名字,出自阿拉伯民间故事《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故事发生在波斯,也就是现在的伊朗。以下是《四十大盗》节选:

老婆又吼道:“你弟弟阿里巴巴欺骗了我们,他在我们面前装穷,总说买米的钱都没有。其实,他比我们富一千倍!”
“这怎么可能呢?”希姆说。
“他们钱多得用升量!”老婆于是把昨夜他们来借升的情况说了一遍。
希姆开始不信,听老婆这么一说,也嫉妒阿里巴巴了。
于是,他把衣服穿好,来到弟弟的家,他要问个明白。
一到阿里巴巴的家,希姆气汹汹地说:“弟弟,你必须告诉我,你从哪儿弄到这么多的钱财!”
见是哥哥来了,阿里巴巴非常坦白地说:“我是发了一点财,因为你是哥哥,所以决定分一半给你。”
希姆一听,觉得有门,弟弟果真发了财。他是个很贪心的人,怎么会满足弟弟分给他一半的钱财呢?于是,他说:“你必须告诉我,你怎么发的财。”
既然是自己的哥哥,阿里巴巴就把昨天森林里的奇遇告诉了希姆。
希姆一听,坏主意就来了。他说:“你必须把埋藏钱财的地方告诉我,否则我去告诉官府,让他们以偷盗罪处罚你。”
阿里巴巴说:“我没有偷盗,根本不怕官府,因为你是我哥哥,才把事情的真象告诉了你。不过我要提醒你,千万别再到藏宝的地方去,那伙强盗也不是好惹的。”

短短一段对话,把商业间谍、仇富、私人财产保护、灰色收入、赃物、贿赂、敲诈勒索、举报、公权力、法律、裙带关系等概念都讲清楚了。如果你还没有读过《四十大盗》,推荐读完再来看这篇文章。

现代阿拉伯国家的共性是伊斯兰教治国,对女性缺少尊重。有钱的好一点,比如沙特阿拉伯刚刚允许女性开车;穷的就很糟糕,比如最近跟中国政府眉来眼去的阿富汗塔利班,对“不听话”(指无法忍受婆家家暴)的已婚女性,给出的处理建议是割鼻然后扔掉。

被丈夫割鼻的阿富汗少女Bibi Aisha不小心被美国人捡了回来,照片登上《时代》封面,成功地一次性辱华、辱美、辱塔利班、辱穆斯林:


回到正题。刚刚看到一个新闻,说阿里有6000名员工因为强奸这件事,要集体维权:6000名阿里人成立帮助小组:推动事件真相彻查、为公司组织生态改变提供建议

虽然我也在类似阿里这样的大厂干过,但我真的不知道,除了冒着被同事当成印钞机举报的风险翻墙发言,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要怎么调查真相,在没有民主制度的国家要怎么提建议。镇压10000人以下规模的罢工,党国游刃有余,不会因为你是大厂员工,就和富士康的农民工区别对待。

阿里是私企(至少目前还是),彭麻麻最近又迷上了烽火戏资本,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所以这次事件刚开始的时候,党国并没有删帖控评,主要是阿里自己在公关,才让这件事在墙内有被讨论的可能。结果一下子弄出个6000人的维权组织,看来以后还是得控评,对小布尔乔亚们不能有侥幸心理……

阿里的很多领导,在收入上可以算是中国中产阶级的巅峰了。发生了这样的强奸,加上糟糕的后续,给中国的广大中产阶级敲了一次警钟:在中国,就算进入顶级大厂,找到了令人羡慕的工作,却连最基本的人权都得不到保障,被强奸了还要忍着的话,那普通人为什么还要奋斗?所以从维稳的角度,后续处理应该是删帖封号,息事宁人,而不会像整治农药鸦片那样大字报大讨论。

我觉得真正值得思考的是,阿里巴巴的领导并不缺钱,有钱为什么不去操嫩模,非要强奸女员工,脑子进水了吗?为什么不叫鸡?至少人家是自愿的,收费公开透明,不比灌酒下药强奸好一万倍吗?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来看这次事件的商业背景。

最近国内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在挤“生鲜电商”的赛道。生鲜电商顾名思义,就是在网上购买生鲜(鸡鸭鱼肉菜),这类货物之前难以网购是因为保质期很短,必须生产出来之后马上配送(24小时内),而不能放在仓库里存储。

年轻人工作忙、累,不想下班之后再去菜市场跑一趟;菜市场的东西虽然新鲜,但是又脏又乱,高端消费群体越来越不喜欢去。目前把这个问题解决得最好的,是各大连锁超市。

  • 连锁超市分布在各个小区,比专门跑一趟菜市场要近、省时间
  • 超市比菜市场干净
  • 连锁超市有完整的生鲜物流体系,能确保销售的鸡鸭鱼肉菜永远是新鲜的

阿里巴巴是做电商的,强项是互联网软件,淘宝、天猫、闲鱼、支付宝积累了好几亿用户。如果阿里推出一款生鲜电商应用,就可以把之前积累的这几亿用户送进去发大财。换言之阿里垄断了流量入口,除了京东腾讯这种大企业,一般中小企业根本没法跟它竞争。

虽然阿里擅长做软件,但他们不擅长生鲜物流,所以这次搞生鲜电商,必须跟线下连锁超市洽谈合作。

这次的强奸事件的起因,是“淘鲜达”(阿里的生鲜电商品牌)华北商家运营组长王成文,安排受害者,去和济南华联超市有限公司洽谈合作。合作内容虽然没有透露,但大概能猜到:由济南华联超市,负责淘鲜达在济南的生鲜配送工作。用户在淘鲜达上下单,华联超市负责配送,利润分成。

由于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在挤这个赛道,而没有连锁超市的生鲜物流配合就做不了业务,所以各大连锁超市成了被互联网企业争抢的香饽饽。超市可以选择跟京东合作,也可以选择跟腾讯合作,为什么一定要跟阿里合作呢?为了在竞争中胜出,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出钱补贴,把更多的利润让给超市,以此换取超市的加入。

行业经验丰富的朋友可能还记得“百团大战”,美国Groupon模式被抄到国内之后,各种团购网站雨后春笋,通过疯狂烧钱补贴(发优惠劵)抢占市场。后来类似的还有共享汽车、共享自行车大战。这次生鲜大战,除了要补贴消费者,还要补贴连锁超市,而且补贴连锁超市是重点,如果济南华联不跟阿里合作,跑去跟腾讯合作,济南这么一大片市场等于拱手让给腾讯。

补贴超市要花掉阿里很多钱,有没有更省钱的办法?有,就是贿赂济南华联超市派来洽谈业务的人。

(百度百科)商业贿赂是一种职权职务性利益交换行为,指经营者以排斥竞争对手为目的,为争取交易机会,暗中给予交易对方有关人员和能够影响交易的其他相关人员以财物或其他好处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是贿赂的一种形式,但又不同于其他贿赂形式。针对商业贿赂,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贿赂下列单位或者个人,以谋取交易机会或者竞争优势:(一)交易相对方的工作人员;(二)受交易相对方委托办理相关事务的单位或者个人;(三)利用职权或者影响力影响交易的单位或者个人。

比如说,王成文对济南华联派来的张国,行贿100万人民币,要求他回去跟华联的老板吹淘鲜达如何如何好。这招如果成功了,花100万就可以给阿里省几亿的补贴费用,王成文回去肯定升官哦不我是说升P。

但是,如果不具备行贿的条件,或者行贿失败呢?

  1. 如果阿里不允许王成文行贿,王成文自己也掏不出100万,合作就可能谈不拢。
  2. 如果阿里允许王成文行贿,张国收了100万之后不认账怎么办?那你总不能举报对方吧,以后哪个超市还敢跟你们合作?
  3. 如果阿里允许王成文行贿,张国拒收,然后向有关部门举报,说阿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导致马云被习近平扇耳光,谁负责?

最后结果就是,行贿是必须行贿的,但不能用现金行贿,只能用其他方式。例如王成文请张国吃个饭,吃完请张国到西湖边上的高档会所去,张国跟技师做爱,王成文买单,神不知鬼不觉。这样张国事后就没办法举报,因为举报王成文行贿等于举报自己嫖娼。

但是去嫖娼也有缺点:

  • 嫖娼在中国违法,以前还可以考虑,现在扫黄打非抓的很严,一旦被抓到很难堪,风险太大了。
  • 身边的人肯定会逐渐知道,张国这个人喜欢嫖娼,容易中美人计,以后业务不能交给他谈。
  • 张国事后仍然可能不认账,此时王成文如果举报张国嫖娼,等于举报自己行贿。

所以王成文决定采取业内通行的做法,就是安排自己的下属,也就是本案的受害人,去跟张国做爱。

  • 成年人因为工作原因相识,发展关系,最后做爱,不涉及金钱往来,不违法。
  • 受害人是阿里员工,本次是去跟张国洽谈业务,因此两人同处一室是正常的,谈生意不在一个房间怎么谈?
  • 张国事后没法赖账,因为他操的不是妓女,而是对方的员工,所以王成文最不济也可以举报张国强奸,但张国无法举报王成文行贿(因为无法证明受害者是王成文出钱请的妓女)。

这样一来,行贿圆满成功,不仅不违法,还不用担心对方赖账、举报,完美!所以大企业里面都会有一些专门的女员工,名义上是公关,实际上就是负责通过下体行贿的,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事情办好了。

所以阿里这次出问题,真正的原因是:

  1. 王成文出发前,挑了一个完全不懂“公关”业务,家里还有丈夫的女员工去行贿,属于人事安排上的重大失误,这就是为什么这次阿里的人事部门出来背锅。

  2. 如果王成文事先清楚这个情况,却还要逼受害人去济南,说明王成文抱有侥幸心理,让公司承担了巨大的风险。

  3. 对方客户“使用”完女员工之后,王成文不仅没有意识到人事安排的问题,还自己亲自上阵,属于公器私用,中饱私囊。他的任务本来是行贿对方,结果自己从里面刮了一笔,要是公司每个人都这么干还得了?

这些问题是没有办法根除的。商业贿赂必将永远存在,下体行贿必将永远存在,因为这是人性,你不做自然有人会去做。

那如果遵循自愿原则呢?问题是,老板出发前不可能跟女下属说,我们今天要下体行贿,你愿不愿意参加啊?女下属直接把你举报到公安,明天头版头条就是阿里巴巴组织卖淫。

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就是性交易合法化,专业事让专业人来做,大家都舒服。但是性交易合法化是威胁党国统治的,所以无解。

有人说借这个机会推广女权,me too,将职场性骚扰、性侵污名化。这个恐怕很难,今天你们能污名化这个,明天你们就能污名化社会主义。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本案的受害人亲自撰文曝光内幕,她的故事是对我们所有人的警示。希望她能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

( 由 作者 于 8月10日 编辑 )
14
8月10日 833 次浏览
15 个评论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我觉得真正值得思考的是,阿里巴巴的领导并不缺钱,有钱为什么不去操嫩模,非要强奸女员工,脑子进水了吗?为什么不叫鸡?至少人家是自愿的,收费公开透明,不比灌酒下药强奸好一万倍吗?

喜欢强奸不是为了抽插的快感,是为了强奸本身的快感。

王成文出发前,挑了一个完全不懂“公关”业务,家里还有丈夫的女员工去行贿,属于人事安排上的重大失误,这就是为什么这次阿里的人事部门出来背锅。对方客户“使用”完女员工之后,王成文不仅没有意识到人事安排的问题,还自己亲自上阵,属于公器私用,中饱私囊。他的任务本来是行贿对方,结果自己从里面刮了一笔,要是公司每个人都这么干还得了?

早就瞧上了这位女下属,行贿为辅,强奸为主。

家里还有丈夫

在墙内,只有最聪明的人,才有可能避祸。如果这对夫妻能多关注平日的蛛丝马迹,或许就可以避免。

但是受害者不会减少,因为有的是不那么聪明的人可供加害。

平时最爱说“中国很好,我就没事”的聪明岁静是岁静中的晚期癌症,只有社会主义铁拳可治。

thphd 2047站长

腐败必然伴随着欺骗,如果人人都了解腐败,欺骗的难度就会大幅提高。同理,如果人人都懂职场潜规则,潜规则就成了明规则,也就失去了它原本的作用。

所以我个人认为,解决腐败的最好方式,是教育所有人如何腐败。应该从小学开始就在课本上告诉孩子腐败的几种基本形式、作用机理。

有一处不懂,还望解答。为什么说“性交易合法化是威胁党国统治的”?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就我自己的了解(没有什么大数据支持):

  1. 行贿的方向一般是卖东西的向买东西的行贿,也就是供应商行贿采购人员;总之给钱的是大爷(涉及政府部门和央企的当我没说)。

  2. 但是,采购人员能拿多少私人好处是和ta与供应商的关系有关的,所以采购人员要和合作供应商搞好关系,也有对供应商进行贿赂的激励;总之还是给钱的是大爷。

  3. 商业行贿还是金钱贿赂比较多(例如礼品回扣等);性贿赂的话找专业人员的更多,毕竟钱货两讫风险小;而强奸良家风险大,成本高;或者就是楼主提到的这种手段:

大企业里面都会有一些专门的女员工,名义上是公关,实际上就是负责通过下体行贿的,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事情办好了。

但这种手段一般都假设,涉事女员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把进行性贿赂当成自己的“潜职责”。

这次的事件有新闻里也讲到,虽然阿里淘鲜达作为采购商一方有扩展客户的需要,但华联超市作为供应一方更有扩大市场的需要,所以淘鲜达向华联行贿,或者说必须要送上女员工侍寝,是不太合情理的。更合情理的解释似乎是淘鲜达负责联络华联的几个小领导本身想要捞更多油水,所以把女同事女下属当成了理所当然的性资源,直接“公器私用”了。

而女同事本身并不知情,并不同意,就被强迫安排了“额外工作”,直接当工具使用,这确实说明阿里的“996/669文化”已经烂到骨子里了。

( 由 作者 于 8月10日 编辑 )

我提個建議;亞馬遜向這位女員工發offer,表示願意提供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對工作場合的性coercion 0容忍。這樣絕對是比較狠的一波打擊黨國。

废物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终会燎原

@爱狗却养猫 #151998 分析的有道理,确实是,钱行贿大家都不说,性行贿总不能是供应商的股东亲自宽衣吧,涉及第三个人而且是被操一方肯定加大风险。

所以大企业里面都会有一些专门的女员工,名义上是公关,实际上就是负责通过下体行贿的,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事情办好了。

我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企业的女性公关人员(或男性公关人员)在客观上的确起着愉悦客户的功能(比如相貌姣好,能说会道等),但下体行贿这种说法就太严重了。

说通俗一点吧,人都要衡量成本问题。退一万步,假设女公关人员是“完全理性人”,能使用sex这种大招,那得多重要的客户才值得这么做?据我所知,几乎没有。就算身体能出卖,一个超市小头头这种等级也太不值当了。大企业的女销售和女公关,基本上还算是技术工种,销售技巧和事前功课都要做的,最后成单主要还是看业务能力。

下体行贿在公关界尚未被视为常规工作手段。一般说来,不管客户多重要,有经验的女销售女公关,都会练就一套解套的办法,如何在避免被客户骚扰的情况下做成单子,成功经验还会被同事和同行学习共享。如果有下体行贿成功做单,也会被同行所不齿。

再者,中国的大企业也没有堕落到养一些不用做业务只提供特别服务的女公关,哪儿那么多红楼。

所以,说大企业普遍有下体行贿的女公关,说不通。

( 由 作者 于 8月10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Truth #151999 亚马逊公司又不反对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去打中国(国家)的脸。

@natasha #152009

说通俗一点吧,人都要衡量成本问题。退一万步,假设女公关人员是“完全理性人”,能使用sex这种大招,那得多重要的客户才值得这么做?据我所知,几乎没有。

  1. 本案的王成文,能做到他现在的位置,当然是业绩堆出来的,这次不可能是他第一次带女下属出去喝酒。而且王成文上桌就已经告诉对方,我给你送女人来了。如果不是习以为常,他认为不会搞砸的心理预期从何而来?
  2. 出事后阿里的冷漠,说明这种情况在阿里早已司空见惯。
  3. 中国连政府官员都有用下体行贿升官的,为什么商业公司就不可以有呢?

再者,中国的大企业也没有堕落到养一些不用做业务只提供特别服务的女公关,哪儿那么多红楼。

这话有点“新疆哪可能有那么多集中营”的意思了。

养当然不可能明着养。一般就说是业务员,洽谈合作的时候跟着去。出发前领导会要求,不管用什么方式,必须把单子签下来,至于用什么方式,公司不管,只要能签下来就行。

一般先陪酒、陪玩,如果还解决不了的,可能就会用特殊手段。回来之后公司按照业绩发奖金。反正公司没有要求你提供特殊服务,就算你提供了,公司也不用为此负责,只要你不说公司就当不知道。就像新疆的集中营一样,北京没有说要迫害维族人,只说再教育,至于怎么教育,请各位自己想办法。最后执行下去实际上就变成了迫害。

前两天电报不还有个新闻,房地产中介为了卖房,在公司办公室直接跟客户做爱,被录像拍下来了。现在扫黄这么严,小姐很不好找,只好亲自上阵了。扫黄不严的、小卡片泛滥的地区,这种情况会少一点。

( 由 作者 于 8月11日 编辑 )

@昏鸦 #151996

有一处不懂,还望解答。为什么说“性交易合法化是威胁党国统治的”?

人的思想会随着生殖器的解放而解放。


通俗的说,在中国,你想公开且合法地做爱,只能谈男女朋友,或者结婚,不可以用钱买,用钱买是违法的。

这就跟中国的土地一样,你可以耕,可以种,可以“承包”给他人,可以“借”给国家,但就是不能卖掉换钱,买卖土地是违法的。

土地不准买卖,使得共产党可以确保农民无法变成地主资产阶级,以免他们威胁共产党的统治。下体不准卖也是同样的道理,就是要限制人们通过下体实现原始积累。

总之,任何能够使相当数量的人脱离无产阶级、成为资产阶级的行为,都会威胁到党国的统治。

( 由 作者 于 8月11日 编辑 )

人民日报旗下“踏浪青年”公众号已将《锐评阿里王成文性侵事件》文章自行删除。

阿里6000名员工的知识水平还需要提高啊……

@thphd #152088 公关可以外包么?

@消极 #152155 以前很方便(典型例子是红楼、天上人间、东莞厚街),现在难度越来越高了。

实际自愿性交易没啥罪恶这是我的看法。逼良为娼才是罪恶。本来婚恋也可以是一笔交易。谈女友你请女友吃饭购物数十次才有机会上床。同样给钱了。直接点有啥错?

哇哈哈珍珠奶茶 太阳照常升起

女方明显在夸大事实 接借刀杀人 第一点,根本没必要冒这个风险,用员工去性行贿(特别是不是自己的心腹那种员工,被反咬一口有口莫辩),随便安排一个洗浴,基本上没有任何风险,妹妹玩个够(撑死20分钟) 第二点,此女每一句真话,添油加醋杜撰占大头。其领导就没睡她,最多是猥亵。客户与此女关系不一般,第二天在他房间呆了那么久,此女都没敢说。 初步怀疑,更多是此女丈夫执笔,写下夸大诉状,要搞死其领导,此女为了配合丈夫的心里(不想暴露自己的骚,没准是资源被摸)不得不做的大反扑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