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已觸犯管理細則,請求封號 站务

本人在 https://2047.name/t/13821 下出言不遜(現已被刪除),侮辱了受害群體的人格尊嚴,污染了本站的討論環境,已嚴重違反《管理細則》第九條,依法應處死刑。茲向本站管理團隊自首,唯願速受制裁,維護法威,以儆效尤。

7月27日 388 次浏览
10 个评论
thphd 2047站长
  1. 既然是求判,最终怎么判是本站的决定,不可能当事人要求怎么判就怎么判。
  2. 经查,原文属于情感发泄,考虑到当事人并无恶意并及时改正,不予惩罚
  3. 我因为这个封禁你的话,下一个被封禁的就是我自己

站长说话真有意思

我才发现您那句话是回复我的。我想在这里多回几句。

我个人的情绪,经常在“中国人欺软怕硬无可救药”和“中国人只是在不正常环境下正常的人”两者之间来回摆动。我理性上始终认为是后者,不过每次看到某些粉红言论的时候,感性上又会倾向于前者,而且在那些时候特别能理解某些“支黑”的言论。

不过我昨天在看河南水灾消息的时候,却是倾向于第三种情绪。我想起了自己最终反感共产党的“初心”。

我小时候算是一个“粉红”,曾经被各种“革命先烈”的牺牲感动。我小时候认同共产党那一套,是因为在宣传洗脑教育之下,认为其真的关心、代表民众的利益。

而我最初反感共产党,是因为知道了六四事件。自此以后我才知道共产党只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自利组织,它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为此它不惜践踏民众的生命和尊严。

也就是说,我个人来说,反感共产党的“初心”是出于一种朴素的人道主义情怀。

大饥荒中,死了很多人。出于人道主义情怀,对这些人我们感到同情哀伤,对造成无谓死伤的中共政府感到愤怒——无论这些人是持什么样的政治观点,做过什么事。

COVID疫情中,死了很多人。出于人道主义情怀,对这些人我们感到同情哀伤,对造成无谓死伤的中共政府感到愤怒——无论这些人是持什么样的政治观点,做过什么事。

河南水灾也是同理。互相理解很难,情感相通很难,但有时候、一瞬间却可以,例如在看到一个父亲思念逝去的女儿的时候——无论这个父亲、这个女儿持什么样的政治观点,做过什么事。

除了共同利益,或许能够连结不同立场、不同观点的人的东西,只有朴素的、基于人性共有需求的人道主义情怀。在拆挡板的人那里我感到的就是这种情绪。

您对我的回复,我并不反感。不管您是出于什么想法,是发泄情绪还是其他。

对您我很敬重——虽然或许没有那么了解。我一直记得,我们都希望“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什么负荆请罪

@爱狗却养猫 #150307 說一下我本來的意思吧。當我讀到有人移開擋板,旁邊的人給他鼓掌,並表示自己沒有勇氣不敢動手時,我不但沒感到一絲欣慰,反而驚訝於河南人的懦弱。兩個月前我們成都四十七中發生墜樓時,圍觀群眾可沒害怕得連移動個擋板都不敢(按理說法不責眾,移動擋板的風險應該遠小過呼口號或者拍照傳外網),我不能理解他們怎能在自己的鄉親甚至骨肉死於非命的情況下還畏縮成那樣,故不假思索口出妄言。這個號我準備廢掉了,密碼會用隨機值填充,還是少浪費時間鍵政,多花點時間讀書罷。

@jargon #150336 谢谢解释,我大概明白了。我在想,或许是因为当时军队(武警?)都进城了,且传闻中很多家属都被谈话维稳,所以很多人都感觉气氛不对,不敢当“出头鸟”。

我也来一句地图炮:我的经验中,河南人是属于比较鸡贼的。无论如何,勇敢的人总是少数,不过也有。

祝好。

耶渣
狼狼醬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jargon #150336 趨生畏死是人之常情,不必介懷。

就算是香港人包括我在內,很多都不是膽大勇敢之輩。捨生取義的勇士可能也是萬中無一,只是不了解自己要付的代價或者剛好需要捨生取義的事情多了而已。

@Wolfychan #150361 关键是,死了就死了,还真以为可以极限一换一么?我是没兴趣给死者来道德审判,不过我也没有兴趣塑造烈士神话。

@消极 #150455 一換一是技術問題,但成效太小。

(^_^)?
钢铁雄心 (钓鱼网站已屏蔽)

包括此用户在内的 18 名用户已被管理员标记为 钢铁雄心小号(见公告。若您认为当前标记是错误的,请私信联系管理员解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