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打三反到打黑除恶,从一次文革到二次文革,兼与jiucaizi网友讨论中产阶级的命运 历史

中共自夺取政权以来,发动了消灭反动会道门,一打三反,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土地改革,人民公社等一系列运动,从政治,经济,宗教,社会层面铲除了一切非共产党的组织因素。这个过程,也自然是消灭了一切阶级身份,使得全国只有两个集团,共产党统治集团和韭菜集团。统治集团掌握生产,分配,而韭菜集团只能贡献人力,领取口粮。但是这样的制度是有缺陷的,它把韭菜们压在生死边缘,实现最大限度地压榨,但是人民在绝望中,或者是自杀,杀人,自爆,或者是消极怠工,于是列宁的战时共产主义就不得不让位于新经济政策。在中国,就是从大跃进,人民公社,转进到刘少奇的三自一包。而在情况缓和了以后,新经济政策又得让位于斯大林的全力以赴重工化。在中共,则是文革批刘少奇,要求“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张春桥)。所以你看到列宁主义政党的政策,就是经常在秦政和怀柔之间反复跳转。当秦政搞不下去的时候,就牺牲一定的“政治稳定”换取经济自由化和经济发展,而自由化的后果则是“而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列宁),所以当经济较好而政治上新的“资产阶级”产生了,则要再列宁化,消灭这批新生的资本主义者。

但是这么做是有缺陷的。“消灭反动会道门,一打三反,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土地改革”的对象是民国时代的有产者。这些集团的财产不是来自中共的恩准,而是“前朝余孽”,虽然前朝余孽的技术官僚部分可以留用,但是前朝余孽的资本是要清理的。而且因为他们是前朝余孽,清理他们的时候可以打着革命的旗号,光明正大的抢劫杀人。(就比如说冠生园的老板冼冠生,就被中共军警逼得自杀,资本充公,人亦毙命)而且因为制度的改变,这些前朝余孽资本家连贿赂共产党干部的机会都没有(此处插入刘青山张子善事件)。因为共产党的干部有自己的一套供应渠道,不需要通过市场手段获得资源。而人民公社问题就严重了,土地是共产党分给农民的,这过了几年就要收回。名义上地是你的,但是你没有处分权,都是由公社安排社员劳动,等于分给农民的土地再次充公。这对于广大农民来说,等于是告诉了他们,共产党言而无信。这个就比打击民国余孽的性质要严重多了。

改革开放,等于是永久性的新经济政策,在共产党专政下,搞国家资本主义和国家管控的市场经济。正如张春桥所引用的列宁原话那样,自发地产生了资产阶级,而有了MBO和外国资本,产生的速度远远快于文革时候所谓的“资本主义尾巴”,大量的国有资本和外国资本出现在了中国的资本市场上。所以也产生了大量类似于当年民国时代的有产者那样的中国富裕阶级。

那么可不可以像50年代那样对他们进行“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呢?这就困难了,因为这一代的资产阶级,可不是什么民国余孽,而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和中共改开干部一起致富,一起为党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建设添砖加瓦的。他们和中共各级权力机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要铲除这个阶级,就要拔出萝卜带出泥,把整个中共的权力关系网撕得稀巴烂。所以在新时代的打黑除恶,如果要有成效(消灭新生阶级,铲除反对共产党统治的隐患),就要做成二次文革。“刀把向内”的自我革命。

说到二次文革,我们就要谈一次文革。一次文革的目的,并不是铲除民国余孽(他们已经在50年代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而是毛泽东本人的夺门之变。作为太上皇的毛泽东,不满中共功臣集团掌控实际权力(即生产和分配的决定权),党务的刘少奇和政务的周恩来都已经在官僚系统中digging in, 有了党内建制堡垒。这也是毛泽东文革的主要对象。毛的目标就是要把实际掌握权力的官僚们从兔子洞里揪出来,换成毛认为的没有官僚系统独立意志的“毛泽东思想武装的新人”手上。文革的时候为什么要继续残酷迫害民国余孽呢?因为他们已经是政治黑名单,踩他们没有政治风险,又可以彰显自己“热爱共产党”,因此不论是造反派的群众,还是坐在台上的刘周两系官僚,或者是毛引入三结合的军人,对这些黑五类臭老九踩起来都特别舒服特别带劲。无风险套利来着。

既然一次文革的主要对象是官僚集团,“踢开党委闹革命”,那么其革命目标就不是什么“资产阶级复辟”了,而是“官僚集团建制”,这是一场典型的“刀把子向内”的自我革命。对于毛来说,如果有可能,最好是发动自我政变,派御林军进京拿下刘,周,全国军管,紧急状态,大清洗。但是实际上这个选项不可行,周的情报系统比毛的反应还快,这么做更有可能把毛自己给拿下。所以上海一月革命打出了一个好头,在毛系人马的破坏下,各地党委停摆,军队得以借入,建立三结合革委会取代原来的党委,这个过程中,就引入了新的革命造反派群众和穿着军装的军人,不让刘周党务政务的文官们独掌官僚大权。

但是军队很多人的渊源也不是毛泽东这一系的。很不幸地,中共有四个野战军:一野彭德怀是毛的嫡系,但是早在58年庐山会议就把彭的政治权力剥夺了;二野刘伯承和周恩来是故交,邓小平虽是毛嫡系,但是60年代开始作为大内总管,他的走向类似同为毛嫡系的刘少奇,都是以党治国的党棍;三野陈毅就不要问了,老周铁杆;四野林彪,激流勇退明哲保身。这也就是说,在全国大武斗大文革之后,因为群众组织实在素质太低,没法统治,所以又得留用原来的中共干部,又要从军区调来枪杆子绿皮来护驾,搞成三结合的革委会才能统治。但是这个对毛来说并不理想,毕竟党政干部很多是官僚主义者,而军队旧部很多又不是毛的可靠人选,所以正如毛所说,"像文化大革命这样的政治运动要七八年再来一次",唯有不断革命,才能抑制住官僚余孽和军头们“再建制化”的趋势,让权力掌握在毛觉得可靠的“毛泽东思想新人”的手上。

但是政府不可能永远处于革命的状态,早晚是要建制化的。毛的不断革命的构想,只能把晚年的毛变成托洛茨基主义者,而这种只革命不建设的态度,也是必然灭亡的。如果毛的接班人真的能无限制的破坏建制,最后结果只能是耗干列宁主义政党的动员力,摧毁中共的统治。所以对于中共来说,后来功臣集团复辟,文革新人被打上“三种人”的烙印而被抛弃,还真的就是“拨乱反正”,恢复建制秩序的新时代。

讲完了一次文革,那就来简单讲讲二次文革的困难性。二次文革,即习近平文革,那就是要通过群众路线,打击改开派官僚,国企,资本家,以及国务院各部委。这么做的困难在于,习近平是做了一辈子官僚的人,又有中共打江山的赵家贵族血统,这种人,做不到毛泽东的无法无天,也做不到他爹习仲勋那样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搞革命的态度。官僚做事,最忌讳就是匹夫之勇,轻敌冒进。当官最要做的就是四平八稳,和气生财。毛和习爹毕竟是革命党人,而习近平没有革过一天命,要他拿出革命的精神砸碎官僚体系而不是拿出官僚的精神来篡夺权力,那是太强人所难了。就算是一次文革,习近平也没有薄熙来勇猛嘛。没有经历过革命的腥风血雨的锤炼,是干不好革命的。

( 由 作者 于 7月25日 编辑 )
12
7月25日 635 次浏览
22 个评论
废物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终会燎原

所以现在表面看上去,习近平还是在用斯大林式的手腕打击改派官僚。每一个个案都给你解读为哪些红色资本家背叛了党,才将财产充公。总之无铲除前朝余孽之名,但行前朝余孽之实。

不过结合另一个问题,就是中共高昂的民族主义到底这步棋是指向何方?是对外宣战,来一次珍珠港式的无谋外战?难道习近平的算盘里,只要有核武器,真的西方就可以纵容他占领台湾?还是要将民族主义引向国内?但就是这群费拉不堪的小粉红,难道要靠他们奉旨躺平恶心改派官僚吗?

没看明白他这步棋后手是怎么算的。还是说我们还是远远低估了改开官僚的废物本性,习近平通向金大胖之路其实是畅行无阻的?

@observerEDGE #149828 打杜冷丁而已。

@jargon #149841 谁打麻醉品?改开官僚?习近平?小粉红?

@observerEDGE #149845 習。畢竟今天中國的問題(低人權優勢導致中等收入陷阱)幾十年前就已經埋下了,他也沒有能力解決(即使能夠解決也會要了黨國的命),於是乾脆讓體制更加僵硬,並通過轉移矛盾來拖延。

@jargon #149847 嗯,有道理。我觉得这个算是对中国未来预测的争论焦点吧,就是习近平到底能不能通过列宁式的极权,屠杀,收缴私有财产来全面控制社会来建立新的帝制。我很理解你们觉得他根本就他妈的做不到,不过我还是持观望态度,这几年中国发生的变化太邪门了。

@observerEDGE #149849 列寧化只有在權力真空的條件下才能發生,且有賴於外部勢力的「秩序輸出」。習的各種倒行逆施都是通過既有的官僚機器執行的(執行時還不斷發生故障),而且列寧黨關鍵的「糧食專政」、「農業集體化」在國民經濟高度依靠出口貿易的當代中國根本沒有恢復的可能,將新疆模式推廣全國一來成本太高,二來會引起西方抵制。現在看來偽造民意、刪帖控評確實是中共續命的法寶,也讓外界乃至中共本身都不清楚自己的真實狀況。我認為改開官僚可能覺得即便自己能夠奪權,也改變不了現狀,不如讓老習繼續瞎整,於是就如此僵持。

( 由 作者 于 7月26日 编辑 )
jiucaizi 【编程随想】的老读者

写得不错,建议:

  • 楼主把文章发到hackmd,方便大伙逐句评论。
  • 把俺在hackmd的原文链接放在文前,方便大伙追根溯源。

俺在hackmd的原文,已经做了一些修改。俺对2.0文革的定义和你的定义不太一样,文革2.0不是大规模运动脱产群众,而是运动职业群众去看管普通群众。职业群众就是干活要拿钱的那种。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observerEDGE #149849 并不邪门,就像我说,如果总书记不是习近平这种红二代,而是李克强这种平民出身的官僚,自然习式揽权是不可能了(修宪,搞各种领导小组架空国务院),但是禁评删帖封号实名制健康码海康威视新疆集中营粉红战狼出征一个都不会少。因为这些,正如jiucaizi网友说的,就是反制韩寒式的富裕中产阶级的民主化诉求。这不随习皇或者团派而变。你要知道,很多粉红战狼恰恰是共青团中央派出的。但是把中产阶级杀光了,也不过是勃列日涅夫停滞,而不是文革。文革的对象是官僚集团,所谓“踢开党委闹革命”,习近平要称帝,就得破坏共产党的体制。因为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集体领导,是不利于皇权的。要搞皇权,最理想当然是北朝鲜金家,拉一派打一派清光异己,最后把共和国私有化成为金国。其次是台湾蒋家,大部分异己扔在大陆过不来,最后一个陈诚打包处理掉就给尼古拉开路了。其三是新加坡李家,利用紧急状态抓掉反对派头目再和冬菇坐地分赃。双赢。中国这种大国,其实是很难复制这些道路的。假如金大胖当年统治的不是朝鲜而是中国,那抓掉了本土派,延安派和苏联派之后,他的抗联派仍然大佬众多,不会让金日成这个抗联师长当皇帝。正是因为朝鲜小,才会出现抗联派内部制衡失控,金大胖称帝的结局。

@observerEDGE #149828 铲除江湖余孽和铲除民国余孽的性质是不同的。中共通过内战武力推翻了蒋介石的民国政府在大陆的统治,所以民国余孽等于是失去了武力保护,任由新建立的中共人民政府宰割。但是习近平是通过党内推举上位的,他并没有武力屠杀共产党人的合法性加成,所以不可能像一打三反那样铲除江湖余孽。

hackmd真好用,大伙讨论构建随想社区的方案文章,几天之内就从几行字递归到初具雏形了。

@jiucaizi #149863 第一,如果你想搞一个不同于编程随想博客的方案。编程随想是一个人,在一个博客上发表他自己整理的文章。他的博客文章内容,很多都是他的整理(即使不是他的原创),因此他的每一篇博文(以及每一个署名编程随想的回复)都构成了编程随想这个身份的语言指纹。所以日积月累,这就构成了一个对编程随想发动社工攻击的一个vector. 那么,聪明的你就会想到,如果我在社区内以我名义发表的文章根本不是我写的呢?那你就成功污染了你这个身份(comemory)的语言指纹,使得你在语言指纹这个领域内更难被社工。

@jiucaizi #149863 第二, 在我这篇文章内,我做了transformation。消灭社会上的自组织,民间社团,资产阶级,在中共历史上,叫做一打三反。50年代可以这么做,是因为社会上的自组织是民国余孽,中共挟军事胜利之威可以屠杀他们;而那些留用的民国军公教人物,57反右就可以把他们搞掉了。文革则是刀把子向内,刮共产党的骨头和肉。 而今天,韩寒式的中产阶级高度依附于中共,如果要一打三反,他们就是共产党体制自身的外延,打不掉他们。所以今天要消灭中产,就得搞二次文革,目标是改开派官僚。你那个“职业群众去看管普通群众”是枫桥经验,并不适合刀把子向内,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

习近平修宪称帝,是自我政变;毛泽东发动文革,是自我革命,难度差别不可以道里计。

@消极 #149865

中国这种大国,其实是很难复制这些道路的。假如金大胖当年统治的不是朝鲜而是中国,那抓掉了本土派,延安派和苏联派之后,他的抗联派仍然大佬众多,不会让金日成这个抗联师长当皇帝。正是因为朝鲜小,才会出现抗联派内部制衡失控,金大胖称帝的结局。

充分论证了姨学的反人类本性。

但是习近平是通过党内推举上位的,他并没有武力屠杀共产党人的合法性加成,所以不可能像一打三反那样铲除江湖余孽。

我是说他在采用外科手术式的方式,用抓反革命的方式定点清除江湖余孽。毕竟斯大林当年大清洗也没有合法性加成啊。

@observerEDGE #149900 "充分论证了姨学的反人类本性。"

这个证据不足,在非洲,大如刚果金,小如斯威士兰,都是shithole,在欧洲,大如英法德,小如列支敦士登,都是美好的世界。大小不足为据。

“我是说他在采用外科手术式的方式,用抓反革命的方式定点清除江湖余孽。毕竟斯大林当年大清洗也没有合法性加成啊。”

那还叫什么文革。斯大林的莫斯科大审判,属于大清洗,和文革这种自我革命是不一样的。为什么毛要搞文革而不是斯大林式清洗?因为毛对情报部门刀把子的控制力不够,通俗的说就是康生斗不过周恩来。而中共自陈云以来,情报系统叠床架屋,人人都要插一手情报,习近平敢用王岐山当政法沙皇全歼蛤派和团派么?

( 由 作者 于 7月26日 编辑 )

@消极 #149902 好吧,我对中国情报系统了解不足,这个我不敢妄议。

你觉得习近平压根不存在比如架空现有特务系统,然后直接重启一个新的比如反腐小组,越扩越大,然后干江湖余党的可能吗?

搞不起文革这个应该是没有分歧了,上没有合法性支持,下没有武德充沛的粉红,中间还没有希特勒口才,搞文革肯定得把他连彭丽媛习明泽一起完蛋。

@observerEDGE #149940 “架空现有特务系统,然后直接重启一个新的比如反腐小组”这是陈云以来大家一直都在搞的项目,江泽民以反法轮功为名,搞610办公室,不也是个情报机构。问题是中共这种情报机构叠床架屋多了,清洗肃反的效率就低了。

其实习近平用王岐山作政法沙皇,正是来干江湖余党。周永康(江系)令计划(胡系)应声落马。但是搞成莫斯科大审判,那习近平可得掂量下。这意味着李克强,李源潮,胡春华,张德江,张高丽等等都要抓起来,享受薄熙来待遇。

@消极 #149976 张高丽可还行,我听说他是因为那会习仲勋被挤兑到深圳后和老爷子混得好爬上来的。不过就算我了解的是真相,习近平哪个孝子也未必会念及这段情份。

@observerEDGE #149992 习仲勋当时没有实权,而且就中央几个大佬的斗争,也不会给老习头太多面子。习近平后来能够在继承人问题上脱颖而出,还真不是习仲勋的威望,也不是习近平本人的政治能力,薄一波去世的时候,07年的入常名单已经出了,没有薄熙来。

这个道理看明朝就知道了,明朝很多皇帝,都是朝廷大佬(文臣,宦官)们专门选的弱势诸侯王的儿子。这是摆明了他们要搞弱势君主方便他们操纵。习近平能够上来,就是因为他足够平庸。

楼主的核心是习近平时代的权力斗争一定会像毛时代一样发动群众,砸烂官僚体制。

俺的看法是,毛时代发动群众靠意识形态,习时代发动群众靠利益收买。习时代文革的目标不是砸烂官僚体系,而是把官僚换成自己人。

@jiucaizi #150147 用什么消灭那些要淘汰的官僚?斯大林式大清洗?

这个事其实是有麻烦的。斯大林干掉的是老布尔什维克,干掉以后,即使递补上去的不是斯大林嫡系,那他们年轻资历浅,就不够成对斯大林的权力威胁。但是习近平同志不是革命领袖红一代,消灭了老人,你得有可靠的新人递补进去,才能巩固之江新军权威。

华国锋在位的时候也踢掉了大批文革的官僚,但是踢掉越多,华国锋就越不稳。

@消极 #150148 反腐、群众举报、巡视组、表忠运动

@消极 #150148 方法总有人帮习近平想,习只需要定目标和边界条件,市场经济和官僚系统是天朝崛起的成功法宝,不会丢。其它不那么确定的,都一律可以开倒车试试。

@jiucaizi #150185 守住了这两个,中国的城市富裕中产阶级就可以抱住党国大腿而不被歼灭。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