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昨晚我差点被一个苏小将气的去见耶稣这件事 分享原创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是我去年精神衰弱的时候我QQ加了一个苏小将的好友。之后因为他的头像是二次元的缘故所以一直没发现这家伙是个苏小将……直到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那个苏小将对法国阅兵中出现的差错大肆嘲笑。自称自己是一个尊重所有国家的人,但认为英法美等国家欺软怕硬所以要乳,然后之后就疯狂吹苏。我指出了苏芬战争,他声称苏联侵略芬兰是有正当理由的,是苏联为了保护列宁格勒。后面甚至说“资本主义的士兵真是痛苦,苏联士兵好歹是为了保护列宁格勒而死”的。

之后又说资本主义大国三四百年以来经常侵略别人,以此为苏联开脱。之后甚至扯起了法理之类的事情,声称:波罗的海三国是俄国的,芬兰也独立自俄国。苏联继承自俄国,所以吞并波罗的海三国和攻打芬兰都是合情合理。后面甚至还说“这不是吞并,是解放”,“你实力不足,被解放是应该的”,最扯淡的是还说出了“沙皇是被临时政府杀的”。

我本身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现在也不是太好,他这些话差点没把我气的去见耶稣。

3
7月22日 382 次浏览
12 个评论

你没问它喀琅施塔得起义、匈牙利十月起义、东德六一七起义、波兹南起义、布拉格之春都是怎么回事吗。一切责任都在西方对吧😂

苏联侵略芬兰是有正当理由的,是苏联为了保护列宁格勒。资本主义的士兵真是痛苦,苏联士兵好歹是为了保护列宁格勒而死。

日本侵略中国是有正当理由的,是日本为了保护卢沟桥失踪的士兵,以及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中国的士兵真是痛苦,日本皇军好歹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荣耀而死。

德国侵略苏联是有正当理由的,是德国为了雅利安人的荣耀。苏联的士兵真是痛苦,德国士兵好歹是为了捍卫雅利安人的高贵血统而死。

波罗的海三国是俄国的,芬兰也独立自俄国。苏联继承自俄国,所以吞并波罗的海三国和攻打芬兰都是合情合理。后面甚至还说“这不是吞并,是解放”,“你实力不足,被解放是应该的”,最扯淡的是还说出了“沙皇是被临时政府杀的”

满洲和中国都是日本的,中国也于1945年独立自日本。现在的日本继承自大日本帝国,所以现在日本吞并中国、满洲和攻打台湾都是合情合理。日本打中国不是吞并,是解放,中国实力不足,南京大屠杀是应该的。

法国和苏联都是德国的,苏联西部也于1942年独立自德国,甚至莫斯科郊区也曾经是德国的。现在的德意志联邦继承自纳粹德国,所以现在德国吞并俄国、法国和攻打波兰都是合情合理。德国打苏联不是吞并,是解放。犹太人实力不足,被丢进集中营是应该的。

( 由 作者 7月22日 编辑 )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

楼上已经教给你如何用魔法打败魔法了。

我早就习惯无视苏粪的一切言论了,发明历史方面完全就是行家里手,十年前就是如此,和他们比起来德棍简直是董狐直笔。人生没必要花在这种东西上。

@匿名用户69ea #149266 顺带建议告诉他毛泽东是被邓小平杀的。斯大林是被马林科夫杀的,列宁是被斯大林杀的。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苏粪跟他们的主子一样,既枪毙沙皇全家又恬不知耻地继承沙俄的遗产和领土。而且近几年出现了苏棍和粉红的结合体(在此之前粉红多半是既反欧美又反俄的),一边说苏联被抹黑是“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篡改)的”,一边又嘲笑国粉“失败者发明历史”

不说苏联在冷战期间的黑历史,单说苏联早期还是全世界知识分子心驰神往的圣地,别说毛泽东周恩来这些拿卢布的,胡适这种后来成为坚定的反共分子还去苏联学习过呢。以苏粪的大脑大概是无法理解苏联靠什么把胡适、奥威尔等亲苏知识分子甚至萨特这种共产党员逼到对立面的

( 由 作者 7月23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奭麦郎 #149347 为什么英国共产党人在后斯大林时代会分裂,为何tankie会成为西方斯大林主义者的贬称?

在“工业化国家”(其实就是发达国家),社会主义运动的来源是多样的,但是根本来自于工业化体系下产业工人的利益诉求。也就是“社会主义就是工人运动”。在此基础上,有一部分社会主义者,是支持列宁主义的抢班夺权,暴力革命的。

二战的时候,法国和意大利陷入了法西斯主义的统治当中,在意大利北部(萨罗共和国地盘)和德占法国,大量反法西斯的左翼人士和左倾的民族主义者,和共产党的地下武装斗争结合,导致了两国共产党的壮大。而随着盟军反攻的逼近,英美联军的到来和戴高乐的回归,法共和意共的庞大规模,不过是共产主义者的海市蜃楼而已。他们的膨胀不过是因为非共产主义者和他们合作,一旦盟军到来,法共和意共的统一战线,不攻自破。斯大林搞九国共产党情报局(Cominform),里面就有法意等铁幕以西的共产党。结果斯大林连自己这边的铁托都按不住,西边的根本管不了。美军到来,糖果一发,广大人民群众立刻就说美帝好,共产党人在战时积攒的声望一扫而光。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武装革命始终是desperate measure, 能通过相对和平的选举,议会斗争,再加上少量非暴力的街头运动(罢工,示威)等等,拿到福利社会和劳工权益,谁愿意抛头颅撒热血干革命啊?法,意,荷,比,二战中被法西斯占领统治,没有可能通过选举和议会斗争获得工人权益,所以武装斗争地下党活动频繁。二战后恢复了民主,正统列宁主义者根本煽动不了有面包的广大工人群众,而斯大林同志又害怕直接渗透搞暴力恐怖活动引起美国等强烈反弹,因此tankie们只能堕落为嘴炮党,天天说“我们的人民群众是堕落的,被美国的糖果收买了;铁幕以东的人民当家作主多幸福”。

而如果tankie们不是在什么发达国家,而是在印度,巴西,南非之类国家,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在这些国家,就算有民主制度,产业工人的生活也经常艰难困苦,何况由于经济结构差异,还有大量的农业人口面对土地改革的压力,所以不仅正统的列宁主义者在城市居民那里有市场,鼓吹土地革命的毛派也能在广大乡村出没。印度Naxalist, 尼泊尔毛派,哥伦比亚FARC, 秘鲁光辉道路等等都是毛主义者。在这些国家,马列主义还真成了马列毛主义,是横贯城市贫民窟和佃农,以及种植园农业工人暴力革命的纽带。但是,革命有革命的困难。因为全球化贸易渠道的因素,财富流动的关键节点,是掌握在那些和美国主导的全球市场秩序相连接的人群手上。这些人是不会拥护列宁主义的。而边远地区,虽然会有无数个“井冈山”,但是革命者永远只能停留在割据,贩毒和恐怖主义当中。

所以共产革命的悖论就是:有力量的不愿意革命,有革命意愿的没有力量。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人性本恶。

@奭麦郎 #149347 我觉得苏联解体还不够,俄罗斯应该继续解体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49384 90年代一度有这个趋势,但是不同于苏联有大量地方文化的中心城市,俄罗斯联邦里,虽然离心趋势仍然明显,但是离心的实力不足。

@消极 #149353 马歇尔说消灭贫穷是针对共产主义最强效的消毒剂,此言盛不欺我。

不过说真的,我越来越觉得岳昕那套倒共是最靠谱的路径了。中国上下层矛盾空前激化不是粉红嘴炮能改变的。

而且我之后独立撕烤了一下,如果是靠罢工逃荒躺平等非暴力不合作最后绞死共匪,而不是靠打核大战生生把共匪全部肉体消灭,tankie恐怕之流还真没有足够的政治力量去再搞一次枪毙5%

可能思考方式不一样,我不会被苏粪气死,但是今天倒是差点被翻车新闻气到见招核天皇,哪怕全是网评员说的,哪种不把河南人当人的言论真的能让人脑溢血。

@observerEDGE #149581 十亿人民九亿骗,河南人民当教练,总部设在驻马店

@observerEDGE #149580 其实这里的”贫穷“定义很苛刻的,基本上得是发达国家才不算贫穷。类似中国这40年的发展都不够,从赤贫变成中等,都不够。

@消极 #149632 不光这些,你看了翻车新闻就知道了。

这个国家真的没救了。

@observerEDGE #115338

有没有救,那不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在现有条件下利益最大化。

( 由 作者 7月25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在哪里,重复一次,第34特遣队在哪里?全世界都想知道 ——莱特湾海战,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最高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