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懂我們的恐懼」-- 中國跨國鎮壓危害澳洲大專院校學術自由 时政

摘要

我必須自我審查。現實就是如此。我來到澳洲,但我仍不自由。

——陳磊(化名),中國大陸學生,談他在澳洲的留學經驗,2020年9月25日

你的遣詞用字都要非常小心。我仔細觀察我的大學,發現它已脫離不了靠中國留學生賺錢了。

——T學者(化名),2020年11月12日

2020年共有近16萬名中國學生到澳洲就讀大學。儘管距離北京的中國政府數千公里之遙,許多在澳洲心向民主的中國學生卻說,他們必須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以免遭到班上同學騷擾或向中國當局「舉報」。

許多來自中國或從事中國研究的學生與學者告訴人權觀察,這種恐懼的氛圍近年來變本加厲,日益威脅到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中國政府日益明目張膽在各國大學校園塑造中國的全球形象,影響學術討論,監視中國學生,審查學術研究,或以其他方式干涉學術自由。

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前,留澳外國學生約有百分之40來自中國,中國學生佔澳洲大學生總數近百分之10。即便在疫情導致邊界封鎖之後,由於各大學改為網路授課,並有部分國際學生滯澳未歸,國際教育仍是澳洲的主要出口品項之一。

本研究以人權觀察2019年針對中國在全球破壞學術自由行為的一項研究為基礎,該項研究包括為大專院校提供一份《12點行為準則》,藉以應對中國政府對學生、學者和教育機構學術自由的威脅。 202106australia_china_campusintimidation_videothumbnail 監控、騷擾與威脅

中國政府持續在澳洲各大學監控中國大陸和香港留學生。人權觀察查證了三宗學生個案,他們在中國的家人遭到警察登門拜訪或傳喚,查問他們在澳洲的言行。儘管為數不多(可能存在其他未向人權觀察報告的個案),但已足夠對成千上萬的中國學生造成壓力和恐懼。

當前澳洲大專院校學術自由面臨的威脅與限制來自與中國有關的壓力,以及中國學生、學者和批評中國政府或表明支持民主運動的教授們遭受騷擾、恐嚇與審查的具體案件。這些有害傾向已導致廣泛的自我審查。

學生們表示,因為擔心被其他學生向中國使領館舉報,並可能使國內親友受到牽連,他們常常感到緊張、焦慮而影響日常活動。每一位支持民主的受訪學生,都非常害怕自己在澳洲的言行可能導致國內雙親遭受中國當局處罰或審問。他們總是要再三評估,才能決定什麼話可以說,什麼活動可以參加,甚至什麼人可以做朋友。

有些支持民主的中國大陸或香港留學生遭到中國同學直接騷擾或恐嚇——包括威脅施以肢體暴力,向家鄉的中國當局檢舉,網路人肉搜索,或威脅肉搜。這些行為可以發生在各種不同場所,包括線上線下、校內校外。

有些學生因為被同學發現批評中國共產黨,表達對中國或香港民主的支持,或者參加聲援香港民主的示威活動,於是成為恐嚇騷擾的目標。

這些恐嚇或「舉報」同學的惡劣行為,並不代表大多數的留澳中國學生,中國學生多數不願介入政治爭議,或者會選擇以和平方式表達一己觀點。那些事情只有極少數特別積極、高調的學生會去做,但他們可能對許多人造成影響。

許多學生表示失望和灰心,因為澳洲大專院校並未盡力保護學生及其學術自由。曾因支持民主而被騷擾恐嚇的學生受訪者大多表示,他們並未向大學申訴自己的遭遇。這些學生沒有就相關事件提出申訴的原因是,他們認為自己就讀的大學不會認真看待這種威脅行為,反而會同情那些民族主義的中國學生,或者把維護與中國政府的關係看得更重要。

支持中國政府的學生和社交媒體使用者會採用騷擾、恐嚇和肉搜等手段,攻擊被他們認為批評中國共產黨的,或討論有關台灣、西藏、香港或新疆等「敏感」議題的學者。這類事件近年來在澳洲大學校園層出不窮,方興未艾。

許多受訪者認為,針對學生與學者的騷擾恐嚇事件之所以日益常見,主要是因為香港人權狀況惡化,引發留澳學生以示威和言論聲援家鄉抗爭者。相關事件不斷增加的另一背景是,自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5年將出國留學人員列為統戰工作「新重點」之一,黨國便開始加強影響和「號召」這個群體。幾乎所有受訪學者均指出,自從 2013年習近平掌權以來,民族主義情緒在他們指導的中國學生之間顯著升高。 自我審查的文化

中國學生和研究中國的學者都習慣自我審查,作為避免威脅、騷擾與監控的最常見策略。正因如此,在中國相關議題上頻繁的自我審查,已經威脅到澳洲的學術自由。主張中國與香港民主的學生受訪者,絕大多數坦承自己在澳洲留學期間進行自我審查。

我們訪問許多具有中國研究背景或專業,或指導大量中國大陸學生的大學教授,其中超過半數自承在談到中國時經常會作自我審查。有些大學校方也對教職員進行言論審查,但這種情況相對少見,例如有大學管理層要求教職員不得公開談論中國,或者勸阻他們舉辦有關中國的公開活動或就中國敏感議題接受媒體採訪。

自覺在討論有關中國爭議性話題時無法得到充分保障的大學教職員常會自我審查,因為他們覺得大學不會作他們的「後盾」。幾乎所有的受訪學者都表示,如何在課堂上討論中國已經成為他們日常工作的一大難題。

自我審查日益普遍還有其他因素,例如:有些民族主義的中國學生會錄音舉報課堂討論內容;大學課程與教學內容錄影上網漸成常態;以及擔心被網路肉搜。

擔心拿不到中國簽證、顧慮中國同事或在華親人,也會驅使學者自我審查。幾乎所有學者都指出,他們的大學沒有正視這種自我審查的文化,也沒有制定任何規則來處理這種問題並對教職員給予支持,就算教職員向主管提出申訴也無濟於事。 漠視學生與教職員面臨的風險

在新冠疫情期間上網授課也是一項新的挑戰,學者們突然必須對已經返回中國大陸的學生講課。原本為澳洲校園設計的課程教材,現在要讓「防火長城」之內的學生下載,對學生和教師同樣構成新而難解的安全風險。儘管如此,許多學者表示他們的大學沒有提供任何對中國學生遠距授課及其安全問題的正式指引。

澳洲各大專院校也沒有充分理解《香港特區國家安全法》域外效力的後果,及其對留澳學生的潛在影響。2020年由中國政府強制實施的這部法律,是北京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對港人自由的最強烈打擊。其條文包括增設專責安全事務的秘密機關,剝奪公正審判權利,大幅擴增警方權力,加強管制公民社會與媒體,以及削弱司法監督。

許多學生和學者不斷提出憂慮:即中國留澳學生可以生活在資訊真空之中,如同身在中國。主要原因是他們過分依賴受到高度審查的中國社交媒體平台——微信,它是中國最普及的社交平台,通常也是留學生與家鄉親友保持聯繫的唯一工具。在這個中共掌控的環境中流傳的不實資訊,以及多元觀點的缺乏,被認為是驅使部分學生去騷擾、恐嚇那些想要抗議或表達不同觀點者的潛在因素。與中國使領館有聯繫的學生團體控制著中國來澳學生的支持網絡,這也對那些不願與中國政府有任何關係的學生們造成困擾。 聚焦國家安全、種族主義興起

2017年,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即該國情報部門,對中國企圖加強干預內政發出警告,引發有關「外國干涉」的全國辯論,及其影響澳洲國家安全的憂慮。此後,政治與媒體評論焦點便集中在許多疑似干涉的案例。其中,部分新聞機構將中國學生描繪成不會思考、不可信賴、受人操縱的中共捍衛者。

這種描述——簡化、不公平、有時帶著種族偏見——沒有考慮到這些成長在嚴密管控國家的年輕人,突然來到文化多元的民主社會所面臨的諸多挑戰。這些學生大多從未見識過鼓勵多元觀點的學術系統。接待他們的機構並未盡力保障他們的學術自由,使他們很容易遭受來自其他學生和中國當局的壓力。

亞裔人士在澳洲面臨的種族主義與歧視,去年驟然升高。悉尼羅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21年3月發表的報告指出,幾乎每五名華裔澳洲人就有一人表示曾在去年遭遇肢體威脅或攻擊,他們大多將問題歸咎於新冠疫情造成的族群緊張或澳中關係惡化。大約每三名社群成員就有一人表示曾遭受辱罵或歧視對待。

各大學校務主管非常明瞭全額自費國際學生對其機構財務的影響,以及各校日益依賴國際學生學費收入——截至2019年,已佔澳洲所有大學營收總額的百分之27。澳洲大專院校目前處境艱難:儘管政府一度鼓勵與中國交流,坎培拉現在對於與中國官方機構的往來均抱持戒心。因新冠疫情實施的邊界管制正迫使澳洲高等教育部門檢討其對全額自費國際學生的過分依賴。

過去幾年已有太多的檢討、專案組和調查,研究澳洲大專院校受到外國干涉的問題,卻沒有提出具體建議來保障學生與教職員的安全與福祉。沒有監督與問責機制足以確保他們的學術自由和安全。

在澳洲,各大知名高等教育機構的主管們一再向人權觀察表示,他們已有保障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的健全政策。他們引用現行的學生與教職員行為守則,以及既有的學生申訴與支援系統,試圖說明他們的機構能夠妥善應對相關威脅。當我們詢問相關議題,各大學均強調他們願意致力落實政府新定的《言論自由示範守則》(Model Code on Free Speech),或者已經採取實行該守則的措施。然而儘管已有這些服務、政策和承諾,對於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的威脅仍未停止。

這些問題很難被確認,部分原因是大部分學生和教職員不會舉報相關事件。正因如此,澳洲大專院校仍未意識到問題的普遍性,任由學術自由在自我審查而非公然壓迫之下逐漸淪喪。這種情形也使得中國當局的行為更容易逃避檢驗。在此同時,學生、教師和真正的學術指導與研究自由全都蒙受傷害。 積極舉措

2021年3月,國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為調查影響澳洲高等教育和研究部門的國家安全風險而召開的一系列公聽會,顯示各大學已較先前更有意願起身對抗中國政府的干涉。

由澳洲數所主要大學校長的證詞看來,他們已開始認真看待相關議題,並且願意與政府新近成立的大學外國干涉專案組(University Foreign Interference Taskforce)合作,為各教育機構擬定新的制度和保障機制,以及如何按照專案組指導原則處理外國干涉。

然而,儘管作出有關承諾,討論焦點仍以保障各大學研究利益和國家安全為主,各大學依舊無法拿出整套辦法,為中國學生和中國研究學者排除學術自由的威脅,或者對審查和自我審查問題作出反應。

澳洲政府各部門、各大學和整個高等教育部門應該訂定具體程序,以便處理中、港學生和中國研究學者面臨的威脅、恐嚇、自我審查和審查問題。

各大專院校若能團結一致對抗中國對學術自由的威脅,必能事半功倍。通過與澳洲大學協會和八校聯盟等部門代表合作,各大學應該在有益情況下就相關議題進行協作。如此一來,將能減少各校因敢於抗議而遭中國政府個別報復的風險。 主要建議 對澳洲政府

每年發表報告,紀錄澳洲各大學國際學生遭到騷擾、恐嚇與審查的事件,以及相關學校為抵制威脅而採取的措施。

建立機制,讓澳洲各大學學生可以舉報騷擾、恐嚇、審查或自我審查壓力,以及涉及外國政府的報復行為。

對大學外國干涉專案組

優先審議有關中國學生和中國研究學者的騷擾、恐嚇、審查和自我審查問題。

對澳洲各大學和校長

在具體的騷擾或審查事件發生時應予公開譴責。通過機構最高層級的公開聲明,保證一貫支持學術自由與言論自由。

將向外國使領館「舉報」同學或教職員言行的行為界定為霸凌和騷擾,將其列為嚴重違反學生行為守則並可加以處分的行為。

確保中國學生、學者和教職員感受到歡迎和保障,任何人涉及騷擾或歧視都將受到適當懲戒。

https://www.hrw.org/zh-hant/report/2021/06/30/they-dont-understand-fear-we-have/how-chinas-long-reach-repression-undermines

1
7月18日 214 次浏览
6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其实不需要什么学术威胁,就算澳洲学校尊重学生的学术自由也没用。只要“爱国留学生”把同学的“反华言论”直接发回中国出入境管理机构,发表”反华言论“的留学生就得全家连坐了。因为学术的公开性,很难保护学生在课程中发表的言论的匿名性。

解决方法:把所有威胁同学举报的留学生,以”危害他人人身安全“为理由,吊销学生签证驱逐出境。威胁的定义包括在微信微博等地方挂人。被威胁的统统可以拿政治庇护,不得遣返,威胁的统统吊销学生签证,遣返,并拉黑一段时间。

( 由 作者 7月19日 编辑 )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

现在我已经进入太长不看的毛病了。

但是我真的想说,他们不懂个屁。

当年香港反送中的时候,我po学生证声援,借我房东的手机拍照,他知道我的目的后,半开玩笑的问我,你不怕你的父母被老大哥迫害吗?

我回答:所以我要用您的手机啊。

我他妈就不信国外有几个有文化的人没读过1984

事实上澳大利亚政府和澳大利亚学校对这种事情都是颇有一些束手无策的感觉的。 第一楼所说的解决方式虽然可能有效但现实中行不通,因为很难保证可以知道向中国政府举报学生的名字和身份资料,而同时,如果中国政府采取的仅仅是骚扰留学生在国内家人,还有不批签证之类的手段的话澳大利亚官方也是没有手段保护民主派留学生的,除非中国政府的人在澳大利亚对民主派留学生进行了跟踪,私闯民宅,骚扰等措施,民主派留学生才能够依靠报警之类的手段保障自己的权益。 所以还是只能让民主派留学生尽可能的自我小心了,就比如像二楼那样用当地人的手机等。

@addjapan #148896 现在的情况是,如果“爱国留学生”简单地收集了“反共留学生”的“反共言行”,然后把它发到中国政府的网络监控办公室,是得不到响应的。因为中共当局网监,认为此事kpi太小,而且操作麻烦,不愿意跟进。“爱国留学生”必须通过公开渠道,如微博,微信等,炒热场子,制造热点,然后再向中共当局举报。

因此任何被举报的人,都会有一个先被炒热的过程,因此可以对此下手。谁发现自己被强国人挂了,就保存证据,比如手机截图,还有archive等工具取证(因为目标既然是炒热场子,那就不会发在私人群里了,而是公开传播),然后向当地警方举报,宣称,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试图利用中国政府,威胁在澳留学生和华侨的人身安全。这样一来,如果粉蛆不善于自我保护,反而被反贼出道了,那么就够粉蛆喝一壶的,就算证据不足不能捉拿归案,粉蛆归根结底还是中国人,有中国人胆小怕事的一面,害怕自己留学移民等等有污点,就会恐惧而不敢继续向中国政府举报了。另外一面,被中国政府迫害可以用来申请政治庇护,这一方面又助长了反贼的气焰。由于向当地警方举报和申请政治庇护,并不是公开信息,反贼们可以去碰瓷澳洲移民和司法系统;而且即使失败,也可以安全返回中国而不被中国政府拉清单。而澳洲当局并不需要批准太多中国反贼的政治庇护申请,只要为其保密即可。

@消极 #148968

这个思路蛮好的,应该学习。毕竟蛆已经突破下限了,反贼们借助政治力量也没啥不合理的。

@消极 #148866

那得澳洲政府配合才行,据说前段时间西澳又开始找个由头打击反共集会了,说来说去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反共。

@observerEDGE #148977 澳洲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是首鼠两端的。毕竟爱国粉蛆带来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所以澳洲政府还是要照顾他们的情绪的。不过问题就来了,爱国就爱国,你到悉尼墨尔本每年10月1号举中国国旗游行就好,干嘛挨家挨户猎巫抓“反动分子”,澳洲又不是中共澳大利亚省,也不是中国澳大利亚特别行政区,本来粉蛆爱国,反贼恨国,澳洲收钱,三赢不好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当艾未未拍摄叙利亚难民纪录片的新闻报道出现时,面对来自中国读者对艾未未提出:“为什么不关心中国而是去关心叙利亚”这样的质疑,我感觉非常惊讶,惊讶于提问者眼界之狭隘已到了无法描述的程度。不过,这并非意料之外,中国人的确处于爱因斯坦所讲的错觉牢笼里,成长环境造就了他们短浅的目光、向内的偏见,狭隘的悲悯,以及最为严重的——不信任。 ——《他们为什么如此猖狂?因为你们互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