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問題鏡像] 昔日战狼得癌幡然醒悟,大量曾经她口中的恨国党捐款救助,如何评价? 问答

[原po] 微博名为“巴黎恋人09520”小粉红近日引发关注。

她曾经是战狼,攻击过方方,还私信恶毒咒骂过批评中国医疗制度的房东。 最近她得了癌症,情况危殆,面对严酷的医疗现状,彻底清醒。

有大批“恨国党”,包括被她咒骂过的房东通过各种渠道向她捐款,予以资助。

如何评价此事,她值得我们同情吗?

7月18日 956 次浏览
46 个评论

説實話我感覺品蔥的批判對於此粉紅過於激烈了,總結一下:

品匪: 對反賊高容忍,對粉紅低容忍

2047: 對反賊低容忍,對粉紅低容忍

某些進步派: 對反賊低容忍,對分紅高容忍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Truth #148726 那肯定得低容忍啦!不是我残酷,是现实很残酷,智商捉急的人没有机会取得任何成功。所以不论反贼粉红,只要低智商就是不能忍。

thphd 2047站长

大家给她捐款,并不是出于对她的同情,而是对她的清醒言论进行表彰,以帮助更多围观人士清醒过来。

这个事情的完美结局是被美国大使馆赠national interest waiver,送去美国治疗,然后康复。我建议美国大使馆立刻行动,一秒钟都不要等。

@消极 #148736

所以不论反贼粉红,只要低智商就是不能忍。

多数反贼之所以成为反贼,是因为对现状不满;多数粉红之所以成为粉红,也是因为对现状不满,只不过两者受到的思想引导不同,因而blame的对象不同。

纯粹为blame而blame,不对问题作深入分析的话,实际上仍然是被牵着鼻子走,说出来的东西也不会有什么价值,自然是很令人讨厌的。

@thphd #148745 捐款的目的是为了继续嘲弄粉红爱国主义”你看你们的头子都接受我的捐款了“

“美国大使馆赠national interest waiver,送去美国治疗,然后康复”

那美国广大深受高额医保之苦的朋友们岂不是要大怒?

“说出来的东西也不会有什么价值”

就是因为没有价值才令人讨厌,“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消极 #148746

其實用不着美國出面。美國只要給簽證,美國那一堆智庫,基金會隨便什麽的凑一點錢估計就夠了。

@thphd #148745

但是估計得給議員寫信,找一個議員發起動議才能有用。

@Truth #148747 他们又不熟,哪来凑钱的动力?又不是什么刘晓波

墙内人大多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个个喊得响亮,却步步后退。

@asdfghjkl #148755 这才是正确的集体记忆

家兔
首都卫队 敺�翰......撣峕�𥕦�甇扎��銝滩�霈�

新动态

这下肉包子打狗了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雖然我不喜歡支黑,但是呢這個人以前口出狂言,出言不遜,滿嘴罵“臺巴子,公知,外國的走狗”,中國的醫院明顯是市場化的,藥價高,進口藥不進行財政報銷,而國内的藥質量太低,太差了,要麽是低質量的仿製藥要麽是藥效是玄學的中藥,以及手術價格高,醫保形同虛設,先付費後看病,所以見過中國醫療的人都會抱怨,不會盲目信任。而這個人就把國外的醫院貶的一文不值,還揚言舉報方方的支持者,反正是個瘋子。雖然我也瞭解這些極端粉紅是在制度和教育之下的產物,他們也不一定是天生粉紅,但是,倘若這類粉紅少一點的話,有言論自由的話,自由派可以暢所欲言的話,極端的支黑和屠支派就沒有市場。

@消极 #148736 的確吧。

@Provident #148781 而且你幫了這種人,這種人不一定會對你好,反而是拉黑你,擧報你,對你恩將仇報。當然我相信不是所有中國人是這樣,只有這種人能在微博存在,網路誇大了這種人的聲音。

@Provident #148781

准確地說是沒有低價HPV疫苗;這種墻外免費的在墻内收費昂貴。

@Truth #148796 好的,謝謝你的提醒。

@Provident #148784

説實話"Trust and Verify"是一個文明社會運行的基準。如果一個社會的人不能做到對別人"Trust",對自己要求"Integrity",那麽這個社會即使有民主的制度也很難成爲發達國家。雖然這麽做在中國會經常被坑,但我覺得還是有必要保持這種態度。只有對中國政府才要"Distrust and Verify"。

@Truth #148798 好的吧。對個人應該無罪推理,對公權力應該有罪推論。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Provident #148799

好的吧。對個人應該無罪推理,對公權力應該有罪推論。

这句话我赞同。

@弓凛

此案至少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中国大陆的医疗保障体系完全没有资格碰瓷台湾健保

@首都卫队 #148780
我以为是她家人治好后马上反咬一口,没想到她的下限比我想得还要低。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我不喜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好人要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凭什么屠夫放下刀就成佛?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真有闲钱可以给她捐:https://twitter.com/Uekawakuyuurei

方案D 品韭同名

这说明墙内的生活水平还是可以的,竟然还有闲钱捐她。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48843 子曰: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弓凛 炎黄世胄,东亚称雄。

@kill_ccp #148836 我被粉红的数据骗了。我在品葱发文解释了。

中国医保对大病重病的保障能力太差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这种是粉蛆里面最罪大恶极的,因为她亲自参与对方方和其他“自由派”的网暴,不是什么少不更事跟着起哄的学生粉红。我朋友圈里持粉红立场的多了去了,也没有在语言上能如此恶毒的

因此没必要同情,有这闲钱还不如帮因为举报采砂被碾死的陕西夫妇的亲属维权

@奭麦郎 #148879 这就是问题了,你给粉蛆捐钱,在公开场合是狠狠地刷了一波PR。你给碾死的夫妇维权,怕是把自己弄进牢里的概率还大点。这些能给粉蛆捐钱的衣食无忧,怕是比粉蛆更怕共产党铁拳呢。

@消极 #148884 所以也不是傻,领头者都有私心,就是傻了那些跟风狗了。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虽说就像《新约》宣称的那样,你的仇人饿了便给他吃,你就能让对方羞愧从而改悔,你就“以善胜恶”了。那是建立在主动的人道主义帮助下,用道德给予对方内心的压力。而这个场景是,这位粉红自己到了日暮途穷的地步,所以作出一副改悔的姿态,寄希望于能获得援助,于是这个改悔的分量是值得怀疑的。

站在这粉红本人的角度,她是只想要从反贼那里筹资呢,还是说觉得粉红那里筹资不够,需要另辟蹊径?看每个人的理解,就我而言,觉得自然是后者。反贼捐款不一定会比粉红更积极,更“有爱心”。

随着反贼们把这件事炒作成了节目效果,面临当事人的很可能就是粉红群体的敲打,乃至黑皮的谈话,即使这种事情并未发生,她也会考虑这样的后果。所以收到捐款之后立刻拉黑也是站在当事人的立场很自然的情况。

需要去感觉一下同情别人是否会让自己积极向上,如果是就值得同情,不是就不要去同情。

@Truth #148726 2047对粉红容忍度挺高的呀,我弟弟是粉红,被品葱封号,然后2047的号一直保留着

@消极 #148736 是主流粉红对我们反贼容忍太低在先,我们只能被迫还击。

如果去行善,我觉得行善时应该只想着我们做的事能减少别人的苦痛。行善时不应该预设受施人能感恩回报我们,或者按照我们的建议生活。这样,我们心里就有快乐,以后想到自己行的善也会有快乐。就算是发生了类似恩将仇报的事,那也不是行善所直接导致的。所以没有理由行善后再去后悔,后悔会毁了行善带来的快乐。恩将仇报那是别人的心理问题,不要让别人的问题夺走我们的快乐。

@庆丰话 #148905 反击粉蛆干嘛?没事找事是吧?

@大河恋 #148906 在一个恶的社会里,善是没有定义的。

@消极 #148920 意思就是被骂不能还口被打不能还手?

@庆丰话 #148923 网络社会的社交准则和现实社会不同。

@Provident #148781

中國的醫院明顯是市場化的

蛤?中国的医院明显是由权力垄断的伪市场化的

@不给就送 #149029 應該是對於權貴來説是壟斷,高幹病房,療養院,對於平民(韭菜)來説是市場化,交高價錢,享受(忍受)低質服務

@Provident #149067 市场化,贵,但是还买得到(美国模式)

中国现状是,贵,而且买不到。

@消极 #149068

美國商業保險成熟;美國窮人有免費醫療;美國是强制先看病后付錢。

你説和北歐比那比不過,但是絕對吊打中國。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

有闲钱为什么要捐给她?很多人,哪怕是虽然爱国爱共但起码不会去举报有异见的朋友的轻粉红都比她值得善意。

哦,可能用它更合适,非人化粉红从我做起

这位才是真爱国

@Truth #149070 @消极 #149068 謝謝你們的提醒。我也明白這些。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The Great Gats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