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各位和理非的,遇到共匪泼脏水,你们有何对策? 问答

假设你组织或作为骨干参与了一场游行。 旗号你可能打的是要宪政民主自由等;也可能是反对某贪官,要求某种重大政策。但无论如何,你是想动摇体制,所以旗号已经比较明显能看出这些意图。

此时,共匪派出一些特殊训练过的人,混入你的队伍,煽动你队伍的人动手打砸抢烧,冲击前方带盾的武警,甚至放暗枪打死武警。

你作为和理非的提倡者(和践行者?),此时你会怎么办?或者说你会提前做出什么预案,之后相对应的又有何种措施,才能确保你的游行仍然和理非并且能达到自己最终的目的? (很实际的问题了,都不应该说假设,因为共匪每次都做这种事)

( 由 作者 7月17日 编辑 )
7月17日 570 次浏览
48 个评论

现在共匪的地盘内基本没有游行的必要了吧?

学学重庆万人斗武警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不捉鬼。

「我們尊重公民的財產權,並強烈譴責所有不出於自衛的攻擊行為。」

有民众杀人说明共产党的教育出了问题!所以大家更应该推翻共产党!

你看,想怎么宣传都行。

共产党不过是喇叭大一点,民众习惯性地掉进了共产党的是非价值观陷阱里,就像那个外教杀人,有学生不让大家把视频传到外网一样。多游行几次,大家就会成为成熟的街头革命者。

还有如果要游行最好不要以骨干领导者宣传自己,一来危害自己的安全,第二也是容易成为单点故障,自己被除掉就坏了整个游行。可以按照自己的技能成为某些任务的小组长,带头做一些小任务,医疗后勤通讯协调等,同时提升组员的能力。

Oct

@大河恋 #148514 你这都是理论,我说的是情景模拟。我不知道你在现场怎么宣传,难道面对暴怒的群众和烟雾弹,你大声说“各位冷静冷静,我来说两句?”,无济于事。

你也可以假设你只是参与者,(那你就更没办法了,反而你如果是组织者,至少有人会听你的)。有的人因为害怕暴力选择离开,有的人情绪失控跟着冲击武警,打砸烧。面对此情此景,你怎么办?

Oct

@Wolfychan #148506 我没说事前或者事后,就算你是领头的,也不可能认识每一个人。不管你在当时捉没捉鬼,由于共匪搞渗透和破坏,你的游行已经从和理非往失控的方向发展,此时,你必须要做出应对,“不捉鬼”可没有实质上的解决你目前面对的问题

Oct

@本升专 #148500 那和理非就是在网上发文章吗

Oct

不管你以为以什么样的方式能推翻共匪。 你不能解决现场的问题,不能制定可行的策略,你也可以找到人才来帮你解决突发事项,你可以推动他人做事,甚至做点辅助。

但最起码你自己脑海里有基本的路线,这个月要干什么,下个月要干什么,或者,找一群人一起今年干什么,明年干什么,或者今年怎么找人,明年…有一个有弹性但明确的进度表。

而不能是,今天我想到了民主后怎么样大家讨论讨论,明天我写点东西大家给我几个赞。连和理非的路线框架都没有,就认为只靠和理非就能改变体制?

@Oct #148534 事實是和理非只對講道理、不是存心殺人的政府有用。

中共不是。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多级代表制以及纠察队。其中包含联系模式以及加密方式。

开发一个app,支持普通上网以及蓝牙局域网(已防断网)。每天核心团队制定一个字符串,下级团体将该公钥根据各自选择的算法以及当天新制定的字符串进行函数运算。这一字符串将被这一下级团体中的小组进行再加工,最后到每一个个人手中进行最终加密。每个人或小组或下级团体的字符串提前一天汇报给核心层,核心层根据一个或几个保密算法,生成各个下级团体或小组或个人的专属函数(每天都会变),分配给每个人专属的字符串。这个字符串就是当天抗议时用于辨识身份的唯一id。

组织方式是,核心团队除了几个决策者之外,其余是下级团体的负责人。下级团体的构成是负责人与若干小组的组长。每个组长负责若干游行参与者。这样尽量迅速的认识彼此,避免被内部打入。

权限设计是,每个人都能查该id是否是当天无误。小组长可以查该id是否是组内成员,团体负责人可查该人是否属于自己的某一小组(无法查具体某个人),而核心团体可以查这人是否属于自己某个下级团体。他们查到的信息返回的是该个人或小组或下级团体当日的字符串。

当负责纠察的人查到可疑份子,就可以用app查对方身上的唯一id。这个id如果是当天无误的,就可以向上请求,将该id给小组长查,团体负责人查直至总负责人。这种设计的好处我认为可以让组织者可以专心组织而不必过问具体人员细节,人员扩充再多最多提高算法压力。每个人不必认识太多人,认识十多个二十多个即可。

闹事的混子混入后,第一道坎是得到一个合法的当日id。当能确保加密算法保密性时,唯一办法就是绑架一个游行者,并抢过他的当日id。在这个混子闹事时,纠察队则可以找到这人的组长和组员。因为每一个小组规模最多十个人,他们就可以认出这是不是真正的那个游行者。

@Oct #148535 共匪已经不给合理非空间了

刘慈欣 反共复民

说的好像暴力革命就不会被泼脏水似的。

Oct1 号外!中共承诺面对和理非绝不动用坦克!在没命之前,和理非永远不用担心坦克!(已修改為未知密碼,告辭))

@刘慈欣 #148626 你这不跟新品葱一样逻辑混乱抖机灵? 武装革命被泼脏水照样是武装革命,你和理非被泼脏水、被煽动起了冲突,共匪坦克开过来,你要么滚蛋同时还被其它地区的人认为是暴乱被镇压得好,要么乖乖引颈就戮死得毫无价值,除非你们有办法。

但很明显,连这种场面和理非都没有丝毫控制力。

如果你能阻止坦克开过来,不管是用渗透收买官兵的办法,还是用破坏交通、建设路障的办法,此时你都已经不再是和理非了。 因为和理非既没有钱用于收买,也没有组织协助渗透,更没有资源用于谈判。

@Oct1 #148752 我陈述事实,怎么就变成抖机灵逻辑混乱了,照理说逻辑最混乱的是你吧?

你暴力革命和“和理非”相比,受到的迫害不但一样不少,还会遭到更残酷的镇压,除非你有能正面和共匪硬刚的实力。例如,你说要“阻止坦克”,那你用什么手段阻止坦克?用燃烧瓶还是用炸药包,还是AT4火箭筒,塔尔古斯塔夫无后坐力炮,标枪导弹?

@老鼠与毒药 #148566 那么人数呢?

你组织小规模游行,你的影响力仅限你的队伍。其他人跟风游行,你管不了;其他人不跟风游行,你达不到游行的目的。假设你能够确保你的下层成员情绪都是可控的,我承认你这勉强算是符合问题描述情况的有效办法。

如果你组织大规模游行,要提前认识很多人,做出具体安排,人多嘴杂,必然走漏风声,导致部分团体领头人,中层等提前被以寻衅滋事罪名被捕;如果你不做出这种安排,也没有这种组织能力,就只能接受围观群众的加入才能壮大队伍,此时你仍然阻止不了这些人的心态发生变化,转而投向武装起义。

@刘慈欣 #148756 只要动用武力就不是和理非,动用武力等于和坦克硬刚?你见塔利班去跟美军硬刚了吗?

@Oct1 #148760塔利班是有广泛群众基础,你在中国有什么群众基础呢?

@刘慈欣 #148756 阻止坦克开进来,不管利用什么,都不在和理非的范围。你非要能徒手把坦克拆了才叫武装革命?

@刘慈欣 #148761 那你说得跟和理非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似的?

@Oct1 #148762 谁说的和理非就不能阻止坦克?共匪有把坦克开进香港吗?

@Oct1 #148764 好,那你如何顶住共匪更加残酷的镇压?

@刘慈欣 #148761 号外!号外!中共承诺面对和理非不动用坦克了!

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维尼宣布,面对人民游行的时候,绝不找任何理由动用任何包括坦克在内的武装。面对和理非,我们只用程度最轻的镇压!!!

只要人民不动用武力,我们绝不首先使用武力!只要人民和理非,在没命之前,就永远不需要担心硬刚坦克的事!

只要人民使用武力,我们就一定以比血洗手无寸铁的人民更快的速度,扑灭反革命分子!

& 面对同样的问题,武装革命能动用的办法远比自断手脚的和理非要多得多

( 由 作者 7月18日 编辑 )

@Oct1 #148767 好,那你马上去缅北地区,你先去那边的热带原始森林里生活一周再来这里。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Oct1 #148767 游行没有用,是因为西方预先抛弃了香港,中共镇压起来没有后顾之忧。

@消极 #148782 这能怪西方?要么开战,要么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断绝经济往来,可能吗?

就算开战,共匪坦克过来一压,香港人要不要继续静坐?

@刘慈欣 #148768 共匪不需要坦克就在香港达到了目的,香港人游行,对香港这个参与方,起到任何正面作用了?警察制裁了一个还是被武力捅死的,五大诉求还诉求不?国安法照样施行,游行有什么用?

得了吧 又在这抖机灵。那你马上组织一场游行,人数不用多10个就行,大陆任何地方都可以。你去?

要不然在你眼里就和理非知道把握时机,会想办法,武装就是莽夫,攻打派出所??

@Oct1 #148788 怪西方也晚了,人家大英早就把香港割让回中国了。

@刘慈欣 #148723 号外!号外!中共承诺面对和理非不动用坦克了!

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维尼宣布,面对人民游行的时候,绝不找任何理由动用任何包括坦克在内的武装。

只要人民不动用武力,我们绝不首先使用武力!只要人民和理非,在没命之前,就永远不需要担心硬刚坦克的事!

只要人民使用武力,我们就一定以比血洗手无寸铁的人民更快的速度,扑灭反革命分子!

@Oct1 #148789 你不要用你自己的眼光去看别人。你眼中的“和理非”是傻子,不代表“和理非”眼中的暴力革命是傻子。

以及你这种扣帽子的行为已经违反本站规定了。

@刘慈欣 #148827 @刘慈欣 #148827 說的好像和理非就不用面對坦克似的。 --原話反過來還給你.你說你是不是抖了個機靈轉移話題,純屬找事?你沒有現場應急的能力,甚至嘗試去思考都沒思考,就過來扯一句:“說得跟暴力革命就不會被潑臟水似的”。

我有說武裝革命不會被潑臟水?你自己也可以去發個問題問問武裝革命被潑臟水該怎麼辦的問題啊? 還說我扣帽子?我哪句話有扣帽子?

共匪面對和理非的香港人,別說坦克,連黨衛軍都懶得動用,照樣能抓的抓了,國安法也推行了,警察被制裁一個,靠的是刀子。 你認為是香港人遊行阻止了共匪把坦克開進香港,說真的,實在堪憂,我懶得再和你說啥了。

@Oct1 #148758 我回复的是你上面问题中“此时,共匪派出一些特殊训练过的人,混入你的队伍,煽动你队伍的人动手打砸抢烧,冲击前方带盾的武警,甚至放暗枪打死武警”该怎么办的技术问题。仅仅属于游行已是既成事实,如何发现打入游行团体的敌人这一共匪泼脏水问题。

不过你给我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这场游行具体如何组织。并且假设了两个情况:小规模和大规模。不过我认为这都是无意义的,因为一场游行严重到老共需要泼脏水的程度,那这场游行必然紧迫到在组织阶段就会被抓,这是必然的。这和前面那个技术问题是两个问题。

而且但就组织有真正意义的游行这件事,领导者需要有一个背后有千人规模的党派,并且高效率联合十多个千人规模的党派,以及与老共内部的反对派与各行各业的代表人物的合力。如今反贼们没有在内地悄悄运作的党派,更没有十多个千人规模的党派来合作。因此有意义的游行这件事根本不会发生。因此没有必要谈若组织这场游行会遇到什么什么困难。

我能感受到你十分渴望改变现状,但千万别急。风之积也不厚,其负大翼也无力。你是一颗火柴的话,你的燃烧转瞬即逝;你是一个太阳的话,你的燃烧能创造地球的文明。以一己之力的话,给身边的非小粉红们推荐一下翻墙软件是没问题的;把身边的不公拍摄下来,发给墙外的自媒体;也有很多开源的反共项目,比如端点星就是一个可以全民参与的。如果你想作为更大一些,就先把自己磨砺起来。一个顶级博士的反共,比一个普通大学生的反共要厉害得多。

@Oct1 #148758 而且再说明一下这个技术问题是如何处理大量人群的。假设游行人群数量极为庞大,70亿人。那么这个模型就不只有三层,而是可以扩容为九层。每一个人都只需要认识10个人或20个人。如果扩容为15层,则只需要认识四五个人或十个人。这就是这个模型的优势。如果是一百万人的游行,其实六层就足够了。

至于中层被捕,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可识别此人是否是游行参与者,维持原有的组织方式并不难:让该小团体的几个人进行身份验证后(如几个人统一的昨日id正确)自发选择一个组长,被选择者的向下空缺就由下级团体再次补全,这样做个迭代即可。这种方式类似于平衡二叉树的删除操作。如果几个人的昨日id中存在错误,可以空降一个小组长,其原缺用上述方法补缺。然后进入调查昨日id错误组员的方法,执行即可。

最后就是有人闹事,是自己人则会被游行前组织的纠察队扣留,并查明当日唯一id。如果该id当日正确且由组员确认与本人相符,则执行内部人员处理规范(提前大家商量并同意的),否则就执行外部人员处理规范(也是提前大家商量好的)。

你看,办法总比困难多的,对不对?

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

当一场大型和平游行公开举办时,一定会有来自各方的势力渗透进去,各国情报机构的线人,便衣警察,记者,特别行动人员,各种地头蛇的线人……

要很好的组织一场游行,意味着要先了解清楚各种法规、警察镇压的各种套路,光是前期策划所需的信息搜集就很难靠一个人的力量实现,所以在策划游戏之前需要先组成一个核心小组,再群策群力……在小组壮大到足够策划前,小组的任务就是拉更多的人才进入小组。

理解楼主心急的心情,但无论和理非还是勇武,都不是民主运动胜利与否的决定性因素。

用香港抗争例子,和理非也上了勇武也上了,但中共敢于镇压,并非是由于和理非太软弱或勇武不够勇,而是在国际关系的博弈中看准了机会。

美国方面,不管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川普,还是组合拳层层升级的拜登,都无法对中共和港共形成有效压制,因为他们内部就不是铁板一块。在香港代表美国利益的是香港美国商会,他们的态度出乎意料地跟美国政府对着干。

早在2019年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的时候,香港美国商会就重金聘请了一批lobbyists到华盛顿游说反对通过法案。香港美国商会在华盛顿最重要的代理人,是前商会总领事Kurt Tong,他2019年7月才离职,应该说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前因后果了解得非常透彻,然而,他仍然是反对对中国和香港制裁的重要推手。

这帮人未必是被中共收买,而是认为香港民主运动不利于他们在香港赚取利益。这样的利益群体在欧洲也同样存在。中共和港共政府也一定是与欧美利益集团达成了某种默契,手段和态度才会这么强硬。对中共来说,只要能在国际关系上做好博弈,何必动武。

所以,不管和理非还是勇武,如果时机不对或无法有效地进行博弈,不管用哪个,结果都是一样的。

( 由 作者 7月19日 编辑 )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natasha #148851 记得前一段时间看过一幅疫情世界地图,

浅红色(疫情轻微,)深红(比较严重)黑色(病毒大爆发地区)。

来区分疫情的严重程度,

伊朗,俄罗斯,美国。部分地区都是黑色的。说明这几个国家和中国来往最多,大概和中共勾兑的也最深(俄罗斯伊朗我不意外,我意外的是美国也。。。)

( 由 作者 7月19日 编辑 )

@史蒂芬 #148863 疫情都过了这么久了,你还拿武汉第一波的情况来说明问题,未免刻舟求剑。

而且第一波,俄国美国应对都很好,一开始就堵了中国的门。倒霉的是日韩伊朗意大利这些和中国密切往来的国家。

割席,割啥席?非国大割了非洲之矛的席?对付专制政府,本来就是合理非和勇武双管齐下。

@消极 #148870 我想说的是在美国的中国人比较多,做生意来往的也频繁(没有其他意思😂)

@史蒂芬 #148874 确实,但是美国的COVID大爆发都到了2020年3月。可见美国一开始的禁航令有效。

@消极 #148876 听说美国本土的病毒是从欧洲传播而来,并不是直接从中国本土直接传播,如果是真(那么美国的第一波封锁确实有效果,但是没控制住后面的。。。)

@史蒂芬 #148885 这才是正确的集体记忆嘛。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

我个人认为,合理非单纯就是更激进的斗争的前哨战。

虽然我先个人唱点反调,这年头,鼓励大家躺平怠工比合理非还要有用。

在共匪的统治下,合理非很难实现自己的诉求,这是其一,被泼脏水是必然的,这是其二。当年八九学运可能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运动了,共匪照样可以公然胡说。

所以说,合理非只是,如果你认为对共匪的斗争有必要上升到打核内战的地步,或者不要这么夸张,上升到暴力抗税的地步,先要用合理非在全世界面前提出你的诉求,让世界人知道你的目的。

只要在运动初期,向参与者反复强调纪律,在初期大体上保护私有财产和一些没有政治倾向的公共财产(比如说长椅,没有监控功能的路灯。)就已经达到合理非的目的了。

不要太介意脏水,因为你没法压榨十三亿韭菜来搞出几百亿去宣传,介意也没用。

@Oct1 #148830 说难听点,你这种极度排斥“和理非”,只支持暴力革命的想法,才是共匪一直没有被推翻的根源所在。

最后,关于我说的“说的好像暴力革命就不会被泼脏水似的”,这是在反问你暴力革命被泼脏水该怎么办,你却上来就扣帽子,所以你在批判别人之前,还不如反思一下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否有所欠缺。

( 由 作者 7月19日 编辑 )

@刘慈欣 #148929 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我说了啥,我说了武装革命包括游行、宣传等,而和理非只有游行、宣传。简单点说就是,

“武装革命”和“和理非”不是对等关系,而是前者包含后者,前者指挥后者,前者利用后者的关系,后者必然产生前者的关系。 共匪是现实的,人心是浮躁的,永远不可能有纯粹且持久的和理非。除非和理非不想发挥任何作用。

我提的问题只说明了一点。 和理非面对他解决不了的问题,达不到他的目的,他要么不再和理非要么死亡。 对你,我只是借你的逻辑来反驳你几句。 而你一直在使用诡辩的策略来歪曲我的意思,引诱我掉入你无休止争论的陷阱。

和墙内五毛说话的方式相似度极高,你和他说中国新疆怎么样,五毛马上就来问你,美国对待原住民如何如何。 就和本站之前的帖子说的一样,你是在无限拔高交流的成本。

你的逻辑思维能力是个啥?是和五毛学的吗?

@刘慈欣 #148929 共产党统治没有被推翻,是因为宫廷斗争可控。还有就是中共的维稳机制,军警宪特,暂时没有停薪停止军火配置的迹象。

倒台的因素就是这些,包括经济危机激化高层内斗,以及经济危机导致暴力机构得不到经费。

试图触发外部机构的方法,就是派不明真相的群众去送死,迫使中共大规模屠杀,然后触发发达国家的集体制裁。但是从64和今天的香港国安法,新疆再教育营地来看,发达国家的制裁效果不好。所以你们能做的是稍安勿躁。有条件移民的先离开中国,没有条件的就地卧倒,不参与不贡献。没钱的朋友请多从事地下经济。

@Oct2 #148950 武装革命包含合理非已经带有你自己发明字典的倾向了。

不信你可以开个投票贴,看看多少人认为合理非是武装革命的子集,多少人认为合理非和武装革命都是革命的子集?

@消极 #148956 一点没错,这就是我觉得这年头合理非不如躺平有用的原因。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好习惯是不易改掉的。 ——罗纳德·里根(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