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革命[10] (已定稿): 如何开展非暴力革命 政治

https://hackmd.io/@comemory/the-silent-chinese-middle-class

编程随想在谈革命[9]之后就烂尾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除了小打小闹和潜伏之外,确实很难想到更好的非暴力革命策略。在此,俺仅提供一些参考,欢迎各位补充和点评。

前面的小节回答了革命者如何【保存自己】的问题,那么如何才能【消灭敌人】呢?首先得搞清楚敌人是谁或什么。共产主义最大的弱点在于它的反人性,它将人在某些条件下展现的利他精神无限拔高到要求人人在任何时候都无私奉献,并将人性中天然存在的利己本能贬低为道德败坏。为了掩盖这样一个根本的错误,共产党不得不用极权主义的【全方位谎言】来欺骗和威胁人民。非暴力革命最根本的任务,就是唤醒每个人被老大哥压制的人性,剩下的事便可交给历史。

具体来说,非暴力革命有如下六个方向可努力:

  1. 【引导年轻人关注自身权利】 每个人的觉醒都开始于怀疑,而怀疑往往源于切身利益受损。非暴力革命者应当尽量帮助普通人关注自己的权利受到的损害或威胁,鼓励其争取和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不是被宏大叙事所转移视线。比如,山东大学为非洲留学生安排女学伴的事件,其清醒效果十倍于金灿荣的双赢就是我们赢两次的洗脑效果。革命者应助推各种维权、劳工、社会公平等问题。比如最近热传的【号召躺平】就是普通人关注自身利益而让党国恐慌的范例,其它例子还有三胎等党国试图控制人们生活的行为。
  2. 【还原中共党史】胡耀邦曾说, "要是让人民知道了中共的历史,人民就要起来推翻它" 。非暴力革命者应当还原真实的中共党史,从江西打AB团,延安整风,到文革、六四等等一系列对党内和人民所做的事。还原党史可以帮助人们认清伟光正的谎言,以及党国的纳粹本性。
  3. 【挤压墙内言论空间】革命者应当助长墙内的言论审查、文革式上纲上线,从而挤压墙内的舆论空间,让朝廷的内宣变得僵化空洞。这样可迫使墙内的公共空间不断转移到不受朝廷控制的墙外。这样可繁荣翻墙软件以及墙外用户产生内容的互联网产业,变相的从朝廷手中夺回舆论阵地,并让中国人提前适应言论自由的环境需要的信息挑选和判断能力。
  4. 【墙外系统化启蒙】由于墙内的言论审查,许多幸存的公知只能打擦边球维生,比如通过谈哈耶克、金瓶梅等作品,旁敲侧击的提倡人性,反对乌托邦。但擦边球只能算是给已经懂的人发送的心跳信号,其碎片化的特点无法启蒙昏睡者。因此,墙内的舆论只能作为星火,而墙外的舆论阵地应该担负起骨干作用,连点成线,提供系统化的思想启蒙课程。
  5. 【避免被分化】统治集团的重要手段就是分化群众,让群众斗群众,因此无论谁试图挑动资本家、中产阶级、无产阶级之间的内斗时,都应该让人们明白一切矛盾的根源是统治阶级,而不是同为被统治阶层的彼此。当有5%被针对时,应让剩下的95%认识到,自己就可能是下一批5%。
  6. 【向后代普及政治常识】青年天生具有左派倾向,容易被煽动起来监控反对家长、危害社会,核心原因是其无法理解政治斗争的必然性、绵长性、无处不在,看世界容易非黑即白。革命者应让下一代理解人类社会必然存在的无处不在的矛盾和斗争,以及不同情况下用不同手段解决问题的思维:在民主社会可以用正大光明的民主原则,在专制社会则必须用隐蔽迂回的阴谋诡计,以实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战略目标。

非暴力革命的低纲领:守住现有的市场经济,将红小将卡在基层权力之外。

非暴力革命的高纲领:唤醒更多人用各种方式对抗共产极权。

回到《谈革命》系列,回到博客主页
11
7月16日 804 次浏览
55 个评论
jiucaizi 【编程随想】的老读者

@libgen #150053 看到兄贵推荐的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其实是很适合作为全民思想启蒙的读物,高中也是绝大部分人在非专业领域的基础教育上限。俺想到【墙外系统化启蒙】可以多依赖台湾的资源,尤其是公民教育、政治启蒙这领域。z-lib可以作为一个电子书的下载中介之一。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图书馆革命很实在的,人人都爱免费电子书。

不谈启蒙,主要是阅读习惯的养成。要是一个泡在自由图书馆的人出来还是粉红,我也无话可说。重点是zlib官方注册了很多域名,墙内总有几个能访问的。据我观察,zlib首页中文书出现最多的时候有9本,如果有域名被墙,会跌到3本左右。你还可以分析zlib上最受欢迎的中文书

欢迎加入图书馆革命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zlib当然不是反对俄国政府的。俄国现在在互联网世界上,就是一个大型海盗湾。俄国it业很烂,就靠盗版业支撑起俄国流量的江山了。欧美打盗版,把他们控制范围内,甚至包括塞尔维亚这种非欧盟国家的,都打垮了。

@libgen #151089

人人都爱免费电子书

不谈启蒙,主要是阅读习惯的养成。要是一个泡在自由图书馆的人出来还是粉红,我也无话可说。

这两点,俺都认为值得商榷。很多人对读书并没有什么兴趣,主要是觉得【读书无用】,而觉得无用无外乎是因为缺乏最基本的启动知识,没法根据自己的需要找到最合适的书看。就好比一台电脑要启动必须由BIOS引导进入主操作系统一样。漫无目的的泛读对一个人并不会有什么帮助,反而是低效甚至有害的投资自己的时间。

好比这两天大家都在谈论余英时,但余英时自己曾经在和程晓农谈话时说自己的那些学术著作并不适合程晓农读,那些学术著作估计全世界最多几十个人读过。

对一个人真正有用的是提问题的能力和寻找答案的能力。中国教育只培养后一种能力,而且还是打折扣的,只能头痛医头的能力。而小粉红或者待启蒙的大众真正缺乏的是前者,书只是寻找答案的渠道之一。一个人不具备自己提问和寻找答案的能力,就无法独立生存,而朝廷正是要的这种效果,因为无法独立生存的人必然会高度依赖于强权。

启蒙/入门的重点在于掌握某个领域的全景脉络,这个脉络本身记录了人类如何从你我他都会问的日常问题出发,一步步探索尝试到当前的深度和广度。这个全景脉络既包含一张避免重新发明轮子的地图,也包含了前人提问和寻找答案的诸多可模仿的榜样。

( 由 作者 于 8月7日 编辑 )

@jiucaizi #151488

很多人对读书并没有什么兴趣,主要是觉得【读书无用】,而觉得无用无外乎是因为缺乏最基本的启动知识,没法根据自己的需要找到最合适的书看。

这个能力我认为他们是有的,比如应对考试的功利性书籍很多人找起来就很熟练。我认为他们觉得「读书无用」不是缺乏启动知识,而是「功利化读书」。在这种情况下,还真要泛读,单纯获得读书的乐趣才能培养阅读习惯。IYP有一张很好的图,学习目的的异化。

好比这两天大家都在谈论余英时,但余英时自己曾经在和程晓农谈话时说自己的那些学术著作并不适合程晓农读,那些学术著作估计全世界最多几十个人读过。

学术著作读不了,可以读《余英时回忆录》,这本最近也上了zlib首页。

对一个人真正有用的是提问题的能力和寻找答案的能力。中国教育只培养后一种能力,而且还是打折扣的,只能头痛医头的能力。

赞同,而且提问题的能力是需要大智慧的。关于后者,很多人只是被动接受垄断的答案,他们真的有主动寻找答案么?至于前者,我们能做的是种下怀疑的种子,首先让他们怀疑现成的答案。自由图书馆提供的就是知识上的意外,启蒙/开悟就看个人造化了(找领域入门书真的不难)。你我不同样在修行之中嘛,按照禅宗的说法,每个人有他自己的精神道路,不能强求。

回到鲁迅的「铁屋子」隐喻,破坏这铁屋的希望在于清醒的人。至于看到光亮的人是醒来还是继续昏睡,谁也不知道。我只希望清醒的人利用自由图书馆做出有创造性的工作。当别人的导师是一回事,自己有没有创造力是另一回事。我比较关心后者。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战胜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唯一方法,就是阻止它。 ——艾森豪威尔(美国)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