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分享原创

最近有姨粉一直批判我践踏民族自决,以前我还真的没有深思过这样的问题,因为我觉得现阶段中国大陆地区主要的问题是专制统治,而非民族自决,不过既然有人来质疑,我也思考了一下,顺便在此做个回应,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想法。我认为,建立宪政统一的实践认知,并非否定民族自决,而是要在实践共识的基础上适用民族自决。

根据长年工作原因上的实践调查可知,疆独的主要支持力量是中东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比如塔利班,如果疆独,那么新疆大概率会成为伊斯兰专制宗教国家,比起现在,民众的苦难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我是绝对不认同现在的专制统治,专制统治下民众依然是苦难的。而如果大陆目前开放选举,民众在没有接受宪政教育下,普选结果大概率还是会支持专制政府。哪怕是台湾,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2003年台湾同胞来大陆南方某三线城市的经历,台湾同胞对于大陆的印象还停留在“一家三口穿一条裤子,谁出门谁就穿裤子”、“大陆人都没水喝”来大陆自己带了水,还带了锅碗瓢盆,如果是这样的认知让民众去选择,大概率选择的结果也并非符合事实,所以如果没有正确实践认知的民族自决就属于民粹而非民主。民可使知之,不可使由之,也就是应当在民众对宪政统一的实践结果有充分认知的前提下让民众去选择,而非在民众没有建立起宪政统一的实践认知下任由民众根据道听途说作出选择,煽动仇恨拉拢民意而非通过实践认知引导民众,这是不负责任的,也是政客和政治家的区别。

如果民粹主义一意孤行要搞分裂,那么我只好支持国家效法林肯维护统一。对于民粹主义者说的苏格兰公投、加州公投、魁北克公投,都是建立在地区民众对英国、美国、加拿大有统一的实践认知并且不损害全国整体利益的基础上进行的,和中国的情况没有对应性,对于不利于国家整体利益的公投,比如加泰罗尼亚公投、克里米亚公投,在世界主流方面都是饱受负面争议的。所以一个地区是否适用民族自决,前提是要该地区有过一段较长时间的宪政统一的实践,建立起宪政统一的实践认知,并且在不损害整体利益的前提下,由宪政统一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去决定。目前中国从未有过宪政统一的实践共识,也就根本没有否定宪政统一的实践认知,自然就不适用民族自决。当然,按照目前各国的实践,宪政国家,各地民众普遍都是拥护国家统一的,因为这更有利于拥有更强的国际竞争力和国际话语权,更有利于国家为民众在国际上争取更多的权益。

( 由 作者 7月12日 编辑 )
12
7月12日 1420 次浏览
174 个评论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人性本恶。

我并不认为自由民主宪政就必须分裂,领土小。小国也有不少独裁国家。

欧洲许多小国都很富裕,但是它们不可能像美国这种大国在人类科研等方面取得成就。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中国分裂论在逻辑上是不通的。

中国分裂论的意思是,如果某省的主流意识形态和全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不一样,所以该省就可以公投独立。这个逻辑乍一听很有道理,但揣摩一下就会发现问题。

我们就拿西藏为例。中国民主化以后,西藏的主流价值观和全中国的主流价值观不一样,西藏代表团在北京的国会里面的表决都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少数”。所以西藏人不乐意了,藏人决定独立公投。结果独立公投的结果是:99%的藏人想独立,成立西藏国;1%的藏人不想独立,想继续当中国西藏省省民。那这1%依然想做中国人的藏人,是不是也能脱离西藏国?这1%依然想做中国人的藏人能不能在西藏国境内成立一个“中国西藏省”?他们能不能继续当中国人?如果西藏省可以公投独立脱离中国。那么依然想做中国人的藏人,也应该可以公投独立脱离西藏国。

同理,金门就应该公投独立。因为金门绝大部分人民都支持蓝营,现在中华民国执政的是绿营,所以金门和台北中央政府不一样,金门就要独立。但是金门并不都是支持国民党,金门也有10%的人支持绿营。那么金门的绿营支持者是否可以从金门国独立出来?因为那些金门的绿营支持者和金门的主流民意也不一样。如果金门的10%的绿营可以从金门国独立出去,那金门的90%的蓝营也可以因为支持不同的蓝营候选人而独立成好几块。那10%的绿营也可以因为不同理念不同而独立成好几块。以此类推,台湾蓝营的支持者应该从中华民国独立(然后蓝营支持者还会因为支持不同的蓝营政治人物而分成好几个不同的国家),美国民主党的支持者应该从美国独立(然后民主党的支持者还会因为支持不同的民主党政治人物而分成好几个不同的国家)。

分裂论的逻辑如果推导下去,就是一人一国,每个人都是自己国家的国王。这种逻辑推导到极致,就是一个人只要和一个集合体有任何一点思想的不同,那就脱离这个集合体。政府的存在是同样理念的人自由结合的结果。

但问题是,世界上没有对任何事情想法绝对相同的两个人,夫妻、双胞胎都会打架。同理,但是政府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让每一个老百姓都满意,只要存在不满意的老百姓,那不满的老百姓就能独立。

按照中国分裂论的逻辑,只要我的意见和多数人不同,那么我就可以脱离这个集体。那么,民主就不存在了,少数服从多数就不存在了,少数者都脱离了,但这是违反人类的,因为人类是群居的。

分裂论还有一个死穴:人好分,地怎么分?有人说维族愿意就让新疆独立,难道整个新疆都是维族的?乾隆去的时候是南回北准哪。还有其他民族往哪放?再说同一民族的意见也不都一致,即使只是一个村子,也不能说它就由哪一部分人说了算。将分裂比喻成离婚很不恰当,至少也应比作重度连体切分。甚至比连体的结合更紧密,不但到处相连无法下刀,而且根本说不清连在一起的究竟是几个人。一共有五个大脑三个心一个肝,你想要哪块就切走了,不顾剩下的部分支离破碎失血而死,这是哪门子道理?

中国分裂论唯一可行的途径就是通过战争,决定领土的是子弹而非选票,各省独立建国需要死人的。刘仲敬就曾经说过,完成所谓的诸夏,死三亿人都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为了完成姨粉们的理想世界,需要死三亿中国人,那还是让共产党继续统治中国吧,习近平最起码不会杀掉3亿人。

在全球化冲击的今天,各种文化着通过互联网、电视轰炸着人们的眼球,固然会对地方文化起到一种保护的想法,无论是港台的本土势力,新、藏,苏格兰,北爱尔兰,加泰罗尼亚,世界各地的地方民族主义都在迅速扩张,“姨学”更多的是缝合了这类需求。

他们对强劲的文化,乐于接受,比如欧美时尚、音乐、影视、艺术,日本ACG,韩国的女团、男团;对于差劲的,那必然是排斥,谁会接受土掉渣的426?

比如台湾本土化十分的强,在台配的机器猫中,野比大雄变为叶大雄,日本人口也变为2300万,我看的时候还一脸胡涂;南方公园的译配也是,犹太人被本土化为客家人,黑人大厨变为山东口音,当然一些段子也成功的本土化了,比如“江西简称赣,赣林老木”。

( 由 作者 7月12日 编辑 )
弓凛 炎黄世胄,东亚称雄。

中国的主要问题不在于专制统治。威权半威权国家遍地都是。韩国和台湾曾经也是威权国家。中国的主要问题在于极权统治和民众思想。党国垄断了社会的一切资源,致力于消灭一切社会自组织力,连一个外卖盟主都容不下。这在任何威权国家都是不可想象的。蒋治下的台湾还有一定程度的民主。中国的民众毫无民主意识,甚至普遍敌视民主,无视同胞的苦难,赞美独裁者,认同通过公权力抹杀自己不认同的性少数群体,仇视外国,屠杀台湾人。而在缅甸、泰国等威权半威权国家,民众尤其是年轻人普遍向往民主,热爱祖国和同胞。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一般而言,民族需要自決的原因很簡單:

迫害。

如果一個明顯(distinct)的社群的文化受到強力的威脅(比如再教育營和推普廢粵),獨立是絕對正當的。尤其是在再教育營的情況,獨不獨立也已經流夠血了,再流多一點換取自身族群的選擇權以免被中共屠殺殆盡其實很自然。要怪只能怪中共。

人類一般不會為了自己的理念和所屬的集合體有一點不同而選擇離開,就算香港最勇武的青年也一心希望歲月靜好,直到發現自己行將被捕才會流亡,即是說大部分時間當針對一個特定族群的迫害成為事實/文化衝突嚴重到影響整個社會安寧的時候,獨立自決的呼聲才會高漲,陳士杰這裡明顯犯了滑坡謬誤。

另外,

中國人民質素太低,不適合民主 X

少數民族質素太低,不宜獨立建國 O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民族自决是民族主义的必然结果,解决方案如下:

一族一国,一群自我认同的人就是一国。

联邦,比如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并非联邦,但是仍然是国家实体的一环,如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

补贴制,比如法国海外省,美国波多黎各。

暴力弹压,如土耳其对库尔德。

俄罗斯联邦的加盟共和国,比如车臣,以共和国加入联邦,虽说有俄军虎视眈眈,但普京也给了不少好处。

要么拳头硬,要么给福利,就这两招。

维吾尔人,西藏如果独立,那就直接变为内陆国家,南疆可以卖卖油气资源,矿藏,并且最大的贸易国也只能是中国,而西藏只能发展旅游业,以往的各种扶持也会取消。

@消极 #147332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加泰属于一个反面教材,西班牙民主化也没多久,仍然属于不成熟的民主政权。往远了说,“西班牙”这个国家概念不应该存在,西班牙也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多民族文化圈

@yingzhen251 #147341 车臣是暴力弹压和补贴制双重因素。

@奭麦郎 #147347 我举的都是反面例子,南斯拉夫和捷克斯洛伐克已经不存在了。

根源在于,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天然有利于主权实体,也就是现有的国际秩序,就是有利于分裂而不利于统一。任何次国家实体只要能够独立,就可以享受主权的红利。欧洲的microstate,什么安道尔,圣马力诺,列支敦士登,摩纳哥,都是富上天了。(当然还要邻居肯接受他们的独立,科索沃就不行了)

而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理念又给了这些次国家实体争取上述红利的机会,而二战后联合国又搞解殖,又反对国与国之间割地吞并的战争,简直是给次国家实体送独立大礼包了。

民族自绝?

地方自治。

对于大部分没有宗教信仰,淡化血缘关系的中国人来说,地方自治是最好的选择。

什麽損害整體利益?你的利益是建立在別人的身上的?你説了一大堆什麽會成爲專制之類的原因。那麽請問香港和台灣的民族自決你支持嗎?他們肯定是民主的典範。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47277 爲什麽一定要有大的成就?你想有大的成就不代表所有人都想。只要人民賦予,政治民主有什麽不好的?

民主不等同擁有正確的事實認知,這是和台灣同胞親身接觸過之後的反饋。政客煽動不正確的事實認知從而影響民眾的決策才是專制。對於港台,在面對專制政權的統治,我的建議是維持現狀,不與專制政權同流合污,待大陸憲政化以後,由憲政化以後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去決定去留。@Truth #147415

@陈士杰 #147288

或者等共產黨作死導致西方軍事介入;隨後擊敗共產黨后,設立和平憲法,廢除核武器,這樣想武裝反對分裂也不可能了。

@守法刁民 #147417

那請問誰來決定台灣民衆是被煽動的呢?民主的本質就是人民投票決定。你這裏卻可以因爲你一個人的看法去override整個2300萬人的決定,我只能覺得這個是更不民主。

也不存在想离婚就可以离婚的说法,只是原则上离婚自由,但比如一方怀孕另一方原则上是不允许离婚的,对于破坏军婚则不仅仅是禁止,更是触犯刑法。

用离婚来等同分裂,有滥用不恰当比喻的意味,比起离婚,用开公司来比喻反而更恰当,公司哪怕是解散结业,也要进行资产清算,不可能有小股东不同意公司的经营就要求公司原地解散,那样的话什么公司都存在争议,什么公司都发展不了。现实的情况是原本的公司继续保留下来,小股东清算完股权以后可以选择离开公司另谋出路,但大多数的情况下是小股东清算资产以后发现所剩无几,还不如继续留在公司吃红利更符合自身利益,那么清算资产就是保障公司的整体利益的一种方式,也是让小股东建立起离开公司以后的事实认知共识,无论加泰罗尼亚还是魁北克独立运动,就是在清算的过程中,发现独立并无益处从而失败。

@Truth #147418

@kittydog #147380 民国的联省自治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民主不是机械的人民说了算,没有事实认知的民众决策那就是民粹,是暴民政治,同样不是民主的。民主应当是理性的、符合逻辑的、符合事实认知的,所以去留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没有事实认知的民众说了算,而是在宪政统一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说了算。今天的美国可以包容加州独立运动,但在当年却镇压南方独立,区别就在于现在加州民众对于宪政统一的美国有了实践的事实认知,而当年是没有的,也很庆幸幸好当年没有任由民粹导致美国分裂,否则今天就是纳粹和苏共主导的黑暗世界。@Truth #147420

@守法刁民 #147421

事實在於,台灣和香港分離和可以比中國過的好;如果你硬要覺得統一是好的;那麽香港可以重新加入英國,台灣可以加入日本。這個也是統一啊。

另外台灣的democracy index排名比美國還高;你卻説這不是民主,是被政客洗腦的;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民主國家了。

所以我才说分裂主义者并不是谋求分裂,只是单纯的反华,只要不是中国主体的一部分,和其他国家任何统一都无所谓。

中国至今从未有过宪政统一的实践,不能说分裂比宪政统一更好,反而像日本、德国、意大利这些和中国一样属于单一主体民族和单一官方语言文字的国家的发展经验,宪政统一的发展会比分裂对民众更好。@Truth #147424

@守法刁民 #147425

只要不是中国主体的一部分,和其他国家任何统一都无所谓

我原本的意思是自己獨立自己過最好。但是你既然說統一能更促進利益,能夠有好處;那麽請問香港爲什麽不和英國,台灣不和日本去統一,這樣也能有好處和利益;

承认民主社会在具体事务中存在民粹的非理性思维并不丢脸,反而利用民主的名号大行民粹的荒唐才是最卑鄙的行径。

比如没有人否认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但是在美国爆发的黑命贵、零元购难道不是民粹吗?对于美国来说,白左就是民粹,就是民主社会中存在的毒瘤。对于台湾来说,深绿就是民粹,就是台湾民主的毒瘤。白左和深绿的共性都在于否认实践的认知,拥有一部分支持者,利用集体主义绑架他人、孤立不同的声音。

在美国的民粹具体就是对白人的错误认知,在台湾的民粹就是对中华的错误认知。@Truth #147424

对待港台的独立运动,现阶段大陆正确的处理方式,应该是启用“苏格兰方案”,国家主体(英格兰)对谋求独立地区(苏格兰)的呼声不回应、冷处理,专心致志发展国家主体地区的经济民生,完善社会福利制度,加强对公权力的监督,建立宪政法治的政治制度,加强和谋求独立地区的文化交流互动,拉近共识、尊重差异,培养谋求独立地区新生代对国家主体的认同感和自豪感,然后推动由待大陆宪政化背景下港台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来决定谋求独立地区的去留。@Truth #147427

@守法刁民 #147425 問題是的確利益上給不了好處,合則來,不合則去,能算反華嗎?

@守法刁民 #147417 事實上台灣現狀就是獨立國家,香港現狀就是中國的殖民地,你打算怎樣維持?維持現狀等於摧毀香港。基本上人命是已經搞了出來,把幾乎整整一代人逼到逃亡或者坐牢,留下的下一代就連語言思想身份認同歷史全都洗腦,你打算如何賠償,把他們通通清洗掉?然後邊緣化整個城市?

( 由 作者 7月12日 编辑 )

@守法刁民 #147429

台灣從來就沒有被共產黨統治過,怎麽就成了中國的一部分呢?什麽時候又成了國家主體和謀求獨立的區域的關係呢?

我就説白了吧。中國50年内都不會成爲發達國家,護照基本歐美都不會給免簽,想讓台灣和香港自願加入完全是癡人説夢。更不要提中國現在高考内捲這種,白癡才會願意加入中國一起卷。

另外我之前那個問題你還沒有回答: 但是你既然說統一能更促進利益,能夠有好處;那麽請問香港爲什麽不和英國,台灣不和日本去統一,這樣也能有好處和利益;

这里说的维持现状指的是台湾,香港也好,大陆也好,现阶段对于民众而言唯一的出路就是移民,静待大陆发生变化。现阶段香港独立运动除了给专制当局绑架民众残害港人的理由外,没有任何好处,等同做了专制政府残害港人的帮凶,而等到大陆宪政化以后,港台也没有谋求独立的必要,现在大陆没有实现宪政化,谈宪政统一有没有好处并没有事实基础,因此否定宪政统一还为时过早,宪政统一以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才有决定地区统独去留的发言权。至于反华,主要针对的是对于宪政统一下的华人国家抱持歧视的人群,他们主要敌视的是华人群体,和华人采取什么政治制度无关,这样的人群无疑又是给当前的专制政权送子弹,给大陆民众展现墙外反对派又坏又蠢的一面,事实上等同帮助专制当局维稳,我肯定也是反对的。@Wolfychan #147430

中国什么时候和中共的概念等同起来了?中共国只是中国的政权之一,就像魏蜀吴,都属于中国的政权。国家、政权、民族、政党分别是四个独立的概念,不要混淆。

台湾和日本统一也好,香港和英国统一也好,目前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方案,也就没有讨论的价值。@Truth #147434

@守法刁民 #147435 抱歉,有見於中國新一代普遍對港台的敵意,和文化上的巨大差異,我相信他們大多數除了將我們直接從地球上消滅然後據為己有之外別無心意,即使中國已經有民主都好。而英國至少是個守信用的國家,中國我不覺得是,蘇格蘭那種做法放到中國最後大概會像中英聯合聲明一樣被歷史文件。而且,我們既然未知憲政統一的好處,幹嘛這麼快就要先統一了再說?拜託,中英聯合聲明我們已經被騙了一次,騙兩次就真的不了。民族自決和民主政治都是權利,而我會使用我的權利投獨立一票。

等到中港兩地都各自在自己獨立的憲政下有新一代再說吧,起碼,這一代門都沒有,如果能夠不打內戰已經是奇蹟。

我個人反華是因為反對他們普遍排外和支持獨裁(2047和品蔥是倖存者偏差,所以多數用戶都在豁免範圍),不是因為我歧視甚麼,說來你不信,我在中國人為主的論壇出沒的時間遠超過香港人的論壇。

而統一恰好因為存在強大的中央政府和備受宰制的地方自治而成為獨裁的溫床,更嚴重的是,目前就我所知主流的華人群體本身對港人的敵視程度似乎也不輕(可能有錯誤,因為我指的主要是留學生圈子,和移民卻支持中共那一批),在本地說港人是狗,民主後要殺光,在海外就圍毆和恐嚇,本來極度熱心愛國的港人能不敵視你們嗎?你叫二戰剛剛打完的法國不敵視德國人試試?

補充:剔除香港和澳門的殖民地地位是偷偷和支持殖民地自決的聯合國議題混在一起(千多頁紙的其中一小段)通過的,而香港當時是清國按條約給英國,其實不應該算是非法佔領(打敗仗簽約,是不平等的了,但既然英國沒有騙你,也稱不上非法佔領),按中共老是把「去殖化」掛在口邊的模樣,其實大家都公認香港曾經是殖民地,理應享有自決權。

( 由 作者 7月12日 编辑 )

@守法刁民 #147436

請問魏蜀吳什麽時候自稱過中國了?哪怕連大清都沒有自稱過中國;至於中華民族:

中華民族,是一個在晚清被梁啟超發明的近代化政治概念

至於政權和政黨,抱歉我真看不出在中國有什麽區別,


台湾和日本统一也好,香港和英国统一也好,目前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方案,也就没有讨论的价值。

如果你認爲這個沒有討論的價值,那麽和中國統一更是不可能的。香港至少加入英聯邦是沒有問題的;請問香港人爲什麽要放棄英聯邦加入中國?

对于你的看法,我深有同感,所以给你点了赞。但同为手足,我对未来依然充满希望,理由就是无论大陆小粉红多么的极端疯狂,但这都建立在大陆对民众的信息封锁和控评删帖的基础上,现在大陆专制全身都是G点,随便碰一个都会爆炸,所以大陆的舆论“不控评必翻车”已经成为常态,至于大陆同胞对港台民众的仇恨大多也是由于长年信息封锁导致的价值观扭曲的结果,反过来说,当某天大陆不再存在防火墙不再存在控评,专制当局的谎言也就不攻自破,民众在自由交流的环境下,张献忠式的思维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土壤。一个号称世界老二的大国竟然要靠防火墙来维系,在我看来他是脆弱到极点。至于海外留学生小粉红,哪怕出了墙,由于生活习惯,他们大多数还是更喜欢接受墙内的咨询,包括电视剧、新闻、娱乐等等,墙在他们心中,关键还是墙内的扭曲教育下的产物。在防火墙瓦解之前,你可以继续保留你的想法,至于未来如何,我们待破墙以后拭目以待。说到墙内的社交平台,我以前在知乎发帖评论必高顶,现在被封号了,这也证实了我的猜想,在真相面前,哪怕只允许发表一点事实,民众都会有完全不同的认知,所以我认为华人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关键不在于华人群体,还是在于信息封锁和控评。

对于自决权我从来都没有否认,我不反对民族自决,但我认为应该在宪政统一的基础下的一代去决定民族自决,现阶段港独就是给赵专送子弹。@Wolfychan #147438

( 由 作者 7月12日 编辑 )

中国一词最早在东周就已经出现了。当初指的是汉族统治的九州,后来随着中国的发展,内涵不断扩大,近代以来,国际法认可的中国版图概念是1844年的英国伦敦出版社作出的中日地图为基础,当时的清朝就已经认可了中国的说法。

至于中华民族,不可否认梁启超是发明了中华民族这个词语,但大家之所以能普遍接受,说明也是有社会基础,中华民族这个概念事实上也已经存在,只是在梁启超提出之前还没有一个概念去形容这个概念,否则不可能被民众接受,如果说中华民族是梁启超创造的话,那么如果梁启超说的不是中华民族,改个名字,叫做大清民族也就没有这么多人接受。准确的表达,应该是梁启超创造了“中华民族”这个词汇来形容中华民族这个群体。

政权和政党当然是有区别的,国家和政权也是有区别,中国以后也可能出现其他名称的政权,而同一政权内赵家也有被其他政党轮替的可能,没有任何专制政权、专制政党是长盛不衰的,这是历史规律,现阶段短短几十年对于历史而言只是昙花一现,一个历史的过客有什么资格等同中国的过去和未来?

两岸政权能否统一,关键在于大陆是否宪政化,大陆如果宪政化,两岸政权统一并非没有可能,历史上就没有专制政权可以千秋万代,相反都是盛极必衰,大陆宪政化只是时间问题,我们这代人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香港人也好、大陆人也好,只要能移民加入外籍都是喜闻乐见的,这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你说领土要整体更改主权归属,是不太可能实现的。@Truth #147442

@守法刁民 #147443 不幸地中共做得太絕,我覺得憲政下良性的統一至少也是等中共倒台後一兩代人之後的事,如果還有香港人的話。一開始就憲統你可能就只會被小粉紅和皇漢裹挾著做你不願意的事。

畢竟,獨立主要是為了防止文化清洗。

救命,我也魔怔了 囧 真的不知道為甚麼中共那麼喜歡種族清洗,這等於幫未來邀請災難好嗎?

不是赵家喜欢种族清洗,而是任何一个专制政权都需要种族清洗维持统治,如果说他们在制造仇恨那没有错,但他们就是通过不断制造仇恨来煽动民众的焦虑,从而绑架民众拥护他们的统治。我刚看完英法百年战争,英国人也是每打下一座城市以后必屠城的,这是专制统治的规律,所以我们的主要敌人不是某个种族某个政权某个政党,我们的主要敌人是专制制度。谁拥护专制我们就要反对,不限于任何政党任何政权任何种族。@Wolfychan #147448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Truth #147442

若陛下化洽中国,德流沙漠,即不求自至,求而得之,不足贵也。(三国志苏则传)

中国是个地名。

@守法刁民 #147450 唉,但積怨一形成,就有排都化解不了,蘇格蘭本身是王國,人民又和英格蘭有相近信仰(長老會,至少同屬新教),自治權又完整,上一次起義過了幾個世紀才算是和平留下。

美国在南北战争死的人比他在一战二战中死的人还要多,但美国之所以强大,就是有着妥协的精神,胜利方不会长年追究失败方的过错,失败方也不会将仇恨延续到下一代,这种妥协、理性的精神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冤冤相报何时了。

中国当下最缺乏的是合理的博弈规则,无论你舔美也好、舔俄也好、996也好、凯恩斯劳工主义也好、搞民族自决的民粹主义也好、支持宪政统一的自由派也好,只要是在宪政法治的规则下利用规则为自己的立场争取权利,那么我都可以接受。

中国(包括港澳台地区)目前最缺乏的不是正确的立场、正确的普世价值观,这些都可以妥协,都可以磨合。中国目前最缺的是达成共识的博弈规则。现在中国人需要的是放下目前所有的争端,促成一套合乎逻辑,可以自圆其说的博弈规则,只要解决这个前提,任何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然而遗憾的是,无论民族主义者、还是真左、还是自由派,都不曾意识到这个问题。在中国促成这一套博弈规则之前,我们谈什么民族主义、真左、自由派、民族自决、宪政统一,都毫无意义。

什么时候破墙,就什么时候可以促成这套博弈规则。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破墙,正如满清不可以预计到洋人的坚船利炮那样,未来是不可预计的。但从规律来讲,落后的生产力必然会被先进的生产力所淘汰。对于当代的中国老百姓而言,唯一的出路就是移民。

合理的博弈规则就是避免成王败寇的历史周期率循环。@Wolfychan #147455

のい
能井 差一點成爲惡魔的格鬥狂熱者NOI

看到大家後面講述到台湾香港問題,對於這個問題我也很糾結拿不好。剛好我今天聽了一期臺灣「法客电台」的podcast,分享一下,算是增加多種觀點吧。

政治歸政治 #42|香港可能不用回歸,台灣已經獨立卻不獨立,民主其實像極了愛情(修正)

@守法刁民 #147457 其實我想最理想的規則是,無論任何一方都不得運用司法系統和緊急自衛情況之外的武裝人員消除對方的勢力。

而制定相關政策時必需令所有持份者得益而維持自由。

非常同意你的这个观点。但我认为还远远不够,像美帝也频频爆发黑命贵、零元购这样的情况,因此我认为即便光是所有持份者的意见还是不够,还必须保障有一定人群的小党派拥有政权的话语权,简单的说就是要建立起多党制,否则哪怕是两党制,港台代表也只是取得最多票选比例的大党派,根本不能代表港台民众的利益。@Wolfychan #147464

@守法刁民 #147467 嗯,所以聯邦制會不會比較合適?分地方議會和中央議會,全國共同的事務才交給中央議會,地方事務就交由地方議會解決,省份之間需要仲裁時才找中央議會解決。

老实说,我的意见可能在学界并不算主流,但我个人其实更推崇行省制,行省是介于单一制和联邦制的制度,也叫大联邦制,这主要是考虑到,单一制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中央容易忽略地方利益,损害地方的权益。但联邦制像美国在实践中由于各个州的法制不一,大大限制了普法教育和民众通过法律指引自己的行为,比如有的州表亲婚合法有的不合法,一对表亲婚一移居一不小心就婚姻非法了,财产分割也变得极其繁琐复杂。同时联邦制下不利于法学人才的流动,造成地方的律师行业垄断严重,不利于律政行业的发展。

行省制是介乎于单一制和联邦制之间的制度,也就是把中国按照传统、文化、环境差异分为九州、辽东、博图、西域、蒙古五个行省,中央只管国防、外交、央财、国税、移民、省际冲突、货币、公投这八件事,其他的权力交给各级行省政权机关行使,对于像港澳台北上广深渝这样的特殊城市,针对性的开放一些特权,这样就能做到既避免了单一制侵犯地方权益,又避免联邦制不利于法制推广,同时又起到照顾不同地方特别需求的效果。@Wolfychan #147469

@守法刁民 #147472 你的想法也好,然而聯邦制正是照顧習慣法的差異,讓不同人各取所需,其實不錯。(且慢,你的說法和聯邦制有甚麼分別,本地行省也是自行立法,然後各省的習慣法最後差異大到律師跨省執業簡直煉獄級難度(๑•̀ω•́๑))

以表親結婚為例,一對表親夫妻移居錯州份會犯法,可是一對想結婚但本州結會犯法的表親去對了州份不就可以成親了嘛('ω')

表亲婚我只是举个例子,现实的情况肯定是比这个复杂多了,比如跨国婚姻案件,不同的州对于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以及债权债务还有对外管辖和司法鉴定、司法认证的标准都不同,如果结婚的是不同的两个州的公民,又在第三州结婚,在境内外都有资产,复杂得不是一般,原本一个律师就可以做完的活,非要每个州的律师都要委托,这个费用也可想而知。

行省制言下之意就是说联邦制的联邦太多了,比如美国的联邦州就有50个,还有一个华盛顿特区和一个51区。行省制就是要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合理化整合,划分为五个州主体就比较合理了,至于各个地方真的有需要特别照顾的地方,再出特别法另行规定,但还是以五大法域作为原则。

比如香港,按照宪政行省的区划,应该属于中华民国九州行省香港特别行政区。@Wolfychan #147473

@守法刁民 #147457

美國南北戰爭,雙方都認可憲法,只是對憲法的理解不同;爲了自己的原則打了一場仗。

中國和港臺有什麽共同認同的東西?你說“中國人”的時候,就已經把港臺給包含進去了,這屬於循環論證了。你的論證的前提就是錯誤的。港臺人不是中國人。

台灣一開始是原住民,後來被大清侵占,再後來又變成了日本人,現在經歷了這些複雜的關係,形成了台灣人的認同。香港則是從1842年開始就成爲英屬香港,比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都要早,人家憑什麽要認同“中國人”這個稱號。?

我看了一下你的其他回復;大約你的意思就是還是要建立一個統一的中華帝國,同時權力也是(相比西方的制度)更爲集中,最後想要去挑戰英美的秩序?

如果是是這樣,我會堅定地站在英美的立場。希望你們到時候不要像共產黨一樣,把立場不同的人,僅僅因爲出生或者祖先是中國人就稱爲漢奸。

大哥。你这个洗地真的……我在考虑要不要和你陷入科普常识的论证当中而导致模糊了主题。

美国南北战争时,南方已经选出了自己的总统,组织了自己的政府,换而言之就是拥有了自己的政权,这个时候就不再是北方政权所制定的宪法的一员,不存在南方政权去拥护北方政权宪法的问题。哪有两个国家用同一部宪法的说法。即便两个国家的宪法一个不改一模一样,但在法律上也是分别属于两个国家的宪法。

近代以来中国人的概念是伴随1844年中国版图的确定而确定的,在版图之内的政权就属于中国政权,这和你有没有共同认同没关系。难道你我共同认同你会飞你就真的会飞吗?

你认为,台湾人与大陆人不同,无法比较,对此我并不是很认同。我们可以从明清时期、抗战时期、毛时期、改革开放时期来把大陆和台湾对比。

先说明清及明清之前的时期,那时候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是出于封建专制的统治之下,但台湾就像两广地区一样,同样是远离中央权力中心,此时地方对于中央大多数是名义上的归顺,事实上主要还是以地方自治为主,以两广地区为例,明清时期的的两广人,尤其是粤语区民众基本都还不会说国语,大陆和台湾制度上并无差异。

抗战时期,大陆主要城市和台湾都是被日军统治,彼此制度上本质上也没有太大差异。

毛时代的大陆,台湾处于蒋时代,虽然开明程度有所差异,但彼此都还是出于权威集权统治的时代,制度上没有本质差异。

1978年改革开放后,大陆开始引进日本动漫和港台的歌曲及电影、电视剧,而台湾直到1991年之前还处于蒋二代的集权统治,开放程度甚至不如大陆,1991年台湾行宪后,大陆已经改革开放十多年,虽然台湾随后不断开放,但对于那个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从小看日本动漫、听港台歌曲和港台电视剧电影长大的一代大陆人来说,和同时代台湾人的成长轨迹及文化影响并没有太大差异。尤其是两广地区的民众甚至比同时代的台湾人更早融入现代文明。

综上比较可知,认为台湾人和大陆人有区别是缺乏事实基础和逻辑认知的。更何况绝大多数的台湾人都是近代,特别是共和国建政后才移民去台湾的,每年清明回乡祭祖的台湾同胞都络绎不绝。如果按照你的标准有差异就不属于中国人,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中国大陆南北同胞的差异比两广人和台湾人的差异大得多,中国各个地方的人都不属于“中国人”了。@Truth #147475

@守法刁民 #147479 但香港1841/1842年開埠。。。放過我們好嗎(ฅ´ω`ฅ)

另外同一民族都不一定要成為一國,比如德國和奧地利。

1844年是指国际法对中国版图的追认和确定,也就是说1844年所确定的版图内包含地区属于中国,不是从1844年那一年开始才属于中国。

要不要做同一国,就让宪政统一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去决定吧。我是反对没有实践基础的共识的分裂活动,我不反对民族自决。单从奥地利的国力来看,奥地利确实分裂以后不如德国,至于德国,现在他是欧盟的老大,德国只是披着欧盟外皮的国家而已。@Wolfychan #147482

@守法刁民 #147483 那時已經按條約拿出去了啦~

自己打敗仗服輸簽的,就別怨人家佔領了~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Happiness is a virtue, not its reward. 快乐是一种美德,而不是一种奖赏。 ——斯宾诺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