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线斗争背后的权力攻守战 政治

二次文革的本质是以(极权对宪政)的路线斗争为幌子的权力斗争,而权力斗争又分党内和党外两个战场。党内是习派取代非习派,党外是又红又专的习世代取代向往西方普世价值的【韩寒们】。此外,由于中国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习派取代非习派也就意味着依附于旧权力体系的资本家将受到排挤甚至清洗。

3-1 统治集团内的阵地战

在过去几年里,官场之外的权力斗争首先发生在权贵资本圈内,比如铁道部(刘志军)、安邦(陈小鲁、吴晓辉)、海航(王健)、明天系(肖建华),这些权贵资本家直接失去自由甚至生命。而对于权力漩涡外围的民营资本,除了各种控制之外,对不听话的进行重点敲打和惩罚,比如通过国有银行体系控制房地产行业的恒大(许家印)、万达(王建林),通过网信办控制泛互联网行业,比如阿里马云、美团王兴、滴滴柳青等。目的旨在向资本家们传达一个明确的信号——认清楚谁是老大。

权力斗争的艺术在于控制关键的权势人物,对于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而言,只要控制社会上的关键人物,重要官员、资本家、意见领袖、传媒,那么他们就会帮助最高统治者控制整个社会,而不是反过来放任甚至制造社会动乱。权力斗争的顺序就是从统治阶层的核心逐步拓展到外围。而权力洗牌的过程对于站在“历史正确一方”的人而言,将是一生一次的迅速改变命运的机会。这种利益争夺是凝聚新的权力集团的核心诱因,也是防守方拼死抵抗的核心动力。

不过,统治集团内部及周边的权力斗争,并不会促进【宪政】的发生。因为在当前游戏规则下,统治集团没有诱因与被统治阶层分享权力,只需为个别人提供上升阶梯即可换取合作。故,不应指望统治集团内部洗牌会自动促进体制向宪政演化。

3-2 被统治阶层内的猎巫运动

在被统治阶层内的斗争是群众斗群众,进攻方是受统治集团鼓动和背书的学生与年轻打工人,防守方是身为中产阶级的【韩寒们】。统治者的目标是利用群众斗群众来实现国家恐怖主义,以消除来自被统治阶级的整体威胁,以及其对现行游戏规则的挑战。与统治集团内斗不同的是,进攻方的绝大部分成员都是被煽动与裹挟,不仅无实际利益回报,被利用之后还将面临与红卫兵们一样的命运,即被统治集团通过“上山下乡”、“对外战争”等各种方式分解、消耗,成为命运曲折的芸芸众生。然而进攻方的极少数核心组织者(共青团中央、观察者网、地下特务与组织者)则在一开始就有着极高的利益诱因,比如被统治集团吸纳为外围成员,甚至在以商养情的特务系统内成为红顶商人。群众斗群众的斗争,不会像统治集团内的斗争那样围绕具体利益山头展开,而会类似欧洲中世纪的猎巫运动

下面分析作为防守方的【韩寒们】相比于进攻方红小将的优势和劣势。先谈【韩寒们】的优势:1. 更丰富的人力与社会资源,包括人生经验、专业技能、人际网络。2. 更丰厚的物质力量,中产对无产。3. 更高的利益攸关(stake),为捍卫自己的合法财产与地位激发的战斗意志,比大部分情绪化网络暴民进攻意志强的多。4. 中产阶级整体上裹挟整个国民经济。 然而,【韩寒们】的战术劣势也很明显:1. 缺乏统一指挥协调,而进攻方有官方统一指挥。2. 通信被单方面压制。3. 战争迷雾,韩寒们不清楚友军有多少、在哪里,难以联合。4. 进攻方有统治集团中的火力支援。

通过分析以上攻守优劣,可以得出如下防守战略。【韩寒们】在个人能力上占优势,无需担心与红小将1对1的遭遇战场景,而防守战的重点是避免被红小将们在共青团和地下活动头子的领导下,以兵团作战模式,将韩寒们分割孤立、各个击破,并且在战争迷雾造成的孤立无援感之下,顶不住压力而崩溃。 在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力斗争中,攻方有巨大的实际利益诱因,而守方在明处。相反,在猎巫运动中,【韩寒们】最大的优势是可以隐蔽自己而避免成为攻击目标,其次的优势是绝大部分红小将并不会获得任何实际战利品,其攻势不可持续,只要将战争时间尽量拖长,红小将甚至可被转化为友军。

3-3【韩寒们】的防守反击战

首先分析敌人的战略和战术目标。赵家人 的战略目标是压制【韩寒们】的民主诉求,将韩寒们原子化并分而治之。赵家人的战术目标是: 用审查、禁言、信息封锁、娱乐至死等方式制造战争迷雾,构建沉默的螺旋,让韩寒们对自身同类的数量规模产生严重误判,对国际环境产生误判。具体措施有,对公知和NGO的污名化,攻击型舆论机器(环球时报、共青团中央、观察者网等)掌握话语权、解释权和议题制定权,意识形态的宏观叙事、网络实名制、审查、关站,发动红小将群众斗群众。无产阶级红小将 的进攻战术可参考五毛围攻方方的手法,举报、围攻、监视、大字报等手段,主要战术目标是名誉上搞臭,破坏生计来源,进而实现消除异见的战术目标。

作为防守方的韩寒们,首先应明白自己的战略目标是守住自己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资产】和【位置】,而非争夺普通的公共舆论阵地。公共舆论只是【开放社会】中公民影响公共政策的渠道,而在【极权主义社会】中的“公共舆论”只是一种宣传形式,公共政策是在利益集团内部事先商量好的。极权主义社会最重要的是【资产】和【位置】,一旦【韩寒们】因为被公共舆论猎巫而失去原有的【资产】和【位置】,则让出了社会生活中的实际权力和利益。因此,韩寒们的战略应该是在一切公开场合无脑“坚决拥护党中央”,避免成为猎巫对象,将基层权力斗争拖入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在自身中产阶级的位置上守得越久,累积的物质和社会实力相较于无产阶级红小将差距越大,攻方越消耗不起。

下面列出在赵家人背书的群众斗群众的猎巫战争中,【韩寒们】可采取的六个战术:

1 隐蔽

删除一切过往社交媒体发言,公共场合谨慎掩盖自身政治观点,陌生人面前装作政治冷感,必要时学会融入小粉红队伍。避免成为红小将的攻击目标。

2 信息突破

使用各种翻墙软件和深度匿名手段,突破信息封锁、监视、审查。低纲领:建立畅通的信息获取渠道。高纲领:建立完全不受监控的匿名表达渠道。

3 提高不可替代性

尽量做到在工作上,一旦离开自己就无法正常运转的效果。包括但不限于,不传授新人技能,尽量避免完成工作所需的知识、人际网络被文档化,避免任何人观察模仿到自己的软技能,尽量将工作中的重要关系私人化,将完成工作所需know-how严格保密于自己大脑里或私人强加密的设备中。只有将尽可能多的筹码抓在自己手中,才能让攻击者投鼠忌器,也才有资本构建对抗党国的小集体。

4 构建可信赖的私人和家庭关系网络

尽量在社会关系的各个方面生根发芽,遇到事情能够找到尽量多的熟人朋友帮忙,与家族中的年轻人建立超越三观的私人信任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构建自己核心的人际圈子,构建小集体,以便在内战爆发时有足够资源摆平红小将。小集体是腐化党国的法宝,想想当年小岗村的农民如何在亲情和利益纽带下做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在构建中应对人多试探分辨,留意提防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想主义者,避免被其监视跟踪。

5 准备因对全面内战

这里的内战是类似文革时期红卫兵武斗一类的内战场景,武斗局面是权力斗争可能达到的最恶劣局面。从武器和技能方面做好准备,确保在红小将侵门踏户的情况下,可将其前锋的砍死或重伤,震慑红小将的武力冲锋。确保基本的急救药品,足够的食物储备,应对对峙局面。

6 情报搜集

对于有能力者,在条件允许时,搜集红小将中的活跃分子和组织者信息,采用包括照相、录音、跟踪、调查等方式获取其姓名身份信息,获取其社会地位等信息,采取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网络跟踪,搜集其确凿证据。在绝对可靠的情况下,针对极冷静极具有组织才能者,可交给统治集团中被打压的势力,用黑社会或者黑警的方式对其实施暗杀(对草包楼罗切勿动手)。在无可靠报复渠道情况下,搜集此类情报等待未来打击的时机,比如在必须人人参与运动的阶段,利用《罗织经》的手段,集中火力攻击红小将中的领导人物。

上述六点是针对群众斗群众模式的艰苦内战。针对赵家人则简单得多,可借鉴邓小平的24字战略 “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冒头、有所作为” 。 24字的核心在于【绝不冒头】,不给社会主义铁拳砸下来的机会,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展地方利益小集团。这里的【有所作为】是隐蔽的反击,例如加速主义、两面人、情报泄漏等。疯狂加速的目标在于让全国人民对党国和红小将们产生反感,树立共同敌人,增加自己的盟友,让赵家人更频繁的作出错误决策,为高层权斗提供动力。情报泄漏则为盟友看清战场形势,提供及时支援。

==小结==: 在这场自上而下旷日持久的权力防守反击战中,【韩寒们】应依托和加强自身人力资源对国民经济的绑架,突破党国信息封锁和监控,死守自己的有利【位置】的同时发展和扩大包含在地体制内外人士的小集体,对上阳奉阴违,在舆论战场坚壁清野不给敌人任何打击机会,并可模仿红小将行为搞加速主义,在加速党国崩溃的同时将更多群众拉到自己一方,切勿逞一时英雄。

https://hackmd.io/@comemory/the-silent-chinese-middle-class

( 由 作者 于 7月11日 编辑 )
7
7月10日 245 次浏览
12 个评论
趙少康 中廣集團董事長

本文的前半篇铺陈写的非常好!提纲挈领的表现了现今社会变革的趋势,和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概况。

但是后半部分我有些许保留意见,我想陈说。

毛时代通过发动群众,整肃各级党政机关,通过毛泽东思想达成意识形态控制,使得毛泽东大权独揽,个人崇拜到达顶峰。主要目的是毛泽东个人夺权和反修。

而与毛时代不同的是,掌握舆论高地,把控舆情导向,污名化公知,维护领导核心权威是主要的手段,而主要目的是维稳。

而现在与过去最大的不同是,过去政治斗争依托群众路线,而今天出于维稳目的的当局却不敢真正发动群众。嘴上骂美国可以,跑到成都美国领事馆门口放鞭炮就会被警察带走。抵制阿迪达斯可以,跑到阿迪达斯门口举牌也会被警察带走。

今天中共不敢群众斗群众。把群众原子化就难以群众斗群众。当年好歹有工总司,百万雄师,井冈山战斗队,宝塔山战斗队。今天当局根本不会允许群众自发组成什么政治团体。连二三十人规模的地下教会都要捣毁。

我反倒不建议斗争。敌人犯错的时候,千万不要打扰他。

如果真要在墙内开展舆论斗争,我的建议是紧扣马列毛原教旨主义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给网评员扣政治帽子。这样相对安全。

例如有粉红嘲笑印度人卫生习惯差,疫情失控死了活该。那应该马上反批没有领会习主席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习主席说在世界政党大会上说世界上各个民族和国家,应当风雨同舟,荣辱与共。你在这里唱反调是什么意思?

有粉红抨击民主价值,直接反扣帽子,我党就是民主集中制的政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就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习主席说,民主不能千篇一律,各个国家有自己实践民主的方式。而你嘲笑民主不行是不是嘲笑我党的领导不行?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元悪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丁丁兄弟 #146969

兄台可能是很少和牆內人打交道,此套話術多是只能和沈逸胡錫進這些「講理」的人辯辯。多的是高中生大專生「小鬼」以粗言穢語為樂,戰鬥力旺盛的直接就是一套圖包和死皮賴臉的態度,此種人物建議要麼以「出道」方式擊潰心理防線要麼誘導其口出破綻召喚「趙彈」以擊之。

疫情期間我成功過一次,有人懷疑我是境外勢力非讓我對「苟利國家生死以」的下半句,反手一個舉報侮辱國家領導人他就炸號了。

不過我思考再三還是覺得在非對稱環境下進行輿論作戰費時費力效果不佳,暫時未看到一種新的技術型態能打破這種非對稱關係。決定轉入線下以其他方式延續戰鬥,以項飆等學者提出的方法論重構生活形式。

@能井 #146973 今天的情况我不清楚了。19大修宪的时候我还在墙内试过反手举报。污言秽语是没办法,但核心要义就是诱导别人说错话,当时有傻鸟直接当着我面说现在马克思主义谁信谁SB之类的,直接被举报封号。

jiucaizi 【编程随想】的老读者

@丁丁兄弟 #146969 没错,自六四之后就是维稳体制,现在中共的社会动员比文革时期更加依赖官僚体系,进行网格化的社会管理,街道办大妈、朝阳群众、片警、各种信息员、各种网评员、各种审查员等都是属于现代的日常群众动员,只不过这些群众都是体制的在编人员或临时工,也有很多外包出去的黑公关、大数据搜集和分析。所有这些人的共同点都是要领工资的。只不过周永康时代的维稳经费被政法系统吃掉,现在维稳经费更多分到了宣传系统。

文革组织大兵团是因为阶级斗争为纲,现在这么动员经济就瘫痪了。现在是用职业化的“群众”来管理业余群众。职业群众,比如维权律师、上访群众就由暴力机关来打击。

现在也动员粉蛆、贴吧出征、饭圈女孩之类的,但动员对象都是低龄化,好骗,不收钱。

关于斗争,可能你的理解有误

作为防守方的韩寒们,首先应明白自己的战略目标是守住自己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资产】和【位置】,而争夺普通的公共舆论阵地。

关于实行加速主义时的敌我识别问题,可以采取类似

“习主席万寿无疆,王沪宁永远健康”

一类的阴阳怪气但别人又不敢直接批判的口号或暗号来进行。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jiucaizi #147214 加速主义其实和波兰作家米沃什在《被禁锢的头脑》中描述的「凯特曼」十分相似(让荒唐极端化):

米沃什引用了一百年前法国驻波斯外交官的一项发现,它被称之为“凯特曼”。按照这位外交官的描述,穆斯林世界的某些人们认为,为了使得信仰免遭世俗世界的伤害,不仅应该对此保持沉默,而且还要公开否认自己的观点,公开羞辱和贬损自己,采用对方的立场和语言,出席一切在他看来是荒唐的仪式和表演,争取加入到对方的阵营中去,借以蒙蔽对方,引对手犯错误。

如此,人们在强权面前的潜台词就变成:你要什么,我给什么。我正好是你要的那个东西,我是你的逻辑,你的立场。这下你没有什么可说了吧。如果犯错误,那是你的错误,你的不幸和无力,与我无关。你的错误由你来承担,我的错误也由你来承担。因为我就是你。这样一来,事情的性质发生了变化:本来是被迫撒谎,现在变成了一项主动的策略。他不承认自己是一个被欺骗者,反而认为自己是欺骗对方的人。他不是失败者,而成了是得胜者。

( 由 作者 于 7月11日 编辑 )

对付小粉红最有用的方法就是用他们最厌恶的帽子反扣回去。

比如小粉红说反对集权的人是境外势力美帝走狗,那么我们就可以用官方的话术说,集权使国家落后,落后就会挨打,小粉红拥护集权,就是希望中国落后挨打,所以小粉红才是名副其实的境外势力美帝走狗。

这样一来又回避了和他们争论境外势力好坏的问题,避免被他们利用政治正确对自由派污名化模糊讨论集权的焦点,二来我们用权威的话术来反驳他们,他们也不敢否定权威,三来在道义上他们被指责成为他们最厌恶的人群,他们就不好意思去对同样被指责的人群进行批判。

@libgen #147254 @守法刁民 #147285

俺认为最关键的还不是如何对付粉蛆的这个how,而是帮大家弄明白why,即为什么粉蛆会做这些,从个体的心理、认知体系到背后的鼓动体系的思路。这样才有助于【有效】的将粉蛆转化为中立或友军,也就是掌握主动权。

编程随想就的博文 用提问来促进思维——兼谈【非】技术领域的 WHAT HOW WHY 三部曲 就很好的阐述了这个思路。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jiucaizi #148800 我一向信奉以理服人,以利诱人。跟小粉红打对攻毫无意义,除非你是一个穷人,而对方是一个富人,你用穷人的时间浪费富人的时间,是对方吃亏更大。

@jiucaizi #148800 转化他们不如建设自身,我们应该先形成强磁场(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一种新的语言风格),再把他们从谎言沼泽中解放出来。

@消极 #148813 @libgen #149006 俺寻摸着为啥好几条回复都在谈论 如何反驳小粉红,如何转化小粉红 之类的,跟俺写的东西完全不是一回事啊。看来是大家对主题有误解。

俺可是反对在【网上打嘴炮】滴,俺谈的是现实生活中一方或两方都有利益相关的情况下,以保位置为目标的政治斗争。将红小将转化为友军对减轻战场压力非常有意义,这里的红小将可不是网上的阿猫阿狗,而是身边的、有利益相关的大活人。

俺在原文的第三节里提到了

作为防守方的韩寒们,首先应明白自己的战略目标是守住自己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资产】和【位置】,而非争夺普通的公共舆论阵地。…… 韩寒们的战略应该是在一切公开场合无脑“坚决拥护党中央”,避免成为猎巫对象,将基层权力斗争拖入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在自身中产阶级的位置上守得越久,累积的物质和社会实力相较于无产阶级红小将差距越大,攻方越消耗不起。

( 由 作者 于 7月21日 编辑 )

@libgen #149006

把他们从谎言沼泽中解放出来

红小将的产生,一定是谎言加利益的共同作用。俺常常听见有解放军背景的人爱用 XXX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来形容党国在涉及港、台、美国等议题上的超限战流氓行为。这句话尽管俺不认同,但能体现一类人的思维方式。红小将们并非不懂谎言,而是出于对利益结构的某种认知。

转换红小将,得从根子上让其认识到:

  1. TA现在的爱党行为无法为TA带来实际利益,或者
  2. 干别的事能更有效的为TA带来实际利益,爱党行为会损害长远利益

这就是俺提到的构建在地小集体的策略了,用李毅说的人话形容,就是

把持各单位的黑社会小集体。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