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富仲搞民主,水平奇烂无比 时事

都说缅甸回归军事独裁,越南走向开放。其实这个人根本就不知道民主化应该怎么做,水平连键政网民都不如。

第一,不开党禁,不开报禁。废除户籍制度确实是进步,但是民主化这两个最关键的步骤八字没一撇。蒋经国在解严前一年就默许民进党成立(按理说,当时是违法的),阮富仲倒好,直接把反对党打成恐怖组织。还真以为民主化可以只凭党内派系平衡?任命“四驾马车”搞个“南北派均衡”就是民主了?这样天花板也就是江、胡时期的中国而已。一党专政和自由民主共存从来就不可能啊,怎么阮富仲就认识不到呢?至于报禁,不说了,新闻自由都明白。

第二,口袋罪不废除,误把垃圾当宝贝。“滥用民主自由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种罪名需要的是废除而不是大力推行。我估计是阮看到隔壁习近平宣传的所谓「依法治国」,脑袋糊涂,错误以为实行恶法也是依法治国了。还有网络管理法,为什么总把中共的垃圾当成宝来学呢?当时越南就有民众抗议,为什么不听,一年以后还要强推?民主民主,民众的意见不当回事,只想搞自己想象中的民主化?愚不可及。

第三,普选弄虚作假,沦为笑柄。所谓2021开放普选非常滑稽,选举共有866名候选人,越共党员候选人占91.46%,独立候选人则为74人,与2016年的上一届选举的97人相较少了23人。越南国会500席代表中,越共党员目前大概占了92% 。至于独立候选人必须通过由越共实质控制的越南祖国阵线(Vietnamese Fatherland Front)审核。独立候选人参选要通过越共审核?请问这和8个民主党派入党要中共同意有什么本质区别?况且,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普选后的独立候选人竟然比普选前还少?简直连台湾戒严时期也不如,那时还有国社党、青年党的县市长,有本土派无党籍的议员呢!

第四,共产体制遗毒不清。在各行各业成立党支部,党管一切的共产体制,一点都不改,刽子手胡志明躺在水晶棺里,印在越南盾上,跟毛泽东一样供着。不搞去共化,难道想搞「民主的共产国家」吗?不去改变这种非常落后的政治体制,转型正义从何谈起?还是阮压根就没有意识到体制有问题,是民主化的阻碍?

总而言之,不论此人在其他方面执政水平如何,对于如何建设民主国家、进行民主转型却是一无所知。

11
7月10日 578 次浏览
14 个评论

他不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他压根就不想民主化,完全没必要分析这么多的。

thphd 2047站长

一次性全部放开,等于共产党瞬间失势,鱼肉乡里的(大部分的)共产党干部会被街头游走的梁主任用刀捅到肺穿孔的,所以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想民主化,都必然经历一个往复的过程

共产党体制的特点是刚而易折,如果仅从其自身政党利益来说,那么可以认为世界上从来没有过和平过渡成功,全身而退的共产党,如果像戈尔巴乔夫那样,动作稍微快一点就容易把自己搞死,如果像越南那样有意识的保守一点,结果就是进两步退三步,等于什么都没改

你拿来比较的国民党路线有三个条件,一是要有一个民主宪政体制的框架,也就是宪法,这基本杜绝了党棍利用政治正确装大尾巴狼兴风作浪的机会,能让改革派在辩论和舆论操作中比较轻松地占据上风。

二是必须在经济极盛期进行改革,可以利用经济发展成果换取人民对自己的谅解或继续支持,你如果非得等到把经济透支完了,民怨沸腾的时候再临时抱佛脚,那就完了。

三是必须要提前进行关于选举的训练,党内对于演讲类人才和对党员竞选组织能力的培养不能间断,从桩脚到媒体,都要有提前的布局。

以前的国民党和今天的人民行动党,三分全拿

统俄党能拿两分

中共是一分都没有,零

越共没有第一点,目前来说还有第二点的优势,第三点最多只能占半个,有1.5分,条件还是有一些的,阮富仲其实也相对老迈和弱势,还不至于完全绝望

( 由 作者 于 7月10日 编辑 )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人家明显是要搞”改革开放“那一套,主要参考文献是苏共解体的”负面经验“和中共改开的”正面经验“。中国没有废除户籍制,对贩卖低端劳动力造成了一定阻碍,人家把这条都看出来了,怎么能说是不懂呢?恰恰是非常懂。中共的其他经验对于共产党来说都是”满分作业“,越共当然要抄起来。

当然,他们抄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改开做做样子,西方超好骗,或者说西方全球化精英比较擅长演瞎子。以后要拍Stevie Wonder的电影就请这些西方人去演。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46932 其实瞎不光是左翼熊猫派和中共勾兑,右翼反共保守派也从来不怕和右翼军政府,海湾君主制等体制联盟。说白了,西方俱乐部有一套严苛的准入制,在俱乐部外的盟友并不需要有什么自由民主,正如陈士杰说的,天天飙坦克做青年肉饼也没事。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话说之前就有人说了这一点,现在的情况是,美国是老板,中共是监工,负责帮老板割员工的韭菜。

而现在的情况是,监工想当老板,和老板闹翻了天,然后底下的韭菜在那里叫好,殊不知这个监工当上老板的话,只会比原来的老板更加可怕,而韭菜还是韭菜,甚至还会更惨。

@消极

( 由 作者 于 7月11日 编辑 )

@阿里萨斯 #146930 第二点是不是优势是要从各种角度来看的。

如果是从希望维持独裁政体的人的角度来看的话,第二点满足,反而有助于他们维持独裁政体,就像中国的胡温时代一样。

如果是从希望民主改革的人的视角来看的话,第二点满足,有助于实现制度的平稳过渡,同样也是优势。

也就是说,第二点对于民主化是否有利,取决于独裁者,或者独裁者团体,是否希望民主改革。如果与此相反的话,第二点将反而变成民主化的阻碍。

XComhghall YouTube @XComhghall 希望在未來做些原創的鬼畜、音樂、評論之類的影片。

一党专政和自由民主共存从来就不可能?援引殷海光教授,民主与专制对立,自由与极权对立。民主可以不自由、極權,不民主、专制可以自由。

@XComhghall #147032 民主的体制可以不自由,但是不是极权;专制的社会可以自由,但是也不能极权。民主和专制对立,自由和压迫对立,极权同时和民主自由对立。

@thphd #146927 民主化后人民群众大概率会饶恕他们,不可能出现越南的梁大人

@消极 #147077

殷海光教授、我的意思是,極權就是強制執行,甚至以少數人的自由、權利、財產、生命爲代價。

民主又極權,就是政策、法律由人民通過民主的方式、選舉、投票決定,但政策、法律是絕對的,所謂 totalitarian,不保障、會侵犯人民的自由、權利、財產、生命。由於是民主又極權,被侵犯的通常是少數人,例如,少數民族、弱勢族群。

專制又極權,就是政策、法律由獨裁者決定,而且政策、法律是絕對的 totalitarian,不保障、會侵犯人民的自由、權利、財產、生命。

他出发点应该是想搞民主的,只不过他并不了解民主

@消极 #146936 当然。其实右翼保守派也可以是全球化精英。中共走到今天,美国最大的两口锅应该分给尼克松和老布什,都是共和党总统。毛泽东当年就说过”美国左派逼事多右派好对付“之类的话,16年知乎上的爱国主义者有一些就据此支持川普。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47265 也是,但是愿意支持右翼威权主义的还确实是共和党人居多,倒霉的吴廷琰遇上了天主教教胞肯尼迪,悲剧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