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有一种认识,就是在革命过程中,LGBTQ人士应该高举“天下性少数群体是一家”的口号,以最大限度凝聚力量。

有这种认识是好的,但不管在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方,LGBTQ受压迫的程度都是各不相同的,所以他们对当权者的仇恨,进而愿意为革命投入的成本也各不相同。

譬如说,为什么会存在粉红Gay?

历史上,共产主义政权以及他们的领导人,对gay的态度大概可以概括为下图:

所以上面的问题本质上是在问:为什么在受共产党压迫的gay群体中,有人支持共产党?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具体地考察中共统治下不同时期gay的生存状况。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同性性行为是按照鸡奸罪论处的,我找了一个reference:

1958年朱寿卿“因同性关系”被江汉公安分局逮捕,这一年他43岁,比较幸运的是,只是被拘留三天。时隔近20年,1977年12月9日,已62岁的朱寿卿因鸡奸案再次被拘捕,武汉市革命委员会提起公诉,“78阳法刑字第9号令”上写着:“被告朱寿卿自1965年以来,在本市公共娱乐场所和人较多的地方,以流氓语言和流氓动作,接触社会上身染恶习的人。先后在文化宫、公园、公共厕所、菜棚以及他人家中与万惠安(已判刑)等十余人搞鸡奸流氓活动。更加恶劣的是以少量金钱和粮票为诱饵,对一名在校学生进行多次鸡奸。被告朱寿卿品质恶劣,道德败坏,一贯与他人搞鸡奸流氓活动,败坏社会风尚,危害社会治安,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打击流氓犯罪活动……”

朱寿卿最后被判了多少年,在现有的材料里没有看到。一般来说,根据中国刑法规定,管制三个月是最轻的主刑。因为朱寿卿属于惯犯,所以量刑会更重一些。另外一份鸡奸犯案犯的档案显示,四川兴文县人、时年30岁的陈保平1962年因为盗窃和鸡奸罪被处以9年有期徒刑。

因鸡奸罪被逮捕据说在文革期间以及文革后全国严打期间很常见,曾经采访过一位福建的同性恋者的母亲,她回忆说对同性恋的认识最早就是来自70年代枪毙犯人的公审大会,总是会在一群脖子上挂着大牌子的反革命、杀人犯等犯人中间,看到有人的牌子上面写着鸡奸犯这样的字样,“当年并不知道什么是鸡奸,就知道这是很不好的事。”她说。

70年代以前大陆出生的人对同性恋的了解大概都是因为鸡奸罪、流氓罪犯人的宣判。画家陈丹青曾经提到:“小时候遭遇文革,经常看大街小巷贴着枪毙人的名单,前面是‘现行反革命’,最后总会有一两个‘鸡奸犯’。即便是不懂鸡奸犯是什么含义,但同性恋的印象深深根植在那一代人的记忆里。”

文革之前,中国大陆对于鸡奸罪并不给予严苛的惩罚。1957年3月19日,黑龙江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男子自愿性交行为双方应否负刑责请示最高法院:“黑龙江牡丹江虎林县发生男劳改犯李××与李××双方自愿进行性交行为(鸡奸),是否构成犯罪和应否负刑事责任问题。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自愿鸡奸严重地违反社会道德规范,双方均应负刑事责任;另一种意见认为,这种男子与男子自愿性交行为,属道德规范,应给行政处分,不应负刑事责任。两人自愿互为,是否构成刑事犯罪?”最高人民法院做出了建国以来第一个明确关于同性恋问题的司法解释。“关于成年人间自愿鸡奸是否犯罪,有待立法解决;在法律尚无明文规定前,不办罪为宜。”

以往论及中国社会对同性恋的态度时,会得出结论认为接纳程度很高、歧视并不普遍,比如张在舟所著《暧昧的历程》对于中国对待同性恋的态度提炼为“暧昧”一词。但1949年后情况并非如此,建国后同性恋被视为“封建残余”,它与一夫多妻、卖淫嫖娼等其他不结婚的和不正常的性行为一起被铲除出中国的公共话语空间。毛泽东时代关于同性恋的记载非常稀少,并且破碎不全。同时相关机构也开始对一切参与同性恋行为的人进行迫害,同性恋行为参与者都被指控为犯有鸡奸罪或者流氓罪。类似我所看到的档案中陈保平、朱寿卿、朱振华的情况的并不少见,有人因为肛交而被枪毙。顶图跪地的朱振华名字上被打了一个叉,这种叉当时或者代表着对于犯人的人格侮辱,或者另一种可能——执行枪决时才在名字上打叉。

(多维新闻)https://www.dwnews.com/中国/59663394/鸡奸罪一段被遗忘的惨痛历史

可以看到,在共和国成立初期,气氛是比较宽松的,就算抓到了也是轻罪;到了文革和严打时期,连嫖娼、猥亵、在家里开sex party都是死罪,gay当然就更是被当做死罪了。

90年代以后,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高速增长,气氛又宽松了起来。我们目前刑法里面是没有鸡奸罪的,近二十年来,如果男人强奸另外一个男人,只能按照故意伤害罪来判。所以又有很多学者提议要恢复鸡奸罪,只不过不是惩罚同性恋,而是惩罚强迫的同性性行为。

所以90年代以后出生的gay,在政治上是很少遭受铁拳的,甚至强奸其他男人都不会按强奸定罪。只有少数被愚昧的家人送去接受所谓的强制矫正。正因如此,这些gay的政治诉求不可能强,面对铁拳的时候也不可能团结。

有人说,既然有gay被家人送去强制矫正,不就说明gay仍然是受压迫的吗?但这是来自家庭的压迫,不是政治上的压迫。比如在中国打人犯法,就算没把人打伤,也是违法的。可是还是有家长会打孩子,这不能怪共产党吧?共产党没有强迫任何家长打孩子,打不打孩子完全是家长自己决定的。同理,送不送去矫正完全是家长决定的。所以即便存在这种现象,gay的仇恨也只是针对家长的,而不可能是针对共产党的。

在习近平集权以前,共产党对gay这个问题,除了高校艾滋病防控之外,基本上不闻不问,随各位怎么弄。在中国的很多城市,公开的gay bar遍地都是:

如果您不知道gay bar是什么,这里有一张参考图片:

既然党对gay政策如此宽松,网上出现一批不了解中国真实历史的粉红gay,是很正常的。

不过好日子已经到头了。习近平修宪倒车之后,大陆再次刮起了文革之风,文革中,包括少数民族在内,所有的少数群体都会成为受害者,哪怕发出一点点不和谐的声音,甚至仅仅是鼓掌不够响亮,都可能成为被粉红小将批斗的对象。到了那个时候,越粉红的gay,在看守所里就会被整的越惨。

( 由 作者 于 7月8日 编辑 )
12
7月8日 446 次浏览
2 个评论

其实没什么奇怪的,gay有粉红,异性恋也有反贼,就像亲妈有虐待孩子的,后妈有视如己出的一样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其实这次封lgbt公众号未必是坏事,这回我要反驳一下站长,其实过去开lgbt号就是为转移视线,把年轻人由公知上半身制度之争转移到下半身性别性取向之争上来,据我在一纳派反贼群里今天就有人挂图,帝吧超话的主持人之一就是微博lgbt头目性少数走饭,这可不是一般粉红而是深红了。而且这回被封的也不仅只有lgbt,知乎保守派李新野、迟飞也销号了,迟飞据说已经坐牢了。而如今知乎首页上各种黑华为,黑5g,黑房地产以及各种公知言论活跃起来,说明当局明白了,仅靠下半身挑起争端已无法缓解上半身痛苦,于是赶紧欲盖弥彰。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