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共产党及其党员的政策 站务

我们的目标,是在现行秩序的基础上建立新秩序。我们并不打算,也没有必要推翻共产党。对于共产党维持的现行秩序,我们否定、淘汰其中低效的部分,肯定、保留其中高效的部分。

我们愿意在各个方面与共产党展开合作,但我们没有义务帮共产党传播洗脑谎言、镇压良心人士、掩盖血腥历史。

如果共产党对我们的事业进行阻挠、破坏,我们不会视而不见,必要时会予以反击。

对于共产党员,凡是支持、帮助我们建立新秩序的,无论他是否信仰共产主义,都是我们的同志、自己人。

任何共产党员,只要他不对我们的事业进行阻挠、破坏,就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就不应攻击他。

2
6月22日 906 次浏览
22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我还以为是“共产党对我们的政策呢”

我们对共产党还能有什么政策,还不是见招拆招,共产党怎么对我们,我们就采取某种应对方式而已。“如果共产党对我们的事业进行阻挠、破坏,我们不会视而不见,必要时会予以反击。”

這種洗白也是笑了,你要是真看過蘋果日報,就知道這家報紙是以煽動對立、製造歧視和仇恨來吸引讀者的。要監督政府就好好監督,整天搞陰謀論算個屌

@Lewis2047 #144418 本站和苹果日报有什么关系?

而且苹果日报起家是发狗仔队新闻的花边小报。

如果中共走社民或者民社的路,那还行,但中共的累累罪行,以及各种既得利益,让他们放不下权力。

记得习近平刚上台的的时候,一帮人认为他集权是为了“戈尔巴乔夫式”的改革,终结中共,但画风突转。

恐怕也只有反贼做到大独裁者的地位才可能让中共主动放权。

基层共产党员并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反而是受“义务”“党纪”“服从组织安排”约束的更多,实属工具人。

( 由 作者 于 6月22日 编辑 )

@yingzhen251 #144423 戈尔巴乔夫就是试图和平转型,结果不成立,倒不是因为苏共血债累累,一转型就有人上来逼债;而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就是想摆脱勃列日涅夫的贵族共治,想把自己转型成开明独裁者,这种行为同时会被保守派,自由派和民族主义者(包括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和少数民族的民族主义者)四方围攻,他玩了6年平衡木终于掉了下来。

至于外部因素,其实也是很重要的,80年代油价长期低迷,沙特一改1973年抬价的态势,大肆抛售石油打击伊朗经济,对苏联也构成重大打击。戈尔巴乔夫看到了危机(是危也是机)。赫鲁晓夫想摆脱贵族共治,反而被贵族拉下马;勃列日涅夫根本不敢动贵族,让贵族坐大,盘踞在了整个苏联官僚的顶层,赵家化了;戈尔巴乔夫机缘巧合,在老人频频去世的情况下幸运地拿到了宝座,自然要想怎么结束贵族对他的盘算和胁迫,搞出一片新天地来。

所以说戈的局面和习的局面是类似的,而两人其实也是殊途同归,一个搞开放自由化变革,一个搞保守主义开倒车,目的都是为了削贵族的藩,把自己从弱势共主变成实权独裁者。

来这儿看了几天,感觉站长太过理想主义,似乎还有点道精神洁癖。

现行秩序是维护权贵利益的秩序,既得利益者们即便内部有矛盾也会一致对外,要他们放弃部分利益不啻于在他们内部搞分裂,他们又不傻!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天天吹嘘的“五千年的包袱”。三纲五常,我是为你好是其中流毒最广的典型。

修正主义弄了这么多年,都搞的什么鬼玩意儿,他们也知道有问题啊,但天天都避重就轻答非所问。比如三孩政策,都知道问题在症结,但轻描淡写空画饼。

站长是cs专业的吧。你觉得ie浏览器它在内核不变的情况下,修修补补就能焕然一新,重获生机吗?

@RedLantern #144430 共产党不等于赵家,共产党员不等于赵家人。和赵家人谈这些当然是与虎谋皮,至于那个代码的比喻,我说是不是因为这个程序烂,里面的代码哪怕是一行都不能用呢?谁精神洁癖还不一目了然么?

站长可以容忍共产党的一些拆烂污玩意,反倒是你不能容忍。

@RedLantern #144430 “要他们放弃部分利益不啻于在他们内部搞分裂,他们又不傻!”

请看苏联解体。

@消极 #144432 嗯,您说的都对。

看了您的回复,我倍受启发,转身就从二十年前的电脑上拆了几根电线扣了几个电阻,哦,还能用。真棒!谢谢你!

thphd 2047站长

请各位认真读题,谨慎回答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消极 #144428 不同意最后一点对戈尔巴乔夫改革的说法。戈尔巴乔夫未必想做独裁者,他在位时期领导的改革被称作新思维改革。放弃了马列教条和一党专政理论,不认为苏共的领导地位要强行依靠宪法来保障,倡导多元化和公开性,并且重视人权。在他期间很多政治刊物和文艺作品得到解禁,不少政治犯得以释放。甚至在90年苏共二十八大亦是最后一次苏共代表大会上着手准备实行多党制。

试问一个想当独裁者的人怎么会允许这么多挑战自身执政权威的东西出现?

相比之下邓小平就逊色得多了。在意识形态领域和思想战线上中共要比苏共抓得严得多。西单民主墙也只有差不多维持了的一年光景。老魏不久就入狱。80年代面对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趋势,还多次展开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只是鉴于文革的教训,这些运动都不能搞成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

@丁丁兄弟 #144522 "试问一个想当独裁者的人怎么会允许这么多挑战自身执政权威的东西出现?"

毛泽东为何要砸烂各地党委?独裁的对立面可不是民主,而是共治。

@消极 #144525 习可没想共治。共治既可以是贵族寡头共治,也可以是全民共治。

毛砸烂各地党委是因为各地党委是因为毛以为中共有资本主义复辟或者修正主义的危险。或者说存在潜在的赫鲁晓夫,不会紧跟毛泽东思想。

65年末,姚文元在上海文汇报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66年这股批判文艺战线黑线的风潮被北京的文宣部压了下来,时任北京市委彭真,公安部长罗瑞卿,文化部长陆定一,以及杨尚昆,起草了《二月提纲》,主张把历史问题限定在学术讨论领域。

后来被毛则东狠批。毛的原话是:"你们这帮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俨然是要搞独立王国嘛。"很显然毛此时已经对官僚系统相当不满意了。彭罗陆杨成为文革中最早被打倒的对象。因为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的教训当时很多地方干部开经济会议汇报工作的时候都忽略毛,只向国家主席刘少奇汇报。毛的领导地位受到空前挑战,毛以为地方官大多靠不住。上面提到的北京部长级干部尚且如此,不要说地方大员了。

@丁丁兄弟 #144529 毛的确是想革共产党的命,因为共产党很多大佬都支持搞集体领导,不肯让红太阳一人独大。所以毛泽东要大量提拔晚辈参政,不管是亲密的战友江青张春桥,还是青年工人领袖王洪文,还是农业学大寨的陈永贵,还是在他湖南老家当官的华国锋,共同特点,晚辈。不是一起打天下的那批功臣集团。军中也是如此,大量提拔新进的军头,什么陈锡联吴德李德生,比起十大元帅都是晚辈。

提拔小字辈而废黜老字辈的行为,就是吃独食当皇帝的行为。袁世凯称帝也引起了段祺瑞和冯国璋的反对。

@消极 #144531 是这样的。但是问题是习没有这样高超的政治手腕。

我们的敌人是专制主义,极权主义,毁灭人性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极端排外的民族主义。

现在的中共体制如蔡霞教授所说变成了政治僵尸。而今天中共所引导的意识形态正在朝我上面所列举的方向不断加速。

我相信不少共产党人也是人都具有人性,尤其是广大基层的技术官僚。但是当他们需要在历史关头做抉择的时候,党性很多时候往往盖过人性。

就在前几天,习总还领导政治局委员们发起了重温入党誓词的主题教育活动。我和不少悲观派看法不同,我始终以为这类操作是极权统治者心虚的表现。如入党誓词所说: "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的义务,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这正是需要打破的。

youtu.be/cVE2SG8zbg8

邓矮子曾经定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铁律,这也使得习总上台之前改革开放的政治改革层面始终被框死在了这个牢笼内。而今后要做的就是突破这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

共产党员作为个人或许在自由的环境下也会发生思想转变,他们自然可以成为民主改革或革命的同盟军,典型人物如许家屯。

但是这个组织则不能存在。为以往历史上的偿债只是其次。如果共产党放弃了一党专政,对舆论阵地和文艺战线的掌控,突破了马列毛的教条,通过民主的方式进行选举,通过民意支持而合法执政,那么这就不是共产党了。

( 由 作者 于 6月23日 编辑 )

@丁丁兄弟 #144561 “如入党誓词所说: "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的义务,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这正是需要打破的。”

说的不做,做的不说

“他们自然可以成为民主改革或革命的同盟军,典型人物如许家屯。”

许64押宝错误,为了避免清算快速逃跑,他的政治盟友故意放水以免他被抓沦为污点证人。

“如果共产党放弃了一党专政,对舆论阵地和文艺战线的掌控,突破了马列毛的教条,通过民主的方式进行选举,通过民意支持而合法执政,那么这就不是共产党了。”

那就和东欧很多国家一样转型成社会党了。

共产党员永远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外交部赵立坚:毫无保留地,与各国分享反共防控诊疗经验。

https://twitter.com/LQ0068/status/1407739391884226561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7417.html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今天加入共产党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为了当个官而已,心里不支持一党专制也不支持习近平。

这就和参加科举考试的人也只是为了当个官,也不等于他们就支持帝制支持皇帝。

@丁丁兄弟 #144561 习近平并不是带领政治局委员们宣誓。

跟着习近平一起宣誓的,是所有正国级和部分在北京的副国级干部。

( 由 作者 于 6月26日 编辑 )

@陈士杰 #145009 好吧。士傑兄看得好細緻啊

@丁丁兄弟 #145016

因为我看见了几个人大副委员长和王毅,他们不是政治局委员。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