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程隨想事件 技术

我們現在能100%確定的就是編程隨想超過14天沒有上綫。因而就有合理地動機懷疑其被抓。但是同時也有人反駁了編程隨想被抓的可能性。

因爲中國的不透明性,對於編程隨想的遭遇我們無法獲得任何可靠的訊息。與這一件事類似的就是covid-19是否從實驗室泄露,我們都無法調查和獲得訊息。

那麽現在最好的應該是相信編程隨想被抓還是不被抓呢?

如果我們相信編程隨想被抓:

  • 編程隨想確實被抓了;推測與事實符合,此事件會受到更多人的關注,能夠讓更多人清醒,能夠有更多力量去聲援編程隨想; 中共的名聲受到打擊
  • 編程隨想沒有被抓; 推測與實施不符合,但是中共的名聲仍然受到打擊

如果我們不相信編程隨想被抓:

  • 編程隨想確實被抓了;推測與事實不符; 編程隨想受到極大危險;反賊圈凝聚力下降;中共名聲未受到打擊
  • 變成隨想沒有被抓; 推測與實施符合; 一切維持status quo

可以看出我們如果相信編程隨想被抓,除了中共的名聲和利益外,反賊圈并不會受到任何損失;即使編程隨想沒有被抓,反賊也能理解這種錯誤的判斷是來源於中國的不透明。如果我們不相信,有可能能在不損失反賊去利益的情況下讓中共的名聲不被打擊,但也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所以不相信編程隨想被抓是在拿整個反賊圈的利益去賭注中共不被冤枉。

請問冤枉一下中共有多少危害?中共不是已經被擊敗,在法庭上受審的被告人,如果那樣自然要無罪推定。中共是事實上正在統治的的一個强大政黨,幹過許多壞事。這一點和病毒實驗室泄露論一樣,只要中共不公開,那就應該相信很有可能存在這種可能直到中共願意公開爲止。

3
6月17日 753 次浏览
7 个评论

我认为程序正义有至高无上的重要性。

如果因为一个人是坏人,就把没有查清楚的案件扣到他头上,理由是就算冤枉了他也没啥危害…… 那么我认为最大的危害就是我们失去了正义。

如果一个人(或一群人)把立场和利益放在正义之前,那么当这些人打到了恶龙之后,就必然会变成新的恶龙。

@SuperMild #143833

程式正義是指在法庭上審判時要遵守法律。這裏被告人已經被警察完全控制,國家機器有强大的能量可以調查。中國拒絕公開透明本身就無法進行調查,如何實行程序?更何況國與國之間這哪來的程式?如果真有一個凌駕於所有國家之上的國際法和國際法庭以此來建立程式;那麽這個法庭判決中共接受調查,中共就必須要要接受調查;可是事實情況永遠不可能如此。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lol2ofa7 #143838 电视认罪,直播带货

低端葛花
葛花A 葛亦民

这才一个月就断定他被抓了有点。葛神因为胃病住院一个月,不少人以为葛神凉了。一个月过后照样回来上网。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幾個月後在觀望。現在最重要的是把强迫消失的消息公佈給人權團體和媒體。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6月19日 编辑 )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